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打黑局长涉黑调查:照江湖规矩走 不按法律办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5日 转载)
    
    来源:新华网
     他曾是一个公安系统的破案能手,一个举止张扬的公安局长,一个江湖气颇重的刑侦大哥,这些侧面让重庆涉黑的司法局长文强显得越发扑朔迷离 (博讯 boxun.com)

    
    2009年8月7日早晨,从北京飞往重庆的国航CA1419航班,在不经意间执行了一次特殊任务。据飞行员事后记述,“登机后乘务长就被告知,飞机上有特殊旅客。但当时只透露说是7个警察跟踪1个嫌犯。”
    
    飞机于9点38分在重庆江北机场落地,10分钟后靠桥开门。一名重庆本地记者隔着驾驶舱玻璃,用相机拍下了令他吃惊的一幕:两辆商务车夹着一辆警用防暴车,停在离飞机约20米处。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在一群便衣警察的簇拥下被带上中间的防暴车。此前一天,他还在北京参加全国司法厅局级会议。而押解他的便衣之中,其中一位就是素有“打黑英雄”之称的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在准备上车前,面对记者的拍照,文强摆出了自己标志性的动作:双手交叠放在胸口,看起来跟之前他视察和调研时的新闻照片没什么不同。
    
    “据中共重庆市纪委有关负责人证实,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牵涉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7日23点26分,这条官方消息由华龙网发布。
    
    但在20个小时前,就有网友在天涯社区的重庆论坛发帖说:“今日凌晨2点半,市委决定,因涉黑问题,对市司法局局长文强进行双规。”
    
    网友发布的“权威消息”被一些重庆市民过早采信了。8月7日,一位重庆市民在渝北区黄泥磅黄龙路重庆市公安局所在地,看见地上散落着好多类似传单的纸张,上面写着:“庆祝重庆黑老大文强被抓!”而重庆的一些街巷里也响起鞭炮声。
    
    这无疑是重庆最近掀起的“打黑风暴”中一个关键节点,之前曾在网络上担心“这次扫黑会不会只是走个过场”的重庆人开始确信,“是动真格的了”。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获悉,截至8月19日,重庆市已有众多警察接受调查。如果仅从数量上看,这并不能说明此次打黑风暴有什么特殊----2007年,重庆市委政法委书记刘光磊曾对媒体透露:直辖10年以来,重庆已经有近1000名违法、违纪民警被处理。
    
    这一切,也许只是个开始。
    
    被捕原因之一:赌场“保护伞”
    
    “文强的案子在查,但现在为止谁都还不清楚。”该案一位核心知情者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表示,“抓文强,肯定是做了大量工作、掌握了一些证据,目前还没有形成证据链。”
    
    而据《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了解,文强被捕至少和2000年的“白云湖案”有关。
    
    1999年下半年,重庆著名的“黑老大”王渝男等8位股东合资,在璧山县白云湖度假村开设“百家乐”地下赌场。为寻庇护,他们先后“搞定”了赌场所在的青杠镇派出所所长冉勇、治安总队副总队长龙蜀渝、一科科长陈渝、总队特业科科长汪德泉,直至治安总队总队长李虹。
    
    2000年10月2日,白云湖赌场被查,却在短短半个月之后就重新开放。6天后,赌场再次被便服潜入的警察查抄,一个叫张荣彪的马仔为了保护码房,隔着门板向警察开枪,猎枪的子弹穿过门板从左肩胛骨射入民警王诵伦体内,随即散开成20多块弹片,王诵伦当场身亡。
    
    当时被上级指派负责查这个案子的李虹,私下让人毁掉了账本和通讯录。一位参与此案诉讼的司法界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回忆说,“当时我看卷宗的时候就注意到,王渝男他们开设赌场期间,每天都从码房拿出4万块钱进行‘活动’,但由于账本被毁,后来法院也没法追查这笔钱的去向。”
    
    这个案子的结果是,其余4名涉案民警都被判刑,只有李虹的名字未见于判决书。但他后来却因“虚开发票”的罪名被判了6年。李虹出狱后的去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听到两种说法,一说在江北区开茶馆,一说在沙坪坝区开饭馆。
    
    知情人透露,李虹是由文强一手提拔起来的,担任治安总队总队长之前,负责打黑的刑警总队一支队任队长。而据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的说法,白云湖赌场在第一次被查时,被扣了很多现金和80多辆车,当时打招呼要求放人和退还赃款赃物的,正是文强。
     调任司法局
    
    文强今年54岁,前公安一级警监。据熟悉他的人描述,这位司法局前局长身高约1.65米,身材偏胖,腰上常喜欢系一条LV品牌的皮带,这条皮带也由此不时出现在新闻照片中。尽管皮带造型的时尚感与他的西裤看起来并不协调,但他似乎并不以为意。
    
