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国金证券董事长雷波被调查溯源 王益案黑幕将揭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1日 转载)
    
    来源:时代周报
     5月21日报道/雷波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10天前。5月10日,身为国金证券(600109.SH)董事长的他飞赴成都,参加四川地震灾区周年活动。3天后的5月13日晚,雷在北京突然被带走调查。 (博讯 boxun.com)

    
    “雷波被调查不仅仅因为王益案这么简单”,证监会的一位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说,尽管涌金系的前掌舵人魏东已辞世,但证监会对涌金系的调查一直没有停止,尤其是国金证券借壳上市等内幕交易等。
    
    5月14日,国金证券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雷波因个人原因正接受有关方面调查,公司已由王晋勇代行董事长职责。目前公司员工、客户稳定,各项业务运转正常。
    
    看似简单的公告背后却含义深远,尤其是雷波的特殊身份让人浮想联翩—他曾担任证监会前副主席、国开行副行长王益的秘书,与其同样有王益背景的银河证券原总裁肖时庆,4月28日直接被刑拘,5月13日被河南检方正式批捕。
    
    王益案黑幕,逐渐揭开了冰山一角。
    
    雷波被查
    
    事情似乎并无征兆。5月10日雷波在四川参加活动时,依然卷发,带惯常的茶色眼镜,“他气色很好,心情不错,谈笑风生,态度也很平和。”曾在当日见过雷波的一位四川媒体记者说。
    
    “没想到几天后雷波就被带走,感觉很突然。”仅仅3天之后,5月13日回到北京的雷波突然被带走调查。从当日开始,时代周报记者连续数天拨打其手机,一直是转到秘书台。国金证券董秘刘邦兴的手机虽能接通但一直无人接听,记者所发的短信也从未回复。
    
    “国金证券内部已下了封口令,任何人此时不能接受采访,一切以公告为准。”国金证券的一位内部人士称。
    
    就在雷波被带走调查的当天,5月13日晚,国金证券北京和上海公司的高层,悉数飞抵总部成都,在峨眉山召开紧急会议,差不多到次日凌晨1时才结束,讨论如何稳定客户等事项。
    
    对于雷波现在的境遇,多位证券界人士称“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这或许涉及他在担任王益秘书时包括在涌金系任职期间的旧事。
    
    上述证监会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王益的涉案情况比较复杂,涉及到太平洋证券违规上市、广发证券借壳内幕及国金证券上市隐情等,雷波可能主要牵扯到后者。
    
    5月14日上午,国金证券位于成都市东城根上街59号成证大厦16楼的总部一片沉寂,气氛压抑。“事情比较突然,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国金证券证券事务代表蒋希说自己也很茫然,“当天汇报到四川证监局的也只是公告主要内容。”而在当日,国金证券新的代任董事长王晋勇及董秘刘邦兴都曾出现在公司总部。
    
    雷波是涌金系的重要掌舵者之一。涌金系曾重资介入了湖南两家医药类上市公司—千金药业(600479.SH)和九芝堂(000989.SZ)。对于雷波此次被调查,九芝堂一名前高管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影响应该不会太大。”千金药业董事长朱飞锦也称,涌金系对该公司日常经营没有进行任何干预。但涌金系由于控股九芝堂,人事变动很大,只象征性地留下余克建担任董事长,其余高管全部下课。
    
    “涌金系的专长是资本投资,而对于做实业来说,重要的是产品和市场管理,尤其是人员的合理安排和处置,更需要爱心。”一位九芝堂的高管说。
    
    而国金证券的颓势早有表现。4月21日晚,国金证券公布的2009年一季报(未经审计)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2亿元,同比减少71.87%。这使国金证券成为截至目前首家报出一季度净利润同比负增长的上市券商。
    
     知情人士透露,业内盛传有一份王益等牵出的证监会及金融圈涉案人员名单,雷波应该不是最后一个。这件金融界窝案令决策层震怒,若案件继续追查下去,很可能调查面积将进一步扩大,此前调查主要集中于PE式受贿和证券市场洗钱。
    
    一位证券界高管称,证券市场洗钱常用的方法有:将发行上市时公关给权力者送的原始股在一级半市场售出,并将差价入账;利用“庄家”或上市公司或用研究报告发布利好,资金提前买入,股价上涨后卖出获利;或和场外资金配合高买、低卖、接盘等。几次股票交易能将“黑钱洗白”。
    
    涌金往事
    
    魏东虽已逝,涌金缘未了—雷波已是涌金系中第三位牵涉案件的高管。
    
    今年4月初,时代周报曾报道指出,涌金系一直没有脱离监管层的视线。有关部门和证监会稽查部门在魏东出事前介入,调查工作一直在继续。随着雷波被查,如今得以验证。
    
    雷波是涌金系舵手魏东很重要的一员大将。他曾担任涌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总裁,2006年2月成为涌金系旗下国金证券的董事长。国金证券亦为二线券商,2005年股市低迷时,涌金系通过旗下多家公司控股成都证券,并更名为国金证券,之后成功借壳成都建投。
    
    同年6月,国金证券“幸运且顺利”地成为中国证券市场第一家借壳上市的券商。“涌金系当初操控国金证券上市,有不少违规之处,证监会一直在查”,证券会一位官员透露说。
    
    “国金证券借壳成都建投的操作和程序都是规范的。”雷波在今年3月份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电话采访时曾表示,成都市政府专门组织专家对多家重组方进行评比,国金证券是通过竞标和透明的程序被选拔上的。为了避免滋生内幕交易和造成市场波动,国金证券还建议成都建投应该先停牌再谈重组事宜。
    
    对于国金证券在借壳过程中搞了两次定向增发,雷波解释称,两次增发的重要原因,一是根据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的有关规定,非公开发行的对象应在10个以内。而国金证券在2006年与成都建投签署重大资产置换协议前,国金证券的股东超过10名,一次性置入全部国金证券股权存在实质性的法规障碍。二是按照《证券法》对从事综合性证券业务证券公司注册资本的要求,上市后国金证券注册资本不得低于5亿元,即不低于总股本5亿股,成都建投于资产重组前总股本仅有7098万股,难以实现国金证券一次性置入上市公司后总股本达到5亿股。
    
    雷波表示,分两步走实际上是对涌金不利的—周期长、程序多、不能募集资金。—须先后两次经重组委的审核批准。本来也很想一步走。但当时券商借壳没有先例。只有严格按照常规重组借壳的法律法规和操作方法来规范地进行重组,只能选择两步走方案。
    
    雷波自称与魏东志同道合,知情者称他和魏东的许多部下一样,对魏东“非常崇拜”,曾不止一次称“魏东是我的良师益友”。2008年4月,魏东在家中跳楼自杀,雷波成为涌金系的重要掌舵人之一。他曾多次公开表示,涌金系并未接受调查,魏东之死也与被调查无关。
    
    在雷波看来,魏东“是一个品德高尚的人,十分谦虚谨慎,同时又是热心肠。他的朋友在工作中遇到困难向他求助时从不回绝,总是会耐心地听对方仔细讲述。然后一一指出其中的关键所在。并提出自己的建议。他对待朋友的真诚和热心是当今很少见的”。
    
    在魏东的追悼会上,雷波曾不止一次流下眼泪,对于有记者质疑魏东是否有违规操作,他甚至怒叱记者“胡扯”。雷表示,正因为魏东是一个相当敏感和异常谨慎的人,抗压能力较弱,所以在工作中反复强调八个字“规范运作、守法经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