[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住房被官商联手强抢维权者沈永梅致全国二会控告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8日 转载)
    作者:沈永梅 文章来源:维权网
    
     我是住房被官商勾结强抢难民沈永梅,原住上海市卢湾区自忠路239弄22号,邻近著名的新天地、中共一大会址和淮海中路。2001年卢湾区政府将该地违法批租给香港富豪瑞康瑞房地产,2002年由卢湾区复兴房产属下的五心动迁公司动用黑社会手段实施非法拆迁,并在无任何手续情况下,将我户房屋夷为平地,家中所有私产均被掠空。 (博讯 boxun.com)

    
    2003年1月9日19:30时,我应经办人杨振华之约到动迁组商谈动迁事宜,谁料进门后无任何人与我商谈,却将我关在动迁组办公室,一帮动迁流氓看住我不许出门,23:30时才放我回家。但住处已是一片废墟,家中财物横遭洗劫,父母骨灰盒也不知去向,我顿时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并从此踏上充满血泪的上访维权路。
    
    令人极度悲愤的是,因有市区政府的强力撑腰,此光天化日下的严重刑事毁房抢劫案竟仅被视为动迁“矛盾”,公检法完全不理我的控告和立案要求,为此我逐级状告直至中央相关部门。但真如当今流行于底层民众的顺口溜所唱“老百姓是辛酸史、斗争史、血泪史、牺牲史、打了官司只只输,成就贪官腐败史!”,六年来,我依法穷尽司法和行政救济手段,问题非但未得丝毫解决,我反成了上海官员的眼中刺,成了“和谐”社会中的所谓“不稳定分子”,成了公安、街道随时捉拿的“敌人”。
    
    六年来,我公道没有讨到,领教的是了官儿们更为恣意的权力鞭打。为强力阻断我上告中央,维护所谓的“稳定”,卢湾区政府的基层官员们罔顾宪法、背弃人类起码良知,采用超黑社会暴力手段,公安、动迁流氓联手对我们非法截法、监控、盯踪、拘留、私设黑牢关押、虐殴、抄身……等等,无所不用之极,揪头发、打耳光、抄手机(2部手机至今不还)、皮鞋踢、踩等成为家常便饭,即便在我50岁生日时也不放过。
    
    六年来,我和众多访民一样,经常聆听到的是中央、上海市府口口言称要关注民生、解决民困、化解矛盾、打击犯罪、严惩贪恶官吏,我们每每坚信、翘首祈盼。但即便按政府所言是“安置”“矛盾”的解决对象,陷于生活绝境的我也未得到过一分钱补偿、安置,更勿谈赔偿了。
    
    六年了,高楼大厦迅速矗立、鳞次栉比,而我却望楼哀叹、无家可归、沦为难民、流落首都!上京城告御状成为我唯一可走的独木桥!成为我当前的生活常态!
    
    六年了,侵权人依然逍遥发财、风光体面,被侵害的我却生活艰辛、屡遭惩处、遍体鳞伤!
    
    我不知自己在这条棘荆丛生的维权道路上还要走多久,走多远?上海政府究竟打算帮开发商赖账、折腾我到什么时候才解决、赔偿我被强抢的住房、财产?但被逼入绝境的我除了继续告状,显然别无其它选择。同时,多年的维权学习和磨难告诉我,民生、民权决非天上掉下,必靠人们的争取,法西斯暴行是全人类的共耻和共愤。为此,我将继续依法抗争,直到权利回归!
    
