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铜梁县癌症村里的环保志愿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0日 转载)
    
    癌症村
     (博讯 boxun.com)

     王修凤带着本刊记者走访现场的时候,与她邻县的丁远洋正躺在重庆新桥医院的病床上等待骨髓移植。本来应该坐在教室迎接中考的这位15岁男生,在2009年初被诊断为急性淋巴白血病。
    
     丁远洋是大足县雍溪镇人,镇上有一家名为“红蝶”的碳酸锶企业,他所在的中学离厂房不到100米。
    
     2月19日,丁远洋在铜梁县医院被查出肝大脾大,随后在重庆市儿童医院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白血病。
    
     肝大脾大在当地居民中很普遍。和其他居民一样,丁远洋的父亲丁永建把儿子患病的原因指向了红蝶公司。
    
     6月12日,丁永建和当地村民带着30多本环保宣传册,来到雍溪镇街道上发放,很快当地公安人员过来干涉,将丁永建等人以“扰乱社会秩序”的名义抓了起来。
    
     随后几天,丁永建在看守所里度过,并称遭到殴打。在被关押一周后,他答应出去后“不对外讲工厂有污染”,得以“取保候审”。他准备给儿子进行骨髓移植,却因为被打后身体多处淤肿,被医生拒绝。
    
     比肝大脾大更严重的是,在红蝶公司周边的乡村,丁永建的邻居中得肺癌、肝癌等疾病的例子屡见不鲜。
    
     2009年5月底,由重庆环保组织“绿色志愿者联合会”召集,20多名志愿者来到雍溪镇调查。“绿联会”总干事向春提供的调查结果显示,该镇仅有250人的红星街区四组,近5年来先后有19人患肝癌、肺癌等,癌症发病率高达8%,甚至有的一家三口都因患癌去世。
    
     事实上,“癌症村”的说法在当地由来已久,不仅是雍溪镇,在同样有着碳酸锶厂的铜梁县的很多乡镇,都存在类似问题。
    
     王修凤在她所在的铜梁县旧县镇做过调查。她说,旧县镇大屋村常年在家的450人中,近年来病故的癌症患者有24人,更多的人是肝大、脾大、肺气肿,“谁知会不会转成癌症。”
    
    重化工企业遍地开花
    
     “不仅鱼死了,废气吹过废水流过的区域,树也死了,村民家的牲口很多都死了。”今年68岁的“绿联会”会长吴登明,这样描述碳酸锶厂周边的情景。
    
     环保志愿者余剑锋也记得,他在2002年第一次前往铜梁、大足调查,“有个退休职工每晚要喝三两白酒,醉了才能睡着,不然气味太难闻了。”
    
     据雍溪镇的村民志愿者唐旭汉介绍,在红蝶雍溪工厂附近有5所学校,学生身上长红疹相当普遍。
    
     碳酸锶是生产显像管、手机显示屏等的主要材料。重庆渝西地区因盛产用于生产碳酸锶的天青石矿,企业遍布。尤其是在1995年红蝶公司投产以后,碳酸锶企业在铜梁、大足等县境内遍地开花。
    
     铜梁县环保局综合科副科长张忠杰向本刊记者介绍,2003年对全县碳酸锶企业关停并转之后,依然保留了11家。
    
     6月27日,在雍溪镇的红蝶工厂内,副厂长陆飞说,红蝶在全国同行业内规模位居前列,产品销售占据国内市场的56%、国际市场的30%以上。
    
     天青石矿冶炼过程中产生的“三废”富含硫化物,属于重化工污染。据吴登明透露,红蝶公司原本是山东青岛的企业,但因对当地污染严重,在环保压力下,转移到了渝西地区。
    
     对于渝西山区的县城而言,碳酸锶企业的利税诱惑实在太大。铜梁县环保局提供的材料显示,2003年,该县境内的碳酸锶企业实现产值3.18亿元,占该县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产值的12%。
    
    地方政府态度暧昧
    
     在1996年之前,骆礼全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养鱼专业户。在他的带动下,琼江、浦江流域的村民纷纷开始养鱼,该地区一度还被确定为重庆市的菜篮子工程基地。
    
     “当年省市领导都来我的渔场参观指导过。”骆礼全介绍,家业最盛的时候,最大的船有36米长,价值20多万元,还买了快艇、开了水上餐厅。
    
     “百万富翁”骆礼全的命运在1996年被改变。1994年5月,铜梁红蝶锶业有限公司开始试生产,1995年通过竣工验收,当时年产碳酸锶2万吨。也就在第二年6月,骆礼全的渔场开始出现大面积的死鱼,一年后再次大规模死亡,“两次一共死了10万多斤”。
    
     骆礼全把死鱼的原由归结到了红蝶公司。据他介绍,红蝶公司的废渣至今依然在江边堆积如山,有毒废水直接排入江中。据铜梁县环监站在该厂排污口的检测数据,硫化物高达9毫克/升,而国家渔业水质标准仅为0.2毫克/升。
    
