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诺贝尔和平奖不应该给奥巴马应该给呼玛县法院的法官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律师:张永刚、桑岐山、赵桂琴
     诺贝尔和平奖不应该给奥巴马应该给呼玛县法院,为什么?你们看看呼玛县法院的关于哈尔滨师范大学毕业生连蕾的车祸肇事司机赵力通一审判决有期徒刑一年,就知道其中的奥妙了! (博讯 boxun.com)

     我们黑龙江省律师团,非常关注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呼玛县的人民教师连蕾车祸赔偿案件。前天连蕾父亲连森斌给我们律师团网络发来法律情况通报文件,我们看了以后感觉非常的差异,一个普通的交通肇事罪怎么弄得非常复杂?我们分析连森斌的文件以后,认为连森斌的诉讼是非常正确的,抗诉书申请书有理有据!呼玛县法院对肇事司机的刑事审判和民事审判不应该分开处理,就是连森斌不懂得法律,后来要求法院收回来分开审判的要求,呼玛县法院不应该不理会连森斌的合法权利!希望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法院二审的时候应该秉公办事,把这个案件处理好,维护国家发法律尊严!下面是连森斌发给我们的法律文件:
     《呼玛县法院的判决书》
     1
     9月27日上午11点钟,呼玛县法院的法官邢政来电话“老连,你在那里,判了。”
     我问“我在韩家园家里,判的怎么样?”
     他没有正面回答“嗯,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明天我们去韩家园办事情,把判决书给你送去,你在家里等我们电话。你上诉不?你上诉书不是写好了吗?到时候给我们就行了。”
     显然,判决结果对我们不利,这样的结果在我们的意料之中,我冷静的说“我一定上诉,等你电话。”
     我想反正也得去呼玛县检察院、法院,办理上诉书、抗诉书、民事起诉书,我自己亲自去取判决书,就打电话给法官邢政说“我现在就去呼玛县取判决书,反正也得去呼玛县交上诉书?”
     他回答“我和庭长正在吃饭,领导让我们下午就去韩家园办事情,你在家里等我的电话,上诉书过节以后交也可以。”
     我说“可以,我等你电话。”
     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的心情和天气一样的沉闷,我想到连蕾与世长辞那天也是下雨,今年就是从那天5月2日开始下雨的,都5个月了,几乎天天下雨,晴天没有一个月,那天女儿的皮包里面有一把雨伞,看来孩子知道那天要下雨,聪明的孩子,命运怎么这样不好哪?妹妹连迎秋去世的那年也是经常的下雨,天老爷都为你们哭泣啊!
     今天,我是一定要出门了,我换上了新衣服,新皮鞋,照照镜子,胡须长出来了,头发乱糟糟的。我坐在电脑前看新闻,等待法官的电话,外面的雨还是稀稀拉拉的下个不停,天色逐渐暗了下来。4点多钟的时候,邢政来电话“我们在韩家园林业局的看守所,你来这里找我们。”
     我打开雨伞下楼房向看守所走过去,感觉两条腿疆硬疼痛不好使,看来是一个月没有走路的原因。好在下雨天没有人碰见,到了看守所,我见到门口停两辆汽车,一个是小客车一个是小轿车,看来他们是来提审犯人的。进来看守所办公室,韩家园林业局政法委的几个科级领导刘利民、梁子辉等人和法官李恒江、邢政在一起。政法委的几个人,我比较熟悉,我在林业局机关工作10多年,其中梁子辉已经认识30来年了,他们见到我没有说话,只是睁大眼睛看着我,他们要看我这个失去独生女以后潦倒落魄的样子,我故意挺直身板看着他们,我没有进这个屋子,闷声闷气的问“在那里?”
     看守所长王福学,是我们邻居,他说“开一个屋子,上会议上!”
     看守所长把会议上打开,我和两个法官来到会议,我们对面坐在长条会议桌子面前,桌子上面有几盘瓜籽、糖果,李庭长一边嗑瓜籽一边对我说“我们法院对这个案件重视,我们尽量倾向受害人家属,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你理解我们就行了。”
     邢政把判决书递给我,我看了看判决书,他把一张法院的收据递给我签字,他说“我们调解不成,法院判决了。你说肇事司机喝酒,没有喝酒啊?”
     我着急的说“这个是交警队的事情……..”
     邢政打断我的话说“嗯,你可以代替你妻子签字,在是否上诉这里写明确,十天上诉时间,节假日抛出,过节以后你去也不晚。”
     我按照他的要求在收据上面签字,并且写上“我们上诉。”邢政让我写上年月日。
     邢政把录音证据的U盘给我,让我写一个收条,我按照他的要求写一张收条。
     我说“你们来韩家园林业局,我应该请客?”
     李庭长说“不得了,我们还有事情。”
     我说“韩家园林业局一定会招待好你们,以后有机会吧。你们今天回去吗?明天我去呼玛县法院。”
     邢政说“我们回去,过节以后你去不晚。这样吧,我们还有事情。”
     我正义凛然的路过韩家园林业局政法委几个人呆的房间,他们还是开着门看着我,也许我的新衣服、新皮鞋,挺胸抬头的样子,给他们留下中流砥柱的样子?也许我的长胡须乱头发白皮肤给他们留下犯人的印象?是啊,自从女儿车祸以后,我就下地狱了,这个比进监狱还要难受,有时候我就想啊,如果女儿不去世,我自己或者女儿进监狱也行啊,判10年徒刑也好啊,有出来的那一天啊,可以打电话啊!我们太悲惨啊,太悲惨啊!女儿车祸的遗像又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眼里涌出来悲伤的泪水,我把雨伞放低一些挡住我的脸庞,怕别人看见,大步流星的走回家去。
     2
     回到家里,我开始认真的看判决书,我把法院送来判决书的事情打电话告诉了妻子。呼玛县法院送来的是两份法律文书,我仔细看起来。第一份:《黑龙江省呼玛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9)呼刑初字第28号。一共4页。“公诉机关呼玛县人民检察院。被告人赵力通,男,1974年4月1日出生于本省望奎县(略)虽然现原、被告对双方赔偿协议的履行发生争议,但是对被告人赵力通提出亲属参与赔偿的事实并无争议,考虑被告人的亲属能积极参与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而且被告人赵力通归案后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对被告人赵力通量刑时可予以从轻处罚。为保护公民健康和财产权利不受侵犯,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赵力通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略)审判长鞠占海。审判员李恒江。代理审判员邢政。2009年9月18日。书记员王卓。”
     看过判决书以后,我心里十分的气愤,马上写出来《刑事判决书抗诉申请书》:
     申请人:连森斌、男、汉族、55岁、住址: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呼玛县韩家园林业局。系韩家园林业局资源部科级干部。
     申请事项:被告人赵力通交通肇事一案,呼玛县人民法院于2009 年9月27日以(2009)呼刑初字第28号刑事判决书确判,第一审判决刑事,原告人我强烈不服该判决,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82条之规定,请求你院向法院提出抗诉。
     事实与理由:
     一、 一审判决重罪轻判,适用刑法明显不当。
     呼玛县人民法院于2009 年9月27日以(2009)呼刑初字第28号刑事判决书确判“被告赵力通的亲属积极参与赔偿受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而被告赵力通归案后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简直胡说八道,骇人听闻!
