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中宣部“太有才了”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21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昝爱宗 (博讯 boxun.com)

    
    清朝有个经验,百姓怕官,官怕洋人。现在似乎还是这样没进步,官依然怕洋人,“洋大人稍微示好,狗奴才就搭出舌头摇尾巴了”,这个狗奴才是一种潜在的“两面派”心理,即当官的阴暗心理,见了洋人甘心自称为狗,而见了自己的下属,尤其是自己的百姓,就连哄带吓唬了。
    
    10月17日《东方早报》援引日本媒体16日报道,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此前访华时,中国有关部门(原日本报道指为中宣部,但未见中宣部回应)要求国内媒体今后制作抗战题材电视剧等时不要对日本反派人物使用“鸠山”这一姓氏。报道称,中国著名的现代京剧《红灯记》里的日本宪兵队队长名叫鸠山。日民主党在8月底的众院选举中获胜后,中国媒体相继推出介绍鸠山的专题,有的报道也提到了《红灯记》。中国在10月1日迎来建国60周年,国内播放了众多以抗战以及与国民党内战为题材的电视剧。有关部门还要求在鸠山访华期间减少播放和抗战相关的电视剧《红灯记》是早在1960年代“文化大革命”期间作为革命样板戏反覆上演的抗敌故事,该剧讲述了抗战期间和日本军队抗争的共产党地下党员一家的故事。宪兵队队长鸠山被描述成凶残狡诈的恶鬼,而毛泽东的妻子江青主导了这部戏,现在看不过是一场糊弄历史真相、愚弄民众的恶作剧。
    
    或许有人会说中宣部如此通知,是改早年“红灯记”之邪而归今日“中日友好”之正,是为了更好地让百姓“爱国”,因为日本首相鸠山上任后提出重视亚洲的政策,中日关系更进一步,中国的地位或许得以提升,中宣部一些“出主意”的要员还可立上一功。
    
    还有人持反对意见,其实鸠山不过是日本的一个姓氏,和中国的赵、钱、孙、李一样。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代叫毛泽东,现在还有画像挂在天安门上,但毛的接班人们并没有因此让电视剧里的国民党反面人物毛人凤们因为姓毛而都一一改姓。在中国的词典里,字词有“褒义词”、“贬义词”之分,但百家姓却从没有过“褒义姓”、“贬义姓”和“好姓”“坏姓”之分。中宣部如此形而上学,让天下坏人到了中国一律不许叫“鸠山”,这种极端在文革年代都未发生过,何苦呢?也许有些人会以为这是在对日本新首相鸠山由纪夫表示友好,看中国人多体谅人,多以人为本,多人文关怀。可如果换个位置思考,在日本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中国没有法律,要不怎么会这样无法无天呢。
    
    由于中宣部某些人物超常规思维,所以网上有人称“中共中央宣传部很雷”,从此坏蛋不能叫“鸠山”,大有皇帝“文字狱”的趋势。
    
    难道如今还处在遍地“文字狱”的皇帝时代?皇帝“家天下”时代,民众的自由被剥夺,不过如一堆草芥,皇帝叫什么名字,对于普天之下率土之滨的臣民来说,皇帝名字中的某个字甚至某个音,就拥有了排他性的专利,这个字属他皇帝一人所有,任何人不能说、不能写、不能用,这个文字事实上被禁止、被废除,必须从字典中抹掉。一旦有人不避皇帝的名讳,就有可能脑袋搬家了。
    
