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冤有头债有主--我知道的水库移民访民/戴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2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入春以来,北大教授孙东东成了中国第一新闻人物。只爲他“负责任地”说出的几句话:“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 (博讯 boxun.com)

    
    “老上访专业户”。多麽“老”?什麽样的专业?怎麽强制?
    
    作爲生长环境富足优雅,在中国现行体制下一路飙升的时代宠儿,孙教授“直通中南海”“主持中央台”之余,对那些千里迢迢上京诉冤的访民究竟知道多少?当他们手捏一纸申诉,怀抱一丝期待,衣不蔽体、食不果腹,酷暑严寒奔走在一个又一个衙门,只望“党和政府”、“中央北京”,能在百忙中对他们冤情用心看上一眼,指示一下同爲共産党的下属官员:贪够了,收收手吧,也给自己治下的平民留口饭。
    
    当然孙教授可以反问,你又知道多少?
    
    我知道得不多。只因调查三门峡和三峡水库,我于是知道,自1959到2009,整整半个世纪,那些响应当局号召的水库移民,拉家带口背井离乡,在失去了土地、房舍、上学权利、就业机会……之后,他们突然明白,当初干部们的许诺,怎麽光天化日之下全不作数了?曾经富裕自足农民变成访民。他们找村长、找乡长、找县长、找到省城--直到北京。
    
    不说世代居住在“八百里秦川”几十万三门峡移民怎麽在40年间,一代接一代的上访,只望返回“故乡”,返回本属于自己的田地--因爲工程失败,那片祖辈耕种河谷平原,在蓄水而后因泥沙淤积又变成驻军农场。
    
    也不说三峡云阳的何克昌。他带著乡亲们几角、几块钱凑起的路费,想到北京见见三峡工程的领导,告诉他们云阳移民怎麽“坚决拥护三峡工程“,但中央拨下的移民经费在当地遭层层克扣……不料逃过了途中船上的雇凶行刺,却逃不过首都警察神力。三建委大门朝哪开还没摸清,已然被北京警察交到追踪前来的重庆警察手里。老何因“扰乱治安罪”判刑三年。
    
    我们在这里只说水库移民几十万上访案例里边平平的一桩:从巫山大昌兴盛村远迁湖北当阳的那800多户。
    
    1998年大水之后,三峡库区濒危环境再也不容移民“上移后靠”,20万农民开始“自主外迁”--理论上每个人能从国家获得25000元“外迁补偿”。湖北当阳资源匮乏、耕地紧张。获知有关政策后喜出望外,开始以村爲单位,打起“爲国出力、爲三峡工程分忧”的旗子,主动派人到库区招揽移民。结果是,每成功迁过去一名,村委会从中干得500元而外,每人4224元的“双安费”(生活和生産安置)也由村委会掌管--一连串的经手人怎麽分,用移民的话说,“只有鬼知道”。自1998年,当阳先后共从三峡库区“拉”过去3742人,成爲全国接收安置“自主外迁移民”最多的县(市)。
    
    62岁的方运朝一家八口2000年到当阳庙前乡英雄村落户。原来答应的新房没法住、土地没法种、本应得到的钱少掉三成。只好去讨、去争、去告--在人生地不熟的外乡,不过“上访”到县,即以“聚衆冲击国家机关罪”抓进监狱。坐牢八个月,家里的猪卖了,地荒了。移民补偿一分钱没要到,还欠了好几万块钱债。
    
    33岁的王礼可从“有房有地,温饱有余,生活十分安逸”的巫山兴盛村迁到当阳九冲村,决心追究本人和亲友总计34万的“双安费”在该村由谁掌管、如何计划调拨。他们问了一年又一年,不仅无一字答复,反倒把自己问成了“刁民”。当阳移民局长宋天学--他在任内已给自己盖了三栋别墅--已然在村镇三级会议上发飙,说要“收拾”他们:用车撞、找人打、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他们到了北京。在一间挤满人的小屋里,把揉得皱皱巴巴、印满了红手印的申诉信,递到记者手上。他们衣衫虽破,却洗得干干净净。这是因爲,据他们说,“不能给北京丢脸”。得知记者可能会写一份“内参”,鬓发苍苍的方运朝扑通一声跪下--“谢谢救命恩人啊!”
    