     被告人赵力通及其父亲,蓄意伤害申请人,手段极其卑鄙、性质及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主观恶性极深,依法应予严惩。赵树有根本就没有积极赔偿原告连森斌的经济损失,还伙同车主一起采取欺诈手段,骗取原告连森斌签订协议书,并且赵树有还自己承认没有给原告连森斌10万元钱(有录音证据)。赵树有还在法院抢原告的录音证据,还破口大骂原告,还要打原告连森斌。
     被告人赵力通没有积极赔偿原告人的经济损失,他父亲赵树有而且还采取欺诈、威胁、欺骗、恐吓等手段。在被害人连蕾举办丧事的时候,被告人的车主没有去看望也没有拿一分钱,就赔偿问题,对原告人多次说他的车辆没有进行第三者责任保险,家里很困难,连住的房子都是他父母的,就这么一台破车,没有赔偿能力,直接最后承诺只能赔偿14万元。原告人无法接受这么可怜的赔偿条件,陈立东提出如果你能够签26万的赔偿协议和出26万元的赔偿收条,可再给你两万元。在争执不下的情况下,我的爱人被气的犯了心脏病了。我只好在他准备好的协议书上面签字,并写了26万元的收条(实际收到16万元),由此,给原告人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及极大的精神痛苦。
     被告人的父亲赵树有,车主陈立东欺诈行为事实清楚、罪证确凿,后果严重,但被告人赵力通却判了有期徒刑一年,请求检察院依法提起抗诉。维护法律的公平与正义。
     二、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刑罚错误。
     该判决认为,被告人赵力通在犯罪中已经赔偿26万,因此对其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上述认定,有悖于事实真相。
     2009年5月 2日下午15时20分,被告人赵力通驾车肇事,当场致原告人的女儿连蕾(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由此,给原告人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及极大的精神痛苦。被告人陈立东(肇事车的车主)深知罪恶严重,即此起交通肇事的民事责任人于2009年5月22日,与原告人签订了“交通事故赔偿协议书”,该协议书的第一条约定甲方一次性支付给乙方人民币贰拾陆万壹仟陆百元(实际赔偿壹拾陆万元)。被告人陈立东就赔偿问题,对原告人多次说他的车辆没有进行第三者责任保险,家里很困难,连住的房子都是他父母的,就这么一台破车,没有赔偿能力,直接最后承诺只能赔偿14万元。原告人无法接受这么可怜的赔偿条件,被告人陈立东提出如果你能够签26万的赔偿协议和出26万元的赔偿收条,可再给你两万元。在争执不下的情况下,我的爱人被气的犯了心脏病了。我只好在他准备好的协议书上面签字,并写了26万元的收条(实际收到16万元)。
     原告申请人民法院变更或者撤销原告于被告签订的《赔偿协议书》,原告认为该合同内容有重大误解或显失公平,是无效合同。《民法通则》第五十九条规定:行为人对行为的内容有重大误解或显失公平,一方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机关予以变更或撤销。根据诚实信用原则及当事人处分原则,一般来说当事人达成的赔偿协议不能反悔。但当事人如果存在上述两种情形之一的,法律允许撤销,即可以不履行和解协议的内容。法律赋予当事人撤销权,是为了恢复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平衡各方当事人的利益。《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合同法》第七条第三款规定:经济合同的无效,由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无效经济合同的确认权,归合同管理机关和人民法院。重大误解”是从意思表示角度说的,在协议签订时当事人因某种原因对事态的判断出现失误,在抱有重大误解的心态下签订协议,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当事人得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撤销该赔偿协议。原告就是被告在隐瞒真相的情况下,判断失误,以为被告当时真的拿不出来更多的钱,并非其真实就16万元钱接受的意思表示。而“显失公平”主要是从损害后果角度讲的。也就是说,被侵害的当事人实际损失远远超过预期损失,并且这种利益差超过了法律允许的限度时,其得以:“显失公平”为由申请法院变更或者撤销该赔偿协议
     此后,得知被告人陈立东肇事的车辆投保了三十万元的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原告人在极不情愿的签了赔偿协议书,知此后,又感到受到了极大的蒙骗和愚弄,极度悲情和苦恼。原告人在被告人陈立东的蒙骗、欺诈、胁迫和乘人之危(原告人为失去独生女儿而失去生存信心和未来生活希望),极不情愿的与被告人陈立东签订的“交通事故赔偿协议书”。以此确定的权利义务是显失公平的。原告人为求得公道,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变更协议书的赔偿金额条款,要求被告人陈立东给予公平合理的赔偿。
     三、被告赵力通当庭欺骗说自动赔偿,不应认定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应予严惩。
     案发后,被告人毫无悔罪之意,甚至于开庭时还心怀侥幸,拒不承认赔偿造假的事实,他父亲赵树有还欺诈说在旅店亲自给我10万元现金。
     关于被告人陈立东说:在旅店赔偿原告人10万元现金的事情。2009年7月27日上午,在呼玛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开庭审理被告人赵力通交通肇事一案的时候,被告人陈立东说:在客运旅店提前一个小时给原告人连森斌10万现金。被告人赵力通的父亲赵树有说:我给原告人10万现金,没有任何人在场。(见审判案卷)
     反驳理由:原告人与被告人签订的《交通事故赔偿协议书》的第2条“甲方将上述261600.00元,在签订协议之时,将现金一次性付给乙方。”
     被告人承认协议书和收据都是在呼玛县呼玛镇正棋储蓄所签订。这样,被告人不可能一个小时前在客运旅店,在没有签订协议书,没有写收据的情况下,提前付给原告人10万元钱现金。这样的行为即不符合实际,也不符合情理。应该是在储蓄所双方所签订协议书,原告人写收据以后,被告人才可能给原告人转存16万元钱。再说被告人一个小时以前的时候,在“路路通”和别人办理和黑P-76544小轿车的赔偿事情。
     被告人说:在没有任何人看见的情况下,给原告人10万现金,有可能吗?为什么不一次性到储蓄所给10万现金和16万的转账?或者在旅店一次性给10万现金和16万的转账?被告人在旅店给原告人现金,如果是假钞怎么办?原告人不可能同意在没有验钞机的情况下接受10万元钱现金。如果使用了验钞机,是那台验钞机?
