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有才:纪念公开登记注册中国民主党十一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4日 来稿)
    王有才:纪念公开登记注册中国民主党十一周年
    自89民运被镇压后,在中国大陆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极其悲壮的要求民主自由的组党运动。
     在1998年公开登记注册中国民主党之前有二次判刑后比较有名的组党运动以及许多不被外界所知的组党运动。 (博讯 boxun.com)

    第一次比较有名的组党运动在1991年初,"中国自由民主党"悄然诞生了,创始人有胡石根、王国齐、刘京生、高玉祥和王天成、康玉春、安宁(原89北大派往北高联常委)、薛野、孟仲伟等人。有15个人在北京被审判。胡石根20年,康玉春17年,刘京生15年,王国齐11年,王天成、陈卫、陆志刚、张纯珠5年,芮朝怀3年,李全利2年管制,王佩忠、陈青林、邢宏伟、张国 钧、许东岭等被"免予刑事处罚"--实际上他们也已经羁押了2年多。而安宁、孟中伟等人在河南郑州被审判,安宁获刑5年。
    其中胡石根关了16年,去年2008年奥 运结束后才获释。――摘自王天成文章。 
    第二次是贵州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由陈西(又名陈友才)、廖双元、黄燕明、卢永祥、曾宁以及徐国庆、胡康伟、陈宗清、王军、叶华、陶玉平等人参与组建。后来陈西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廖双元以积极参加反革命集团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黄燕明以积极参加反革命集团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总合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卢勇祥以积极参加反革命集团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总合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曾宁以积极参加反革命集团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其余徐国庆、叶华、王全政等人﹐均已另案进行了审判处理.
     
    还有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组党运动。
    
    其中我个人与中国自由民主党的安宁在北大自治会(筹委会)就非常熟悉,我记得他在1989年5月7日至1989年5月19日是北大自治会派往北高联的常委代表。他因中国自由民主党刑满出狱后(大约1998年正月)去他苏州的亲戚家过年,我当时正月初二就到苏州见他。陈卫是北京工业学院(现在的北京理工大学)的学生,我们在秦城监狱与北京师范大学的王智华、中央民族学院的熊文钊、北大广播站站长的周建(只一起关了一夜)、以及我已经忘记了他的学校的林鹏一起关过一小段时间。
    所以组党的危险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清楚的。但是作为人的基本政治权利的结社自由、中国社会迫切需要宪政民主转型以及在中国必须要由政党来推动的多党竞争的政党政治又非常需要二个以上成熟的现代民主政党。如何才能在法律的框架下在中国大陆寻找可能的法律“模糊”空间进行政党的实践是在总结组党的前期经验的基础上的探讨发展以及实践新的组党的可能性。在这个情况下经过许多方面的前期工作才决定于1998年开始酝酿中国民主党的登记注册申请活动。
    
    1998年的组党活动又一次带来了大批中国民主党成员的刑期很长的判刑。其中秦永敏(12年)、吴义龙(11年)要到明年才能出狱。我们需要认真总结经验教训。
    
    显然,在中国大陆的整个宪政民主转型过程中,一个长期活动的不断成长的成熟反对党是非常重要的。中国民主党从1998年的第一波起,经过1999-2002年全国范围内的第二波,2003年到2006年的第三波的许万平12年、杨天水12年,2005-2008年的张建红(6年)、陈树庆(4年)、朱虞夫(7年加二年)、吕耿松(4年)、严正学(3年)、池建伟(3年)的第四波,以及2008年的浙江的王荣清的6年刑期到今年谢长发的被捕上庭。中国民主党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下面是我十周年时写的纪念文章。因为环境条件没有太大变化,我再进行探讨。其中有少许修改。
    
    自1998年6月25日中国大陆公开注册中国民主党以来,十一年时间就要过去了。全国各地有许多参与中国民主党的国内公民,受到了严厉的打压,许多中 国民主党成员被长期关押、劳改、劳教。这些中国民主党的成员和家属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现在国内不仅结社组党形势依然很严峻,一般的异议维权活动也非常困 难。许多中国民主党成员的发展进入地下状态。一方面,一些朋友对这样的做法与中国民主党的“公开、理性、和平、合法”活动四准则是否有矛盾存有疑问,另一 方面,也有一些人对“公开、理性、和平、合法”活动四准则本身存有疑问。许多人提出中国民主党现在海外组织繁多,软弱无力,国内形势严峻,行动困难,看不 到中国民主党的前途和希望。中国民主党不仅没有给中国带来看得到的希望,反而给许多参与中国民主党活动的国内公民带来了痛苦和牺牲。这就带来了一些明显的 问题,中国民主党要不要发展?中国民主党如何发展?中国民主党能否给中国的民主转型带来希望?
