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徐永海: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1日 转载)
    
    
徐永海: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


刚出狱的杨子立
    
    
    
    来源:参与 作者:北京徐永海
    
    2009年3月16日
    
    在每年3月份北京召开两会(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时期。我们都要被软禁在家中,不能出门,今年自然也不会例外。为什么要软禁我们,因为我们曾因政治、宗教原因坐过牢,我们被有关部门认为是不稳定因素。按理说将人软禁家中,不许出门,应当是一种很严重刑法措施,应当比《刑法》中的监视居住、管制等要严厉的多,应当有法院、检察院的手续,可以没有,什么都没有,就是不许出门。如果必须出门,买菜等,警察就要贴身跟着。
    
    3月2日上午,我想明天就要召开政协会议了,马上就要失去自由了,我要利用这一天的自由时间,去看看双淑英老姊妹。她老人家2月8日才从监狱出来,我只见了一面,还没有多聊,我很想去看望她一次。于是,我给老人家去了电话,她的儿媳妇菊梅姊妹接的,说老人家身体不好,去医院看病去了,不在家。并还说,他们家昨日(3月1日)就已经开始就被警察看上了。看来,不能去看望她老人家了,只好等到两会结束之后吧。
    
    3月3日上午8点多,我出家门要到王志新家,给他过60岁的生日。我们早就约好了,几天前,他就来电话邀请去我参加他的生日聚会。也可以说,在十年前,在他50岁生日那一天,我们就相约好了:“十年后,在他60岁生日的时候,我们要再一次地在相聚在一起”。
    
    十年前,在王志新50岁生日的时候,我们北京的一些朋友曾相聚在一起,给王志新过生日。那次过生日,被有关部门认为是北京民运人士的一次聚会。那一天,来了很多警察,自始至终监视着我们。那时,射像机还是稀罕物,就有两架射像机对着王志新的胡同和家门,谁来都给射像下来。那一次参加生日聚会朋友中,不少后来都因政治原因坐了牢,如查建国、高洪明、何德普、严正学、徐永海、刘凤钢等。
    
    十年前,王志新50岁生日的时候就是被监视着,那么十年后的今天应该也是如此。8点半我一走出院门,公安魏民警就带了一个联防队员就一直跟着我。我家离王志新很远,近2个小时的路程,公安魏民警和联防队员一直跟着我。到了王志新家,还好公安魏民警没有跟进屋,而是等在楼门外。
    
    我进了王志新家,家里有不少的人,有家人,有亲戚,有街坊,还有居委会的和管片民警,当然民警穿的是便衣。王志新对我说,他吸取了十年前的“教训”,这次他提前就去“邀请”居委会的、派出所的、公安分局的来参加他的生日聚会。还好,居委会的、派出所的、公安分局的还真给面子,都来祝寿了。
    
    我说,我怎么来的这么顺利呢,没有拦阻我。原来警察是知道我要来给王志新祝寿的,他们的上级也是允许王志新过生日的。说真话,如果来过生日都不允许,或者都要监视,实在是没有道理。可是还有不少朋友没有能来,如查建国、李金芳、老刘等,在前一天,警察就去找了他们,对他们说,最好不要去。杨靖来了,还是是在经过与警察交涉后。
    
    给王志新过完生日后,下午胡老师给我来电话,说几个朋友相约,晚上在一起吃饭,希望我也能参加。今天真好,中午王志新过生日,晚上又能有几个好朋友在一起吃饭。可是晚上在我走出院门时,公安郭民警拦着我(换了警察,魏民警下班了),对我说,不许我出家门,并说这几天都不许出家门,如果我有事不得出门,他要请示公安分局,并在他们的陪伴下,才行。算了,别请示了,别说不许我去,就是允许我去,我也犯不着带着警察去参加的朋友的聚餐吧。
    
