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住房被官商联手强抢维权者朱黎斌致社会各界控告信(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5日 转载)
    
    上海住房被官商联手强抢维权者朱黎斌致社会各界控告信
    朱黎斌胸部受伤照
    上海住房被官商联手强抢维权者朱黎斌致社会各界控告信


    朱黎斌:家属报失-公安案件接报回执单
    上海住房被官商联手强抢维权者朱黎斌致社会各界控告信


    朱黎斌伤情-豫园病历
    上海住房被官商联手强抢维权者朱黎斌致社会各界控告信


    朱黎斌被非法拘禁时手机被损坏
    上海住房被官商联手强抢维权者朱黎斌致社会各界控告信


     朱黎斌被非法拘禁时手表被损坏
    
    
    
    来源:参与 作者:朱黎斌
    
    街道雇工铁拳“执法” 抓捕“毒贩”秘藏旅馆\上海朱黎斌
    
    
    本人朱黎斌,原住上海市闸北区西藏北路74弄15号(市中心),与妻子陆惠育有二个儿女。因下岗失业,我自足自力,开快递店维持全家四口人生活,虽不富足,但家庭温馨、儿女活泼,其乐融融。然03年动迁,原本以为生活、住房会有好的改善,但非但没享受到国家政策的阳光,反带给我全家灾难性的厄运,失去家园、工作,还成为官方制裁的“敌人”。
    
    
    一、强抢民宅不受制裁,合法上访履遭关押。
    
    
    2002年我家被列为地铁8号线动迁范围,2003年1月动迁组骗我签动迁协议22.8万时,讲明不包括在册户口人侄女朱淑娜,但协议签定后(该协议完全不符法律规定,属无效协议),动迁组改称此对我家四口人都极低、还无营业补偿款的价位,包含侄女单独12余万元份额的动迁款,并在我家提出抗议、问题未解决、动迁款分文未给情况下,于2003年3月18日下午,我去学校接孩子、妻子外出买菜,家中无人时,将房屋拆除,所有财产都被洗劫一空,还导致我家损失另购二间房屋的2万元定金。我为此走上艰难的依法维权之路,从此成为闸北区政府的眼中钉。
    
    
    2004年3月,我在查得此基地拆迁许可证违法情况下,向法院提起诉讼。而被告方提供的应诉材料,非但进一步证实了此基地许可证违法的事实,还证明了:一、我家居住地非本就违法的许可证标示拆迁范围;二、此基地拆迁专项资金、安置房源竟与该区另一拆迁地块中山北路地铁站完全相同,明显造假;……等等,但法院仍然奉旨枉法判决,难怪有政法背景撑腰的“草包”被告,会毫无顾忌地提供出证明自己违法的证据了。
    
    
    2003年至今,中央、上海市府口口言称要关注民生、解决民困、化解矛盾、打击犯罪、严惩贪恶官吏,我每每坚信并傻傻企盼。但即便按政府所言是“安置”“矛盾”的解决对象,陷于绝境的我也未得到过一分钱补偿、安置,更勿谈赔偿了。我一家四口只能打地铺挤住在借来的极小房屋中,生活困苦、艰难。
    
    
    如同上海其它各区、街道,北站街道也以维稳费诱惑困难的访民放弃“节点”期间进京告状,以保“政绩”。但对不肯交易、只要讨还公道的我,却连基本帮困费都不予解决,还雇佣流氓与公安联手以非法截访、监控、拘留、私设黑牢关押、虐殴、抄身……等各种超黑社会暴力手段进行打压,无所不用之极。公道没有讨到,领教的是官儿们更为恣意、酷厉的权力鞭打。
    
    
    2005年3月4日,我到国家信访局接待室上访,被上海驻京办截持,5日回到上海,即被北站街道押到长兴岛软禁。3月7日下午,警察到软禁地骗我:闸北公安分局副局长要与你谈谈。但到派出所后,无任何人找我谈话,23:00时左右,被直接押到闸北区看守所,至第二天提审时,才知是“涉嫌扰乱国家机关办公秩序”被刑事拘留。被关31天后,05年4月6日以“情节轻微,不予追究”释放。
    
    
    2006年6月2日下午,我在北京大栅栏第一旅馆被上海驻京办抓住,6月3日回到上海,在火车站即被戴上手铐,直接押进闸北区看守所时,与第一次刑拘时相同:无任何手续与罪名,但看到一张网上追捕逃犯的通缉令。6月4日才得知是“寻衅滋事”刑拘,理由是4月5日到八宝山烈士公墓祭典。被关36天后,2006年7月9日借口“检察院不批捕”理由转“取保候审”,我与家属均拒绝签字。07年7月5日解除该所谓的“取保候审”时,竟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转行政拘留10天,期限折抵。此拘留证是2007年7月11日寄出,我于8月10日才收到。
    
    
    上述二次刑拘的违法性质,只要稍有正常思维的人都能作出判定,已无须我在此文中再加以论述。然令我更加惊恐的是,闸北区北站街道推陈出新、出类拨萃的制冤手段,2009年5月,他们竟然指令无任何执法权的雇工在大庭广众下以“贩毒”名义将我抓捕、羁押。
    