     被告人赵力通的父亲赵树有,在2009年7月27日上午,在呼玛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人赵力通交通肇事一案的时候,说:我给原告人10万现金,没有任何人在场。而在7月28日上午又对原告人连森斌说:给10万现金我不知道,没有这个事情,我只是去了正棋储蓄所办理赔偿。还说:我只是给了5万6万的。没有再说给10万现金的事情。(有录音证据:第17个录音。10分开始。46分开始。)
     被告人赵力通的父亲赵树有、陈立东、陈立国,在7月28日上午9点多钟,找原告人连森斌协商赔偿事情,赵树有主张给原告人八千元钱,一次性结束。并且让原告人提供被害人连蕾的户口注销证明。企图获取被害人连蕾的保险赔偿金。陈立国又故伎重演,威胁原告人连森斌说:我找两个人给你两棒子,用麻袋给你脑袋套上,丢到江里去,谁也不不知道?(有录音证据:第17个录音。80分开始。168分钟开始。)
     被告赵力通的父亲赵树有和车主陈立东,对主要欺诈赔偿情节百般抵赖拒不认罪,一审对被告人人“认罪态度较好”的认定,显属错误。
     四、被告拒不按照法律规定赔偿申请人经济损失,依法应予严惩。
     截止到一审宣判,被告人及其家属并没有丝毫的悔意,不仅没有看望过受害人,就是在法庭主持的调解过程中,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诚意。被告人向原告人赔偿的16万,不过是猫哭老鼠,愚弄法律!骗出来被扣留的货车,欺诈骗取保险金24万,达到被告人被判缓刑的目的!根本不是对申请人支付的赔偿金,而是惺惺作态、假意认罪,装出一幅愿意赔偿的样子,意图达到“花钱买刑”的真实目的。
     被告赵力通以及父亲赵树有车主陈立东的犯罪行为给申请人及申请人的家庭造成了极为严重的,人身及精神损害。仅能用货币衡量的直接损失就已高达100万余元。但是被告及其家属置申请人痛苦于不顾,不仅不予赔偿,反而千方百计钻法律空子。他们赔偿16万元钱,相对由申请人所遭受的损失,真可以说是杯水车薪。并且还是为了欺诈骗取保险金和车辆出来,如果这样的认罪态度都可以作为从轻处罚的量刑情节,那真是法律的耻辱,社会的闹剧,受害人的悲哀了!
     五、呼玛县法院(2009)呼刑初字第28号刑事判决书说“原告连森斌对被告赵力通的父亲赵树有赔偿15万没有异议。”我们认为呼玛县法院说的副符合事实。
     7月29日下午,法院开庭,我说“被告赵力通的父亲赵树有没有赔偿我们赔偿15万,连10万元钱都没有赔偿,赵树有还是对我说赔偿10万元钱是‘没有的事情。’我当时在法庭放的录音。后来我还把这个录音U盘交给法院法官的手里。被告的父亲还在法院抢我的录音证据,这个我已经和法官告诉了。”
     特别是在7月28日,被告人赵力通的父亲赵树有找连森斌谈话,准备再赔偿连蕾父母一些钱,并且说“没有给10万元钱。”连森斌用录音笔录音,取得了被告没有给连森斌10万元钱的重要证据。7月29日上午,连森斌到呼玛县法院刑事审判庭,把这个好事情告诉法官邢政,法官问“你用什么录音?”连森斌告诉法官“用录音笔。”法官说“下午开庭的时候,你用录音笔播放!”下午,法院开庭,被告人赵树有、陈立国、陈立东、邵志霞,等人,早早就等待在呼玛县法院刑事审判庭的门口,连森斌1点50分钟钟来到法院大门口,发现他们几个人在三楼的刑事审判庭的窗户探出来脑袋,鬼头鬼脑的看连森斌,很不正常,连森斌就到法院的2楼,把录音笔交给一个法院的朋友保存,连森斌把一个碳素笔别在上衣口袋里,独自一人来到刑事审判庭。被告他们见到连森斌,先是装模作样的说几句话,然后赵树有突然站起来抢走了连森斌上衣口袋里面的碳素笔,连森斌拼命反抗,被告几个人装模作样的劝阻,赵树有把碳素笔折断交给了陈立国,后来连森斌怎么要这个碳素笔,被告也没有给。显然,他们以为这个碳素笔就是录音笔,他们是有备而来,他们知道连森斌用录音笔录音了,并且还要在下午法庭上面播放,被告阴谋抢连森斌的录音笔,企图毁灭证据。
     显然,法院的(2009)呼刑初字第28号刑事判决书,在这里颠倒黑白,避重就轻,这个我有录音证据。(录音证据一个)
     综上所述:申请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量刑不当。被告人没有给原告人26万钱已经罪证确凿、事实清楚,不能够凭一个收据就做出来错误的判断,而应该根据证据链和科学判断。如果只是凭借片面的证据,犯罪分子许多都可以逍遥法外?邓小平的实事求是精神是我们的法律根本,真的就是真的,假的真不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呼玛县法院在民事赔偿部分没有做出了最后判决的情况下,就草率判决被告一年有期徒刑,是违背有关法律规定的。法院的法官曾经和我说过“我们知道你没有得到那些钱。”你们知道我们没有得到那些钱,为什么还这样草菅人命的判决!
     因此请求呼玛县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抗诉重新审理,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此致 呼玛县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连森斌、张佰艳 2009年9月28日
     附:《呼玛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呼玛县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交通肇事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书》、《赔偿协议书》、《焦言证言》、《修瑞祥证言》、《车凤梅证言》各1份。法院开庭录音、被告陈立东、赵力通父亲录音各一个。
     注:抗诉申请书,同时发送给大兴安岭地区中级人民检察院、大兴安岭地区中级人民法院、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检察院、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3
     第二份是《黑龙江省呼玛县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2009)呼刑初字第28号。“(略)准许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连森斌、张佰艳撤回附带民事起诉。”看了以后更加气愤,马上写了一份《交通肇事罪刑事附带民事上诉状》:
     上 诉 人:连森斌,男,生于 1955年 4月14日,汉族、韩家园林业局资源部工作。住址:韩家园林业局2号楼房2单元403室,电话:13555080795。身份证:232724195504141111
     原告: 张佰艳,女,生于 1955年 4月14日,汉族、韩家园林业局医院工作。住址:韩家园林业局2号楼房2单元403室,电话:13845761205。身份证:232724195504141111
     被上诉人:赵力通,男,生于1974年4月1日,汉族,黑F-20532重型厢式货车的驾驶员。现住黑龙江省望奎县东郊乡厢兰五村大五井子屯265号。身份证:232324197401151x。电话:15146530376.
