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天安门母亲:“六四”惨案二十周年祭文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天安门母亲
     (博讯 boxun.com)

     今天,我们选择在2009年5月17日这个日子来为“六四”惨案死难者举行集体祭奠仪式。二十年前的这一天,首都百万民众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天安门广场,声援绝食的大学生。我们的儿子、女儿很多都参加了这次示威游行,所以,这个日子对我们来说是刻骨铭心的。它让我们想起珍藏在心底20年的一段美好回忆,让我们想起当年对于自由、民主、人权的追求和渴望。但是,谁也没有料到,时隔仅仅半个月,学生和市民所怀抱着的纯真、朦胧的幻想,在邓小平和李鹏的铁血政策下顷刻间被碾压成齑粉。
    
     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集体祭奠仪式,就是为了追思当年倒在血泊中的死难者。他们在二十年前的6月3日夜晚,在最危险的时刻奔向了最危险的地方。他们之中的很多人是在木樨地阻挡戒严部队向天安门方向进军时被密集的枪弹射杀的;有很多人是在东单和西单路口与军队的对峙中饮弹倒地的;还有一些人是在大屠杀现场抢救伤员、同军队抢夺同伴尸体时被打死的;还有一些大学生是在和平撤出天安门广场时在六部口被从身后开过来的坦克活活碾死的……
    
     这是一场反人类的暴行,一场在中国百年以来和平时期发生的最残忍的暴行,也是发生在20世纪和平时期世界范围内最惨绝人寰的杀戮之一。它留给我们噩梦般的恐怖,直至今天仍未有喘息的机会。
    
     尽管50天时间在漫长的历史中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但那些惨死者却为此承担了整整二十年的不白之冤;而他们的父亲、母亲,他们的妻子和丈夫,却为此承受了二十年的悲伤、痛苦和磨难,而且这份苦难仍在继续。“六四”,这一沉重的债务,要到何时才能偿还?
    
     岁月无情。今天,我们这些为你们父母的,大都已进入古稀之年,有些已经到了耄耋之年。今天,我们这些为你们妻子的,也已步入中年,有些已过半百。从五年,十年,十五年,再到20年,我们这个受难群体,曾经在地狱般的黑暗中呻吟,曾经在几近枯竭的泪海中挣扎。随着时间的渐渐远去,一些年老病弱者先后倒下了,迄今为止已有二十位。他们没有等到讨回公道,就含冤长逝了。每当我们想起这件事情,心里就禁不住一阵寒颤。
    
     二十年来,亲人们苦苦追索大屠杀的真相,寻求迟迟不肯到来的正义。我们前面的路依然是那样的漫长,似乎看不到尽头。但是,我们未敢懈怠,未敢停息,仍然一步一步地艰难跋涉着。这是一场弱者对于强者的抗争,这是一场道义对于权力的较量。我们遭受过一次又一次的挫折,但我们坚信一条,这个世界不可能永远靠金钱和权力来主宰,正义来之不易,迟到的正义更值得珍惜。
    
     作为你们的亲人,我们大家聚集在一起,面对你们的遗像,举行追思悼念。我们唯一可以告慰你们的,是在强权和高压面前,你们的亲人没有畏惧,没有退缩。我们为你们也为我们自己维护了做人的尊严,但愿这能让你们的灵魂得到慰藉。
    
    
    天安门母亲
    
    2009.5.17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天安门母亲:在京难属举行“六四”惨案二十周年祭奠(图)
  • 天安门母亲促为平反六四仗义执言
  • 逾百名天安门母亲联署:吁两会破六四禁区
  • 二十周年将至-天安门母亲再发公开信/DW
  • 天安门母亲团体呼吁中共当局承认六四惨案受难者
  • “天安门母亲”呼吁当局打破禁区调查六四
  • “天安门母亲”呼吁“两会”对“六四”进行调查
  • 未名湖畔清冷、寂寞的埃德加·斯诺墓地—“天安门母亲”扫墓纪实 (图)
  • 6朵红玫4朵白玫4支百合:紫阳先生,与天安门母亲同在 (图)
  • 天安门母亲北京聚会/RFA
  • 2009年天安门母亲新春聚会在京举行(图)
  • 八九“六四”影片推出第二集--《天安门母亲》
  • 中国天安门母亲:关于日本关西地区六四人道捐款的声明
  • 天安门母亲 万安公墓祭灵公告(图)
  • 天安门母亲6月3日祭灵公告
  • 天安门母亲网站开张3小时被封杀也是进步
  • “天安门母亲”公布“六四”罹难者死亡地点等分布图示
  • 江棋生: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 天安门母亲网站新闻发布
  • 张轶东:从“天安门母亲”到“汶川母亲”(图)
  • 上海段惠民家人贺“天安门母亲网站”成立
  • 永久的纪念与祭奠——祝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建立/一平
  • 刘晓波: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 89年的一个还是孩子给天安门母亲的信
  • 我不会忘记──给丁子霖女士并请转给天安门母亲/张鹤慈
  • 王怡:不说出来的同情就是不同情——为“天安门母亲”而作之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