    再次请求全国人大及其代表们,请你们依法行使人民赋予的权利和职责,不畏官权,实施真正的权力监督和为民代言,而不要糟塌“代表”的称号、辱没“代表”的光辉。
    
    下附2003年住房被强抢后,我遭遇的更为严重的侵害人身权、生命权、生存权的经历。
    
    2003年:
    
    1月17日(1天留置),我到新天地上厕所,路上被淮海街道警察强行押上警车,送到淮海警署,无任何手续非法留置一天。
    
    3月7日—3月12日(6天软禁),到市信访办约谈后,他们强行命令单位领导带到单位,关在苍梧路10号。
    
    9月29日—10月9日(12天软禁),上海930事件案,在北京旅馆凌晨0时被上海不明身份人员强行押上早已准备好的大巴士送回上海,造成我双擘87块紫青、双腿68块紫青。关押在蒙自路430号原收容遣送站,后转移到瞿溪路668号皮革招待所关押。
    
    10月7日—11月7日(30天刑拘,后转取保候审一年),以“涉嫌非法集会示威”刑事拘留,关在卢湾看守所,后以证据不充分理由释放,但以正在侦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名义转取保候审一年。
    
    2004年:
    
    2月19日—3月16日(28天软禁),被关在瑞金警署私设的家庭黑监狱里,门口24小明有警车警察守候。
    
    9月15日—9月18日(4天软禁),遠邦大酒店软禁关押。
    
    2005年:
    
    3月3日—3月14日(12天软禁),北京上访被截回后,做告戒笔录,随后送遠邦大酒店软禁关押。
    
    7月11日—7月26日(16天刑拘转治拘),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名刑事拘留,后以“情节轻微”释放,转治安拘留。
    
    9月29日—10月28日(31天刑拘转治拘),在北京旅馆睡觉,凌晨2时北京警察搜查上访人员,将我们全部送到北京上访人员集中地马家楼,第二天上海卢湾街道警察王伟将我带回上海,直接送卢湾看守所。罪名是05年9月8日晨上海波特曼门口非法集会、示威、游行,后以不够刑事处罚释放,转治安拘留。
    
    2006年:
    
    2月23日—3月15日(22天软禁),全国二会期间,在北京旅馆门口,被上海驻京办截回,带到警署做告戒笔录,随后送益民大酒店关押。
    
    6月8日—6月16日(9天软禁),六国峰会期间,去看望刚被释放的郑恩宠,被卢湾区政府截回后,直接送南塘浜路93弄9号102室关押。
    
    9月27日—10月16日(21天软禁),党代会期间,去北京上访被带回后,做告戒笔录,随后送南塘浜路93弄9号102室关押。
    
    11月2日—11月5日(4天软禁),八国峰会期间,去北京上访被带回后,做告戒笔录,随后送南塘浜路93弄9号102室关押。
    
    2007年:
    
    3月3日—3月17日(15天软禁),全国二会期间,去北京上访被带回后,做告戒笔录,随后送南塘浜路93弄9号102室关押。
    
    5月1日—5月3日(4天软禁),遭遇同上。
    
    5月12日—5月28日(17天软禁),遭遇同上。
    
    9月16日—10月27日(45天软禁),在家中被警察和动迁组人员强行带走,并遭动迁流氓(项目经理)戴锦生抽耳光、抢手机、手链,至今未还。后送瑞金一路6号二楼动迁基地废墟内设黑监狱关押,关押期间,卢湾公安分局王善荣等警察带着摄像、录音设备到黑监狱对我做笔录,该笔录完全是他们自问自答。
    
    2008年:
    
    3月6日—3月19日(14天软禁),全国二会期间,在北京上访被带回后,警察将我直接送私设黑监狱南墉浜路93弄9号102室,我不肯进,警察徐支义踢我下身、动迁流氓戴锦生拉我头发,二人暴力手段将我从地上硬拖进黑监狱。
    
    5月19日—5月25日(7天软禁),迎奥运圣火期间,卢湾区政府骗我谈话,但我到区里即被等候在那里的大批动迁组人员强行押上面包车,送进开平路66号动迁基地废墟中破房内关押。
    
    6月27日—7月4日(8天软禁),为阻止我到香港,动迁组流氓冲进家中将我强行带到南塘浜路93弄9号102室关押。
    
    8月8日—9月17日(42天软禁),奥运召开期间,我到北京上访被带回,警察将我送到龙华东路519号私设的黑监狱关押,期间,动迁流氓(项目经理)戴锦生打我十多个耳光,搜走手机二部,至今未还,曹建光用皮鞋抽我脸鼻受伤(有病史)。
    