    这些问题都是非常复杂的,回答显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我们必须从多个角度来看问题,来思考问题。我个人也有各种各样的思考。希望关心中国民主化和中国民主党的各位在参与中国民运和中国民主党的活动时更要多学习,多思考,多讨论。
    我现在想谈一谈我个人的一些不完整的想法。
    (1)中国民主党的现状与中国民运的现状是相似的,也说明了中国社会民主化现阶段的社会现状。中国的社会变革主要由中国国内的社会环境、状况以及中国国内 社会的各种力量相互作用的结果。89学生民主运动这么大的规模,除了国际社会国际媒体有了充分关注充分报道外,到现在为止也不是没有很多明显的效果吗?
    (2) 而中国必须要经历民主化过程,理想的情况是平稳的宪政民主转型过程,因此无论是中国民运还是中国民主党都需要认真思考,虽然很困难,中国民运和中国民主党还是要探索出发展的路子来。
    (3) 所以,我们一定要思考总结经验和教训。一些中国民主党的同人和朋友已经写了一些经验和教训,这是很有必要的。当然,我们写这方面的思考一定要建立在明显的事实基础上,否则,即使有了比较好的结论,也缺乏说服力。
    (4)中国民主党现在的组织状况与国内中共的严厉镇压有关,与中国民主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一些人物和组织的方式有关,也与我们一开始预期和设计中国民主党 的组织结构有关。当然海外的情况更为复杂。虽然我们首先在美国开始进行了一些努力,但是还是需要时间来看今后的发展。不过,海外组织不是主要的,只要中国 大陆形势稍有变化,中国民主党的发展就会由国内主导了。这个认识是关键的。虽然海外如果能够有比较好的运作的话,也会给中国国内带来很大的影响,但是这些 只能是影响而言,实力来自国内实力的积累。
    (5)中国的民主化在于民间和当局的互动关系,到现在为止,中共一直起到绝对的主导作用。虽然形势有了一些变化,但这种状况还会存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当代 中国的每一次有规模的民主活动都是与中共顶层的权力斗争或者认识分歧有关,民主墙时期的空间是由当时由邓小平主导的“改革派”与由华国锋主导的“凡是派” 的权力斗争有直接关系,当然“改革派”和“凡是派”的认识也有很大分歧,但是中国社会有时人脉比意识形态重要,权力斗争比认识分歧重要。一旦权力斗争结 束,民间空间就有限了,民间更大的激进言论和行动,必然导致空间的减少,民主墙时期是一个初始的例子。
    (6) 89学生民主运动也是如此。由于我当时参与89民主运动比较深,我以后有时间会专门写关于89学生运动的学生组织情况和我所知道的中共高层和军队的情况, 以便有助于更好地理解89学生民主运动的进程和中共专政顽固派有意误导和媒体缺乏了解而导致的大量偏差报道,现在的中共主导的媒体呈现的是与89学生民主 运动的真实状况有很大偏差的。(我90年代在国内写了一些,出国后在2006年也已经写了一些,由于现在没有太多的精力,加上真实的历史本来就非常复杂, 肯定会有不少纷争,所以我暂时没有公开发表,只是在较小范围内传阅,征求核查。但是我们还是要还原历史以真相。所以我支持和希望更多的人能把所知道的事情 写出来。虽然每个人写的都不全面,但资料多了,什么是真的,什么不是真的还是会逐步呈现出来的。另外等待以后中国档案公开。)不过,无论怎么说,中共顶层 的以赵紫阳为主的“深化改革”派与以李鹏为主的“治理整顿”派的权力斗争和认识分歧产生的空间有绝对关系(一开始邓小平和陈云在后面)。我个人事后将他们 说成是“亲民主开明”派和“专政顽固”派。以几个或少数学生的激进的媒体效果为借口在中共顶层权力斗争结束后的镇压,使得中国社会发展产生了一个事实拐 点。现在的呈现主要是中共专政顽固派(通缉令)(包括媒体)决定了谁是学生领袖而不是学生组织运作的真实状况。