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西传销再曝光:传销人员在政府网站叫板中国经济周刊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9日 转载)
    
    6月22日,本刊第24期封面故事《南宁地下“纯资本运作”卧底调查》(下称《卧底调查》)发表的当天,即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在新浪等各大新闻门户网站,该文都占据着显要的位置,点击浏览量近亿次,并由此引发网友跟帖达数万条。同时,据不完全统计,北京晚报、三秦都市报、黑龙江晨报、海口晚报、北方新报等50余家报纸也对该文进行了转载。
     (博讯 boxun.com)

    众多读者也给本刊来电来信,表达对传销的深恶痛绝之情,还有读者向本刊讲述了自己或家人、朋友被传销所害的经历。读者们都表示,希望国家和有关部门下大力气对传销进行严厉打击和彻底整治。
    
    “请救救我的父母”
    
    6月24日,青海读者杨旭(化名)先是给《中国经济周刊》打来电话,称自己的父母因痴迷传销,目前身陷广西桂林,希望本刊协助他对父母进行“营救”。随后,该读者又发来电子邮件,详细讲述了父母被骗深陷传销网络的经过。(见右)
    
    杨旭在电话里对记者表示,家庭目前的现状一度令他产生了厌世情绪,“我感到绝望,我不知道明天会是个什么样子,你们帮帮我吧!”电话里,杨旭情绪激动,一度失声。
    
    “万众声讨”的传销
    
    《卧底调查》发表的一周时间里,众多网友在各大门户网站跟帖,表达对传销的感叹之情。记者登录新浪等网站,通过梳理发现,数以万条的网友评论,大致可以分为4种类型:
    
    声讨:在网上评论中,“声讨传销”无疑是绝对的主流声音。一些网友表示,“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而传销这一毒瘤却难以彻底根除,实属不应该”,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和当地政府下大力气对传销进行彻底的整治和打击。
    
    震惊:不少网友对报道中讲述的传销内幕表示震惊,甚至不相信这是真的。震惊之余,有网友也暗自庆幸,幸亏看到了这篇报道,不然也许下一个上当受骗的就是自己或者家人。
    
    控诉:这类跟帖占的比率仅次于“声讨型”,一些网友讲述自己曾一度受传销人员蛊惑,而深陷泥潭,后来终于解脱的经历;有的网友则控诉传销对家人或朋友的伤害:因为传销,多年好友反目成仇、相爱的恋人分道扬镳等等不胜枚举。
    
    辩护:也有零星的留言对地下“纯资本运作”的“合法性”进行辩护。有人称自己或朋友在广西做“资本”挣了大钱,“网友不要偏听记者的报道,负面报道只是国家的‘宏观调控’”、“‘聪明人’一定要来广西加入资本运作的行列”但这样的声音瞬间就会淹没在无数网友的痛斥和批判声中。
    
    传销人员“叫板”政府
    
    6月25日,记者登录广西北海市政府网站,在“政务咨询”栏目,竟然发现了一个自称“徐斌”的人,以传销者身份,公然向政府叫板。
    
    据了解,2008年,广西各级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传销犯罪案件567起。今年1月至5月,广西工商部门立案查处传销案件93件。目前,由广西区工商局与公安厅在全区联合开展的夏季严打传销行动也正在进行中。
    
    本刊将进一步关注事态的发展。
    
    一封来自“纯资本运作”受害家庭的求助信
    
    一个月前,我参加单位组织的旅游路过桂林时,导游问我们,桂林最有名的除了山水还有什么,我们当时整车的人都回答不上来,导游说到:是“传销”。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在想:我当是什么呢!一副事不关已的心态。当时的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一个月后,我的家庭就因为这个似乎离我很遥远的“传销”而闹到几乎无法收拾的地步。
    
    起因
    
    我的父母亲60多岁,都是退休干部。母亲在去广西之前一直是做的直销。去广西也是被直销的同行叫去,说那边市场很好,忙不过来,需要她过去帮忙。
    
    觉察
    
    刚去没几天,母亲就让在家的父亲往那边打三万元钱,我马上就感觉不对,但她以直销为借口,我们也说不出什么。又过了两天,打电话说想回来,但三万元的直销产品没有推销完,让我父亲也过去帮忙。当时家里正好有些事情,我们着急让他们回来,就答应父亲过去帮忙。可过去没两天,父亲也开口向我们借钱,我坐不住了,给他们打电话询问情况,但他们闪烁其辞,说是投资一个旅游项目,这时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传销”。但他们死活也不承认,还对我的质问十分反感,让我不要多管闲事。我怎么也想不到,一直很本份、实在的父母亲在短短十来天的时间里变成了完全另外一个人!
    
    印证
    
    我在互联网里按他们所描述的事情去搜索,结果印证了我们的猜测,他们已经被传销组织给洗脑了!我压着第二次借来的一万多元不给他们时,母亲在电话里对我破口大骂,还声称不再认我这个儿子!但没有钱是不行的,于是父亲被留在那里,母亲回来做我们的工作,并用各种办法逼着我们把钱给他们。
    
    这并不算完,他们又开始逼我去桂林,说作为儿子应该知道父母亲在那里在做什么,我到处宣扬他们在做传销,败坏他们名声,要我过去看明情况,还他们清白,又说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好,等等。为此我在电话里与父亲又吵翻了。这次,父亲又说出了那句让人心碎的话:如果不过去就当没有生过我这个儿子!
    
    我在其他亲人的支持下,采取了拖延的“战术”。以单位现在面临拆分,不能离开为由,暂时稳住了他们的情绪。当晚,焦躁的父亲在电话里终于对我讲了实话,说他们在做“资本运作”的项目,投入38000,两年回报可高达1040万元!听着电话里原本不善言谈的父亲头头是道地给我讲这个事情,我的心沉到了底!
    
    通完电话,母亲又带着她从桂林带回来所谓的“丁耀华院士”报告,给我分析这个行业时,我发现这个组织比以往的传销组织更具有欺骗性、蛊惑性!而且对于所有负面报道都说成是“国家为保护这个行业不至于太热而采取的有意的措施”!我们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母亲刚回来时对我们从网上收集的各种资料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实在是狡猾之极!为了稳住他们,我们只能装作认同并答应他们一起做这件事情,心里却暗暗叫苦:我该怎么办呢?
    
    求助
    
    情急之下,我给电视台打电话反映这个情况,希望能以他们的影响力,来揭开这个惊天大骗局。同时我通过“中国反传销协会”得到了解决问题的一个办法:由协会派志愿者去现场对父母亲做“反洗脑”劝说,把他们从这条路上拉回来。也正是这个时候我从网上看到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于6月22日发表的深度调查报告!于是也就有了这封求助信。
    
    我想说,我代表我的家人,代表广大深受传销之害的老百姓向记者冒着巨大危险,深入现场调查取证,还世人一个真相的职业操守表示最崇高的敬意,也要向卧底记者和《中国经济周刊》表示感谢,感谢你们给我们了一线希望,因为我们相信只要像周刊这样的记者更多地去报道这件事,从而引起更广泛的社会关注,相信总会有一天,国家会彻底铲除这个危害国家、危害人民、危害和谐社会建设的毒瘤。
    
    致礼!
    
    青海西宁 杨旭
    
    2009-6-24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温总理,加入广西传销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