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大反右运动十名受害学生给胡锦涛主席的第三封公开信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6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王书瑶 等
    
     在一个良心严重缺失的社会里要构建和谐是极端困难的,甚至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可以这么说,重拾良心,恢复对良心的信仰是构建和谐社会的一个基础工程。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胡主席:
    
     我们是当年被划为右派的北大青年学生,如今的古稀老人。2007年12月23日和2008年2月26日我们曾两次写信给您,请您关注我们的情况,倾听我们的要求,为我们主持公道。从第二封信发出至今,一年多时间过去了,除了不断有街道社区干部和警察上门外,没有得到任何正面回应。我们知道您重任在肩,公务繁忙,本不想再打搅您,但去年发生三鹿奶粉事件后,温总理谈到了良心。这使我们惊悟到,良心问题关系到构建和谐社会的大局;而对我们的要求采取什么态度不仅事关人权和法律,也是一个良心问题。所以我们觉得应该再给您写这第三封信。
    
     去年9月21日,温总理在看望三鹿奶粉事件受害婴儿时说:“一些企业缺乏职业道德和社会公德,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没良心’。”这是我们第一次听到最高层领导以这样重的语气谈良心。但是温总理或许有所不知的是,现在“没良心”的不仅仅是一些企业,甚至也不仅仅是一些行业。洪水冲垮的豆腐渣江堤、冰雪压断的豆腐渣电杆、地震中垮塌的豆腐渣教学楼、阜阳假奶粉、三鹿毒奶粉……这些对于高居水平面以上的人,可能只不过是他们所能看到的冰山一角,而我们这些身处水平面以下的老百姓才能真正感受到这座冰山究竟有多庞大。别的不说,还是说说每天必须面对的食品问题吧。现在有句流行语“城里人给乡下人作假,乡下人给城里人下毒”。这句话其实说得不全面:下毒的不仅是乡下人,也有城里人。2005年就有人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出了一份包括55种(类)人为有毒有害食品的清单,它差不多覆盖了我们的日常食谱。许多生产者不吃自己生产的食品,这也早已不是新闻。老百姓能怎么办!吃“特供食品”没有权,吃进口食品没有钱,只好天天将明知其可能有毒有害的食品装进菜篮,端上餐桌,吃进肚子。
    
     中国人民一向以善良著称于世。曾几何时,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关于这个问题,还是听听一位出租车司机的回答吧。去年春天南方发生雪灾,大批旅客被困,亟待帮助,而这位司机却乘机涨价10倍。在受到责问的时候,他 “理直气壮”地回答:“跟上头学的!”这话虽有些强词夺理,但不是没有道理。中国人常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上行下效”,“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说明上头的一言一行,对老百姓的影响是很大的。今天中国“没良心”现象这么严重,与上头的所作所为确实有很大关系。
    
     始作俑者就是毛泽东。他信奉“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哲学,蔑视人性、人权和良心等人类共同价值。当上了最高国家领导人以后,他为了驯服人民,特别是驯服知识分子,一次次地发动以整人为目的的运动,指使、鼓动“李国香”和“王秋赦”批判、斗争、迫害“秦书田”和“胡玉音”(以上都是电影《芙蓉镇》中的人物),惩善扬恶,剿杀良心。最恶劣的是1957年的反右运动。他先发动、鼓励大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帮助党整风,向党提意见,承诺“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然后又将55万最多不过说了一些真话,向党提了一些意见的人打成右派,进行政治迫害,还洋洋得意地宣称这是“阳谋”、“引蛇出洞”,完全突破了道德底线,丧尽天良。
    
     文革中,一些当年领导和指挥反右运动的当权者有了和当年右派一样的遭遇,这才良心发现,于1978-79年给右派落实政策、改正。但他们在忙着给自己补发工资和安排子女,加倍补偿自己在文革中所受苦难的同时,却坚持说反右运动是正确的,只不过是扩大化了;拒绝向比他们苦难十倍、百倍的反右运动受害人赔偿和道歉。他们的良心最终止步于集团利益。
    
     改革开放以后,大批党政官员利用毛泽东建立的特权体制和市场经济提供的机会,掀起了一浪高过一浪的腐败狂潮。30年期间,贪腐个案金额也上升了三个数量级。最近更有“裸官”之说,就是将家属和财产都转移到国外,自己单身一人留下来继续做官。在解除后顾之忧后,更可以放手捞钱。他们已经不像是生于斯、长于斯的中国人,更像是一群蝗虫,要将这片庄稼啃光,然后再拍拍翅膀飞走。
    
     正是这些人的上述种种作为颠覆了老百姓对良心的信仰,中国才变成现在这样的。
    
     尊敬的胡主席,您提出了构建和谐社会的伟大理想,我们衷心拥护,愿意为它的实现贡献自己的余生。但您也一定已经看到了,“没良心”的现象给您的理想造成多大的伤害。事实上,在一个良心严重缺失的社会里要构建和谐是极端困难的,甚至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可以这么说,重拾良心,恢复对良心的信仰是构建和谐社会的一个基础工程。
    