    这也符合曾经提拔过文强的老领导、重庆市政协原主席张文彬对他的印象:“在市里与文强的工作接触很少,后来偶有接触,从文强的言谈间感觉他有些自傲,甚至是放肆。”张文彬与文强原来都在巴县(今重庆市巴南区)工作,先后被调进市里。
    
    张文彬最后一次见到文强大概是一年前,那时,文刚从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调任司法局局长不久。两人参加同一个会议,张问文忙不忙,文答,晚上没有在公安局时那么紧张,但白天还是很忙的。
    
    但这个职务的调动对文强的影响,很可能比他自己感受到的更为深远。2008年6月25日,重庆市公安局宣布人事任免的决定,从辽宁锦州调来的“打黑英雄”王立军接任了文强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职务,文的新去处是重庆市司法局。
    
    重庆知名律师韩德云分析,作为正厅局级侦察员,文强调任司法局局长属于平调,他虽由此从“二把手”变成了“一把手”,却离开了公安局这个业务部门。新去处司法局,在职权范围上主要处理司法领域里的一些行政性事务。而最为关键的是,调动让文离开了自己经营多年的公安系统。事后回溯,这被不少热衷于摆龙门阵的市民认为是“要动文强的信号”。
    
    类似的传言在重庆并不鲜见。一位当地媒体记者6月就曾听到这样的风声,他试探性地给文强打电话。电话那头,文强的答复体现出一种建立在自信基础上的幽默感:“我也听说我被双规了。”
    
    韩德云则用“直率”来形容他所接触到的文强,“他不是那种会拿着报告念的人,不喜欢讲官话。重庆市规定干部在公开的会议上讲普通话,但文强在开会时却说重庆话,这在重庆的厅级干部里很少见。”曾任巴县县委书记的李兵也评价文强,“敢于发表自己的意见”, “说话直,有些人会认为他说话很冲”。
    
    江湖义气
    
    但 “一般人很难接近”的文强的另一面是,在公安局内部,一些跟他相熟的警官并不以职务相称,而是亲热地称他“强哥”。一位对文强有所了解的“社会人士”称他很讲义气,喜欢照江湖规矩走,不按法律办事。在任副局长时,公安局的管理比较松散,“只要你能把事情办成,怎么做他不管”。而遇到警匪对峙的场面,他会在枪林弹雨中亲临前线指挥,不是那种躲在后面的人。
    
    “有的同志问我,文强是你选上来的,他平时来不来你这边,我说,不来。”张文彬叹了口气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文强过去在巴县很规矩的,到了市里以后,说话也开始不拘小节,不时口带脏话。
    
    一位前警察回忆,90年代的时候,重庆黑老大王平的女儿过生日,文强很高调地公开亮相,“他穿着一身黑,开着名车,带着几名警察做保镖,大摇大摆地就去了”。不久,王平因涉黑被通缉。
    
    没有人知道文强是否了解这份张扬究竟意味着什么,但这确实曾给他带来麻烦。一个未经证实的说法是,2005年,曾有人拿着文强与王平的合影威胁他,公安系统也曾找他谈过话,文强的答复是,以“要培养特勤”为由,把自己“择”出去了。
    
    一位在重庆商界混迹多年、被传与诸多“黑老大”打过交道的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描述:这种江湖义气的形成与巴蜀地区的地域文化有很大关系。那里流传着久远的“袍哥”文化,源出诗经“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之意。就是兄弟之间“讲豪侠、重义气、急人之急”,甚至可以到“汗衫大伙穿,婆娘大伙睡”的所谓袍哥义气。而这位前打黑英雄的落马,不能说与这种“江湖义气”毫无关系。
    
    9年之前,文强曾经是显赫一时的打黑英雄。在他的指挥下,“中国第一刑案”要犯张君伏法。在1994年至2000年,长达7年的时间里,张君在渝、湘、鄂、桂屡屡杀人越货,却丝毫没有给公安局机关留下侦破线索。
     而文强在此期间,与张君整整打了6年的交道。
    
    直至2000年9月1日,以张君为首的暴力犯罪团伙在湖南省常德市持枪抢劫运钞车,枪杀7人,致伤5人,制造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死伤人数最多的暴力抢劫特大案件。案发后,渝、湘、鄂三地警方联手,最终在重庆,张君折在了文强手里。
    
    在这场耗时6年、耗资1000万的持久战中,不应忽略包括文强在内的指挥者的作用,据重庆市公安局《抓捕悍匪张君的日日夜夜》一文记载:“在整个侦破过程中,重庆警方排查了流动人口150多万人,调查访问了11790户,与13510名群众见面,调查了6263名出租车驾驶员,清理治安复杂场所1700余处,比对指纹380万枚。”协调指挥如此大规模的一场抓捕,对文强的意志和能力显然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此前,文强手底下也办过几个过硬的大案。1992年,重庆警匪枪战;1994年中国第一盗案;重庆的抢劫运钞车案⋯⋯他破获的若干案件被公安部记一等功。
    