像我这个理科学生,当时肯定不是学生领袖, 比较当时的杨通学(在1988年出面决定当时的学生自治组织“行动委员会”暂时停止活动。1989年在其他同学到处奔波的时候,杨通学一直被四个警察限制活动)和谢健(从4月底开始就在北大自治会筹备委员会发挥比较大的作用,后来在北大自治会成为很多事情的决策提议者,对推动北高联的变迁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们更像学生领袖。当时北大自治会的主席是杨涛、副主席是常劲和蔡建。从北大派往北高联常委的是(4月29日-5月5日的封从德,5月6日-5月19日的是安宁(后来1992年因为自由民主党和"中华进步同盟"再次被判5年,1998年与另一位1989的来自北京经济学院的北高联常委翟伟民参与河南中国民主党的筹备工作)和邵江(当时以北大自治会副秘书长的名义派往北高联),5月19日-6月份的是杨涛(杨涛因1998年在广东组建中国民主党广东委员会被判4年)。
    (7) 98中国民主党事件也是如此。当时中共高层(不是顶层)因为对我们合法登记注册中国民主党出现认识上的不同,使得中国民主党有了一定的活动空间。导致了中 国民主党的快速发展,中共顶层当时也存在一定的权力斗争和认识差异,但是因为89的原因,中共在一致对外上取得了很长时间的协同,所以一旦中国民主党出现了超 越模糊法律空间的活动。模糊的空间也没有了。本来中共专政顽固派一开始就主张镇压,后来中共专政顽固派完全掌握了镇压的实权。
    (8)法轮功事件也是一样,法轮功能够在中国快速发展跟中共上层甚至顶层的一部分人一开始的支持甚至参与是有绝对关系的。97年初我从中共有关方面就了解 到这方面的情况。法轮功一开始的不介入政治和强身健体是法轮功发展的主要动力。但是中共的信息部门和强力部门一开始就对法轮功有非常多的了解。后来因为中 南海静坐产生的政治效应,使得以江泽民为主导的反“法轮功”派主导了镇压法轮功的绝对权力。法轮功后来出现了与一开始非常不同的策略和方式。到底法轮功的 策略和方式的变化对国内将来有多大的影响力,我们可以继续观察。
    (9) “民间空间”是我们宪政民主转型最重要的概念。中国方兴未艾的维权活动因为关系被侵权民众的直接利益和政治的非敏感性出现了一些空间,但也因为中共权斗的变迁和北京奥运会出现了一些变数。这个需要奥运会之后看发展。但是我还是想说,政治性的民主运动并不比维权运动不重要。
    总的来说,由于1949年后中共对中国大陆绝对统治的现实,特别是1978年后开放政策与中共的绝对权力必然产生的变迁,中共绝对权力一代不如一代的历史 惯例,加之中共顶层的权力斗争产生的空间与民间一开始的温和渐进策略使得中国的民主运动产生了一波又一波的浪潮(第一阶段),同时也是由于中共权力斗争每 个阶段因为民间策略的激进变迁产生的权力斗争的结果反而使得已有的空间受到打压而收缩(第二阶段)。(我可以肯定为什么中国必然会出现第二阶段,以及第二 阶段在今后民间政治组织成熟后的弱化)。中国的民主运动出现了波浪式的徘徊状态。但是中国宪政民主化的方向、中共绝对权力的弱化、中国民间空间的扩大应该 是未来中国发展的动态和主线。我们中国民主党的成员既要有勇气更要有智慧地增大中国民主党的发展空间,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们要扩大第一阶段的效果,减少 第二阶段的负面影响。使得中国民主党的发展走向组织上的成熟。我个人认为中国民主化还有较长的一段时间,中国民主党要成为中国民主化的引导力量需要在观念 上、组织上、实践上有较大突破。不能急功近利。而且要用完全不同的组织方式。
    我个人认为:
    (1) 现阶段由于形势严峻,中国民主党的“地下”发展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这与中国民主党的活动四准则不矛盾。所谓“地下”,也是指朋友关系和同事关系,没有明确的党内注册关系。或者说发展大量的非注册党员。等条件好的时候再公开注册成注册党员。
