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60年中共治下的大陆中国为什么没有大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7日 转载)
    
    来源:中国观察
     一位资深的学者说︰当代中国自陈寅格、傅斯年之后再无大师。我十分赞同此语。翻阅历史残章,方知三、四十年“旧中国”,堪称群星灿烂,人才汇萃,大师如云,巨匠溢朝。十年前共和国50华诞,中央隆重表彰并授予功勋奖章的研制“两弹一星”的23位元勋,皆师出西南联大叶企孙教授门下,而这位元勋之父、之祖的物理奠基人,竟然在“十年文革”中被毛泽东的“红卫兵”活活害死。树都拔了,还能有果吗? (博讯 boxun.com)

    
    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先生曾有一句名言︰“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此言十分有理。新政前的大学没有党委,是校长、院长说了算,用不著向谁请示汇报,敢作敢当。叶企孙教授在任清华大学物理学院院长时,毫无门户之见,从1928年起,他先后聘请熊庆来、吴有训、萨本栋、张子高、周培源、赵忠尧、任之恭、霍秉权、孟昭英、王竹溪等具有真才实学的大师到清华和西南联大任教。吴有训来清华任教时,将吴的工资订得比自己的高。在教学中,他发现吴的工作能力很强,便于1937年主动辞去理学院院长职务,推荐吴有训担任,直到后来吴有训调任中央大学当校长,他才再继任西南联大理学院院长。现在中共治下的大学有这样高风亮节的校长、院长吗?多是争名于朝抢利于市,庸俗不堪的奴才与工具,哪是办好院校的的表率。
    
    体制是当前中国教育不出人才、不出大师的根子,而一元的党委负责制又是扼杀人才的屠刀。“一切听从党安排”。教授没有新观念,学生自然没有新思想。没有新观念和新思想的大学,只能出蠢才、庸才、奴才,自无人才可言。如果说1952年的院校整调,是彻底摧毁了清至民国一套行之有效的教学运行机制,那么1957年的“反右斗争”就是把成就大师的的胎胚、芽子,全部连根拔除,斩尽杀绝了。北京大学物理系高材生宋林松先生深有体会的说︰1950年新政伊始,“国家百废待兴,极需知识分子领军和参与各个领域的建设,毛泽东却把中国知识分子中最活跃最具创造能力的那部分人打成了右派份子,而且人数超过了知识分子总数的十分之一,这是对中华民族的犯罪。50年代前期每年都多有海外学人归国参加建设,1957年起一个也不回来了,不愿回来送死了。反右结束,周天寒彻,白茫茫一片真干净!全国的脑袋都集中到了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只有领袖的脖子上长有脑袋。谬种流传,遗毒至今。仅举一例,台湾已有多人获得过诺贝尔物理奖、诺贝尔化学奖,连香港也拥有了一位出生于河南省的诺贝尔物理奖得主,中国大陆呢?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是出走法国的高行健,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是出走印度的达赖。台湾人香港人也是中国人,难道大陆的中国人特别笨?为什么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数远多于台湾香港,却没一个中国大陆人获得过诺贝尔物理奖、化学奖、生物和医学奖、经济学奖……?没有独立的人格,没有自由的思想,没有批判的精神,怎么能创新?一个社会是个整体,一个人的人生观也是个整体,很难设想,政治上那么禁锢、思想上那么压抑,却能在科学上思考出超越全世界所有人的创新。”自此相互仇视和厮杀成为社会主流,爱心荡然无存。传统的人类精神文明,维系社会生活公认的道德准则遭到了空前的破坏。巍巍庙堂,泱决华夏,“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暴力把谎言和伪造当真理来推行。这就是1957年后的中国!
    