    11月8日—11月13日(6天软禁),被上海驻京截访办关在北京半山腰度假村。
    
    12月8日—12月31日(14天软禁),北京上访被接回后,强行送私设黑监狱南塘浜路93弄9号102室关押,期间警察带摄像、录音设备来对我做告戒笔录。
    
    备注:24小时非法监控、软禁都有警察、街道、动迁组流氓联手实施,且上厕所时都有动迁组男流氓跟进。
    
    被软禁天数合计:03年19天,04年32天,05年12天,07年81天,总计235天。
    
    枉法拘留合计76天,枉法取保候审365天。
    
    沈永梅
    
    2009年2月21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临沂市拆迁受害人群体上访受阻,多人失去联系
  • 扬州拆迁人员打伤企业主
  • 东莞:政府官员“书记”恐吓拆迁户签名被录音
  • 拆迁之后大变脸!四川崇州市政府出尔反尔,政策不兑现
  • 山东烟台孙世班遭遇暴力拆迁后再次丧命
  • 赤峰强制拆迁引发自焚事件当事人已搬迁
  • 男子发帖将拆迁办捏造成黑社会 被拘10天
  • 广东疫苗患儿家长被监控 武汉拆迁户流离失所多年(图)
  • 内蒙古赤峰暴力强拆致被拆迁人重伤
  • 房屋遭强制拆迁 村妇手持菜刀狂砍挖掘机 (图)
  • 洛阳城建退休职工抵制非法拆迁
  • 天津人民高举中国国旗反抗强行拆迁(图)
  • 维权人士被抓,村民誓言继续揭露非法拆迁
  • 成都政府强行拆迁 业主泼油烧警(图)
  • 成都拆迁再燃群体骚乱
  • 武汉李文佑上访遭压伤送医 随州望城岗拆迁户请愿
  • 北京国企高管冒领拆迁款受审 欲用荣誉证书减刑(图)
  • 潮汕机场拆迁户被逼自杀身亡
  • 看武汉顺天泰拆迁的丑露嘴脸及社会现象
  • 莆田市荔城区野蛮暴力拆迁新罪证 (图)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申诉违法野蛮拆迁,警察违法故意造成人身伤害/赵淑苓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除了自焚,还有什么办法阻止野蛮拆迁?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物权法成手纸:近80残疾夫妇无家可归,青岛强行拆迁(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上海拆迁户王翠弟致北京两会的公开信
  • 陈赐贵:无锡市政府:热衷拆迁为哪般?
  • 史上最牛拆迁安置:南京江宁又爆丑闻
  • 南通狼山镇拆迁户的联名信
  • 无锡市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你自己裁决自己的行政行为合法吗?/何笑
  • 一个拆迁户与“佛”的对话/老哈
  • 城市拆迁混乱局面浅析/王天举
  • 毕文章:陇南市拆迁户为何要冲击市委机关?
  • 常州市陆菊华因拆迁申诉遭非法关押/陈加清
  • 武汉三镇拆迁户声援武汉“最牛副食店”
  • 骆玉林:加快拆迁为西宁建设腾空间
  • 上海10位拆迁受害者致习近平公开信
  • 山东临沂被拆迁户起诉省建设厅经过/刘国慧
  • 山东临沂强制拆迁案例(图)
  • 武汉百姓悲愤冤难诉.拆迁流氓胆包天---写给公正为民的父母官/邹顺帆
  • 政府拆迁专班凭什么将我的房产一分为二/夏汉桥
  • 薛祥彪:反映扬州暴力拆迁街办
  • 武汉媒体欺骗百姓.请看拆迁后果
  • 邵薇娅:强拆民房为哪般?!记新港镇违法拆迁事实真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