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电企争利致农民遭殃 1度电最高收60元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5日 转载)
    重庆市江津区李市镇部分村庄的3万多农民,多年来一直承受着“天价电”:电费一般在每度2元以上,每度二三十元也很常见,有的农户最高时1度电竟达61.9元。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由于电压不稳定,家用电器经常不能正常运转,打米机、抽水机要夜里才能工作,鱼塘供氧机故障频发,经常导致死鱼、绝收。电力设施严重老化,极易损毁,人畜触电死亡事故屡屡发生。 (博讯 boxun.com)

    
    记者调查了解到,造成上述情况的原因,是重庆市电力公司和江津农村小水电企业———阳石电力公司不能达成供区移交条件,导致3万多名农民多年来迟迟不能享受农网改造政策。阳石电力公司指责重庆市电力公司作为国有企业,只顾自身利益,不愿承担农网改造社会责任;重庆市电力公司则指责阳石电力公司是“只交骨头不交肉”。
    
    陈昌德用了1度电,竟要缴60余元
    
    江津区当地的规定农电价为每度0.52元,但是李市镇部分村庄电价一般低则1.5元以上,高则每度二三十元,甚至更高。2007年5月,江津区李市镇孔目村二组农民陈昌德接到了电费单,他当月只用了1度电,却要承担118度的“跑电”(电力损耗)费,实缴电费达61.9元。
    
    陈昌德的情况并非特例。记者查阅当年同一月份农民缴纳电费的单据后发现,孔目村2组的周友清,2007年5月只用电2度,缴纳电费62.4元,平均每度电31.2元;同为2组的范治乾当月只用电3度,缴纳电费62.9元,平均每度电20.9元。
    
    多年来一直使用这种“天价电”的,包括李市镇的近1万户3万多名村民。近两年来,电价高的情况没有根本好转,以创下李市镇“电价记录”的陈昌德为例,2008年他家平均用电价格超过每度10元,有多个月份超过每度30元。后来他所在的村庄小组的村民集资,自主更新了部分电力设施,今年1至7月他家平均用电价格降至1.36元。
    
    而大多数村庄的村民没有自行更换线路,至今仍承担着高电价。以李市镇两岔村7社部分村民今年6月交电费为例,廖祖华只用2度电,却缴了63.95元电费,平均每度电31.98元;肖吉祥用了16度电,交费71.24元;廖远昌用了23度电,交了74.88元;之所以共用一个电表而电价不同,原因是每户要平均承担线损,所以用电越少的,平均电价就高。
    
    电费之所以贵,是因为没有实行农网改造,电力设备陈旧老化。孔目村村委会主任周在莲说,村里的输变电线路大多是二三十年前架设的,非常陈旧,电力损耗很大。记者看到有的电线是用竹竿挑着的,有的电线杆是用木棒拼接而成。
    
    生产生活受影响,安全隐患极突出
    
    由于昂贵的电价,许多农民在生活生产时不敢用电,有的连做饭喂猪都是摸黑进行。孔目村70多岁的五保户周长炯家里通了电,却只用煤油灯,平时也不用抽水机,生活用水都是亲手提。
    不稳定的电压还给农民生产造成巨大损失。刁忠福去年开始承包鱼塘创业,今年7月,鱼塘增氧机突然不能正常运转,1400斤草鱼全部“翻塘”死亡,血本无归。农民游才明的9亩鱼塘,同样因为增氧机不运转,两次“翻塘”,损失3万多元。王其伦说,电压不稳使生产粮食的成本也提高了,由于打米机只能夜里开,雇人时要付夜班费,每打一斤谷子要多几分钱成本。
    
    除电费高外,电压也不稳定,农民的家用电器经常无法正常工作。孔目村负责收电费的周正前说,电压理应为220伏,实际经常只有100多伏,在用电高峰期,电灯甚至没有煤油灯亮,开灯时只有“一根红线”。孔目村5社农民刁忠福说,电视电扇等要在晚上11点后才能使用,在用电高峰期,彩色电视机往往只能显示黑白图像,有时甚至只显示雪花点,电风扇要先用手“启动”才能转。农民罗泽民花600多元买了个洗衣机,却因电压低无法运转,只能送给已享受农网改造的亲家,有的村民甚至把闲置的洗衣机用来装米。
    
    因为电力设施陈旧,安全隐患突出,近年来初步统计李市镇已发生人和牲畜触电死亡事故10起以上。
    
    电企“打架”,农民遭殃
    
    记者调查了解到,江津区自2001年以来开始启动农村电网改造,而李市镇部分村庄一直无法农改的原因,在于重庆市电力公司和江津农村小水电企业--阳石电力公司不能达成供区移交条件。
    
    一直以来,为李市镇这一“高价电”片区供电的都是农村小水电公司--阳石电力公司。该公司系一家股份制企业,由85名股东持股,而重庆市唯一的农网改造承贷主体是重庆市电力公司。要对李世镇进行农网改造,必须由重庆市电力公司接收阳石电力公司的供区后进行。
    
    对于供区移交,阳石电力公司提出了补偿要求。经理袁真平表示,阳石电力公司目前每度电的销售利润约为3角钱,每年利润约为150万元,一旦将供区移交,只能把电卖给电网,每度电的利润只有几分钱,损失巨大。而且员工还面临安置和生计难题,必须得到合理赔偿,总额应该不少于数百万元。重庆市电力公司对此不接受。江津供电公司副总经理龙小平向记者表示,即便是补偿,也只能在扣除设备折旧费等费用后给予一定补偿。过去接收江津一些小水电企业的供区时,最多只补偿了十几万元,少的才补偿几万元。
    