    由于我是一个深受其害的“贱民”,对毛泽东一手发动的“反右斗争”对国家民族带来的灾难万分地痛心疾首。我认为这场反人性、反民主、反进步、反法治,倒行逆施残害精英的运动,受伤害最深的不是民主党派、国家机关干部,而是在校的大学生。大学时代本应是人生最为美好、最为珍贵、最为有理想、有追求的年代,根本不懂得阶级斗争的残酷与血腥,以为铺满鲜花的社会主义道路是自由的,却不知万支毒箭和无底的陷阱在等待著他们的到来。在“革命”的名义下,这些莘莘学子一下子就沦落成人间最为低贱的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成为政治祭坛上无辜的羔羊。正如俄国诗人涅克拉索夫的诗句︰‘还没有开花就枯萎,在一个阴天的早晨’,便不能不黯然神伤。”
     在那场民族巨大的灾难中,中国名校北京大学抓了八百多名学生右派,“庚子赔款”开办的清华大学,抓出五百多个有才华的学生右派;北工、北地、北航也为数不少。笔者所在地的川大、川医、川师、川农四校多达数千人。北师大雷一宁难友所在的中文系,240多人就有50多人被划为右派分子,占了五分之一强。按此推断,当时全国有80余万大学生,沦为“贱民”的不少于十万人,这是多么一个庞大数字?
    
    记得,为抗击日寇,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占领贵州独山,中华民族面临存亡之时,蒋经国先生号召学生参加远征军,提出“十万青年十万军,寸寸山河铁铸成”!而毛泽东却在和平年代把十余万大学生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剥夺了他们学习深造的权利,为祖国工作的权利,全成为“专政”对象,失去尊严,失去人格,有的还屈死狱中,飘首刑场……怎不叫人涕泪纵横,怒问苍天︰
    
    十万学生十万冤,花季少年哭轩辕;
    
    焉知发奋终身罪,无良肖小庆弹冠。
    
    直到今天这些受害者,两鬓斑白的学子,仍希望中共改过自新,从根本上摈弃毛泽东治国理念,回到当年所承诺的民主自由的建国构想,也就是普世价值的宪政之路。放弃一党专政,一党独裁,开放言论自由,否则大陆中国永无大师,永无诺贝尔得主!
    
    为说明问题,印证本文观点,现将当年北大右派学生、现年75岁王书瑶先生所列北大物理系右派学生名单附后︰
    
    从1957年暑假前,到1958年3月,北大物理系共拥有右派155人,其中教员8人,学生147人。
    
    在1957年暑期前,物理系已划定毕业班学生右派16人,他们都随其他毕业学生分配离校;新学年开学后,新生中有三人,由原单位转来材料,划为右派(其中一人还受到劳动考察处分),所以,从1957年上学期到1958年3月,北大物理系共拥有右派分子155人,16名毕业右派学生分走后,到1958年处理右派时,物理系实际拥有右派分子为139人,教师8人,研究生2人,学生(含本科生与联合办学学生)129人。
    
    名单如下︰
    
    1、物理专业
    
    ①57届半导体专业毕业班 14人
    
    何华** 戴凯成 丁绍渊 金怀诚 彭修敏 汪宝铎(女)
    
