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环保部门权力凸显成腐败易发多发“高危地带”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30日 转载)
    
    “环评腐败”形式多样
     (博讯 boxun.com)

      环保部有关人士分析,目前常见的“环评腐败”形式包括几类:
    
      其一,利用行政职权收受回扣。
    
      目前,不少环评机构往往与审批的环保部门有着或明或暗的联系,有的环评机构甚至就是环保部门下属科研院所的一个部门。
    
    据了解,目前全国各类环评机构中,环保系统从事环评的科研机构占甲级环评机构的24.7%,占乙级机构的48%。
    
      国家环保部有负责人指出,尽管从法理上说,各环评机构是“独立法人”,与环保部门不存在“任何利益关系”,但由于天然血缘关系,环保系统的环评机构与其所从属的环保部门,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由此产生的腐败问题屡屡发生。例如,2007年,浙江杭州环保系统腐败案,共涉及杭州13个区县、90多人。这一案件中,杭州市环保系统普遍存在利用环评项目审批权,以20%至40%不等的比例收取环评管理费,产生环评机构和审批单位“携手腐败”现象。
    
      该案中,杭州市环保科学院作为市环保局的直属单位,从事的恰是营利性很强的环评工作。为抢占环评市场,该院向杭州各区县环保局定出了30%的高额回扣,名曰“环境影响测评项目协作费”。在高额回扣的吸引下,各区县环保局纷纷将各自审批的环评业务推荐给杭州市环科院。环保局既是审批者,又是介绍人,需要环评的企业只能乖乖服从。
    
      仅2005年,环科院向各区县环保局返还的“协作费”就高达740万元。这些费用在政府机关无法入账,只能存在“小金库”。其中有在班子成员等小部分人中分发“协作费”;也有用于单位发放奖金福利。
    
      而在湖南浏阳环保腐败案中,环评单位要将环评项目收费金额的35%以“协作费”名义返还给浏阳市环保局,这些费用也被贪腐者部分侵吞。
    
      2008年6月至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组织开展了《环境影响评价法》的执法检查。10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审议了执法检查报告,指出环评法执行过程中还存在一些问题。报告明确提出了目前环评机构与环评报告审批单位存在利益关系,影响环评公正性等问题。
    
      傅雯娟说,据地方环保部门纪检组长反映,这种现象这些年来已成环保系统的潜规则。
    
      其二,在项目审批过程中,建设单位直接向审批者行贿。
    
      “在项目的建设上,环保部门有一票否决权。各级环保部门自然成了项目单位的攻关重点,用金钱来打通环保大门的企图必然增多,审批权和金钱的交易极有可能发生。一些项目单位想方设法、甚至不择手段,使本身不符合环评标准的项目通过环境评估。行贿的目的,首先是要保证批下来。其次,也希望加快审批速度。因为一个项目晚开工一天,对项目单位来说,都意味着极大的经济损失。”环保部一位官员解释说。
    
