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我是一个被监控“关怀”的右派老人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蒋文扬
    
     昨天(8月26日)下午,突然有人敲我的门,开门一看,原来是一位素不相识的中年男子奉命前来对我表示“关怀”,他单刀直入:“居委会叫我来看你在不在家?”我想,我在不在家与居委会有何相干?他们为何不来?为防不法之徒上门敲诈勒索,我请他通报姓名,出示证件,均被拒绝,我只好请他把“居委会叫我来看你在不在家?”这句话写下来,签个字,以便记录在案,证明他并未虚此一行。可是这位仁兄死个舅子不干,他既不写,又不签,我对这位来历不明私闯民宅的陌生人极为警惕,只有紧紧拉住他请他签名,逼其就范。双方正僵持不下,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自称是派出所的王警官,亲自登门拜访,“关怀“我这个老右派,我正在笑脸相迎,又出现了一位来自110的防暴警察,据他说,也是前来”关怀“我的生活。顷刻之间居然先后来了三位政府官员”关怀“一个75岁的老右派,实在令我受宠若惊。可是不久,我便疑窦丛生。这种”关怀“实在令人毛骨悚然。为防不测,我连忙声明:”我是一名遵纪守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享有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和联合国宪章规定的基本人权。如果你们认为我有违法行为,必须依法办事,出示传讯,逮捕,判决的法律文书和相关证件。如果你们是来“关怀”我,我正患严重颈椎病,需住院开刀治疗,干脆请派出所把“人情”做到底,送我去医院为我免费治疗。治好后随你们去派出所,要管吃管住,长期养老……”话还未说完,两位警察面面相觑,支支吾吾,不作正面回应,一边由110来的防暴警察陪我聊天,一边由派出所来的王警官悄悄放走了那个来历不明的中年男人。不久,二人便起身告辞。于是,我又和两位警官亲切握手,笑脸相送,双方态度极为友好热情。 (博讯 boxun.com)

    
     送走二位不速之客,陷于一片迷茫,至今仍一头雾水。公安部门为何要监控“关 怀”一个75岁的右派老人?说穿了无非是因为我们曾要求党中央发还被拖欠了二十多年的血汗工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为此,我们给党中央,全国人大写了不少信,均石沉大海,渺无音讯。至今不仅未能得到善意的回应,反而招来颇具戏剧性的监控“关怀”。这大概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了。“欠债还钱”这一古老的法则在当今中国已扭曲变形。
    
     我希望“执政为民”的人民政府各级官员,不要被讨债的右派老人吓得惊慌失措,我们决不可能“颠覆国家政权”。要求政府补发工资,于理于法都是正当的,该补你们就痛痛快快地补,不该补也要说个理由,正式给个答复。现在,共产党已是执政党,做事应该光明磊落。不要偷偷摸摸,搞些为人不齿的小动作,派些公安警察上门软硬兼施呵哄吓诈。如此低劣的“执政为民”恰恰暴露了官员们理论政策素质太差。如此猥琐的执政方法,只能证明其政治智商之低下。
    
     亲爱的执政党,你们为什么不学习一下胡耀邦同志的处事精神:只要是冤假错案,不管是哪一级领导定的,都要实事求是地把它纠正过来。这才是政治家的风度,也是赢得民心的上策。
    
    
     75岁右派老人:蒋文扬
    
     2009年8月27日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石坪桥九杨兴村8幢13单元4-4
    
     电话: 023-68108800 邮编:400051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至今未获改正的“右派”林希翎近况/RFA张敏
  • 王书瑶:北大物理系右派分子名录—附数学系部分右派名单
  • 燕遯符:无用与无用之用-也谈”右派”索赔
  • 一辈子没安宁:成都右派老人黄绍甫的呼吁(视频)
  • 重庆299名“右派”受害者及其家属子女共同联名再上书中共六大机构要求赔偿
  • 四川成都28位右派老人强烈要求中共发还工资(图)
  • 《08宪章》风波急,中共重发《划右派标准》有文章
  • 《五七右派列传》冲破障碍出版了(图)
  • 四川老右派声援因调查地震真相而被捕的黄琦和刘绍坤先生
  • 50年代的右派及其子女拟在美国隔海起诉中国政府,可能扩大至在美强制拆迁人员
  • 视频:四川右派女儿上访30年一件事情也没解决
  • 我们要求:政治上彻底平反右派 经济上适当补偿
  • 重庆226名右派给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蒋文扬
  • 全国千名右派老人,坚决要求中共发还被扣工资
  • 浩然手上有百多个右派作家致江青的效忠信
  • 成都右派提出集体申诉
  • 四川省近二十名老右派,正式具状控告原反右主管单位
  • 当年北大八位右派学生致函胡锦涛主席讨个公道
  • 南京"扫黄办"主任尤荣喜扣押老"右派"强剑衷3千册《历史大趋势》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 严家伟:“原右派人员”给人们的“温馨提示”
  • 格丘山: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图)
  • 左派应如何对待介入邓玉娇事件的右派/程意弘
  • 漫谈左右派、官民派与爱国者之间的关系/曹久强
  • 牟传珩: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右派人生—— 写在清明的追思
  • 蒋绥民:右派抗争与官方打压
  • 黄佶:中国左派和右派——请摆脱偏执和幼稚
  • 宪章签署人茅于轼: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 十六岁右派李曰垓现在的声音
  • 中国政治大格局:左派、右派与当权派
  • 左派与右派的区别/安锦
  • 茅于轼: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 李锐:毛泽东发动反右派斗争绝非偶然 (图)
  • 缅怀右派分子家父,反右维权任重道远 /俞梅荪
  • 地震真是震出左右派的真实功力/何必
  • 左派和右派,中国特色的“一奶同胞”/周新京
  • 我最怕右派中那些已经成为野兽的人----中国能不能走回头路?/田忠国
  • 杰西·拉纳:谁害怕哈耶克?——右派英雄的明显真理和神秘错误
  • 黄河清:敬致右派老师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