     但红蝶公司坚决否认与骆礼全的死鱼、丁远洋的白血病以及癌症村有因果关系,该公司党委书记郑军对本刊记者表示,红蝶公司的环保技术在同行业属于“最先进水平”。
    
     副厂长陆飞也表示,村民之所以意见大,主要是嫌建厂时的征地补偿太低,对不能招进工厂上班也心存不满。
    
     吴登明也认为,碳酸锶污染主要涉及呼吸道、消化道疾病,丁远洋的白血病与此无关。
    
     陆飞称,他们公司在本地招用员工高达80%,每月工资1200多元。但这一说法被当地村民坚决否认。王修凤称,红蝶公司都是从外地招人,并且两三年一换,因为“隔两三年就会得病”。
    
     对于村民与企业的争议,当地政府态度暧昧。
    
     骆礼全称,最初企业每次偷排污水时,村民都会打电话举报,但并无回音。他说,环保局在检测工厂附近学校的空气质量时,检测仪器竟然放在大树下,“村民想去拍照,他们才收走”,并且“检测报告从来不公布”。
    
     在两次死鱼后,骆礼全不再相信当地环保部门公布的检测数据,自己出钱请来第三方机构。也就是从此时起,当地村民和环保志愿者开始自行收集企业污染的资料。
    
     在铜梁县土桥镇村民卢福良的家里,本刊记者见到了他最近六七年来拍摄的上百张照片,整齐地粘在废报纸上。
    
     “绿联会”的专职志愿者也是在此背景下开始了对当地村民的援助和指导。
    
    赤脚律师
    
     骆礼全曾数十次前往重庆、北京等地上访,因此,他一度成了当地的重点“关注”对象。
    
     受“绿联会”的环保教育影响,他想通过法律诉讼来维护自身权益。这个连小学二年级都没有毕业的渔民,年届50开始自学法律。他不仅为自己的案子出庭辩护,也志愿代理了周边邻居因碳酸锶污染而提起的各种诉讼。
    
     也就是从2004年开始,骆礼全很少再去上访,他的身影开始频繁出现在法庭上。
    
     在同为环保志愿者的陈道平律师看来,骆礼全在环保诉讼方面比很多律师都专业,“他的证据意识比较强,知道什么样的条件举什么证。”
    
     这也让骆礼全迅速取得了铜梁、大足等地村民的信任。而骆礼全从不收取委托代理费。
    
     此外,也有重庆本地律师向本刊记者透露,渝西地区的碳酸锶污染案件,不少属于行政诉讼,对这类“民告官”案件,当地律师事务所一般都很慎重。
    
     骆礼全作为公民代理人,并不受此约束,很多涉及碳酸锶污染的“民告官”案件都找到他。最近四五年,他先后起诉过碳酸锶厂矿、铜梁县的各级政府部门,甚至还把官司打到北京,起诉国家环保总局,要求其就某一法规条文作出解释。但打输的占多数。骆礼全说:“到2008年一共打输了7个行政诉讼案件。”
    
     这中间最有名的是,5个年纪最高为80岁的铜梁老太,因碳酸锶废水污染起诉铜梁县环保局讨要知情权,要求公布污水检测数据,“老太每人出了12元才凑足了诉讼费,让我做代理人。”这一案件曾在山城重庆引起轰动。
    
    经常遭遇殴打恐吓
    
     “绿联会”全称是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成立于1995年,挂靠在重庆市环保局。今年已经68岁的吴登明,早在1998年就曾因举报长江防护林盲目砍伐而闻名,但为渝西地区碳酸锶污染问题奔走,却耗费了“绿联会”和吴登明更多的精力。
    
     除了当地的严重污染状况,吴登明印象深刻的还有村民的无助。“我第一次去调查,一个村100多名老百姓跪在村口迎接我。”
    
     吴登明和“绿联会”在地方政府、企业和百姓三方中充当调停人。让他引以为豪的一个事例是,2007年5月,铜梁某碳酸锶厂周边两个村因举报环境污染长期得不到解决,900多名村民聚集起来,堵矿不让生产,当地政府部门出动300多名警察和工作人员进行调解,但依然爆发了肢体冲突,致使8名村民受伤。
    
     事发当天,获知消息的吴登明给市政府值班室打电话,在重庆市政府的过问下,事件很快平息。之后,在“绿联会”的协调下,铜梁县政府、环保局、当地镇政府、企业负责人和村民代表面对面坐下来协商。“能让三方坐下来、不动武,就是很大的胜利。”
    
     然而,这样的成就感并不多见,更多的时候,志愿者遭遇的是殴打和恐吓。
    
     “打我的人有企业的,也有镇干部,还有很多说不清来历。”吴登明说。
    
    志愿者面临尴尬
    
     何雪是重庆市二十九中的中学生志愿者,抵达雍溪的第一天,村民就说:“你们又来了?来了很多次什么用都没有。”
    