      此外,“环评腐败”还包括环保系统个人向企业介绍环评单位,违规收取中介费;个别环保社团向申报环评企业收取赞助款;在建设项目审批、“三同时”验收等业务中发放“咨询费、评审费、专家费”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卷入广东腐败案的陈绍基情妇女主播旧照曝光 (图)
  • 广州书记:年轻官员成腐败案高危人群
  • 百万慈溪人民,面对着庞大腐败违法犯罪集团
  • 去世已30多年:中国百姓仍然拜毛主席 盼整治腐败
  • 云南铜业腐败窝案70余人被查涉案金额达20亿元
  • 浙江永康查办国土腐败窝案 涉案金额2000余万(图)
  • 为掩饰腐败 川震周年中共打壓升級/曾敢言 (图)
  • 杭州市纪委:腐败分子作秀问题说反腐不单单可笑!
  • 胡锦涛 知道朝阳区建设委员会主任李建海的腐败吗(图)
  • 浙江作秀全国第一 浙江司法腐败全国第一 浙江精神病院关押举报人全国第一
  • 江西省国土厅爆发腐败案 三名副厅长同时去职(图)
  • 广西横县百合镇政府 “是无能、是懦弱、还是腐败”
  • 当地政府 “是无能、是懦弱、还是腐败”
  • 七名老兵举报腐败遭开除
  • 内蒙古物资集团腐败现象日益严重
  • 北新办领导包庇贪污腐败分子陈华
  • 温家宝:抓紧问责提高透明度,严查领导腐败 (图)
  • 人民公仆的腐败贪污是这样纵容产生的
  • 深圳大学高层涉工程腐败案被捕:学院瘫痪
  • 杭州市委恶意陷害举报人 官场有四类人不愿反腐败
  • 恐怖的郑州市中原区司法腐败,逼得国民没有容身之地.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访民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图)
  • 遍地的腐败 北京内退人员没有尊严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控告:一起特大典型的司法腐败,合伙职务犯罪,渎职侵权案!(图)
  • 从一县委书记的腐败堕落轨迹看"贪妻贪夫"现象(图)
  • “吃吃喝喝”算不算腐败
  • 李桂荣:揭发腐败何罪之有,毒打致残天理难容!(图)
  • 西宁民选村委主任难敌腐败团伙 竟被诬陷入狱
  • 强烈要求查清杨浦区委区政府行政暴力强迁疯狂腐败背景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神州无净土 腐败深入寺庙:三大古寺的和尚集体嫖妓
  • 黑恶当道,腐败官僚助纣为虐,苦难村民,盼和谐、盼青天/福州晋安村民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从一个孤儿寡母头顶七大冤案试看丹东市公检法的枉法腐败
  • 湖南省文化局腐败内幕:网吧证抄作买卖达18万元/张
  • 解读基层腐败官员邪恶害民歇后语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司法腐败的丧钟到底在为谁而鸣?/陈嬿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无孔不入继续腐败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多次被人民日报点名曝光的长沙腐败局长为何升厅官?!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浙江省缙云县腐败官员欺上瞒下,真无理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新世纪腐败之最 “59岁现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呼救:从我的遭遇看中国的反腐败/江波
  • 倪锦生揭露萧山区红山农场丁有根腐败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由顺德天宝药厂被贱卖看广东的官僚腐败有多严重!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腐败分子张国光是怎样当上湖北省省长的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中国首富马明哲的腐败问题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中国海外腐败兵团揭秘”例证:原深圳长城证券公司的副总徐刚狂敛上亿的黑钱,移民加拿大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首都的警察竟也如此腐败?!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 郑天翔:中国的腐败问题及其根源
  • 厦门一位网友给吕加平的匿名来信:查腐败的专案组成员吃霸王饭还殴打服务员
  • 一起车祸后面军警腐败的黑幕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腐败的新借口:信仰危机
  • 广州市纪委书记苏志佳"关于腐败缘于不拘小节"/胡印斌
  • 顶尖沙龙:为何没人写陈良宇腐败的纪实
  • 郑州市经济适用房有腐败
  • 严惩村官涉地腐败/杨文学
  • 最大的腐败:集体性“公权私用”/钱征鲁
  • 陈绍基这个腐败分子,好就好在阴阳/庹祖海
  • 腐败分子造航空母舰 会和TD-CDMA一样失败
  • 张帅:中国最大的腐败是“反腐败”(图)
  • 十三亿奴才养活的一个昂贵腐败的政府
  • 胡主席要“与腐败决裂,与腐败宣战”/王廷连
  • 顾晓军:反腐败就不要搞了嘛
  • 促进宪法实施、落实公民权利 严惩拆迁腐败,真正落实社会和谐
  • 目前中国反腐败的大势与大事/邵景均
  • 何处存在着特权,何处就存在着腐败/朱龙岗 
  • 渎职犯罪:不落腰包的腐败
  • 马兴龙:昌吉地区法院缺乏诚实信用,腐败法官一丘之貉,我的回避意见
  • 上海市政府领导腐败的背后
  • 教育制度的腐败和落后非改不可/陈昌元
  • “高中生考公务员”引发腐败想象/王石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