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司法厚此薄彼:官为重民为轻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8日 转载)
    
    来源:太阳报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在中国,司法却厚此薄彼,对官员网开一面,对普罗大众罪加一等,官为重、民为轻,让人啼笑皆非。 (博讯 boxun.com)

    
    备受瞩目的贵州省习水县官员涉嫌嫖宿幼女案日前开庭。在这宗骇人听闻的案件中,共有五名政府官员、教师、县人大代表等公职人员涉案。在受害的女性中,有三人未满十四岁,其馀均未满十八岁,都是在学的中小学生。
    
    按照中国《刑法》规定,十四周岁是自愿年龄线,凡与未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係,不论对方是否同意,均按强姦罪论处,应从重惩处,最高可判处死刑。但这次习水检方起诉的罪名是「嫖宿幼女罪」,而不是「强姦幼女罪」,习水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余德平解释说,这是为了更严厉地打击违法犯罪,因为嫖宿幼女罪的量刑起点是五年,相对于强姦罪的量刑起点三年更高。
    
    余德平其实只是巧妙地偷换概念,他只说了嫖宿幼女罪和强姦幼女罪最低刑罚的区别,却不敢指出最高刑罚的区别。实际上,强姦罪是一个远远重于嫖宿幼女罪的罪行,根据《刑法》规定,嫖宿幼女罪最高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即使数罪并罚,最多也是二十年,而强姦幼女罪则最高可处无期徒刑或死刑。
    
    偷换概念避免死刑
    
    今次习水案受害者之多,涉及面之广,影响之深远,民愤之沸腾,都是历来罕见,案情极为严重。而当地司法机关却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以不会判死刑的嫖宿幼女罪起诉疑犯,实际上是保了他们一命。
    
    与此相反的是,四川成都男子李某酒后爬上树偷窥女邻居,日前被当地法院以强姦罪判处一年有期徒刑,缓刑一年。按照内地法律,对强姦罪的界定是「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交的行为」。这个定义的最终落点是「行为」二字。李某固然有犯罪动机,但实无犯罪行为;如果依此办理,他在家磨刀,想杀跟他交恶的邻居,那是不是在他还未出门前,就要判他故意杀人罪?
    
    相比起来,习水的涉案公职人员不但有动机,而且有行为,可是却不以强姦罪起诉----虽然案中受害人中,包含三个未满十四岁的幼女。同样的法律,因为疑犯的身份不同,得出不同的结论,刑不上大夫的封建社会传统又在中国大地瀰漫,让人触目惊心。
    
    司法是社会正义的最后防线,如果这道防线都被权贵所突破,整个社会有何和谐可言?老百姓只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不久前当局出台一项规定,要求地方官每月都要安排一天接待上访的群众,但司法公正得不到保障,神州大地何处才能觅到青天呢?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打压忆通律师所:周永康使中国司法改革倒退
  • 法律学者:忆通律师事务所遭打压是中国司法改革的倒退
  • “暗杀”杨佳彰显中国司法混账
  • 杨佳案对中国司法文明与法治中国的思考
  • 中国司法制度不符所需/澳广新闻
  • 法兰克福汇报:中国司法制度亟待改革
  • 中国司法混乱,媒体哑声,人权问题不如一头猪
  • 中国司法“创收”奇观背后 
  • 上访者:中国司法的难民 前言+后记
  • 上访者:中国司法的难民
  • 卫子游:广州市决心让全世界彻底看清中国司法可以无耻到何种程度
  • 中国司法时有进步:民告官在中国胜诉率高
  • 陕西汉阴农民杀人犯命运考验中国司法公正
  • 中国司法将有大突破 萧扬透露会采判例法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 中国司法人员的口头语:其实我们也作不了主
  • 关注纪斯尊案,关注中国司法的历史进程! / 老虎庙
  • 丁谷泉:从"三个至上"到"把门关上"——评中国司法的新动向
  • 深圳老总VS中国司法部长/赵丽君
  • 浙江萧山事件一案,中国司法欠公正?
  • 杨佳事件引海内外质疑中国司法公证/RFA
  • 郭泉被捕贪官起舞----致中国司法部的公开信/赵丽君
  • 郭泉被捕贪官起舞----致中国司法部的公开信
  • 高洪明:预测杨佳维持原判,中国司法维持不公!
  • 中国司法部下文件禁律师受理毒奶案/RFA
  •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从邱晓华案和杨佳案看中国司法的神秘化/范冠峰
  • 贺卫方:修辞学视角下的中国司法改革
  • 谁在开启中国司法史上公权私用的“先河”?/小草民
  • 徐建新:不要制造中国司法土高炉了-请释放郭飞熊
  • 王德邦:从五分到五十元的子弹费变化看中国司法的“进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