    (2) 中国民主党的组织由各省独立发展为主,根据中共的“保一方平安”政策在各自省份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公开(注册党员)或所谓“地下”(非注册党员)发展。并且准备推荐、帮助参与三年后的县市级选举。
    (3)中国民主党内逐步建立起超级代表人票,在2012年之前在中国大陆成为中国民主党的注册党员可以在内部竞选(地方性的)超级代表人票(比如五分之 一),这些超级代表人票不能转让。为了对因参与中国民主党而坐牢的党员的民主政治热情的鼓励和支持以及对他们的政治补偿。这些坐牢的中国民主党成员具有非 竞选的超级代表人票。我个人建议(因参加中国民主党而在2013年之前判刑)实际坐牢十年以内的中国民主党成员获得一张非竞选的(全国性的)超级代表人 票,坐牢十年以上(包括十年)获得二张超级代表人票,坐牢二十年以上(包括二十年)的获得三张超级代表人票。(显然,在1998年之前组建中国民主党的贵 州党员和其他地方的中国民主党成员按同样的方式计票。对于在2013年之前因组建其他自治政治组织而坐牢而后参与中国民主党的成员以同样的方式获得超级代 表人票。) 1张以上(不含1张)的超级代表人票可以转让。超级代表人票是在将来中国地方或全国性选举时中国民主党内推举竞选地方和/或全国候选人时的部分代表人票 (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对于在中国民主党发展过程中起了很大作用并且一直为中国民主党发展做出贡献但没有坐牢的中国民主党活动家如王东海先生、林辉先生 等人必须给予他们1张超级代表人票以鼓励支持中国民主党发展的(理性、温和而坚定)另一方面重要而积极的发展实践。林辉先生是1970年后出生的,具有实 际的年龄优势,将是中国民主党中第一批因没有坐牢(希望林辉今后更要保持这样的方式而避免坐牢)而个人持有的超级代表人票。其他大多数代表人票在选举年由 支持中国民主党的中国公众(包括中国民主党注册党员和非注册党员)投票产生。
    (4) 用三到四年时间重新启动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筹备组建,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一开始的主要功能是帮助协调各个地方委员会开展竞选各个地方和/或全国的中国民主党的推举竞选出来相关候选人以及参与并监督以后中国的所有的各个省级或者全国性的选举。
    (5)一旦中国有了全国性直选,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主要功能就是在选举年协调各省层次中国民主党党内候选人的竞选的时序安排和例行安排等。在选举年筹 备搭建中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并交给由竞选产生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候选人(团队)来完成中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并帮助参与中国的全国性政治领导 人的直选。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还有按法律条例为中国民主党筹款、市场推广和沟通治理中国民主党层次内的政治伦理事务。
    中国民主党建立和发展所选择的方式是中国大陆数千年历史上所没有的,它的“公开、理性、和平(非暴力)、合法”也是中国大陆以前历史上所没有的,我 们不仅要在中国民主党内逐步建立起公开、公平、有利、有效的规则体系,我们还要在中国的宪政民主转型过程中起到引导性甚至领导性的作用。说得简单一些,只 要中国民主党在中国合法公开发展了,中国就应该具有民主的社会状态了,因为中国民主党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民主性的政党。它的功能是推举中国民主党的地方性 和/或全国性候选人,由候选人团队推出各自的政策主张供中国公民投票支持,一旦中国民主党所推举的候选人被中国公众多数投票支持,他的团队就获得地方/ 或全国的执政权或参政权,我们中国民主党要帮助党内竞选获胜的候选人推动他(她)的团队的政策主张经过或参与国会批准成为法律,主要通过实施法律和一些授 权的政策促使中国的自由、发展、进步和繁荣。