    看看历史上是怎么说的——汉高祖叫刘邦,先秦古籍中的“邦”字在汉代都被改成了“国”;光武帝叫刘秀,“秀才”被改成了“茂才”;李世民称帝,国家机构“民部”从此改成了“户部”,一直延续到清末。因为康熙叫玄烨,千字文的第一句也就改成“天地元黄”而不是“天地玄黄”了。雍正皇帝叫“胤祯”,结果把明朝末代皇帝“崇祯”改为“崇正”,把宋朝皇帝“赵匡胤”改名为“赵匡允”。后晋的石敬瑭名中有“敬”,于是所有姓“敬”的人被迫改姓“苟”或“文”。近年不少姓“苟”的人呼吁要把他们的姓恢复到“敬”,就是石敬瑭当年的历史遗留问题。因为皇帝的名字而改姓的,随便就可以举出:避汉元帝刘爽讳,爽氏改为盛氏;避汉明帝刘庄讳,庄氏改为严氏;避汉安帝父追尊孝德皇帝刘庆讳,庆氏改为贺氏;避晋景帝司马师讳,师氏改为帅氏;避唐明皇李隆基讳,姬氏改为周氏;避唐明皇讳,弘氏改为洪氏……至于因皇帝名字而改物品名的,也常见。明熹宗名字叫朱由校,宫中就只好把“油”叫“芝麻水”,把“油漆”叫“漆作”,“校官”改“教官”,“校场”改“教场”。吴武王叫杨行密,人们就把“杏子”叫“甜梅”,把“蜜”改称“蜂糖”。(梁发芾《生死攸关的皇帝名讳》,09年3月20日中国经济时报)
    
    皇帝玩过的“文字狱”旧古董,现在居然轮着中宣部瞎折腾了,胡锦涛说“不折腾”,中宣部却没有当回事,假如下一任日本首相叫龟田、山本,难道中宣部还要下一个命令,禁止电视剧中的反面人物使用“龟田”、“山本”这一姓氏?以前的“文字狱”是避讳皇上,现在却要避讳洋人了,如此脑残,庸俗,中国的文化传播、文艺创作事业,若都像中宣部或国家广电总局这样“无微不至”地来主管、主办,来向洋人乞怜“舔屁沟”,恐怕是永远出不了好作品的。
    
    “太有才”的中宣部,早该改弦更张、改邪归正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请教在法兰克福的新闻署长柳斌杰
  • 一南一北说国庆:法律工作者滕彪和自由撰稿人昝爱宗谈网络封锁
  • 昝爱宗:感谢杭州国保的忠告
  • 昝爱宗:刘逸明造谣案之分析
  • 昝爱宗:近期封杀博客很频繁 (图)
  • 昝爱宗:敦促温家宝关注安徽访民李蕊蕊被强奸案
  • 阅兵背后的秘密交易 /昝爱宗
  • 昝爱宗:公盟走投无路,但天无绝人之路
  • 昝爱宗:开放总编金钟先生谓香港“中国良心”(图)
  • 蔡楚:昝爱宗七一赴港被拦在杭州机场(图)
  • 昝爱宗:压根就没实现信仰自由
  • 昝爱宗:请抵制公交车超载--致成都市民公开信
  • 昝爱宗:六月一日和派出所警察对话
  • 昝爱宗:南方周末“救救我,我是张书记”不是假新闻
  • 昝爱宗:带病提拔的杭州副市长许迈永
  • 昝爱宗:支持王怡《写给温家宝总理的福音单张》
  • 昝爱宗:龙律师为公义而诉
  • 昝爱宗:三年来,我三次被禁出境
  • 杭州边防出尔反尔不让昝爱宗出境
  • 昝爱宗:有血有肉的当关注张明选的安危
  • 昝爱宗:为刘晓波的自由而祈祷
  • 昝爱宗:言论自由是生,又是死;是开始,又是结束
  • 昝爱宗:成都警察和复活节
  • 新青年四君子之一:十年老友张宏海/昝爱宗
  • 昝爱宗:在中国开博客,难啊!
  • 难道低俗网站一夜之间就冒了出来?/昝爱宗
  • 温家宝避重就轻学德宗 /昝爱宗
  • 昝爱宗:“两会”在即: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请求释放刘晓波
  • 昝爱宗先生关于杭州警方讯问的声明
  • 北京新闻办败在法天下手里/昝爱宗
  • 跑“部”前进:今年地方纷纷折腾“拜年”/昝爱宗
  • 昝爱宗 :浙江教育学院老师初亮讲民主被剥夺教权十年‏
  • 新闻总署新建楼堂馆所太奢侈/昝爱宗
  • 零八年中國新闻自由状况回顾/昝爱宗
  • 昝爱宗:梦见刘晓波老师
  • 问候遭排挤的报人江艺平/昝爱宗
  • 昝爱宗:治记者封口费该用什么药?
  • 昝爱宗:杀了杨佳,并不能证明法律胜了
  • 中共最大难题:人民内部矛盾不用人民币解决 /昝爱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