    
    二、街道雇工铁拳“执法”,抓捕“毒贩”秘藏旅馆。
    
    
    2009年5月27日上午7:20时左右(国民党主席到南京访问前夕),我送12岁女儿到临近南京西路的格致初中上学,刚想骑电动车回家再送10岁儿子上学,突然冲上来3个闸北区北站街道社保员(街道雇佣的失业人员)拖住我,称“你是贩毒的,跟我们走。”我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工作证和传唤证,他们说:“侬去告好了”,众目睽睽下,以抓毒贩为名强行将我拗拖往停在新世界商厦后门的沪B-63737白色依维柯面包车,车上还有另外3个街道综治办的人,配合底下人抓拖我,我挣扎不从,一个穿黑色老头衫的社保工用头猛撞我胸部,将我撞进车内,我当即胸肋剧痛、闷气、身体发软,且手表带被拉断。他们将我揿在车座上,抄去手机、公交卡等所有物品,押到松江区渔夫农庄(叶新公路5598号),由5个街道社保员看管,不允许出大门。对胸肋疼痛、无法动弹的我提出的看伤要求,街道信访科长赵岳刚断然拒绝,只提供了二张风湿膏。
    
    
    我苦求他们通知妻子并送儿子上学,但驾驶员小李子只将电话打给我家的邻居,并只让邻居转告我妻子陆惠送孩子上学,未告知我的去向等任何其它事宜。
    
    
    妻子陆惠接到此莫名其妙的转达后,打我手机不通,焦急中多方联系都不得我下落,当晚向借住地所属的南京东路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和北站街道始终未告知我已因“贩毒”被抓捕或其它任何情况,妻子与二个孩子天天在惴惴不安中慌恐度日,直至6月5日上午我被放回家中,妻子才得知这一切情况,悲愤交加。
    
    
    我因伤情耽误治疗,至今胸肋疼痛,不能正常喘气、上楼等。释放后,我就“贩毒”和伤病到街道抗议,赵岳刚完全回避“贩毒”之说,却无中生有地讲我与看管人员拗手劲,伤痛是装的,并无耻地让我“去告好了”。我愤怒指责,街道才分批给我500元看伤,并总算将2008年12月软禁我时抄去的价值1750余元的诺基亚手机也一并归还(之前,我多次讨要,街道都耍赖不还),但手机已被损坏无法使用,北站街道以“以后再说”置之不理。
    
    
    但“以后”等着我的又将是怎样更为恐怖的罪名、更为严酷的制裁呢?面对将黑恶手段可恣意运用地如此得心应手的专制官权,我显然已不敢再心存任何侥幸与幻想。
    
    
    更令我痛心疾首的是,也是受害者的再就业人员毫无愧疚、狐假虎威的助虐暴行。巴金先生“文革不仅仅是四人帮的事,每个人不仅是受害者也是参与者,是推波助澜者,是有责任的。”何时才能警醒世人、唤醒民众!
    
    
    三、强烈呼吁铲除真正的“毒犯”,还社会洁净安宁。
    
    
    哲人说:一个国家里,政府的品质总是影响并成为该民族性格品质的模型;一个残暴邪恶的政府会使人民变得残暴邪恶。故只有本身已毒性缠身的政府,其治下的臣民才会多多少少沾染毒气,并有意、无意中成为制毒、贩毒的使者。而当下的中国,令人更为可怕的是远超于冰毒毒性的腐败之毒、人性迷丧之毒,且其泛滥与传播威力的巨大,足以毁灭中华民族的浩然魂气。
    
    
    通常只有吸、贩毒者或者是专业的缉毒者,才会具备一眼识毒者的基本功能。现普通的社保工们无需证据却可慧眼识“贩毒”并铁拳“执法”,除了再度显示上海现政权援用文革时期全民“内斗”手段不同凡响的功底,也反证了这个城市本身恶腐毒品泛滥程度的严重化、普及化。
    
    
    诸多事实证明:外表光鲜、里子肮脏并早被各种沦丧腐毒吞啮的所谓“公仆们”,才是真正吸食、制、售消蚀人性、败亡民族之毒品的罪人!
    
    
    但掩盖罪恶是贪腐官员的本能,故对于抗拒当局制售腐败毒品的清醒“臣”民,在以“扰乱”、“寻衅滋事”等名目收拾无效、反激弹更多民智、民怨情况下,本身毒性缠身的为政者反诬其为“精神病”或一根筋的“另类”中毒者,阿Q般地控责是中了敌对势力的“毒”,并妄图要将传播反腐毒源者根治殆尽,为之不惜执政成本,任意安装罪名,光天化日下大规模的将屡经整治仍不思悔改的依法维权者收治监牢。
    
    
    而随心所欲的发挥如同吸毒者幻听的制政手段和类似贩毒者无所不用之极的滥政工具,则充分展示了上海当局浑身上下被毒疮浸淫、糜烂的恐怖。
    
    
    虽频遭打压,但多年的维权学习和磨难早已唤醒原本木呐、愚善的我们,社会的清洁要靠全人类的共同维护与努力,民生、民权决非天上掉下,必靠人们的争取,法西斯暴行是全人类的共耻和共愤。为此,尽管我不知自己在这条棘荆丛生的维权道路上还要走多久,走多远?上海政府究竟打算帮贪恶官员赖账、折腾我到什么时候才回归违法必究、侵权必赔的法律之路?我终将继续依法抗争,直到权利回归!
    
    
    再次疾呼社会各界良知人士,为了中华民族的安危,为了下一代的健康,为了法治社会的真正实现,请伸出你们的正义之手、博爱之手、洁净之手,帮助我们共同抵御、遏制、清除发生在当今中华大地上的所有丑陋恶行!
    
    朱黎斌 2009年7月10日
    
    
    联系地址:上海市黄浦区南京西路479弄11号(借住地) 邮编:200003 电话:15202138929
    
    
    附:一、2009年5月27日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南京东路派出所案件接报回执单;
    
     二、朱黎斌受伤照片——6月5日被释放后去医院就医后拍
    
     三、被街道强制羁押抄去并损坏的手机、手表。
    
     四、医院诊断病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