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那年,胡锦涛曾在红毯上微笑着独站一分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5日 转载)
    
    来源:新浪博客
     泽林是德国媒体驻京记者,在中国生活了十几年;他所著《中国:重建“中央帝国”》一书,现长期位居德国销售榜首。该书以一个德国人的视角客观地认识了中国的发展,让西方人重新认识中国。媒体评论道,大部分西方记者刚刚熟悉中国情况,便被调离北京,这或是为了使记者保持一种新鲜感,却使西方记者对中国的报道往往流于皮毛,但弗郎克・泽林是个例外,可能因为他跳了槽。对于中国读者而言,则在《中国:重建“中央帝国”》有幸看到更多弗郎克・泽林所掌握的“政治花絮”,中国叫它“政治内幕”。 (博讯 boxun.com)

    
    在弗郎克・泽林所著、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重建“中央帝国”》一书中,其中有一段写到1998年当时的中国国家副主席胡锦涛去迎接克林顿,克林顿下飞机时没有挥手致意,与胡锦涛简短寒喧后进了汽车,留下胡锦涛独自一人在红地毯上站了足足一分钟。克林顿1998年6月底的首次访华成为中美新型关系的试剂。此次访问的每一处细节,大到对政治问题的表态,小到身体的一举一动,无一不是世界政治新格局的反映。这是克林顿历时最长的一次国外访问,在往返途中也没有在其他国家停留,由此表明了美国对上升中的中国地位的重视。中美双方都希望能够保证访问顺利进行。
    
    美国希望向世界证实自己仍是世界的唯一霸主,而中国则急于向世界表明,中国已重新跻身于世界强国之列。从克林顿抵达机场时双方的首次接触就可以看出,世界的板块构造发生了怎样的移动。中国国家副主席、邓小平钦定的接班人胡锦涛赴机场迎接。克林顿走出飞机后,没有挥手致意,而是将手放在了舷梯扶手上。与胡锦涛简短寒喧后,克林顿进了汽车,关上车门。胡锦涛独自一人在红地毯上站了足足一分钟,朝着深色的车窗玻璃微笑着,直到车队启动。
    
    克林顿此时心中有一股火。由于中国政府在他来访前夕将数千名外地民工赶出北京,并拘留了数名异见人士,他受到来自美国人权组织的压力。克林顿称此事件是对访问的一种干扰,并指示他的安全事务顾问撒母耳・伯格对此作出强硬反应:“人不是垃圾,不能为了迎接客人就把他们清理掉。” 然而在谈到人民币贬值问题时,克林顿则向中国表示了敬意。当朱?基总理在会见中再次公开承诺“人民币不会贬值”时,克林顿称赞道:“中国的做法富有政治气魄,为整个地区作出了巨大贡献”。
    
    克林顿是第一位要求电视直播的外国元首,这一点并非偶然。对美国而言,它的权力愈加削弱,此类表现强权的形式便愈为重要。在克林顿启程访华前,形势便已十分明朗,中美之间的相互需求和依赖超过了以往任何时期。克林顿在总统任期结束前,支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将中国融入世界经济,这将作为其为数不多的光荣业绩载入史册。
    
    时间过去了11年,克林顿早已经从总统的高位上走下来,成为平民。胡锦涛成早已成为中国第四代领袖,正领导中国走向世界、成为和平崛起中的大国。而克林顿的妻子希拉里则成为了美国国务卿。她首次外访就选择了亚洲,而中国成为重头戏。希拉里是为履行奥巴马政府为美中关系的新思路而来;她说,美国需要同中国进行全面对话,并指出中国在变化中的世界格局中扮演着非常关键的角色,奥巴马政府视中国为能够帮助美国维持全球经济稳定的伙伴,希望同中国建立积极的合作关系,加强和深化在反恐、防核扩散、应对气候变化、改革国际金融市场等重大问题上的合作;奥巴马政府寻求使中国在重要地区和国际问题上更好地发挥重要作用。同11年前一样,希拉里访华前也面临美国国内的压力,比如人权问题等等敏感问题上的紧张对峙。而此一时彼一时,阻止希拉里象她丈夫那样在这些方面向中国施压的一个现实就是,美国迫切需要中国在经济方面的支持。向北京求助以恢复美国金融秩序和调控及落实经济刺激方案的同时,把这些新的敏感问题摆在美中谈判桌面上,会让美国的求助努力显得“诚意不够”而遭到北京方面冷淡回应。所以,这次希拉里访华笑容可掬,礼数周到,甜言蜜语,一口一个“同舟共济”说得天花乱坠。而那些敏感问题,则成为“鸡肋”,食之无味----中国有本钱不买帐了;但弃之可惜----毕竟是一个筹码。
    
    接踵而来的伦敦G20峰会期间,奥巴马和胡锦涛首次会晤,举行了一个小时的闭门会议;会后传出的消息,简直就是整个“哥俩好”。媒体称这次会面为历史性会面,不仅是因为G2首脑首次见面,还因为他们讨论的议题,特别是会前炒得沸沸扬的以新货币取代美元的问题,可能对全球金融秩序造成重大影响。在调停中法分歧的问题上,胡锦涛和奥巴马保持了相当的默契,相互给足了面子。当然,在白宫新闻官员在回答记者问时,也透露了一些有意思的信息,其中一个有意思的信息与奥巴马提到人权有关;可中国政府最不喜欢美国谈中国人权问题,所以在新华社报道中,只保留了简单的“尽快恢复人权对话”一句话。但从中可以感觉,奥巴马提及人权问题,与双方正式建立“美中战略和经济对话”机制有关。
    
    
    