     被上诉人: 陈立东,男,汉族,生于1975年1月8日。黑F-20532重型厢式货车的车主。现住黑龙江省望奎县望奎镇四街24委7组557号。身份证号码:232324197501080314.电话:13555334777,13704558745。
     被上诉人:唐国东,男,28岁,黑P-67544小轿车驾驶员。现住呼玛县金山林场。工作单位韩家园林业局北疆林场职工。电话:13846577511,3517425,13845758394。身份证:232721198111270638。
     上诉人因与被上诉人赵力通、陈立东、唐国东等交通肇事罪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一案,不服(2009)呼刑初字第28号《黑龙江省呼玛县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之判决,现依法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请求依法撤销呼玛县法院的《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2009)呼刑初字第28号,重新裁判。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条之规定:“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和他们的法定代理人,可以对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第一审的判决、裁定中的附带民事诉讼部分,提出上诉。”《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一审法院仅仅根据原告的撤回起诉书和口头撤诉,就判令“原告连森斌、张佰艳撤回附带民事起诉。”属于裁判不当,请二审法院予以撤销重新裁判。
     2、判令三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合计145,143.00元。
     (其中死亡赔偿金231,620.00元钱。精神损害赔偿费5万元钱。独生女,26岁,教师。丧葬费11,523.00元钱.处理丧葬人员费用12,000.00元,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出差补助费。合计255,143.00元。减去被告人陈立东已付的16万元,尚应该赔偿145,143.00元。)
     事实和理由:
     一、一审法院裁定书违背法律规定,诱导原告撤销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一审法院仅仅根据原告的撤回起诉书和口头撤诉,就判令“原告连森斌、张佰艳撤回附带民事起诉。”属于裁判不当,请二审法院予以撤销重新裁判。
     再有呼玛县法院后来主动找原告连森斌,提出撤销对肇事司机赵力通的民事诉讼,原告连森斌在不懂得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同意的,第二天连森斌发现撤销对肇事司机赵力通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是错误的,这样错误决定对肇事司机赵力通有力,他可以不受经济赔偿的法律约束,可以轻而易举的获得宽大处理,原告连森斌几次找呼玛县法院法官邢政,要求修改撤销对赵力通的民事诉讼,法官邢政不允许修改,说不能够修改,这样对原告有利。呼玛县法院这个不允许原告修改决定的做法,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
     一审法院明明知道这样的交通肇事罪不适合刑事部分和民事部分开处理,反而主动找原告连森斌,千方百计的说服连森斌同意撤销对肇事司机赵力通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这个是违背法律法规的做法,是严重侵害被害人亲属的利益的行为。
     二、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对被告赵力通量刑畸轻。
     呼玛县人民法院于2009 年9月27日以(2009)呼刑初字第28号刑事判决书确判“被告赵力通的亲属积极参与赔偿受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而被告赵力通归案后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简直胡说八道,骇人听闻!
     被告人赵力通及其父亲,蓄意伤害申请人,手段极其卑鄙、性质及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主观恶性极深,依法应予严惩。赵树有根本就没有积极赔偿原告连森斌的经济损失,还伙同车主一起采取欺诈手段,骗取原告连森斌签订协议书,并且赵树有还自己承认没有给原告连森斌10万元钱(有录音证据)。赵树有还在法院抢原告的录音证据,还破口大骂原告,还要打原告连森斌。
     被告人赵力通没有积极赔偿原告人的经济损失,他父亲赵树有而且还采取欺诈、威胁、欺骗、恐吓等手段。在被害人连蕾举办丧事的时候,被告人的车主没有去看望也没有拿一分钱,就赔偿问题,对原告人多次说他的车辆没有进行第三者责任保险,家里很困难,连住的房子都是他父母的,就这么一台破车,没有赔偿能力,直接最后承诺只能赔偿14万元。原告人无法接受这么可怜的赔偿条件,陈立东提出如果你能够签26万的赔偿协议和出26万元的赔偿收条,可再给你两万元。在争执不下的情况下,我的爱人被气的犯了心脏病了。我只好在他准备好的协议书上面签字,并写了26万元的收条(实际收到16万元),由此,给原告人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及极大的精神痛苦。
     被告人的父亲赵树有,车主陈立东欺诈行为事实清楚、罪证确凿,后果严重,但被告人赵力通却判了有期徒刑一年,明显对被告赵力通量刑畸轻。请二审法院予以撤销,依法重新对二被告量刑。
     三、一审法院无中生有,拈轻怕重。
     一审法院在《呼玛县刑事判决书判决书》中提出“且有证人唐国才、连森斌的证人证言。”这个不符合事实,一审开庭的时候,呼玛县人民检察院只是公布了唐国才、唐国东的证言,没有公布连森斌的证言,因为连森斌的证言,明确对被告唐国东不利。这个有法院的庭审记录,有连森斌的法庭录音证据。
     一审法院为什么在《呼玛县刑事判决书判决书》中,没有提出原告连森斌提供的证人证言,还有原告连森斌的符合法律规定的录音证据,而是注重陈述被告欺诈、威胁原告签订的所谓协议书。而法院也是和原告说过被告没有给原告26万元钱,就是这个协议书不能够否认,这个说法完全不符合法律规定。《民法通则》明确规定在协议书显失公平的情况下可以撤销或者变更。
     一审法院在《呼玛县刑事判决书判决书》中提出“对被告人赵力通提出亲属参与赔偿被害人亲属的事实并无争议。”我们知道被告人赵立通亲属参与赔偿,无可否认,可是赵力通的父亲在法庭欺骗说“我亲自给连森斌10万元钱”,第二天有否认没有给连森斌10万元钱,对原告连森斌说“没有的事情,我只是去邮所了。我只是拿5万元钱。”这个有录音证据。
     一审法院开庭的时候,人民检察院在人民法院公诉的时候,没有交警队的肇事司机的酒精检验报告,而人民法院就不应该接受人民检察院的公诉。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民法院应该依照法律,采纳受害人家长提供的证据,鉴于肇事司机和车主的胁迫、欺诈、显失公平,等不良行为,不适合判处肇事司机缓刑,应该判处受害人和车主签订的协议书无效,让受害人的家长得到应该得到的赔偿?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希望给人民教师——连蕾的亲属公正的经济赔偿,给肇事司机应有的刑罚!绝不能够让这样的人间悲剧重演!绝不能够让肇事司机逍遥法外!
       总之,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其认定保险条款为格式条款且条款无效的行为严重背离了交强险的立法精神和旨意,严重侵犯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上诉人是交通肇事罪的受害人,但是在一审法院的判决书中对受害人的各项权利均未予以保护。相反,三名被告的却得到格外关注。不仅是法院对其量刑轻,而且他们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也小,仅仅凭借原告和被告的协议书就判决被告已经收到26万元钱,而不采纳原告连森斌提出的证人证言、录音,等证据。请二审法院依予以撤销一审法院不合理的裁定书,对本案重新裁判。
       此致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中级人民法院
       原告:连森斌、张佰艳
       2009年9月28日
     附:《呼玛县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呼玛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交通肇事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书》、《赔偿协议书》、《焦言证言》、《修瑞祥证言》、《车凤梅证言》、《刑事判决书抗诉申请书》各1份。法院开庭录音、被告陈立东、赵力通父亲录音各一个。
     4
     我看时间已经晚上23点多了,已经很困了,我吃了一些东西,想到明天早上去呼玛县法院,又抓紧写了《交通肇事民事起诉状》,准备在呼玛县法院民事审判庭起诉。
     原告:连森斌,男,生于 1955年 4月14日,汉族、韩家园林业局资源部工作。住址:韩家园林业局2号楼房2单元403室,电话:13555080795。身份证:232724195504141111
     原告: 张佰艳,女,生于 1955年 4月14日,汉族、韩家园林业局医院工作。住址:韩家园林业局2号楼房2单元403室,电话:13845761205。身份证:23272419550414112X.
     被告: 陈立东,男,汉族,生于1975年1月8日。黑F-20532重型厢式货车的车主。现住黑龙江省望奎县望奎镇四街24委7组557号。身份证号码:232324197501080314.电话:13555334777,13704558745。
     被告: 赵力通,男,生于1974年4月1日,汉族,黑F-20532重型厢式货车的驾驶员。现住黑龙江省望奎县东郊乡厢兰五村大五井子屯265号。身份证:232324197401151x。电话:15146530376.