    当地一位资深记者认为,文强还有爱表演的一面。这位记者提及让文强扬名立万的抓捕张君现场的一个细节,“张君明明已经倒在地上,被干警控制住了,他还冲上去朝着张君的脸踩了一脚,当时有摄像机对着他。”
    
    37岁的副局长
    
    关于文强过往的辉煌战绩,媒体的报道集中于1992年重庆警匪枪战、1994年中国第一盗案和抢劫运钞车案。但据《重庆法制报》的一位老记者回忆,1987年,在重庆底下的一个区县,出了重庆自建国以来比较大的一个案子,当时公安部一天3个电话来催,重庆市调动了1000多名民警,跨云贵川三省追捕逃犯,这个案子是在文强的领导下破获,《法制日报》为此作了两个整版的宣传报道,在重庆市影响非常大。这也是他能够升调到市局的一个比较大的资本。
    
    张文彬说,自己之所以选择提拔文强,有两个原因,一是当时中央提倡“干部年轻化”,更关键的原因在于,文强的业务能力和思想作风在同年龄段的干部里表现最为突出。据张介绍,1972年参加工作的文强是从泸州公安学校毕业的,毕业后被分配到巴县公安局秘书股,刚进来时是普通工作员。人年轻、聪明,对工作肯钻研,工作上有成绩,很快升到了科级干部。后来,县里选拔年轻干部,政法口选的是他。
    
    凭借在1982年起的全国严打斗争中的抢眼表现,文强进入了时任巴县县委书记的张文彬的视野。当时文强是严打工作班子的成员之一,作为县委书记,张文彬经常听取汇报,在此过程中发现了文强并对其有所了解。但在重庆市公安局一位原副局长的眼里,文强的工作能力并没有那么出色,“19世纪70年代末有一回在涪陵出差,他把枪给丢了,还是我们给帮着作的检查”。
    
    1983年,巴县搞机构改革,组建新班子,恰逢县委分管政法口的常委到成都学习两年,文强就接替了他的职务,得以跻身县委常委,此时,他连县公安局副局长都不是。1985年左右,年仅30岁的文强升任巴县委副书记。
    
    1991年,重庆市公安局负责人看中文强,想调他来市里,开始提出建议让他升任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局长,但当时的巴县县委主要领导认为这个职务安排太低,“我们巴县出来的干部,没这么安排的”。隔了一段时间,到了1992年,市公安局提出,文强不到区分局了,直接提为市局副局长,至此,37岁的文强完成了其仕途的第二次飞跃,正式成为重庆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
    
    1997年重庆直辖,文强一路顺风顺水地升任市公安局副局长。2000年11月,提任正厅局级侦察员。2003年任局党委副书记,直至2008年调任司法局。
    
    8月14日,重庆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周波称,“文强因严重违纪已被双规,充分证明了市委市政府打黑除恶的决心,不管背景有多深,关系有多复杂,经济实力有多大,只要侵害了党和人民的利益都将一查到底,绝不手软。”
    
    这种“拉网式全天候的密集打击”,不仅震慑涉黑团伙,对于公安队伍中的违法违纪者也同样有效。此前,公安系统内部盛传,“有问题一定要去自首,不要等组织来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在民族、种族冲突背后:被掩盖的政治失败和社会破产
  • 深圳访民赵国莉请求党中央正直领导和社会各界人士声援民主人士黄琦
  • 专家:中国愤青的产生和社会作用
  •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日前公布了《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该办法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 清官好见狗难吆—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离案见闻
  • “2008年公共事件和社会思潮”主题座谈会纪要
  • 公民监政:深圳腐败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行政不作为
  • 胡紫薇、央视和社会管治危机
  • 致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的公开信
  • 甘南州劳教管委会涉嫌诬陷党和社会主义/前门村夫
  • 拉美左翼、民主和社会问题/尹显文
  • 新型社会公众股份制和社会共同所有制医改建议方案/夏绍春
  • 陈赫:贫富悬殊和社会不安定
  • 大宗师:从老百姓花钱习惯看经济和社会发展问题
  • 巴西--在民主和自由的框架下寻求经济和社会的最高程度的发展
  • 斯蒂格利茨:向“左”转,以实现可持续增长和社会正义
  • 暴力和社会转形--我为什么不支持暴力运动/张鹤慈
  • 原上海市杨浦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退休干部(复员退伍军人)程志刚:动迁一幕!
  • 院长刘永佶:民主政治和社会主义必然会再度兴起
  • 刘国凯、王绍光、茉莉谈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 刘晓波: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
  • 管仲陷阱——解读中国历史和社会的钥匙
  • 建立法律秩序 创建共和社会/南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