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带血的记忆与血染的风采/严家伟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1日 转载)
     ------纪念六.四20周年
     作者:严家伟
     1989年伟大的爱国学生民主运动和后来震惊世界的六.四悲剧,已过去20年了。20年后,当我回首当年往事时,仍然觉得好像就是昨天的事情。因为这是血与火的记忆,是任何时光之流都冲不垮的记忆之堤。 (博讯 boxun.com)

    
    我那时不但还没有电脑,更不知互联网为何物,甚至我自己穷得连一台黑白电视机也没有。但这并没能使我放弃关注时局。特别从那年4、5月起,风起云涌的民主学潮,更引起我极大的关注。我除了每天去看单位上或邻家的电视新闻外,更主要的是靠自己省吃俭用积下的钱买的一台半导体短波收音机。而凡是收听过外国华语广播(也就是中共所谓“敌台”)的人都知道,那个敲锣打鼓,或像绞死猫儿怪叫似的的“干扰声”,至始至终都伴随着广播话语声不绝于耳。不过“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用接上外天线、等方法还是能够“反干扰”而基本听清楚。美国之音、BBC、澳广、法广……每天都会把大量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的各种信息,送给像我这样千千万万中国大陆的听众。甚至那时的央视也可以听到一些不与官方“保持一致”的对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的支特,以及要求反“官倒”、反腐败的真话。这在中共夺取政权后的迄今几十年中,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
    
    但是“六.四”(实际上是6月3日午夜)一开枪,央视、报刊、广播的“腔调”马上就变了。“反革命暴乱”、“动乱”之类的诛语,配合着杀人的枪声铺天盖地而来。但强权、暴力并不能让所有的人都屈服。英语播音员李丹利用她的“职务之便”,公开将杀人的真象“捅”向世界,虽然只有短短几句话,播音就被“掐断”了,李丹至今生死不明。但真理的声音,圣女的形象,会永远彪炳于史册的。也有的人虽不及李丹如此义薄云天,英勇壮烈,但仍以不同的方式表达出自己的义愤。央视播音员薛飞,在播送所谓平息暴乱“公告”时,一袭黑色西服,一脸愁云,以读悼词的语调,照“本”宣“告”。结果被撤职查办,后来去了国外经商。让我们祝他一帆风顺吧!甚至香港中共的“喉舌”《文汇报》、《大公报》也以“开天窗”和大书“痛心疾首”四字以示抗议。新华社香港分社负责人许家屯先生更愤然挂冠而去。此亦足见当时中国人的良心、道德、正义感,还没像今天这样已经堕落到唯知官、势、钱的可悲程度。也还没有像白岩松这样的叭儿一样的令人恶心。
    
    大约几天以后吧,央视上突然“抓出”了一个“造谣犯”。此人名叫肖兵,看上去约三十多岁,北京市民,后又听说是在工厂做工,当然应是“工人阶级”了。
    
    中国的川戏中有一手表演的“绝活”叫“变脸”。即演员在一掉头或用扇子、袖子把脸一遮挡,几秒钟之间其人的脸面就完全变成另一个样了。没想到这种表演手法,也被央视的播音员学到手了。一些几天前都还在说真话、人话的播音员,一下子就变得歇斯底里地对着电视观众大叫“请看,现在抓到的这个坏人,就是在群众中造谣诬蔑解放军开枪杀人的犯罪份子肖兵”!于是肖兵被两个武警反剪着双手,按着头颈部被推到电视屏幕上来了。接着镜头一转,肖兵已在“公安”人员面前接受审讯,承认自己是在“造谣”,低头认“罪”了。
    
    多么强大的无产阶级专政啊!镇压你一介草民的肖兵,还不比掐死一只蚂蚁更简单?!因为就在肖兵“造谣”的前几天,当时担任中共国务院发言人的袁木先生,面向亿万电视观众,面不改色而且斩钉截铁地宣称,“没有一个学生、市民死亡,死伤的都是解放军战士”。有人说“无知者无畏”,其实无耻者才更加无畏,从这个意义上讲,袁木堪称“无畏勇士”。然而“勇士”却偏偏遇上了肖兵这个“不识时务”的“傻子”,竟敢不与国务院的袁大官人高度保持一致。不抓你,不判你,那还了得?最后肖兵以“反革命造谣煽动罪”被重判十年!杀一儆百,看谁还再敢来说三道四?
    
