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1989年回顾:不願溝通 禁制言論 火上加油/劉銳紹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3日 转载)
     明報
    1989年4月22日,胡耀邦舉殯。在這段時間的前前後後,官方處理當時的群眾活動又出現不少偏差,致令局勢火上加油。撫今追昔,有三點值得反省。
     (博讯 boxun.com)

    (一)官方沒有好好地回應群眾的訴求,連回應的意識也沒有,後者更是關鍵所在。
    
    在胡耀邦逝世後,北京學生提出7項要求,包括重新評價胡耀邦。無論學生的要求和提出的內容是否合理,作為一個現代社會的政府,最低限度應該有所回應,或直接回答,或間接暗示,或鏗鏘有聲,或輕描淡寫,但當時官方是毫無反應。這反映在官場的主流文化,上級對下級和人民的聲音慣性地不聞不問,不迴不響,因而積累長期的矛盾和不通氣的弊病。
    
    結果,胡耀邦出殯當天,學生才從宣讀的悼辭中發覺,他們提出重新評價胡耀邦的訴求並沒有得到接受,情緒更為不悅,而官民之間又沒有私下溝通的機制和習慣,令情緒更為激化。如果官方及早意識到上下溝通的重要,願意放下身段,及早疏導民意,情可能完全不同。
    
    再看看官方如何處理群眾悼念胡耀邦的活動,就更了解群眾的不滿是很自然的了。在胡耀邦舉殯之前,趙紫陽曾得到中央集體的同意,安排萬人瞻仰遺容,讓群眾聊表寸心。可惜,後來內部擔心「有人乘機搞動亂」,因而取消。學生聞訊,改為要求派代表參加儀式,但又不獲准。群眾在人民大會堂門前聚集已經多天,還有學生跪在地上請求中央明察,但都不得要領,最後由一名內地記者代為轉達信件,可惜民怨已經難消。假如當時官方能夠彈性一點,接受群眾和學生代表表達心願,情又可能改寫了。
    
    (二)中共內部權力機制不完善,容易形成權力鬥爭,導致局勢惡化。
    
    4月23日,趙紫陽出訪朝鮮。就在此刻,其他政治局常委代為處理事務,但這個時候北京市委卻在醞釀一個內部報告,並由政治局直達鄧小平。這個報告後來直接導致「四二六社論」(定性「動亂」)的誕生。據北京市長陳希同的版本,有關社論曾得到趙紫陽的同意(消息指曾傳真到朝鮮讓他過目),但趙紫陽則表示當時已要求不要發表,讓他回國再說。
    
    這些消息外界難以判斷誰是誰非,但從整體而言,無可否認的是這背後出現了兩種不同的看法,而趙紫陽的寬鬆主張較得民眾接受。但可惜中共無法公開處理,加上運作不透明,更容易在內部引起動盪。
    
    在「動亂」的思維下,原定4月25日的政府與學生的首次對話終告流產,學生更自發地進行各項抗爭活動了。
    
    (三)處理《世界經濟導報》事件火上加油。
    
    《經導》是當時被視為「三大開放報紙」之一。胡耀邦逝世後,曾與《新觀察》雜誌一起舉行規模不大的追悼會,我也出席並發言。本來這是一次私人朋友悼念胡耀邦的活動,但發言內容反映了大多數人的聲音,故後來《經導》把與會者的發言內容見報。豈料,官方認為這次活動「為日後的動亂創造了輿論基礎」,下令此期《經導》禁售,處理此事的正是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江澤民。
    
    此事後來愈鬧愈大,江澤民曾進京尋求趙紫陽表態支持,但趙紫陽表示「地方搞出來的事,地方負責」。最後,《經導》被勒令停刊,引起嘩然,文化界和新聞界反響尤大。
    
    這與中國長期以來視「輿論是黨和國家的工具」有深遠關係,在政治上更不能出現異見聲音,結果更觸發在日後的群眾運動中要求新聞自由的洪流。如果官方能因勢利導,逐步放開,情又將大大不同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