     这让年仅15岁的少女很委屈。但何雪不知道,村民每次接受志愿者、记者的采访后,都会遭遇到当地政府的压力。
    
     就在本刊记者抵达雍溪的前几天,雍溪镇召开全镇党员大会。与会的“癌症村”红星社区老党员何世新向本刊记者介绍,镇党委书记嘱咐他:“那些来调查的人都是骗钱的,不要理他们。”还威胁他说如果向外散布“癌症村”的消息,要开除党籍。
    
     本刊记者为此向雍溪镇政府求证,值班的工作人员却说领导不在,“不清楚”。
    
    余剑锋每次深入当地调查,都会面对基层官员的盘问。“问我是谁派你来的,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过,经过长达近8年的接力抗争,环保志愿者的工作终于在2008年渐出效果。
    
     这年3月,和“绿联会”保持长期合作的中华环保联合会再次来到渝西。向春亲自带着来人去了大足的龙水、铜梁的华兴两个镇调查,对碳酸锶厂的“三废”污染取样检测。
    
     这一次,依然遭遇了干涉。向春回忆说,当时县镇两级政府派车跟踪。两个月后,中华环保联合会偕同北京的几家媒体再次来到渝西,调查结果的矛头直指重庆环保局,直言其袒护早已经造成污染的碳酸锶企业。
    
     环保组织的调查和媒体的报道迅即引发关注,高层领导批示,调查组很快成立。重庆市环保局在历史上第一次下达对铜梁等地实施环境保护“区域限批”的通知,所有碳酸锶企业停业整顿,直至今年5月解禁。
    
     解禁后,重庆市环保局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说除了铜梁一家、大足两家碳酸锶厂之外,渝西地区所有污染厂矿都已关闭。
    
     曾造成骆礼全养鱼大面积死亡的红蝶公司安居工厂正是在其时关闭。但质疑“彻底关闭”的声音始终不绝。2008年12月,骆礼全、王修凤曾在两县境内调查,发现至少有7家企业无视整改命令,还在生产。
    
     铜梁县环保局向本刊记者表示,境内只有位于华兴镇的“重庆庆龙精细锶盐化工有限公司”在生产。至于志愿者所举报的其他依然开工的企业,污染控制科科长林祥称它们用的是菱锶矿,不会产生工业废水,也不对空气造成危害。
    
     志愿者们的持续努力,也让“绿联会”的主管单位重庆市环保局颇受触动。6月24日上午,重庆市环保局一副局长率领多位处长,来到只有三名专职人员的“绿联会”。向春告诉本刊记者,这位副局长要求“绿联会”以后工作要多汇报,多跟局里通气。
    《瞭望东方周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环保部官员:未来或将征收机动车污染防治税
  • 大同市环保局长赵晓宁:收礼只收高岭岩
  • 上海市环保局原副局长严舜钧涉嫌受贿受审(图)
  • 湖南环保局被曝交1万可上班
  • 湖南溆浦县环保局被曝交1万可上班 超编约80人
  • 湖南浏阳环保局长因镉污染事件停职
  • 河南环保部门挤占1.37亿排污费养超编人员
  • 招商局长因亲友砸饭店免职续:拟任环保局副局长
  • 郎咸平VS金东纸业,环保部放行卷钱大王/格民
  • 公民交报告惨遭江苏环保厅暴徒殴打,领导警察观战 (图)
  • 戴备军案:34岁情妇垄断环保招标
  • 环保部已经是“历史罪人”了
  • 浙江前环保局长戴备军因滥用职权落马(图)
  • 浙江前环保局长情妇控制公司垄断环保工程订单
  • 环保部大手笔“停批”专家质疑:只是做个秀
  • 公众为何不相信环保部长“辟谣”
  • 潜山环保局不作为,勾结官匪暴虐百姓
  • 南京江北市民5月14日在江苏省环保厅请愿被暴力镇压
  • 作家邓复华郑重建议:公选南水北调水源区十堰市环保局长
  • 山西省环保局局长刘向东获“人道慈善金质勋章”?买来的?
  • 中国国家环保总局仅仅有公务员280名
  • 朽木:中国环保业流行 “捉迷藏”
  • 周生贤:国外环保历史性转变的三种类型
  • 环保部门养自收自支人员何为
  • 给温总理有关环保问题的信
  • 环保新思路:部委寻找盟友
  • 王维平:垃圾分类别做“环保秀”
  • 环保部的话还能信么?
  • 杨光斌: 环保的体制障碍及其对策
  • 环保官员举报污企为哪般?
  • 谁在逼迫环保领导上演“西西弗神话”?/奇荒
  • 蒙冤的四川省环保局长郭兴邦/谯文璧
  • 缓解环境危机,环保部门要转变思维方式/夏光
  • 吉林泄漏事故:强烈鄙视卫生部及环保部
  • “六四”造成了中国的道德灾难,人权灾难和环保灾难/杨建利
  • 作家邓复华建议公选南水北调水源区环保局长
  • 黑龙江环保厅是个“姓毕的姥爷”
  • 环保局别成排污企业的“保密局”/郭松民
  • 环保应当以人为本而不能以野兽为本/杨支柱
  • 中国节俭和环保当自今年两会始/龚忠智
  • 为了淮河,环保部请禁批淮河流域的化工项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