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国家总局、总署为新版记者证打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1日 转载)
    
     来源:《记者的家》 作者:11919099 plyuci
     (博讯 boxun.com)

    
     1989年以来,中国新闻记者的合法的记者证一直由新闻出版署(后改名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统一颁发。
    
    
     2004年,国家广电总局开始自己颁发《中华人民共和国广播电视编辑记者证》,它的依据是《行政许可法》第412条:“广播电视编辑记者主持人的资格认定由国家广电总局实施。”;
    
    
     2009年,新闻出版总署又将广电记者证的核发权力收回,依据是2008年7月国务院的“三定”方案。
    
    
     可是,广电总局并不怎么买新闻出版总署的帐。总局和总署,都是正部级单位,而且它们都有各自的法规依据。从某种意义上说,总局的腰杆子比总署还要硬些,不光是因为它有央视和中央电台、国际电台等三个牛气的直属单位,而且总局局长还兼任了某部副部长。
    
    
     全国换发记者证工作从2月25日就开始实施了,但广电总局却不为所动,至今未向全国广电系统下发换发记者证的通知。
    
    
     据总局人教司和总署报刊司透露,两个部门换发记者证的文件正在“会签”中。
    
    
     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这是广电总局在拖延:你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就不让全国十多万广电记者换你的证。虽然有国务院的“三定”方案,但至少我可以拖延。
    
    
     拖延的背后其实是利益之争。“培训资格证”费用是个庞大的数字,广电总局一个“资格证”需要180元,新闻出版总署的“资格证”是300元(北京地区400元,其他地方1000元、1200元不等),如果每年有一万人参加所谓的“培训资格”考试,其费用就是几百万元(仅新闻总署换证人数约20万人,记者证每五年换一次。全国号称新闻从业人员80万)。
    
    
     牵涉到这样一个问题:广电记者证归新闻出版总署核发,那么以后广电记者的“培训资格证”由谁来搞?继续由广电总局来搞,新闻出版总署有意见:“那不是等于没把权力收回吗?”,如果完全划归总署来搞,总局肯定有意见:“本来这块肥肉已经在我肚子里了,凭什么还要吐出来呀?凭什么你来收培训费用,我还要替你搞什么资格审查,好处都是你得?”
    
    
     看样子这场不见硝烟的拉锯战还要维持一段时间,到底谁是赢家?十多万广电记者翘首等待的记者证6月30日前能否拿到手?还是个未知数.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记者无疆界创始人获09年度亨利·南恩新闻自由奖
  • 曾向外国记者哭诉中共罪行的拉卜楞寺僧人流亡印度
  • 前新华社记者余家福泄密给日韩:判监十八年
  • 山东德洲一家工厂倒塌,将记者拒之门外(图)
  • 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海外记者到灾区采访遇袭
  • 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震区历险”记 男子:老子要把你抓起来!
  • 日军记者航拍重庆大轰炸 罪证首次展出(图)
  • 经典中英互译:中国外交部就猪流感答记者问
  • 日本麻生首相访华记者会介绍三方面重要成果(图)
  • 美报记者谣传猪流感疫情来自中国,遭人肉搜索
  • 冯正虎在日本记者会上的主题发言
  • 济南网络记者张金凤家人探视遭拒
  • 独家中朝边境实拍:探访美国女记者的出事地(视频)(图)
  • 中宣部下令:正面报道512汶川大地震 已有记者被抓
  • 公安大舉扣押中外记者,阻撓采访川震死難學生家長/RFA
  • 临近川震一周年:境外记者灾区采访屡遭刁难
  • 农民日报多名记者被捕消息得到证实
  • 黑龙江拒曝光违法排污者 部分记者愤然退场
  • 快讯:农民日报又一记者站长被捕
  • 新华社记者张涛:网管办的陈华是个什么样的共产党员?
  • 干部上班打麻将记者拍照遭殴打(图)
  • 人权组织呼吁中外记者一视同仁勿内外有别
  • 记者为民工讨工钱被报社开除(图)
  • 告全国新闻媒体记者的呼吁书:解救记者阳小青
  • 狂徒向舆论宣战砍掉记者手指,中国领导为何沉默?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四川女记者宴席间对着龙虾和洋酒放声痛哭
  • 追讨工资却被判刑 《名人》杂志冤案记者紧急呼救!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连尸体都不放过——博讯记者对山东省淄博市中心医院虐杀生命连续报道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记者:我是如何被定为“嫖客”的 记者暗访被定嫖娼卖淫
  • 网上汉奸严正质疑“一个上海记者在巴勒斯坦的难忘经历”
  • 马玲:大陆记者白吃白拿为哪般? 记者的诱惑力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 安徽“研究生遇害案”续:记者采访遭到封杀
  • 中央电台记者采访被吓傻了 遭到黑社会恐吓
  • 【搞笑版】外交部发言人答外国记者问
  • 印度记者眼中的西藏: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 优秀教师博讯记者政文羁押于南京市看守所的《感谢信》
  • 温校长的记者会/张怀阳
  • 期待温总理的记者招待会能解答我们的疑惑
  • “记者”追星也疯狂 李小琳委员签名手软
  • 两会记者提问的潜规则/程圣中
  • 大陆记者提问水平真是非一般/吕超
  • “两会”会场上那些记者绝对不能碰的“硬规矩”(图)
  • 法国记者眼中的现实中法关系
  • 张宏良:对记者采访和反毛浪潮的几点补充看法
  • 记者的无知 总理的真义  
  • 记者含泪揭露春运“一票难求”的黑幕/王仁刚
  • 记者博客揭灾区真相:地震,让我上了贼船 (图)
  • 向布什扔鞋的记者是英雄吗?(图)
  • 记者失踪首先是一个“公民”的失踪
  • 陈兵:太原检察院抓记者事件之我见
  • 中国企业家杂志记者大爆丑闻 ---记者陈建芬狂收曝光“封口费”40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