    不过几天前,我还接到他们发来的短信:我们是重庆巫山县龙井乡桂花村一组。向您求救,帮帮我们。我们三峡区一二期移民,土地被淹,经济山绿化占用,果树砍了,我的面粉加工厂、养殖场也被强行拆除。近几年来,没有享受到移民一分钱的待遇。我们现在是无法生存,是生不如死啊!前辈:我们共有五户二十四人向您泣求,帮帮我们……。
    
    他们没有上前敲门,甚至从不主动打电话--只一再在同情者手机上留下他们的带泪的恳请。
    
    爲什麽要建坝?爲什麽坝址原住民在决策过程中没有丝毫权利?爲什麽工程开始获利他们什麽都分不到?当地公检法爲什麽一味袒护强势官方?冤有头、债有主。是什麽逼得他们除了“告御状”,再没有别的活路?
    
    不错,他们有可能成爲“老上访专业户”,可能露宿街头甚至乞讨。截访之外若再对他们冠以“偏执型精神障碍”予以“强制”,孙东东,你于心何忍?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南平江访民李思被骗财物,无法获得司法公正(图)
  • 抗议孙东东第一个被拘访民郜庆平获释(图)
  • 海淀警方处理到北大访民的内部文件之四(图) (图)
  • 北京严防访民抗议活动 南站警戒传截访打人致死
  • 各地访民到北大及美国驻华大使馆请愿遭打压(视频)
  • 北京南站呈现一片白色恐怖的状态,大抓访民(视频)(图)
  • 北京警方打击见效,北大没有访民迹象(图)
  • 北京南站路口被警车堵,扫荡访民?
  • 北京对访民大搜捕,马家楼不再放人(图)
  • 海淀警方处理到北大访民的内部文件之三(图)
  • 海淀警方处理到北大访民的内部文件之二(图)
  • 海淀警方处理到北大访民的内部文件之一(图)
  • 昨夜,今晨北京站大搜捕。83名上海访民审查。(图)
  • 到北大抗议孙东东,多名访民在派出所被打伤
  • 抗议孙东东被罚坐老虎凳 访民没出路天安门自杀
  • 17日访民到北大抗议孙东东到达新高潮 超千人(图)
  • 北京访民张淑凤家被断电第十六天
  • 北大抗议访民学生声援 警暴力升级维权者周莉失踪
  • 访民拒绝到进派出所,掏刀自残:刀扎向大腿(图)
  • 南通政府:将访民黄凤萍关入精神病医院至今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深圳访民赵国莉难忘的“两会”人权灾难日
  • 中共公安又在违宪恶搞访民,人民有苦却难于申告
  • 深圳访民赵国莉被逼迫请愿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访民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图)
  • 上海南汇访民冯明的遭遇(图)
  • 保卫康办值班警察,遇见访民本色现
  • 家园面临强拆,访民有家难回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柳州访民黄柳红及4个月幼儿,截回柳州后失踪。(图)
  • 今天数十名北京访民,到治安总队申请游行
  •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上海18访民的遭遇(图)
  • 武汉退休教师、访民陈寿田的信:求美国总统和议长救我们的命
  • 残奥会后北京白色恐怖依旧 杭州访民刘训连紧急呼救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韩正步教父陈良宇后尘对访民又开始劳教了(图)
  • 老访民:胡锦涛重拳出击 广东帮损兵折将
  • 深圳访民要求北大教授孙东东兑现致歉诚意帮助立案!
  • 请关押访民的南通政府看看: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倪文华
  • 官员的精神卫生决定访民的精神卫生!(孙东东之七)/刘哑玲
  • 名医焦东海,认为老访民99%精神有问题是100%的误诊(图)
  • 深圳访民赵国莉请教北大教授孙东东什么叫人权?
  • 深圳访民赵国莉就孙东东“精神门”事件向访民紧急呼吁!
  • 访民失踪拷问孙东东的良知/周莉
  • 哭泣的母亲:放了被抓的访民!扰乱公共秩序的是孙东东!(图)
  • 主人与仆人 信访办人员对艰难生存访民的欣赏(图)
  • 中国访民身上应付着多少富人寄生虫?!
  • 南通上访公民强烈谴责孙东东对访民伤害/唐玉珍
  • 深圳访民赵国莉针对北大孙东东大教授的致歉公开质疑
  • “送访民进精神病院”,胡锦涛的锦囊妙计?/老访民
  • 孙东东首先要向广大访民解释的是99%的概率计算问题而不是糊里糊涂的假道歉!
  • 深圳访民赵国莉请求各界声援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
  • 质疑:某号称已有数万会员的访民组织可疑
  • 深圳访民赵国莉寻找屠杀群体访民的刽子手孙东东
  • 深圳访民赵国莉控告北京、深圳两地公安渎职侵权非法占有公民财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