     诉讼请求:
     1、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原告人与被告人陈立东签订的《交通事故赔偿协议书》。(协议书和收据为一体合同,一个无效另一个也随着无效。)或者变更原告人与被告人陈立东签订的“交通事故赔偿协议书”的赔偿金额条款,即协议书的第一条。
     2、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人赔偿原告人合计145,143.00元。
     (其中死亡赔偿金231,620.00元钱。精神损害赔偿费5万元钱。独生女,26岁,教师。丧葬费11,523.00元钱.处理丧葬人员费用12,000.00元,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出差补助费。合计255,143.00元。减去被告人陈立东已付的16万元,尚应该赔偿145,143.00元。)
     3、请求人民法院判处被告人赵力通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赔偿原告人的经济损失。
     事实与理由:
     1、2009年5月 2日下午15时20分,被告人赵力通驾车肇事,当场致原告人的女儿连蕾(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由此,给原告人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及极大的精神痛苦。
     2、被告人陈立东(肇事车的车主),即此起交通肇事的民事责任人于2009年5月22日,与原告人签订了“交通事故赔偿协议书”,该协议书的第一条约定甲方一次性支付给乙方人民币贰拾陆万壹仟陆百元(实际赔偿壹拾陆万元)。被告人陈立东就赔偿问题,对原告人多次说他的车辆没有进行第三者责任保险,家里很困难,连住的房子都是他父母的,就这么一台破车,没有赔偿能力,直接最后承诺只能赔偿14万元。原告人无法接受这么可怜的赔偿条件,被告人陈立东提出如果你能够签26万的赔偿协议和出26万元的赔偿收条,可再给你两万元。在争执不下的情况下,我的爱人被气的犯了心脏病了。我只好在他准备好的协议书上面签字,并写了26万元的收条(实际收到16万元)。
     原告申请人民法院变更或者撤销原告于被告签订的《赔偿协议书》,原告认为该合同内容有重大误解或显失公平,是无效合同。《民法通则》第五十九条规定:行为人对行为的内容有重大误解或显失公平,一方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机关予以变更或撤销。根据诚实信用原则及当事人处分原则,一般来说当事人达成的赔偿协议不能反悔。但当事人如果存在上述两种情形之一的,法律允许撤销,即可以不履行和解协议的内容。法律赋予当事人撤销权,是为了恢复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平衡各方当事人的利益。《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合同法》第七条第三款规定:经济合同的无效,由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无效经济合同的确认权,归合同管理机关和人民法院。重大误解”是从意思表示角度说的,在协议签订时当事人因某种原因对事态的判断出现失误,在抱有重大误解的心态下签订协议,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当事人得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撤销该赔偿协议。原告就是被告在隐瞒真相的情况下,判断失误,以为被告当时真的拿不出来更多的钱,并非其真实就16万元钱接受的意思表示。而“显失公平”主要是从损害后果角度讲的。也就是说,被侵害的当事人实际损失远远超过预期损失,并且这种利益差超过了法律允许的限度时,其得以:“显失公平”为由申请法院变更或者撤销该赔偿协议
     此后,得知被告人陈立东肇事的车辆投保了三十万元的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原告人在极不情愿的签了赔偿协议书,知此后,又感到受到了极大的蒙骗和愚弄,极度悲情和苦恼。原告人在被告人陈立东的蒙骗、欺诈、胁迫和乘人之危(原告人为失去独生女儿而失去生存信心和未来生活希望),极不情愿的与被告人陈立东签订的“交通事故赔偿协议书”。以此确定的权利义务是显失公平的。原告人为求得公道,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变更协议书的赔偿金额条款,要求被告人陈立东给予公平合理的赔偿。
     3、其余被告人赵力通、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伊春中心支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在被告人陈立东、赵力通拒绝赔偿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可直接赔偿原告人。
     4、关于被告人陈立东说:在旅店赔偿原告人10万元现金的事情。
     2009年7月27日上午,在呼玛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开庭审理被告人赵力通交通肇事一案的时候,被告人陈立东说:在客运旅店提前一个小时给原告人连森斌10万现金。被告人赵力通的父亲赵树有说:我给原告人10万现金,没有任何人在场。(见审判案卷)
     反驳理由:原告人与被告人签订的《交通事故赔偿协议书》的第2条“甲方将上述261600.00元,在签订协议之时,将现金一次性付给乙方。”
     被告人承认协议书和收据都是在呼玛县呼玛镇正棋储蓄所签订。这样,被告人不可能一个小时前在客运旅店,在没有签订协议书,没有写收据的情况下,提前付给原告人10万元钱现金。这样的行为即不符合实际,也不符合情理。应该是在储蓄所双方所签订协议书,原告人写收据以后,被告人才可能给原告人转存16万元钱。再说被告人一个小时以前的时候,在“路路通”和别人办理和黑P-76544小轿车的赔偿事情。
     被告人说:在没有任何人看见的情况下,给原告人10万现金,有可能吗?为什么不一次性到储蓄所给10万现金和16万的转账?或者在旅店一次性给10万现金和16万的转账?被告人在旅店给原告人现金,如果是假钞怎么办?原告人不可能同意在没有验钞机的情况下接受10万元钱现金。如果使用了验钞机,是那台验钞机?