    可是当年毛泽东暴政那一套,毕竟有些失灵、不大管用了。以人民大学丁子霖教授为代表的天安门母亲群体,通过多年的努力,通过艰苦的追寻、探访,终于收集到了一百多位六.四死难者,及伤残者的名单。其中就包括丁教授的独生子、年仅16岁的中学生蒋及连,六.四之夜在北京木樨地,被“戒严部队”开枪打死。当时蒋及连既未施暴又未示威,仅是一名路上的行人,便遭此毒手。血写的事实,粉碎了袁木大官人无耻的谎言。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名单上那么多一个个死难者,伤残者的铁的事实。把袁木这样的小丑永运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天安门母亲用血写的事实也雄辩地证明了肖兵没有造谣,肖兵不是罪犯。而那些审判肖兵的人,才是在说谎造谣,才是一群罪犯!
    
    接下来就在全国范国内开始了大清查。不管你机关、学校、工矿、团体概莫能外。特别是在京、津、沪,省会大城市出现了大规模学潮的地方,更是清查的重点。首先是学习报刊文件,传达邓小平的讲话……这一套“过场”以后,就开始人人“过关”。主要就是你首先“自报”六.四前后这段时间,你在哪里,你在干什么?然后大家“公议”互相证明,你是不是没有去参加所谓的“动乱”活动。特别是六.四前后两、三天必须逐日说清楚,上午你在哪里,下午你在哪里,晚上你在哪里,有谁可以给你证明?有的人逼得没法,只好把晚上幽会女友的事都交代出来了,还拉上满脸通红的女友来“作证”才过了“关”。在这一派血雨腥风的恐怖气氛中,什么个人隐私,什么人的尊严,什么人权,统统见鬼去吧!
    
    “我老人家”(非我狂妄,因马屁大师们称老毛为“他老人家”,我故以此“分庭抗礼”)虽无幽会情人的隐私,却也有块“心病”。我先后三次给北大方励之教授写信表示支持。从老布什来访北京邀請方教授参加国宴,被人“堵截”到民主学运高潮,我先后寄去了三封信,其中肯定有“反动言论”。恐怕不亚于肖兵同志的“造谣”。六.四后方教授成了当局通缉的头号人物,自己当时又是所谓的劳改就业员,在那个“运动高潮”中,那是百分之百的典型“反革命”行为。当时我已作好了被捕的准备,把在六.四前后写下的诗词、书信等“罪证”通通付之一炬。不过鄙人当时已不是“反右”时的楞头青小伙了,而是经过了一系列伟大政治运动洗礼的资深“老运动员”,用人家的话来说,已经是一个“狡猾的阶级敌人”(我对此感到荣幸)。所以纵然我们的单位领导,虽一再“苦口婆心”动员大家,不管在六.四前后做错了什么事,只要老老实实向党、向组织“交心”,就一定能得到党的谅解和宽大。但我对这一套,早已看透看穿,所以绝不会给他们“坦白交代”什么。我在会上装得若无其事谈笑风生,我早已打好主意除非你把我的亲笔信拿到我面前来,否则我根本不会认账。奇怪的是,直到今天也没人问过我。我想,一是方教授知道形势险恶,阅信后即毁了。若如此,真得向大洋彼岸的方教授鞠躬致谢。二是他当时来往信件已被“监控”根本就未收到,我的信早被“公安机关”收入囊中(这种事在中国太寻常见了)。不过当时北京的“公安机关”忙得焦头烂额,无暇来过问我这点鸡毛蒜皮的事。三是那些“公安”大盖帽也不是铁板一块,其中不少人也是为了吃饭、养家糊口,才不得不来干这个“脏活”。就是现在的“国保”中也时不时有人对被监控的民主知识人说,“我们也只是执行命令”,言下之意我们也是干了这一行,没办法被迫而为。特别在那场伟大的民主风暴中,许多人心中也是矛盾痛若的,所以有些小事能不管,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论是哪种情况,反正我就侥幸“漏网”了。这也映证了当今社会上的一句顺口溜“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果然如此。但帮闲文人也许要说“这不证明改革开放好,比毛泽东时代进步了吗”?是的,是的,不但比毛泽东年代进步,比雍正、乾隆时代更进步,那时“谋反”还要诛九族咧。但你千万别拿去和美、英等民主国家相比啊!
    