    赵敏光 邓贵介 陆肇爉 赵志圣 洪侣端 宋林松
    
    陈士杰 谢英
    
    ②物理专业五年级(1953级) 15人
    
    周光镐 叶承榴 严仲强 王存心 徐祖年 章豫梅
    
    杨学鹏 稽光大 黄焕栋 朱百成 岑超南 谭天荣
    
    林从修 陈光宇 张戴铭
    
    ③物理专业四年级(1954级) 32人
    
    黄惟承 朱培豫 方蓟祥 曹澧 梁忠赵 肇恒标
    
    盛名铭 黄冠涛 沈迪克 陈成钧 李雪琴 燕**符
    
    王一鹏 王克岩 叶培松 陈德贵 邓鲁阳 何廷枢
    
    王又芈 刘显声 张承孚 陈子雄 张云鄂 王克晖
    
    刘奇弟 林耀坤 敖瑞伯 钟金魁 曹图南 赵作正
    
    周国生 龙伟丽
     ④物理专业三年级(1955级) 7人
    
    王书瑶 高南岗 章世玮 张友荣 林国策 朱志英
    
    唐自舜
    
    ⑤物理专业二年级(1956级) 39人
    
    陈国维 闻鸥 寿能伟 倪友群 王绍渝 欧阳洵
    
    孙学章 张文彬 朱孝信 裘小松 何乃文 李振国
    
    葛楚鑫 高鹏 任华巽 吴邮 吴继一 顾云
    
    贺绍甲 陈维杭 李港龄 邱维常 贾保成 顾根涛
    
    钱汝明 章鹏 张效政 曾则鸣 罗公群 孙贤义
    
    沉志庸 葛延恕 胡恩棠 高湘华 郑成中 顾慰君
    
    王宁人 李钦祖 孙润
    
    ⑥物理专业一年级(1957级) 2人
    
    宋后定 郁增基
    
    ⑦联合半导体 5人
    
    李远镜 金纪玉 蔡怡和 李德钧 高辉
    
    ⑧研究生 2人
    
    何建鄂 吴思慧
    
    2、气象专业
    
    ①57届气象专业毕业班 6人
    
    朱庆圻 李难生 胡伯威 曹钢锋 罗孝逞 樊启祥
    
    ②气象专业四年级(1954级) 10人
    
    萧有馥 毛贤敏 陈道轩 马鹤年 陆费铭勇潘家威
    
    褚宗祥 吴佶宁 陆一强 阎育华
    
    ③气象专业三年级(1955级) 6人
    
    徐吉庆 章正一 阎秉耀 张维桓 林和 郭定一
    
    ④气象专业二年级(1956级) 8人
    
    翟** 博绳武 白润珍 阎瑞昌 赵成尧 汤永祺
    
    黄思孝 黄茂兰
     ⑤气象专业一年级(1957级) 1人
    
    徐鸿年
    
    6月5日,沈先生又补充了八位教师的名单︰
    
    李淑娴 赵鸿儒 蔡一坤 梁炎武 郑明贤 王世宁
    
    吴仲英 倪皖荪
    
    物理系大学生划右派比例高达8.9%,远高于毛泽东所说1、2、3%的水平,也高出5%的水平近一倍。
    
    1954级是最重灾区,总比例高达16%,物理专业多半高于气象专业;右派人数和比例最低的是1955级,物理专业只有2.8%的学生划成右派,且当年气象专业的右派学生高于物理专业学生比例。
    
    处理情况︰
    
    1.毕业班的16名右派,是背著劳动察看一至二年的处分离开学校的。
    
    2.其他留校131名右派本科生处理分五级︰
    
    ①只戴帽子不给处分11人;
    
    ②戴右派帽子,留校察看,约77人;
    
    ③保留学籍劳动考察,已知38人,名单见后;
    
    ④开除学籍劳动教养,已知5人,名单见后;
    
    ⑤以反革命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1人,名单见后。
    
    注︰“劳察”与劳教的名单是由受害人各别提供的,不一定准确和完整,所以留校察看的人数是大约数。
    
    劳动考察人员名单(由受处分人燕**符、张效政、沉志庸、刘显声提供) 共38人
    
    赵志圣 褚宗祥 吴佶宁 郭定一 阎瑞昌 黄茂兰
    
    徐鸿年 徐祖年 章豫梅 岑超南 张戴铭 曹澧
    
    梁忠赵 肇恒标 沈迪克 陈成钧 李雪琴 燕**符
    
    王克岩 叶培松 陈德贵 邓鲁阳 王又芈 刘显声
    
    张承孚 陈子雄 张云鄂 王克晖 敖瑞伯 吴继一
    
    李港龄 钱汝明 章鹏 张效政 孙贤义 沉志庸
    
    顾慰君 王宁人
    
    劳动教养5人︰严仲强 王存心 谭天荣 何建鄂 王书瑶
    
    劳改1人︰刘奇弟
    
    劳察、劳教、劳改者占右派人数比例总︰43人,右派127人,占33.8%;
    
    研究生 2人, 劳教 1人,右派2人,占50%
    
    1953级物理专业劳察 4人,右派15人,占27%;
    
    劳教 3人,右派15人,占20%
    
    气象专业劳察 2人,右派10人,占20%
    
    1954级物理专业劳改 1人,右派36人,占3%
    
    劳察 18人,右派36人,占50%;
    
    气象专业劳察 2人,右派10人,占20%;
     1955级物理专业劳教 1人 右派7人,占14%;
    
    气象专业劳察 1人 右派7人,占14%
    
    1956级物理专业劳察 9人 右派39人,占23%;
    