    3月4日,刘安军给我来电话,说他在外边呢,是警察开车带着他和他老婆。在两会期间,他要一直“享受”这样的待遇,平时不能出门,如果出门,警察就要车接车送。他一个双下肢残疾的人,能“享受”的待遇,真不错,如果能长期“享受”这样的待遇那就更好了。看来不可能,托两会的福吧,使他一个双下肢残疾的人出行更省力些。当然是有一些不方便,去那都要提前和警察说。
    
    3月4日王玲也给我来了电话,她没有这么好待遇,警察和联防队员就坐是在她家的门口,就是不许她出门,她为了能出门,还和警察发生了肢体冲突。看来人和人的待遇真不一样,也许是警察和警察真不一样。有些警察,心地善良,觉的自己干的这叫什么事,是尽自己的能力给人家方便。有的就不同,认为自己的权利大于天,不让你出门,你就不能出门,出门打也要把你打回去。
    
    我不想被打回去,当然也种事情也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我们这边的警察还算不错,从来都是与我商量着来,即使我不得不出门,如买菜,他们跟着我,也是保持一定的距离,尽量不打扰我。当然我没有专车的待遇,有,我也不要,我又不是双下肢残疾。本人又是穷人,从来也没有坐小车的习惯,本时坐个出租车,那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
    
    在家没有事情干,但我还是越想越生气,凭什么就软禁我,就要限制我自由,为此3月6日我给两会写了一封公开信——《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其中的摘要是:“自3月2日开始,我被警察软禁在家中,不能出门。4班人,每班1个警察2个联防队员,在我们的院门口外监视我,拦阻我。因两会我遭软禁了,但作为公民,我有说话的权利,为此我写了这封公开信,希望两会的代表委员能行使职能,来促进我们国家宗教信仰的自由”。
    
    3月8日,在我的朋友杨子立出狱前的4天,我写了《坐牢8年的杨子立将于3月12日出狱》,并附了从上网上的文章:《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北京渗透镇压「新青年学会」全过程》、《怀念杨子利》、《对新青年学会杨子立、徐伟等的起诉书》、《“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北京国安局卧底揭发冤案真相》。
    
    3月12日杨子立出狱,由于被警察软禁在家中,也不是去接他,真是亏欠。其他的朋友也是如此,如查建国、高洪明、王志新、贾建英等都是如此,从两会后都被警察看上了。而且贾建英还被特意被告之,不许去任何地方。自然是暗示不能去接杨子立,杨子立以前和何德普、贾建英一家的关系不错,曾长期住他们过在。我们都没有能去接杨子立,杨子立在走出监狱大门时。没有朋友来接他,真是抱歉,不是朋友们不想去接你,实在是没有办法。
    
    3月14日,我们终于不被软禁了,我们终于自由了。15日查建国相约大家,都到他家去,给杨子立接风。接到查建国后,我们都是急急忙忙地赶去查建国家。在查建国家门,最先迎接我们的是警察(警号为:027887),他让我们每个人都登记。在登记后,我们才进入到查建国家。在分离8年后,我们终于见到了杨子立。(附一张当天的杨子立照片)。
    
    出狱后杨子立很忙,他还要去看望他的老师,第二天还要赶回河北老家,去看望他的家人,奶奶、姑姑、妈妈、爸爸等。吃完饭,我们也没有多聊。在我回家的路上,我又顺路去了叶国强家,叶国强他也是刚刚被解除软禁,恢复自由。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两名中国异议人士杨子立和张宏海刑满获释/BBC
  • “北京四君子”杨子立先生已经出狱
  • 查建国、高洪明:欢迎“四君子”之一的杨子立3月12日出狱
  • 北京法院驳回杨子立案重审申请
  • 政治SARS制造的又一大冤案: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而呼
  • 刘宗坤:为杨子立等辩护
  • 马强: 仁者无敌——杨子立夫人路坤素描
  • 曹长青:惩罚先于过错—读杨子立《沉思录》
  • 坐牢8年的杨子立将于3月12日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