    祝愿中国民主党在下一个十年完成在中国大陆的合法化并参与各个层次的党内、党外竞选,并取得部分地方层次的执政权。
    
    中国民主党协调服务平台
    中国宪政民主转型战略研究提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民主党人启靖生活陷入困境图片(补)(图)
  • 杭州民主党人士戚惠民病危急需医疗费救助(图)
  • 重庆中国民主党人启靖昨日出狱(图)
  • 广西桂林民主党员李志友先生今天被“公安”带走
  • 民主党人谢长发案开庭 破例允湖南异见人士旁听/RFA
  • 湖南民主党成员谢长发“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一审开庭
  • 民主党湖南成员谢长发将于四月28开庭
  • 浙江民主党创始人朱虞夫刑满出狱 戏称回家探亲
  • 朱虞夫刑满获释 多位浙江民主党成员仍遭关押
  • 中国民主党浙江成员朱虞夫4月18刑满出狱
  • 岳福洪走访民主党派工商联和有关人民团体
  • 对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和捐款朋友的感谢信
  • 民主党浙江委员会召集人王荣清病势加重
  • 加国新民主党与华人联欢 党魁着唐装(图)
  • 小熊:深圳民主党派上书反对组建“城管警察”
  • 访谈两次被关精神病院的武汉民主党成员江汉生
  • 民主党派拟提案:农民可生二胎阻碍城乡一体化进程
  • 朱廓亮:广东民主党派亮剑反汪洋
  • 中国民主党旧金山中领馆前抗议抓捕异议人士(图)
  • 天津民主党人士吕洪来已经失踪24小时
  • 是谁逼使一位民主党派人士、耳鼻喉专家走上自杀之路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中华爱国民主党: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征集意见稿)
  • 欧洲议会选举 假左派社会民主党遭唾弃/安那琪
  • 欧洲社会民主党还有出路吗/罗伯特•泰勒
  • 欧洲中国民主党联合举办纪念(六四)二十周年公告
  • 中国民主党人全体海内、外人士强烈要求昭雪“六、四”事件
  • 旧金山中国民主党集会纪念“六四”20周年(图)
  • 中国公民没有义务养8大民主党派、人民团体
  • 张国红:中国民主党为胡明君、杨森募捐启事
  • 大陆中国民主党人坚韧不拔的抗争/廖双元
  • 舟至洋:从七君子到刘晓波,中国民主党人风雨兼程八十年
  • 说明:吕洪来从来不是中国民主党人/高洪明
  • 讲文化的共和党与讲政治的民主党/薛涌
  • 请胡锦涛学习慈禧太后,大赦杨佳/比藉华人 忻俭忠 中国民主党党员〉
  • 中国民主党美西总部主席刘吉祥在六四协会敦促中国改善人权会上的发言(图)
  • 郭泉:中国的基督教民主运动和中国基督教民主党(CCDP)/民主先声273
  • 中国民主党主办的中国民主奖获奖感言/陶君
  •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祝贺台湾2008民主大选的胜利
  • 王有才:新阶段中国民主党的发展方式
  • 民主党初选的逻辑问题/沈旭晖
  • 记中国民主党人的杰出代表-吕耿松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