     被告人赵力通的父亲赵树有,在2009年7月27日上午,在呼玛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人赵力通交通肇事一案的时候,说:我给原告人10万现金,没有任何人在场。而在7月28日上午又对原告人连森斌说:给10万现金我不知道,没有这个事情,我只是去了正棋储蓄所办理赔偿。还说:我只是给了5万6万的。没有再说给10万现金的事情。(有录音证据:第17个录音。10分开始。46分开始。)
     被告人赵力通的父亲赵树有、陈立东、陈立国,在7月28日上午9点多钟,找原告人连森斌协商赔偿事情,赵树有主张给原告人八千元钱,一次性结束。并且让原告人提供被害人连蕾的户口注销证明。企图获取被害人连蕾的保险赔偿金。陈立国又故伎重演,威胁原告人连森斌说:我找两个人给你两棒子,用麻袋给你脑袋套上,丢到江里去,谁也不不知道?(有录音证据:第17个录音。80分开始。168分钟开始。)
     被告人陈立东妻子邵志华的电话录音。她没有否认只是给16万的事情。
     请求人民法院支持原告人的请求,以保护原告人的合法权益。
     此致 呼玛县人民法院
     原告人:连森斌、张佰艳(签名): 二00九年 九月 二十八日
     5
     我又把这3个法律文件修改了两遍,又把这些法律文件发给几个联系过的律师和朋友,还在网络里向几个律师提出了判决书的法律咨询,这个时候已经是9月28日2点多钟了,天已经开始微微的放亮了,我没有困意了,想到明天还要去呼玛县法院,不能够过节以后再去,赶早不赶晚,我在连蕾的博客和QQ里面和她的网友说话,还在连蕾博客的写心情留言“祝贺连蕾教师许多的网友、同学、同事、老师、朋友,中秋节快乐! 9-27 22:44”最后,还是关电脑上床睡觉,大约睡了半个小时左右,还是醒了,睁开眼睛,女儿出车祸那天的景象又出现在我面前,蕾蕾睁大眼睛看金戒指上面的绿宝石的样子、我把连蕾叫上小轿车是样子、女儿车祸以后粉红色的上衣、瘪了的脑袋的样子,历历在目….,我怎么也睡不着,看看手机时间是早上4点多钟。我开始收拾需要带的东西,我准备到呼玛县办完事情直接去塔河县和母亲过中秋节,看着准备给塔河县贾连河带的一箱英语书籍,这些书籍已经准备有3个多月了,春天连蕾刚刚车祸,他说要一些连蕾的英语书籍,我就准备好了,由于我一直没有去塔河县,也就没有给他送去,看来这次还是不能够带了。我想到今天是星期一,大盘这几天处于调整状态,星期六买的股票“火箭股份”应该9点半开盘就卖掉,防止办事情的时候没有时间看盘,大盘下跌套住。我就打电话给出租车司机,他说7点钟来接我,我两手准备,如果出租车没有来,就坐大客车去呼玛县。
     早上5点多钟,我给母亲打电话告诉她我去呼玛县打官司,然后去塔河县一起过中秋节,母亲告诉我把小波的身份证带着,她好开小波的“低保”,我给张佰艳打电话告诉她我去呼玛县了。我就拿起来准备好皮包下楼房,走路去韩家园镇,由于刚刚下过雨,外面的空气格外新鲜,走到家园广场的时候,看见邻居老谭和老顾在锻炼身体,老谭说“来呆一会?”我说“有事情。”老顾说“去北京!”我没有再说什么,我顺着“库伦斯路”向水库的大堤走去,又两个多月没有来这里了,走到碧波荡漾的水库,来到流水潺潺的水库小桥,想到这里曾经是我和女儿经常来的地方,她在这里照了许多笑脸靓丽的相片,我泪水又涌出来,碰见几个人,我低下头过去了,到了大堤的北头,那里新立一块巨大的花岗岩石头,上面写道“金水湖”三个红色行书大字。这块大石头我认识,哪是2004年夏天,我在韩家园林业局资源科监督站工作,得了面瘫,口歪眼斜的样子,教师培训班时候的同学张宗祥,当时是韩家园林业局副局长,开着小汽车去倭啦根河畔看怎么修筑拦河大堤的时候,看见我一个人溜达,就停下车拉我上汽车。我首先发现这块大石头,我对他说“这块大石头可以做石碑!”他看了看没有说什么,后来他真的把这块大石头放在“松涛鹿苑”的滑雪场,立在那里当标的物。现在这块石头在这里,我回忆女儿连蕾小时候和张宗祥在火车上邂逅,他们俩开玩笑的样子,张宗祥告诉连蕾“你别让你妈妈打你爸?”女儿甜甜的笑了回答“我妈不听。”我心里痛楚楚的,为人处事我不如老同学张宗祥慷慨大方,他后来还给女儿买过裙子、衣服什么的,大前年春节还给女儿500元钱。
     我沿着蜿蜒的泥泞小路向工业区走去,这条路是我和女儿经常走的,看到那里有我去年种的地,现在已经荒草没腰了,去年秋天在这里,我和女儿还有她三姑,起了两丝袋子土豆,蚊子把女儿手和脸上咬了好几个胞,女儿快乐的和她三姑说话,这些情景好像就是刚刚发生。7点钟的时候,我走到了工业区,我给出租车司机打电话,他让我到出租车里面,8点钟的时候出租车出发去呼玛县,9点多钟到呼玛县街里。我连忙住到“馨园旅店”,又到网吧看看股票,大盘正在集合竞价,“火箭股份”确实涨了,看看收入760元钱,想卖了,可惜又犯了贪的错误,没有卖出去,到了10点钟大盘一路狂跌,赔了1200元钱的时候卖了。心里大骂自己无能窝囊,赚钱的时候不卖,赔钱的时候卖出去,几乎每次都是这样,就是改不过来,不然的话,我可以赚钱的。
     我好像流浪狗样子踉踉跄跄的走出来网吧,昏头昏脑的去了“文翰复印社”,复印了昨天晚上写的3份法律文件,签字以后,急匆匆的去了法院,刑事审判庭没有人。一个审判庭在开庭,可能是审判昨天他们从韩家园林业局提回来的犯人,门口有韩家园林业局北疆林场的场长华玉林,我们互相看看,都没有说话。我就到法院的立案庭把《民事诉讼状》交给一个负责的青年女法官。
     她坐在办公室电脑前面,她认识我,上次交起诉状的时候就是她接待的,我说“判决书下来了。”
     她说“把判决书给我看看?”
     我把判决书和裁定书的复印件给她一份,她认真看了看说“你撤诉干什么?”
     我说“是一个不请自来的加格达奇的律师让这样办的,刑事审判庭的法官也是找我撤了肇事司机的民事部分,后来发现不对,找他更改,他不允许。我们这里有证人证言,也没有指证,还有录音证据。”
     她看了看我说“在这里起诉交诉讼费啊?执行也困难啊?”
     我看着她想了想,没有等我说话,她说“到这屋来,你把新的起诉书给我,把原来的给你拿回去。”
     一个男的法官对她说“协议书都签字了,不应该起诉了?”
     她回答“人家有证据什么的。”
     我说“到这里立案是经过鞠院长同意的,冯玉波县长给他打电话了,当时你们法院领导正在开会,都听到冯县长的电话了。我现在就把诉讼费交了?”
     她急忙说“哪不行,你先回去吧,明天就放假了,过节以后,我们开会研究给你打电话。”
     我问“这个U盘录音证据给你?”
     她说“到时候在法庭播放,你自己存着。”
     这个时候已经11点钟了,我想去呼玛县检察院,想到自己胡子拉碴的,头发长长的样子,就去理发,还是那个小伙子给我理发,7元钱把头发胡子都弄得干干净净。他看到我拿的法律文件非要看看,我们比较熟悉了,我就说了女儿车祸的事情,他说“我没有上高中,如果上高中应该认识她的,我比她大一岁,她高中的几个同学我都认识,可惜拉。”出来理发店,已经中午了,我就到“吊炉饼饭店”吃饭,还是想看看这里的经营情况。进来饭店没有人吃饭,我对新换的胖呼呼的老板娘说“买卖可以啊?”
     老板娘见到我笑嘻嘻的说“没有人吃饭,就是卖饼。泰康保险公司的经理今天早上回家了,他买的鱼还放在冰柜里。”
     我说“过节了,应该回家了。这个经理好人啊,他和气的对待人。他在这里还要请我吃鱼。”
     老板娘说“人比较好,一个人也是经理。”
     “一个人更加好,自己说了算。给我来两个饼,有什么菜?”
     “有砂锅,放炖豆腐红焖肉。”
     “多少钱?”
     “10元钱。”
     我一听比较贵就说“我不愿意吃肉,来一个鸡蛋汤?”
     “可以,饼来咸的还是甜的?”