     怎么才能重拾良心呢?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没良心”是“跟上头学的”,要重拾良心也就需要上头带头。过去有句话“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只有上头做出有良心的榜样,才能恢复老百姓对良心的信仰,良心才能回归,和谐社会的理想才有实现的可能。如果现在能公正、合理地处理我们的问题,就可以树立一个这样的榜样。
     1957年,我们都还是一些20岁上下的年轻人,有的人还不满18岁,尚未成年;我们还未走出校门,不懂得世故,没有权力和名位的诉求,单纯得就像《皇帝的新衣》中那个孩子一样,怎么想就怎么说,见到什么就说什么。我们怀着年轻人的热忱和忧国忧民的赤子之心,说了一些真话,批评了当时社会上的一些不健康现象,探讨这些现象产生的原因,提出了纠治方法,结果就被打成右派,受到各种严厉的处分,在长达20多年的右派生涯中,遭到种种人身和精神折磨,真正的人生还未开始就被彻底毁了。我们是1957年反右运动中最无辜的一群,却受到最严重的伤害,这不但是对人类良心的亵渎,也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践踏。现在我们本着向前看的精神,并不想追究有关当局和个人的法律责任,只提出了经济补偿和赔礼道歉两项最起码的要求,但是至今不被理睬。如果对我们这些最无辜,却受到最严重伤害的人所提出的最起码的要求都无动于衷,不屑一顾,甚至要酝酿打压的话,那还有什么良心可言呢?
    
     尊敬的胡主席,现在我们都是年逾70的老人了(只有一人还差几个月满70岁),我们之所以还坚持为自己讨公道,除了因为我们的要求是正当合理的以外,还因为我们坚信良心终会回归,正义必将降临。我们热切希望,良心能在您的任内开始回归,正义能从您的手上降临。
    
    
    敬颂政祺
    
    
    签名(以姓氏笔划为序): 王书瑶 王国乡 纪增善 沈志庸 陈奉孝、沈泽宜 宋林松 张效政 博绳武 燕遯符
    
    执笔:纪增善
    
    2009年4月6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政治转保守,今年反右/孙嘉业
  • RFA张敏:“ 反右”五十年洛杉矶研讨会录音剪辑(之十至十二)
  • RFA张敏:“ 反右”五十年洛杉矶研讨会录音剪辑(之十)
  • 中共干扰民众纪念反右时期民主人士林昭
  • 我们要求:政治上彻底平反右派 经济上适当补偿
  • “反右”五十年洛杉矶研讨会录音剪辑(之九)/RFA张敏
  • “ 反右”五十年洛杉矶研讨会录音剪辑(之八)
  • 四川省近二十名老右派,正式具状控告原反右主管单位
  • 反右与民主党派的悲剧
  • 为反右冤案致中共十七大的公开信/任众 等
  • 康有為、黃炎培後人赴港 籲平反右派
  • “反右”四十五周年回顾(录音)/RFA张敏
  • 俞梅荪:建军八十周年暨海军反右五十周年祭(下篇)(图)
  • 俞梅荪:建军八十周年暨海军反右五十周年祭(上篇)(图)
  • “大右派”章乃器之子章立凡:清算反右化解现实矛盾
  • 反右运动幸存者反思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
  • 反右运动五十年 反右阴影仍未散
  • 一周新闻聚焦记住1957年6月8日,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下)(图)
  • 一周新闻聚焦记住1957年6月8日,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上)(图)
  •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 李锐:毛泽东发动反右派斗争绝非偶然 (图)
  • 缅怀右派分子家父,反右维权任重道远 /俞梅荪
  • 胡平:从两本反右运动研究文集想起的
  •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张成觉
  • 近期出现“文革”和“反右”运动的可能性都不大/王书瑶
  • 暴政岂自“反右”始?——从《劫灰絮语》人物说起/张成觉
  • 姜福祯:中国反右叙事的里程碑
  • 文宣总管胡乔木——反右干将剪影之七/张成觉
  • 文苑班头心窍迷——记郭沫若(反右干将剪影之六)/张成觉
  • 无情即属真豪杰?——记史良(反右干将剪影之四)/张成觉
  • 文宣恶狗姚文元——反右干将剪影之五/张成觉
  • 严家伟:墙外桃花墙内血,一般鲜艳一般红—"反右"50周年的海内外媒体
  • ‘南霸天’陶铸的升沉——反右干将剪影之三/张成觉
  • 反右先锋卢郁文/张成觉
  • 铁流:反右历史未了结,抗争绵绵无穷期—写在“反右斗争”五十周年结束的日子
  • 黄河清:琴心剑胆男儿行之2——反右五十周年纪念活动中的俞梅荪
  • (反右)逃不掉“地主”的阴影/刘衡
  • 彻底否定反右运动:中共中央说“不”/李昌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