    气象专业劳察 2人 右派8人,占25%。
    
    从上可见,处分最重的是研究生,二个右派,一人劳教,占50%,其次是1954级右派,劳动考察人数竟占到右派总数的50%。
    
    在保留学籍劳动考察的36人中,后来只有极少数人在1962年后回到学校学习,大部分的学生都没回校学习。与此对照,北师大的大部分劳察学生都回到学校修完了学业。
    
    五、数学系右派比物理系右派处理得更严重
    
    普遍认为,物理系的右派学生数量多,质量高,但是,相对而言,受最重处分的却没有数学系的人多,物理系的右派多数从事理论探讨,只有谭天荣和刘奇弟既有文章,也参加组织活动,其他则没有,比如像王存心、严仲强、朱庆圻、邓贵介、潘家威、岑超南、沈迪克、燕**符、王书瑶等,都是“单干户”;数学系的右派却多从事组织活动,除了陈奉孝、张景中、杨路活动很多影响很大之外,像赵青、林树果二人,我同很多其他右派都没听说过他们的名字,却被劳动改造了。
    
    数学系劳改有陈奉孝、赵青、林树果、钱如平四人,物理系只有刘奇弟一人;
    
    数学系已经查明确定劳教的有张景中、杨路、孙传仪、杨奇峰,李力四人,物理系是五人,另数学系郝(?)国斌是否劳教了,尚待继续查找。
    
    数学系的右派名单︰
    
    教师5人︰
    
    陶懋颀(下放考查)、任大熊(先下放考查,后劳改,最后枪毙)、程庆民、刘时衡、王信忠。
    
    学生50人︰
    
    陈奉孝、赵清、林树果、钱如平(劳改)。
    
    张景中、杨路、孙传仪、杨奇峰、李立、郝国斌(?)(劳教)。
    
    倪国熙、梁世辉、于邵、刘巽仁、张世林、李权、洪允楣、何其斌、茹新民、闵均泰,袁橹林(劳察)。
    
    俞宗源、温耀华、许华影、杜有辰(女)、叶年五、章亮、孙国**、林**、蒋星耀、樊振环(女)、孙干、赵立人、张葆蔚、刘训善、李浩、董尚斌、陈孝萱、徐元洪、李权、庄国强、张炳谦、崔彦昭、陈守义、潘轺湘、张敦灏、戴佑健、蒋巍、胡耀鼎、苏乙波、冯礼贵、李兰芬(女)(留校)(原载《新世纪》)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第十一世班禅 我们的大师(图)
  • 北京日报访谈:“大师”只能以学术水准来评判
  • 国学大师季羡林今晨在北京医院病逝 享年98岁 (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病逝 (图)
  • 30名专家被封“国医大师”称号
  • “含泪大师”余秋雨“假捐门”引起网友讥讽
  • 十一世班禅秘闻:正逐步树立格鲁派大师地位 (图)
  • 星云大师与许家屯的六四佛缘:江泽民亲解“黑名单”
  • 世无英雄,遂使“国学大师”成名/王达三
  • “最好的爱国者”:十世班禅大师的悲欢人生
  • 朱廊亮:大陆文化界公开抗议政府赐余秋雨“文化大师”称号(图)
  • 维基百科创始人与中国网络封锁大师会谈(图)
  • 政治公关“大师”余秋雨:西方化妆师叹不如/林沛理
  • 毛邓都是超级现实主义大师
  • 一代文化大师沈从文/王亚桥
  • 谈谈季羡林任继愈等“大师”/余英时
  • 黄河清:1949年后的“国学大师”
  • 深受大师风范熏陶的季先生走了/赵法生
  • 大师猛批CCTV大裤衩:你凭什么蹲着?
  • 中国还有货真价实的大师吗?
  • 化妆大师余秋雨/盐巴
  • 袁跃兴:我们是否需要“大师”?
  • 我们是否需要“大师”?/袁跃兴
  •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陈维健
  • 季羡林离世,“大师”与纷扰都与他无关了
  • 格丘山: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 他固辞大师,而别人一定要加上——季羡林被国家恶搞了
  • 被党扣“国学大师”帽子 季羡林入土不安/陈赫
  • 季羡林-被幻化的大师与知识分子
  • 季羡林走了: 温家宝当国学大师,于丹老师欣赏小沈阳
  • 大师、匠人、小丑——缅怀季羡林先生/许锋
  • 为何要强赐季羡林“国学大师”头衔/楚一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