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贵州省贞丰县抗美老兵房屋竟招强拆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叫林国富,系贵州省贞丰县珉谷镇菜园村村民,是援越抗美、援老抗美的退伍老战士。1973年退伍后,入赘菜园村与吴桂英结婚成家。当时吴桂家居住的是三间草房,结婚后,我和吴桂英于1979年将老房子改建成三间瓦房,1982年在瓦房后面又修建了两间砖混平房。瓦房、平房、猪圈、院坝及周围菜地共面积 385.2平方米。
     (博讯 boxun.com)

    2006年贞丰县政府规划新建南环路街道,要征收我居住的房屋及所属面积的土地,只给我43120元的补偿费及2000元的搬迁费,在塔山划拨给予两间安置宅基地,面积120平方米,与我家原房屋用地的面积相差较大,而且要交纳40000多元的配套费,再无法重建房屋,我不同意,就没在征收协议上签字。2008年,县政府为了强征我的房屋及土地,,就指使房管局找借口,以我的房屋无房产证,属违法建筑为由诉至法院,企图强拆我的房屋,强占我的住宅用地。我的瓦房是解放前的老房子改修的,平房是1982年修建的,那时还没有制定颁布房地产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也没有成立房地产管理部门(房管局),怎么会有房屋产权证呢?后来也没有谁通知我家补办房屋产权证。我的房屋所有权是历史形成的,是不可剥夺的,可是,县法院受到县政府指使,不公正执法,按房管局的意图进行庭审,审判人员更说我的房屋是违法的,要拆除我的房屋,建议房管局给我划拨四间宅基地,房管局出庭的副局长也表示同意,但要划拨在塔山村,我要求将给予的安置宅基划拨在菜园村范围内,因为我的土地和户口是在菜园村,所以,我在法庭上表示不接受搬迁到塔山村,后来我一直没接到过法院的判决书。
    
    2009年6月11 日,县政府张贴出强制执行拆迁公告,6月24日,贞丰县党委书记郭玉海、副书记李正权、县政府县长余越前、县长刘德义、县人大常委主任余光权、公安局长贺春秀、法院院长蒋正华、检察院检察长等到现场督阵,出动公、检、法三家人员助威,招募一帮社会闲杂人员换装迷彩服当刽子手,强行搬出我家里的财物,开挖土机挖平我的两栋房屋。临拆房时我根据宪法及法律的相关条款向副县长刘德义据理力争,指出县政府强行征收不用于公益设施的土地,强拆民房是违法的,刘德义说:“你就是能把宪法倒背出来,都是没用的”,法院院长获正华接过去说:“你说错,我们就错到底”。这些头头们是如此的狂妄,真是无法无天。在拆房过程中,他们发现有人拍照,就冲上去打人、抓人,并铐去关押起来,受害人质问法院的:“照像犯什么法,为什么抓人?”法院院长蒋正华说:“县政府叫我们干的,我们不听也不行”,到底是权大还是法大,是法治还是人治,他们在肆意遭踏国家的法制建设。
    
    我的房屋距县政府新建规划的南环路街道的人行道边沿尚有5米远,不属于公共设施占用的面积,不应该按征收处理。县政府征收我的房屋及用地面积,不是用来建公益设施,而用来高价变卖,他们给我4万多元的补偿金,可将土地拍卖几十万元,他们是在抢农民的土地来谋取暴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条规定,只有用于公共利益才能征收征用土地,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买卖土地,第三十九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县政府强征我的住宅用地来拍卖,强拆我的房屋,完全是违反宪法的行为。
    
    “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要求党和政府代表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科学发展观”要求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而贞丰县党委政府,他们只是口号敷衍,实质上是代表有钱人、老板、官府的利益,他们下设一个城市建设投资公司,就是一个官僚公司,称“金城公司”,政府利用权力,大片大片地强征土地,交付给这个公司拍卖给有钱人、开发商,从中收利,增收财政,充实小金库,以供他们吃喝玩乐,中饱私囊。他们不根据实际需要扩大市政建设,是为了突出政绩,搞形象工程,以便升官发财,他们代表的不是人民群众的利益,完全是代表老板资本家及他们一帮官僚的利益。县政府指使公、检、法强拆民房,是搞资产阶级的法西斯专政,是与人民为敌,破坏党和群众的血肉联系,损害党和国家的形象,破坏社会和谐,是一群党和人民的败类。
    
