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国家级信访办设黑监狱访民自危,中共力保60年国庆(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0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在北京如火如荼的访民示威场面,近期突然沉寂。据多位访民星期二对本台透露,当局采用各个击破的战术,见人就抓,而北京有关当局为了维持所谓的社会稳定,已默许黑监狱,其中包括国家级部委信访办也设黑监狱。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今年以来,大陆各地访民为了到北京申冤,进行了各种形式的抗争,包括到中央一级部委示威、撒传单、喷油漆。六四20周年纪念日之后,访民的抗议活动突然沉寂,以往人数最多的北京南站,人群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警车戒备,截访人员任意抓人。访民邹先生星期二告诉记者:“现在情况非常糟糕,抓人用各种手段。去南站了,早晨去的时候,看到有四十多台,五十台地方和北京的警车,访民非常少,因为他们都一个个地抓,一下子拖两个(上车)进去了,一下子又抓几个进去了”。
    
    也在南站的访民马先生说,警察和截访人员采用偷袭的方式抓访民:“人现在都抓走了,好像是当地的和北京警察串通好了,抓完了有的被当地囚走了,有的送马家楼了,把消息封闭得相当天衣无缝,根本看不出来,表面上没有抓,实际上都瞄准好了,现在抓的手段非常策略”。
    
    据了解,北京约六万访民,现在绝大部分已被关押或送往原籍。访民认为,进京上访原本是符合国务院信访条例的合法行为,而今却被关押。邹先生说:“他们感觉到很气愤,无可奈何的感觉,可是他们又想抗争,但抗争的话,因为势力太单薄”。
    
国家级信访办设黑监狱访民自危,中共力保60年国庆(图)

    
    北京南站访民稀少,取而代之的是公安(志愿者提供)
    
    邹先生从许多访民处获悉,黑监狱越来越多,这也是访民减少的原因之一:“北京的黑监狱现在可能上百了,目前北京政府看起来相当支持他们的这种行动,好多人被截进去了,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被要求跪下,其中有一个访民叫郭培贤(音),后来是死在里面,后来给他按了一个什么‘车祸’,他的两个女儿告诉我,她的父亲和母亲一块被扔到黑监狱”。
    
    星期一刚从黑监狱获释的山东临沂访民姜自明告诉记者,他被关在国家级的黑监狱:“我是在规定的国家信访局进行正常上访,在信访办门口给国家信访办截访人员三人,强行把我关到北京市丰台区浩宁宾馆后面,一个黑监狱里,非法居留我八天”。
    
    姜自明向记者介绍了那里的情况:“黑监狱的情况就是有病不给治,打骂人,不允许被关押人员和外边通话,剥夺了所有的人权。”
    
    记者:那个黑监狱是不是山东(在京)设的黑监狱?
    
    姜自明:不是,是北京哪个部委设的。
    
    记者:哦,北京各个部委设定黑监狱啊?
    
    姜自明:对。在里面就说,就说只要不告地方官员、政府,他们把你接回你的居住地,你要是对他犯强(倔强)的时候,拉回居住地,还要拘留半个月,有的判刑一年。
    
    对于当局加大对访民的惩罚,也有分析认为,可能与中共将在10月1日举行的建政六十周年庆典有关。据北京新闻晨报星期二报道,从今天起到6月中旬,首次围绕新中国成立60周年庆祝活动安保举行的大型反恐演习。
    
    “长城6号”反恐怖演习将在山西、河北和内蒙古等环京地区举行。报道说,武警特种警察学院蔡昌军教授称,虽然庆典时间较奥运更短,但由于阅兵等重要活动是在露天而非封闭体育馆举行,因此庆典期间的安保工作将比奥运还严格。
    
    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一建筑物的保安经理表示,当地派出所已经通知他们,一些活跃人士,都要控制。
    
    记者:听说国庆六十周年的安保措施要超过奥运?
    
    保安:对对对。这是他们(公安)内部的事,那个(六四)期间活动的,现在好像都控制了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震惊!莆田在京请“镖局”“修整”上访人
  • 上海陈建芳维权上访 遭到当地政府的毒打(图)
  • 错认“打倒李鹏”,见习警察20年来成上访者
  • 刘正有:自贡警察“6.2”,传唤上访举报人事件(图)
  • 杭州拆迁户北京上访,下跪向路人诉苦情
  • 上访歌及其创作演唱者(图)
  • 曾金燕:《上访》-上访众生相-希望和爱(图)
  • 千余名烟台退休职工集会上访
  • 谁来问责截访、拘留进京上访农民的责任者?
  • 骇人听闻截访令:赴全国人大上访,劳教两年! (图)
  • 拘捕上访者践踏基本公民权
  • 乌鲁木齐新建煤矿书记暴力致残上访人郭淑琴,官官相护不立案
  • 湖北上千名军转干部到省政府上访
  • 5月15日“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省城上访(图)
  •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日本大使馆的上访信
  • 济宁政法委副书记王胜利警告上京访民张胜利:上访劳教,再上访再劳教,永无止境……(图)
  • 怨声载道,上访管用吗?(图)
  • 北京再次发生上访农民集体自杀事件
  • 哈尔滨:康安商贸有限公司资产被变相侵吞,上访代表孙志广及家人遭司法迫害
  • 上访冤民 行政复议申请书 公示(图)
  •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李元福带着骨灰盒找党中央上访
  • 《孩子,今天我去远行动……》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别找记者上访去/杨继斌
  • 沦陷的民生除了上访别无选择
  • 胡荣:农村基层政权退化与农民上访
  • 谁来问责拘留进京上访农民的责任者?/于建嵘
  • 人有病,天知否!?—— 一位教授遗孀从上访到疯人院之路
  • 上访母亲神秘失踪女孩的作文、照片“敏感”了什么被一再被删除?(图)
  • 贺卫方:亮剑上访举报人与司法独立——答《北京周报》问
  • 乌鲁木齐市市委书记:八成上访者是有道理的
  • 致各级领导的上访信
  • 驻京办早该撤了 是上访人员的噩梦/蔡馥敏
  • 名医焦东海:老上访99%以上患有上访综合征——与孙东东商榷
  • 林云海: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被精神病
  • 孙东东老上访也会成了精神病/周国瑾
  • 上访人的神经和国家的权力/BBC
  • 南通上访公民强烈谴责孙东东对访民伤害/唐玉珍
  • 京城上访无路 维权绝对有理/黎家众子女
  • 以司法治理根治“上访者学习班” /姚中秋
  • 上访系统:冰火两重天
  • 甘肃访民闫成虎的上访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