    为尽快促成李市镇农网改造,江津区政府提出了“部分移交”的方案,即阳石电力公司只移交90%的供区,保留占10%的已自行农网改造的供区,而江津供电公司要求必须整体移交,然后才能进行农网改造。龙小平说:“肥肉自己留着,只给我们骨头,这所谓90%的供区光农网改造就要上千万元。”
    
    双方为此久拖不决,互相指责。阳石电力公司指责重庆市电力公司作为国有企业,只顾自身利益,不愿承担农网改造的社会责任。他们还表示有的国有电力企业靠“第三产业”赚钱已成公开的秘密,例如开设下属企业承揽电力工程,再转包出去,从中直接抽取30%至40%的利润。
    
    重庆市电力公司和江津供电公司则认为,阳石电力公司由于经营效益好,不愿移交供区,即便是部分移交的方案,也是“只交骨头不交肉”,且阳石电力公司经营所得存在不当得利,电价中有多项基金和附加是要上缴当地政府和国家的,该企业却并未上缴,不当得利流入私人腰包。此外,阳石电力公司实行总表收费,不抄表到户,把线损电费和安全风险转嫁给了村社,损害了农民利益。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开展清查行动抓获872名违法人员(图)
  • 张清扬:重庆打黑战果累累、政法官员千人落网(图)
  • 调子又变了重庆副市长如此解释6.5年购1套房
  • 重庆1名黑社会成员潜逃内蒙古放羊被抓获
  • 今年前8月重庆发生1101起各类生产安全死亡事故
  • 重庆违法施工致楼房地基开裂 疏散300余人(图)
  • 重庆扫黑 鱼塘淤泥中捞起2千万现金
  • 重庆调派七千警力打黑,进入全面攻坚
  • 重庆规划局原局长蒋勇被行政开除
  • 重庆交管局长陈洪刚涉黑被双规
  • 第11届中国科协年会重庆开幕 邓楠主持(图)
  • 韩启德与重庆大学生交流 风趣幽默受追捧(图)
  • 重庆半数区县党政一把手在校读博士
  • 重庆市公安交管局局长陈洪刚因涉黑被双规 
  • 重庆成立基层反恐队 每名队员配两支枪(图)
  • 地质专家详解重庆武隆山体崩滑成因
  • 重庆主城一商场电梯从16楼坠落 致1死1伤
  • 中国建“4纵4横”高铁网 建成重庆7小时达京沪(图)
  • 炸弹威胁重庆高速 被迫关闭9小时
  • 重庆上空的乌云
  • 谴责重庆师范大学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侵害我个人自由的做法!/启靖(图)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介入我的感情生活!!/启靖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图)
  • 且看重庆高官如此“抗旱”
  • 重庆警察绑架无辜者,洗劫百姓家园
  • 教师要生存--重庆市渝北区全体教师的呼吁
  • 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黄波的三大功劳
  • 重庆台商投訴:严历督促司法不公問題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井喷:我是重庆开县人,我有话要说
  • 重庆“中巴车”同犯罪分子勾结,交警实际上是车主
  • 中国法官的耻辱——评重庆高院第57号裁定书
  • 重庆发生惨剧 压死9名学生 每人仅获赔8千元
  • 重庆发生野蛮执法事件 孕妇肚子被撞下身出血
  • 重庆巫溪:野蛮执法致人间惨剧 汽车坠崖1死1伤
  • 重庆一名村民被公安毒打致死
  • 否认调戏女老板 重庆派出所长称只是拉了衣服
  • 找三陪未果 重庆一派出所所长当众扒女老板衣服
  • 重庆城管执法车当众碾死个体户 怒吼声中扬长而去
  • 捡废铁惹恼保安 重庆一男子被活活撵入嘉陵江:警察寞然视之
  • 6.5年收入买套房 重庆狠招揽民心/黄屏
  • 三峡工程让重庆更脆弱?
  • 学重庆,铁拳重击"权、钱、黑交易链"
  • 有人对重庆“打黑除恶”疯狂反扑重庆挺住
  • 难道重庆禁烟也属打黑/张铎
  • 重庆老汉因吸烟被拘五天,法与理碰撞尴尬了谁?/崔济哲
  • 同僚会场被带走 重庆公安副局长们噤若寒蝉/吴强
  • 黑恶势力决不止重庆才有/曲吉山
  • 从已经瓦解了的重庆黑恶势力我们看到了什么?
  • 重庆打黑为民除害还是以黑打黑/陈维健
  • 重庆需要大专学历以上公务员
  • 重庆唯学历主义 搞运动一窝蜂/李士祥
  • 重庆高学历副厅级女官员因官场
  • 重庆,别借未成年人之名侮辱全国人民的智商
  • 薄熙来的“红色短信”重庆高招办没看/孙恩荣
  • 重庆对掌握“枪杆子”的人动真格了/钱承国
  • 何蜀:简述中共在文革中的“领导核心”作用—以重庆市为例
  • 重庆人在崇州:这里是我的家/银雪
  • 重庆造假校长喊冤:拿世界冠军有啥子错嘛?(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