    我的房屋被非法拆毁,在有理无处讲,有冤无处伸的境况下,只好求助社会舆论的支持,希望贞丰县政府及其投资金城公司能知错改错,归还强占我的住宅用地,恢复我的房屋,赔偿给我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总之要给我生存的出路。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四川资阳强拆,7旬老人被打住院
  • 太原出动军警进行强拆:视频来了(图)
  • 上海强拆:浦东第一镇的痛心思念
  • 陕西靖边围剿强拆民房 ,房东已被公安带走!(图)
  • 上海强拆:2分钟将200多年的文物古宅夷为平地/詹氏(图)
  • 广州新电视塔南广场首次强拆(图)
  • 太原出动军警进行强拆:与土匪抢夺有何区别?(图)
  • 受双重迫害的老人陈渭湘:“反革命”遭遇强拆(图)
  • 北海市强拆:政府与群众冲突一触发(图)
  • 廊坊市五大街北外街东头房子夜晚强拆(图)
  • 辽宁沈阳市一区政府强拆民房被法院判定违法
  • 杭州江干区大批新楼遭强拆,户主被烧死(视频)(图)
  • 湖北武昌出动400余人强拆 村民提刀威胁副区长(图)
  • 山东沂水姚店子镇发生强拆民房事件
  • 江苏盐城官商勾结强拆一教会建筑
  • 遭遇强拆 上海侨眷致函区长要求强制复原/姜林江(图)
  • 武汉花楼街新建住宅售价高达18800元 黑社会强拆一户可得3000元
  • 山东官方教会组织领袖勾结宗教局官员强行接管强拆教堂遭信徒全力抵制(图)
  • 山东官方教会组织领袖勾结宗教局官员强行接管强拆教堂遭信徒全力抵制(图)
  • 强拆逼上绝路——求救信/江苏昆山初三学生陈嘉琦
  • 世界佛教论坛召开 无锡强拆户被限制人身自由
  • 家园面临强拆,访民有家难回
  • 四川大竹县城强拆风波纪实 多名平民无故被抓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再次被上海高检愚弄
  • 杭州九旬老人单耀坤被迫参加强拆听证会(图)
  • 石家庄:合法的房产,土地证房产证齐全被强拆 家破人亡(图)
  • 野蛮强拆玩起了猫和老鼠的拖延游戏!
  • 屡遭强拆迫迁,成都民营企业家倾家荡产无家可归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保定热电厂张慕春控诉强拆
  • 原国民党起义人员陈祖荣的房子被强拆
  • 保定电厂强拆百户职工住房谋暴利利用暴力非法手段致使职工流离失所(图)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图)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一个正在抗击非典的医生她的住房正面临强拆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800年历史的古村落遭强拆:广州郭朗共和国土地上的悲惨世界/妙觉慈智
  • 中国的农民有没说理的地方?天津宝坻区政府无任何手续强拆民宅
  • 武汉顺天泰开发商借防火整改为名 行强拆民房之实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顾秀琴不服二院判决提起申诉
  •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法院行政判决提起上诉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张龙其被上海检察院违法提起公诉/上海维权
  • 一次强拆:三条人命╱詹荣妹
  • 田宝成、张翠平遭强拆,夫妻上访维权均遭迫害
  •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区土地管理局行政裁决提起诉讼
  • 何小成:地方政府强拆了我的商店,还要打击上访
  • 2008中国北京奥运、上海强拆/上海维权
  • 邵薇娅:强拆民房为哪般?!记新港镇违法拆迁事实真相
  • 许正清:遭强拆 请问胡锦涛主席 我“家”在何方?/上海维权
  • 无锡市滨湖区区长陆志坚大力推行暴力强拆
  • 南京白下区为强拆用尽卑鄙手段
  • 上海九年强拆迁户许正清给胡锦涛总书记的第二封信/上海维权
  • 强征强拆,施暴政自敲丧钟/老哈
  • 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伟华
  • 殴打记者 强拆民房 罪证如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