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从“诽谤木”到“问总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9日 转载)
    
    来源:民主与科学
     (博讯 boxun.com)

     上古之世,尧舜竖立诽谤木,让百姓在那个木柱上写“大字报”,公开批评领导,可视为政治民主、言论自由的原生态。当然,美好的传说经不起细究,那时没有文房四宝,就连文字也还处在简单画图符号的初始阶段。真要“写”,充其量也就涂抹几个直观的表意图画罢了,类乎今之民调中的划叉或打钩;估计先民们更喜欢采用说话形式,口无遮拦,想说就说,“诽谤”完了,心情舒畅,吃嘛嘛香,一觉睡到大天亮,没有人监听抓辫子,更不会被“秋后算账”。故称诽谤木为自由论坛标志,可能比较恰切。
      雨打风吹,世道沧桑。民主推举部落联盟大酋长,演变为父子相传的“家天下”,传说中的民主自由标牌诽谤木,亦随之嬗变为昂首望天的华表,炫耀皇家的威仪,从内容到形式都远离了草根话语。最高领导和民众之间,设置了长城般的屏障,遑论大内的云遮雾罩,只说皇帝老儿巡视时那“肃静”、“回避”的唬人牌,就足以令蚁民浑身战栗,俯伏在地,不敢仰视。就是各级衙门,那也是等级森严,门禁威严,草民告状,也得跪着向“大老爷”诉说;上诉,得依次逐层上传,“越衙上告”被指责为非正常形式,上峰不愿受理;拦轿喊冤,更要冒极大的危险。
      但是,考虑到牧民之官中会有人在“明镜高悬”的堂皇匾牌下,贪墨枉法,残民以逞,而小民因为天高皇帝远,可能陷于哭诉无门的绝境,甚至导致啸聚山林的群体事件,所以在制度上特意开了一条民声直达天听的小通道——允许百姓越过地方衙门,径奔天子脚下,击登闻鼓告御状。唐朝还有“哭昭陵”一说,就是准许老百姓到太宗皇帝的陵墓,向先皇亡灵哭诉自家的冤屈。记得前几年,中原大地出了一位深受欢迎的人民代表赵秀荣,说过一句名言,“我就是要给老百姓一个哭的地方”。其实,一千多年前的唐朝就已经这样做了。民主时代,民意代表竟然要为老百姓得到一个“哭”的地方而奔走呼号,真让人困惑莫名。
      今夕何年?人民当家做主人,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而干部则应是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唯一宗旨的公仆。如此架构,对人民来讲,应该是没有什么不好说不好办的。然而,现实中,由于“授权”环节的缺陷和监督纠错的疲软滞后,致使一些“公仆”既不“公”又不“仆”。问题出在下边,而又得不到及时妥善的解决,善良的百信相信上级、上上级一定会为民做主,于是就出现了特色景象:上访信纷纷地飞往首都,赴京上访的人群络绎不绝。尽管一些地方政府采取种种“截访”措施,依然阻不断“越级上访”的人流。
      对照宪法文本,我以为,“截访”的做法及“越级上访”的说法,都是背离宪法精神的,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明明白白写着: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其中并没有不准“越级上访”的规定。
      随着电脑的普及和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上访又有了新的通道。比起前几年在“焦青天”(央视“焦点访谈”)门前排长队来,近两年“两会”期间,网上策划推出的“我有问题问总理”就更显异常火爆。2008年光人民网强国论坛“问总理”发帖子就有两万多条,今年更高达14万条。这种“人人问总理”的局面,毕竟反映了时代的进步。不过,据实而言,上述网络策划热闹明显大于实效。数万帖子,总理难以一一浏览。倒是总理于人大会前邀请基层代表座谈,直接倾听社情民意,效果更好。有点杞忧的是,那些代表,经基层精心筛选,很可能是“报喜鸟”,那就有违总理初衷了。我甚至想建议,总理可以考虑从上访人员中选几个代表,听一听他们原汁原味的诉说。
      其实,我们已经有形式上比较完备的代议制,各级人民代表、政协委员,就是代表民意、忠实传达民声的,如果此渠道畅通无阻,许多问题,用不着当事人直接“问总理”就在制度的框架内解决了;再如果,干部都恪守执政为民的宗旨,切实为民排忧解难,该他解决的就绝不上推下卸,如是,老百姓谁还愿意千里迢迢赴京去“越级上访”?就是“人人问总理”,也会由“过热”走向冷静和正常。
      这,应该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常态。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陕西现企业网络诽谤案 发帖者遭刑拘
  • 上海张翠平和杜阳明因“诽谤”被传唤却不知诽谤了谁
  • 陕西汉中:批评人大代表成“诽谤罪”被判刑入狱!!
  • 上海:张翠平以“诽谤罪”被四名警察和两名便装男人带走
  • 网络民间举报网姜焕文被面临“诽谤罪”(图)
  • 警察威胁女访民李蕊蕊遭强奸的证人做假证,否则以诽谤罪制裁
  • 被“诽谤”的中国石油企业为何不状告美国司法部?
  • 村民"悬赏500万征清官"续:村官状告6村民诽谤
  • 网民"诽谤案"两人已取保候审其余三人是否批捕考验福建当局执法水平
  • 福建当局在范燕琼等五位网民“诽谤案”上还要错多久?
  • 身陷严晓玲轮奸致死“诽谤案”的范燕琼身体状况恶化 律师建议当局吸取山东曹县的教训
  • 山东曹县青年诽谤案被撤案 公检法三部门道歉
  • 山东曹县撤销“段磊诽谤案”起诉并公开道歉
  • 山东网民被控诽谤官员遭审判 沈阳张鹏因言获罪被处劳教
  • 山东网民被控诽谤官员贪污受贿遭审判
  • 邓永固因揭露骗取抗震救灾款被判诽谤罪
  • 四川邓永固网上发贴被判“诽谤罪”成立
  • 福州警方懂不懂法 将“诽谤案”按“涉密案”对待
  • 严晓玲轮奸致死案:吴华英被以“诽谤罪”刑事拘留(被抓时视频)(图)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鲁宁平:莫名其妙涉嫌诽谤,正义女子遭遇不公
  • 罕见网络诽谤案:严重危害社会 为何只诉诽谤罪?
  • 邓永固被控“诽谤罪”的声明
  • 牟传珩:中国制度性制造“诽谤官员案”——山东最新“以言治罪”秘密审判
  • 因诽谤案件被国家机关处理最新十三大牛叉排行榜
  • 刘水:“诽谤政府罪”为何公然盛行?
  • 张永炳:福州以诽谤为由拘网友不妥
  • 胡泳:不能再以诽谤罪限制网民发言
  • 莆田“诽谤门”与南川“投资门” 看“腐败门”有多深!
  • 王建勋:诽谤行为“非刑事化”利大于弊
  • 能否废除“诽谤罪”的“但书”条款/王刚桥
  • 天上掉下个“诽谤政府罪”/潘洪其
  • 脱吧,诽谤不攻自破/万生(图)
  • “诽谤”以言治罪不断 的“四权”何在?/小草民
  • “诽谤政府”——中国法律个案何以乱象丛生?/巩胜利
  • 同为“诽谤”,待遇天壤之别!
  • 从神七假新闻看中共诽谤手法/何远村
  • 权力傲慢、宪政失序与官民矛盾的激化——郏啸寅诽谤案的宪政考察/王光良
  • 关于蕲春网络“诽谤”案的思考
  • 王军涛针对新华网进行诽谤发表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