     “甜的。”
     那个也是胖胖的女服务员端上来两张吊炉饼,一会鸡蛋汤也送来了,我吃着甜香香的饼,感觉比以前作的好吃了,就夸奖说“饼比以前进步了,好吃多了。”
     老板娘说“原来的老板前几天来这里,他回家没有活干,回来还想开饭店,没有找到。”
     “这个饭店不卖的好,他那个时候比现在红火多了。”
     吃饭以后,交了7元钱,回到旅店,看了看电视。下午一点钟的时候,我走着去呼玛县检察院,检察院没有开前大门,我就从后面来到门卫室。
     门卫还是那个小伙子,他问“事情还没有完啊?”
     我说“要不怎么说老百姓不打官司,法院吃完原告吃被告,没完没了。”
     “你找谁?”
     “我是来交抗诉书的。”
     进来一个比较老一些的检察官说“交给公诉科的张志刚,他还没有来,每天这个时候他都来了。你是什么案子?”
     我把车祸赔偿和判决书的事情和他说了,他说“打官司得有人啊?”
     我等待到2点半钟,看着每一个过从门卫室经过的人,还是没有见到张志刚,有些着急了,我还是要到法院刑事审判庭交《民事上诉讼书》,法院女法官不是说明天不上班了吗?我就上楼到5楼公诉科,一个检察官见到我就喊“张科长有人找你!”
     公诉科科长的门开了,张志刚看见我倒吸一口凉气,严肃的问“什么事情?”
     我进来屋里坐下回答“案子判决书下来了,我交抗诉书?”
     “什么,抗诉书是你交的吗?”
     “啊,我交抗诉申请书。”
     “申请书还可以,抗诉书是我们写的,放在这里,我们会给你书面答复的。”
     他没有一丝笑容的接过我递过去的抗诉申请书,没有看就放在桌子上面了。我看见他桌子上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法律文件和书籍,显然他中午没有回家,一直在办公室里,所以我没有看见他。我还想问他几个问题,为什么在法庭没有我的证言?为什么没有交警队的酒精测试被告?他好像不太理会我,眼睛也不看着我,我只好说“你忙吧,我回去了。”
     他说“我不送了。”
     我出了检察院就直奔法院刑事审判庭找邢政交《刑事附带民事上诉讼书》,还是没有人,门口有几个老百姓等待。
     我就打电话给邢政“我现在你们办公室门口,要交上诉书?”
     他说“我们昨天晚上回来很晚了,我3点半钟去办公室,你来交上诉书。”
     3点半钟我去他的办公室,他和李恒江都在那里,还有一个当事人。我把4份上诉书交给他,他看了一眼说“放在这里,等我们电话。”
     李庭长说“我们得一个个的送去。”
     李恒江总是说一些表扬自己的忽悠话,什么“理解了”、“同情受害人了”、“办事情比较难”、“我们尽职尽责了”等等,可是案子背后的事情就看不透了,原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没有一点进展。我们这个案子不就是这样吗?从6月份到现在两个月过去了,还是那样。看来拖延战术不仅仅是朝鲜用来玩弄“六方会谈”的美国人的,呼玛县法院也是得心应手。
     我走出来法院,心里比较好一些,一天交了3份法律文件,完成了任务,过节以后就等待电话了,中秋节就可以去塔河县和母亲一起过节了。我看看时间3点50分钟,应该去看看女儿了,我就向黑龙江边走过去,到了连蕾骨灰撒的地方,没有了蚊子,两条白色的舶船还在那里,对岸俄罗斯的岗楼还在那里,黑龙江边的草蒿已经枯萎了,只有一只向日葵蒸蒸日上的开放,我想到这个向日葵可能寄托着连蕾的青春年华!我就用手机拍照下来。一江秋水向东流,婷婷玉立的向日葵,在阳光下金灿灿的花瓣,多么象女儿的笑脸啊!
     黑龙江水已经涨了,漫过了那个水泥石头码头。我用江水洗了两次脸,口中祷告“连蕾啊,车祸肇事司机判决书下来了,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爸爸不服,今天已经把上诉书、抗诉申请书、起诉书交上去了。爸爸恨啊,肇事司机他们说没有喝酒,车速度30公里,200米看见对方,我才不相信哪!我们都看见唐国东喝酒了!你妈妈回黑宝山过节去了,我明天去塔河县和你奶奶过节。爸爸对不起你啊,爸爸想念你啊!”我在这个呆了两个小时以后,夕阳已经发红了,我还是没有走,心里想多陪伴女儿一会,天空下起来毛毛细雨,我离开了黑龙江边。
     我路过“一块豆腐刀削面”,想到看看服务员小张,她在“吊饼饼”当服务员时候认识的。她和老板都比较关系我女儿车祸打官司的事情。我要了一碗刀削面,一边吃一边看电视,小张看到我,睁着象猫一样的大眼睛问“事情怎么样了?”
     “一审判决肇事司机有期徒刑一年,我来交上诉书了。”
     “啊,呆几天啊?”
     “明天去塔河县和母亲过节,过节以后还要来呼玛县几次,案子没完没了。我就是来看看你,吊炉饼中午我去了,没有几个人吃饭。”
     她忙活别得客人去了,我吃饭以后走了,看见她一边干活一边睁大眼睛扑朔迷离的看着我。
     我回到旅店打开电视看“天生我财”节目,大盘狂泄130点,火箭股份下跌6%,早上尽管卖晚了一些,还是卖对了,如果收盘的时候卖,可陪惨了。晚上旅店没有给暖气,凉飕飕的感觉,我就给几个律师和朋友打电话诉说了呼玛县法院判决书的事情,让他们帮助在网络上面呼吁呼吁,他们发表了不同的观点。我对床的是个40多岁的流浪汉,我现在也是孤寡老人了,我们俩唠得非常投机,他讲述一些到南方打工的事情,我讲述女儿的车祸事情。晚上21点钟,他说“我们俩去网吧上网,包宿每晚上7快钱,我就是玩大型游戏。”我没有去,他自己去了。
     我看了一宿电视剧,早上5点钟起来,我先给我读大学时候的老师吴敏祥打电话“吴老师吗?我是连森斌,你在那里?在北京,什么时候回来,过节以后,我准备去18站看望你!”吴老师听到我的电话,还是提高声音和我说话,看来对我还是重视的,记得20多年以前,吴老师是我们政治系大专班的班主任,他把班级搞得热火朝天的。他讲课非常的好,字写得好,可以说他的讲课风格和政治思想影响了我的一生,没有他的治学严谨,就没有我现在的理论知识,那个学生时代的愉快生活真是终身难忘啊!20多年没有见面了,恰同学少年,到中流击水,忆往昔峥嵘岁月稠!这些惊心动魄的毛泽东诗词呈现在我脑海里。回忆往事,我真的是蹉跎岁月、孩子都混没有了,一事无成啊!
