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近期封杀博客很频繁 (图)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3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昝爱宗:近期封杀博客很频繁

    
    来源:参与 作者:昝爱宗
    
    8月12日,我决定检验一下新浪博客的开放度,注册了一个博客,名字就是“昝爱宗抵制新浪封杀的博客”(http://profile.blog.sina.com.cn/u/1636476927,http://blog.sina.com.cn/zanaizong),结果只存在一天,到8月13日便已关闭,没有原因,也没有解释。
    
    这个博客上的七篇文章也都是一些公开刊物《青年记者》、《光明观察》等上刊登的文章转载,不知此次封杀是对人不对事,还是对事不对人?此前,我的另一个生存了多年的新浪博客http://profile.blog.sina.com.cn/u/1410310777也无法打开,首页上我的名字被删除,改名为“封杀用户”。
    
    无独有偶,新浪如此,另一商业门户网站搜狐也赶上趟了,几乎在同时关闭我的两个博客http://zazzaz.blog.sohu.com/,http://zaz1zaz1.blog.sohu.com/,本来以为搜狐人文思想浓厚一点,但也没有例外,不事先通知,不解释,不道歉。
    
    我还看到“大哭一场、签上我名”的<08宪章>签名人、上海姑娘唐小昭(波斯小昭)的几个搜狐博客,也先后被封杀。
    
    新浪、搜狐本来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但为了封杀说真话的用户,它们的一招一式都一模一样,它们走到一起,成为最好的朋友。
    
    我的另一个21cn新闻网的博客,http://profile.blog.sina.com.cn/zanaizong,近期也几乎成了半关闭,虽然还保留一些文章,但这两日已确定无法发出一个字,就连“今日无语”这样的字也一一被遮蔽,博客页面上无法显示。
    
    网易也不够开放,网易博客文章下侧的留言板,我无法实名留言,敏感词过滤非常厉害。至于敏感词过滤,最近“公盟”和“许志永”成为新的敏感词。
    
    我看到北京公盟律师滕彪介绍,他8月12日多次尝试在他自己的新浪博客上,发表有关许志永文字内容的文章,但均被删去,最后他只好尝试张贴一张许志永的照片,结果成功通过。
    
    滕彪说,在遇到敏感案件时通过一切办法封锁消息是当局一贯的做法。北大教授贺卫方的新浪博客首页居然显示“暂无文章”,只有打开具体栏目才浏览到文章,这也是最近才注意到的变化,有可能是新浪有意减低贺卫方先生博客的热度或影响力。
    
    著名艺术家、民间调查人士艾未未的新浪博客也频频被关闭,未关闭前其调查地震豆腐渣工程的博文也惨遭一一删除。贺卫方先生的最近一篇博客文章介绍了新疆封网的情况说:在新疆石河子,自7月6日凌晨开始,网络就完全封闭。手机也失去许多功效,例如短信无法发送,也接受不了。
    
    遗憾的是,电信运营商根本不告诉对方发送失败,让发送短信者以为是收到了却不回复,愈发加剧了惦念。赶上接下来又打不通电话,疑惑更多。其实,电信公司完全可以向发件人回复一则格式化的短信:因为新疆的特殊原因,您的短信无法送达。可是,这些官家企业就是不做,令人无可奈何。据说因为某些人利用网络相互联络,为了让他们难以得逞,于是把全部网络都关闭了。
    
    不是过滤,删除博客,封杀用户,就是关网,可全中国、全世界的网,你们都能关吗?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敦促温家宝关注安徽访民李蕊蕊被强奸案
  • 阅兵背后的秘密交易 /昝爱宗
  • 昝爱宗:公盟走投无路,但天无绝人之路
  • 昝爱宗:开放总编金钟先生谓香港“中国良心”(图)
  • 蔡楚:昝爱宗七一赴港被拦在杭州机场(图)
  • 昝爱宗:压根就没实现信仰自由
  • 昝爱宗:请抵制公交车超载--致成都市民公开信
  • 昝爱宗:六月一日和派出所警察对话
  • 昝爱宗:南方周末“救救我,我是张书记”不是假新闻
  • 昝爱宗:带病提拔的杭州副市长许迈永
  • 昝爱宗:支持王怡《写给温家宝总理的福音单张》
  • 昝爱宗:龙律师为公义而诉
  • 昝爱宗:三年来,我三次被禁出境
  • 杭州边防出尔反尔不让昝爱宗出境
  • 昝爱宗:十年老友张宏海
  • 昝爱宗:温家宝批示后,英山县书记照样被提为副市长
  • 昝爱宗:没有投过反对票的代表算什么代表?
  • 昝爱宗:紧急建议恢复中断20年的新闻法立法工作-致2009年全国人大会议及其常委会主席团
  • 昝爱宗:家宝,我的问题被新华网“贪污”了—兼写给温家宝先生和新华网编辑
  • 昝爱宗:有血有肉的当关注张明选的安危
  • 昝爱宗:为刘晓波的自由而祈祷
  • 昝爱宗:言论自由是生,又是死;是开始,又是结束
  • 昝爱宗:成都警察和复活节
  • 新青年四君子之一:十年老友张宏海/昝爱宗
  • 昝爱宗:在中国开博客,难啊!
  • 难道低俗网站一夜之间就冒了出来?/昝爱宗
  • 温家宝避重就轻学德宗 /昝爱宗
  • 昝爱宗:“两会”在即: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请求释放刘晓波
  • 昝爱宗先生关于杭州警方讯问的声明
  • 北京新闻办败在法天下手里/昝爱宗
  • 跑“部”前进:今年地方纷纷折腾“拜年”/昝爱宗
  • 昝爱宗 :浙江教育学院老师初亮讲民主被剥夺教权十年‏
  • 新闻总署新建楼堂馆所太奢侈/昝爱宗
  • 零八年中國新闻自由状况回顾/昝爱宗
  • 昝爱宗:梦见刘晓波老师
  • 问候遭排挤的报人江艺平/昝爱宗
  • 昝爱宗:治记者封口费该用什么药?
  • 昝爱宗:杀了杨佳,并不能证明法律胜了
  • 中共最大难题:人民内部矛盾不用人民币解决 /昝爱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