    不过中国好像一直都是逢迎献媚者的天堂。我有一位朋友当时在北京开公司,据他说,他早就看到了学生运动不会有“好结果”,非遭镇压不可。于是他在公司内明文规定其员工谁去天安门参加学运,公司立即予以解聘。所以六.四以后,此人深受官方青睐,为其暴富发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且此君至今还说“我不恨贪官”,“六.四算个什么”?------当然,这是题外话。
    
    六年以后,也就是1995年我来到北京。一位老朋友引我去拜会了某大学的一位女教授(对方不愿透露姓名,我只能以“女教授”称之)。女教授的儿子小夏当时正要赴美留学。六月三日午夜小夏出去走了一趟回来,妈妈见他白色的球鞋的鞋帮已被血染成了红色。女教授吓得直打哆嗦,叫儿子快脱下鞋去洗。小夏沉痛地说“妈妈,我几天后就要去美国了,鞋子不要洗,我要把它好好地保留下来,让后人、让世界知道中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去拜会这位女教授时,虽然时间已过去六年了,小夏还在美国。她把这双鞋子还保存在一个精美的盒子里。打开盒子,鞋上血迹仍然鲜红夺目。鞋上盖了一张白纸,上面用黑字写着:
    
    爱国学生和市民血染的风采!
    
    看着这血染的风采,我心中响起了鲁迅先生在《纪念刘和珍君》一文中,那愤怒而沉痛的呐喊:
    
     “时光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几个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
    
    但被鲁迅先生称作的“并非人间”里,在惨案发生后,段其瑞在刘和珍遗体前长跪不起,以示谢罪。而我们从气壮如牛的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到羞羞答答的“六.四风波”,谁说过半句道歉的话?------老子永远都是“伟光正”!
    
    老山前线“血染的风采”那只不过是“同志加兄弟”打闹着玩,现在老山地界已永远归属“友邦”越南了。但我相信,爱国学生与北京市民血染的风采,将永远彪炳于中华民族的史册!!
    
     2009年3月 六.四二十周年来临之际
     (2009年3月17日首发《民主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前戒严军人张世军吁重评六四 视频报道
  • 前六四戒严部队军人张世军突遭软禁
  • 网上作家因曾写六四相关文章账号被删
  • 前六四戒严部队军人张世军深夜被从家中抓走(图)
  • 前六四戒严部队军人张世军谈20年心路历程(图)
  • 六四戒严士兵谴责屠城暴行
  • 1989年“六四”的最小受难者
  • 王丹:可有条件接受六四和解
  • 西方媒体一提六四问题 中国媒体立刻全封杀
  • 关于公布“六四”真相与和解的建议书
  • 央视新华社删除外媒记者六四提问
  • 江泽民六四后升官内幕:「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 政協發言人稱六四早有結論,繼續維護社會大局
  • 天安门母亲促为平反六四仗义执言
  • 89六四屠杀中被坦克碾断双腿的方政和妻子抵美(图)
  • 逾百名天安门母亲联署:吁两会破六四禁区
  • 天安门母亲团体呼吁中共当局承认六四惨案受难者
  • 老友见面,不禁潸然——六四被碾断腿的方政来美领民主奖
  • “天安门母亲”呼吁当局打破禁区调查六四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凌锋:从1983年的治安“大扫荡”到六四屠杀
  • 六四大和解:南非模式引起回响
  • 高洪明:为了六四“暴徒们”的正义鼓与呼
  • 六四怎能不平反/李柱銘
  • 萧瀚:关于“六四”真相与和解的建议书
  • 悼念「六四」與政治表態/嚴櫻
  • “六四”罪犯应该立即追诉(图)
  • 邱国权:纪念1989年“六四大屠杀”二十周年
  • 六四大屠杀的序幕:王震为《河殇》咆哮
  • 今年「六四」特別敏感和悲壯/周求
  • “公民网络议政----全球纪念六四20周年大会”发起倡议书
  • 江泽民赋诗庆祝六四大屠杀二十周年/上海人
  • 奇闻:天安门绝食,持六四血卡,美国公民施一公成爱国楷模
  • 「我的中國夢──平反六四」除夕祝願集會
  • 国内网站公开纪念六四20周年/郑存柱
  • 北海青年:评“六四死亡人数的争议”
  • 六四死亡人数:这样的谣言还要流传多久?
  • 中国留学生谱写六四歌曲压音像唤回历史记忆 /RFA
  • 国内论坛出现要求平反六四的藏头诗/郑存柱(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