     6点钟的时候,我走着去客运站,6点半钟座大客车去塔河县。大客车行驶到连蕾去过的地方,我心里浮想联翩,想到孩子那个时候朝气蓬勃的样子,想到过去美好的生活,也想到孩子在殡仪馆,肇事现场的鲜血淋漓的悲惨景象。我晃晃悠悠的打一个盹,大客车到18站林业局了,我看到去董恩利家的哪条路还有一排排的红砖房,我利用下大客车上厕所的机会,看了看公园里正在扭秧歌穿的红红绿绿的人们,看到我和连蕾呆过的红色凉亭,悲痛满腹!那是2007年暑假,我陪女儿到呼玛县报名,她准备参加本科英语函授入学考试。连蕾那个时候多么的美好啊!连蕾的考试成绩比较好,她高兴的对我说“我身边的几个人抄我的英语题,他们知道我是英语系的毕业生!”如果女儿不车祸,明年就可以本科英语毕业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一个合同纠纷,当事人跑四十趟法院无法立案
  • 黑龙江最牛的肇事司机:在呼玛县法院刑庭抢证据
  • 黑龙江省最牛的肇事司机:在呼玛县法院刑庭抢证据
  •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率团访问蒙古国
  • 控告中共上海闸北区法院多年来对我的迫害/孙洪琴
  • 薄熙来打黑又传捷报 在重庆高级法院抓到大黑鱼
  • 重庆打黑再有高层落网:法院煤矿安监等数高官被双规
  • 北京高等法院也要接访
  • 三名韩籍人在华被法院判处侵犯著作权罪
  • 广东法院警方联动 赖账外资商人可被限制出境
  • 最高法院成立立案庭受理涉诉信访案件
  • 法院已同意受理郭永丰告公安局的申请
  • 最牛烟酒店开张:法院、公安局送花篮!(图)
  • 谁是湖北竹山法院“萝卜”院长韩家庸的“保护伞”?
  • 刘荣生状告湖北省文物总店 胜诉法院不执行(图)
  • 3500名中基层法院院长大轮训 设应对群体性事件讲座
  • 百万财产惨遭地方法院违法执行 石家庄夫妇五年上访漫漫维权路 (图)
  • 基督徒营救朝鲜难民内蒙法院重判10年(图)
  • “人民”法院黑社会
  •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法院腐败
  • 控告中共上海闸北区法院多年来对我的迫害
  •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审委会谁主沉浮
  • 昌平法院袒护嘉鸿房地产公司 北京稳定在哪(图)
  • 上海检察机关:从法院枉法的“说客”升格为“帮凶”
  • 海淀法院民庭庭长难道小学文化都不如?/转业军人吴业夫(图)
  • 无锡市滨湖区法院违法拍卖无锡市卷笔刀厂
  • 新疆呼图壁马兰英劳教因公摔伤索赔,无赖劳教所与法院狼狈为奸(图)
  • 浙江农民工受骗含冤 谴责河北省两级法院/马家驹
  • 关于敦请最高法院纠正并撤销贵州省高级法院
  • 刘俊春 政府放火,法院违法?冤上加冤! (图)
  • 屈打成招判死缓,四川法院制造冤假错案,草菅人命,请世人关注!
  • 三级法院玩弄法律 河南商城县七旬老人追讨毒饲料损失13年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广西平南县法院院长滥用司法,伙同原告谋取被告财产(录像)
  • 访民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图)
  • 敬请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回到法制的轨道/李建荣(图)
  •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图)
  • 四川旺苍县法院是法盲还是在枉法/叶会志(图)
  • 儿子派出所死的不明不白,乌鲁木齐有关法院拒不按行政诉讼办案
  • 建议违法成性的丰台法院不要再亵渎法院/王伟平 吴田丽
  • 执法犯法,恶意枉判的河南郑州市中原区法院 (慎入)(图)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 一个中国公民对一个法院院长的血泪控诉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刘凤栓:山西离石不但狗咬人,法院也打人
  • 关于广西区大化法院不执行已生效的民事判决的情况反映及紧急呼救
  • 法院黑幕浙江台州黄岩法院法官廖小浩非法交易
  • 谁来管管广东的法院
  • 台湾同胞吴浣蕙就上海静安法院的枉法判决的声明
  • 绵阳市高新区法院2003年民83号判决书造假案(图)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顺德法院、佛山中级法院枉法,广东高级法院庇护
  • 告到法院仍未能立案侦查的“11.26”中毒死残案
  • 控告成都、四川两级法院法官故意枉法判决
  • 最高法院某法官在离婚案中如何打造成“千万富婆”
  • 控告成都市中级法院谭军/唐大润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省法院一纸判决 五百人无家可归-----抚顺醇醚化学厂职工
  • 吉林省白城中行、法院与不法分子狼狈为奸
  • 东海一枭: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 致最高人民檢察院、法院、中纪委的一封信
  • 包头法院执行不力让他白白损失7万多元 (图)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1号“行政判决书”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 政文:评江苏省高级法院苏行监字第106号通知书
  • 法院需要公正官,衙门更需念佛人
  • 法院的判决书如同废纸
  • 权色交易 法院判假为真
  • 三个法院,三种判决,谁是公正的?
  • 李新德:【山东济宁】未婚姑娘遭拘禁强行上环 法院竟判决被告无罪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错判一条人命,市中级法院的法官还要提拔晋升?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中国瑞安市人民法院绑架人质
  • 饿死莫做贼,气死莫告状--中国大陆基层法院的观察与思考
  • 刑讯逼供致伤还是跳楼摔伤? 法院判三民警无罪
  • 李少民:中国法院的 “一审” 和香港<明报>的 “二审”
  • 拔枪“示警”“误”杀男童 江苏一法院副院长被判刑
  • 爱子狱中被杀 两老广州法院跪地喊冤
  • 东莞市“人民”法院法警强闯学校铐校长施暴、抢走私人存款
  • 公安局违法收容致人死亡 法院却判无须赔偿
  • “处女嫖娼案”:法院将对少女作精神鉴定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 治安队长酒后驾车撞死人 法院判其赔款了事
  • 北京法院调查:1/5贪官因赌博犯罪
  • 猪头王胜俊“人民性是人民法院的本质属性”
  • 新华区法院行政厅法官说:就是见了胡锦涛也不管用/ 王海珍
  • 法院岂能把司法当儿戏
  • 也谈人民法院坚持“三个至上”/刘晓原
  • 葛黎英向法院递交的行政诉讼
  • 刘逸明:法院就胡斌替身说“辟谣”是越俎代庖
  • 虹口法院腐败、法官渎职枉判/陈家栋
  • 敦促湖北枣阳法院院长辞职
  • 政府高层决定了法院将给刘晓波定罪(图)
  • 法院违反“无罪推定”原则枉法裁判邓玉娇有罪/张律师
  • 深圳市福田区法院判处李铁败诉三大招数
  • 美国教授:这件事比较有趣的是牵涉到中国法院、政府和开发商(图)
  • 马兴龙:新疆昌吉州指定审理玛纳斯法院更黑暗
  • 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腐败“办案纪实”
  • 最高法院何必敌视舆论监督/陈杰人
  • 最高法院:唐吉诃德式的“宣战”/李利
  • 陈书伟“操”法院国内媒体传播分析(1)/秦风
  • 法院为何比信访更不靠谱/秋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