    
     中美对话上升到战略高度,一直是中国想要的东西。据悉前任总统布什坚持“战略”两字必须保留给美国与盟国之间使用,和中国的对话只是“高层对话”,但中国不顾美国反对,自管自地称中美对话是“战略对话”。到了奥巴马时代,中国再也不必费神自我拔高中美关系了。在这次G20峰会上,中国正式实现了自己的目的。有了这个东西,就意味着,中国和美国将平起平坐,将分享全球经济和战略问题的决策权。
    
    不过这顶战略牌桂冠绝不是免费的午餐。奥巴马在处理“战略”这个名词上,比布什总统灵活。他知道中国领导人特别在意这个东西,让美中对话升级,即让中国满意,也有现实需要,何乐不为?但是他不会白白送上。据白宫新闻官员说,奥巴马与胡锦涛在会谈中谈台湾和西藏问题时就直截了当地触及到人权议题。奥巴马告诉胡锦涛,人权问题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中心要素,我们与贵国交往,就是既要讨论合作,也要讨论歧见,我们对眼下的西藏人权问题就深表关切。虽然奥巴马这段关于人权的讲话,在新华社的报道中,变成了一段干巴巴的文字:“奥巴马表示,美国政府坚定承诺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坚持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这一立场不会变化。美方欢迎并支持两岸改善关系,并希望取得更大进展。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美国不支持“西藏独立”。至于人权问题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中心要素,美国关心西藏人权问题则完全被删掉了。----不过在如今的网络世界,官方媒体删掉或忽略,并不代表国内的民众不会知道。这仅仅表明中国大陆文宣的手段,比较落后而已。
    
    白宫新闻官员还透露了另外一个有意思的信息,即胡奥会晤居然没有提到外界普遍关注的关于设立超主权货币取代美元的问题。这让美国记者感到非常难以理解。美国随行记者问白宫新闻官员,那么重要的问题,为何双方在会谈中完全不提?白宫官员回答说,这问题你应该去问胡锦涛才对。该记者再次追问,难道两位领导人都认为这个议题不够重要吗?白宫官员再次简单回答,此议题未在会谈中出现。其实,对于这个周小川挑起的几乎可以引起一场货币地震的问题,奥巴马早已在第一时间就已断然回绝了:没必要!奥巴马知道这个议题的分量,他绝不会主动向胡锦涛提起。胡锦涛作为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国,对自己的资产可能遭受的损失表示一点焦虑,提一点解决问题的建议,本属正常,可是他偏偏提都未提。为什么?诺贝尔奖得主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题目是“中国的美元陷阱”,文中提到,周小川提出超主权货币其实是在自曝其短,因为中国自己走入美元陷阱,既不能脱身,也不能改变走入陷阱的政策。克鲁格曼的说法反映了中国目前的处境。胡锦涛左右为难,甚至向奥巴马张口提出这个问题都像一个陷阱,因为只要他一张口,美元会应声下跌,中国的美元资产也会应声下跌,所以不如干脆不提。
    
    但是不提不等于不做。目前有一些迹象显示,中国正在有所动作试图使自己走出这个陷阱,譬如和周围邻国签订货币互换协定,游说一些经济学家和大国支持它的超主权货币建议,等等。至于中国能不能走出这个陷阱,按照克鲁格曼的说法,游戏规则已经发生根本性的转变,而中国并没有做好准备。
    
    11年前克林顿访华,在机场先行进了汽车离开,让胡锦涛独自一人微笑着在红地毯上站了足足一分钟,到11年后伦敦G20峰会期间,奥巴马和胡锦涛首次会晤,举行了一个小时的闭门会议;显示的不仅仅是胡锦涛个人地位的提高,而是中国人整个地位的提高。11年前克林顿访华,话语权由美国独自操控;11年后伦敦G20峰会,中国平起平坐具有发言权。而且,中国的发言,得到世界的认真倾听、思考和相当的接受,不禁让人感慨。
    
    4月13日,是蒋经国冥诞农历百岁;据台媒报道,《蒋经国传》作者陶涵在蒋经国国际学术交流基金会举办的座谈会上爆料说,蒋介石与周恩来密切保持联系,当初美国准备与中共建交时,周恩来第一时间告知蒋介石,美国外交人员还跟蒋介石佯称没事,蒋也保持冷静,并未大作文章。陶涵也说,蒋经国与邓小平是在莫斯科求学时的同学,两人一直保持联系。陶涵认为,蒋经国受左派影响很深,在台湾力倡民主改革,如果中国大陆可受台湾民主影响,一个中国是绝对可行的。
    
    中美关系的核心问题,不是人权问题,而是台湾问题。从《蒋经国传》作者陶涵的口中,其实我们也可以感受到,台湾问题其实就是中国自己人之间的问题,和美国的关系不是很大,即决定因素不掌握在美国手上,而掌握在中国人自己手上。
    
    美国前驻华大使、基辛格学会主任芮效俭说,美中两国加强合作,不仅具有共同需要和现实意义,也符合两国的长远利益。11年前克林顿的前倨和11年后希拉里的后恭,也说明中国人权问题在美国人心里,并不重要,更不神圣;美国只以它自己的利益为转移。
    
    现在,奥巴马政府在处理全球各种事务上势必与中国保持高度的合作。事实上,这个态度并不是美国希望和心甘情愿的姿态,而是中国人的实力,让美国必须这样。从这一点上说,人权问题、民主问题、台湾问题,只有靠我们自己努力才能够解决。我们不希望美国干涉,但我们必须前进。如果不这样,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将来会重演独自在红地毯上站了一分钟的窘迫;而我们的人权问题、民主问题、台湾问题等等内部问题搞好了,也许就到了请美国总统独自在红地毯上站几分钟,礼送中国领导人的时候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