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打黑背后的官黑勾结图 人事变动为打黑留伏笔(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28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袍哥遗风:“你穿红来我穿红……你穿黑来我穿黑,咱们都是一个色”
    
    “红与黑”的互渗:“黑”暴力敛财,“红”提供庇护,权钱交易中“红顶黑老大”坐大
    重庆打黑背后的官黑勾结图 人事变动为打黑留伏笔
    
    重庆打黑背后的官黑勾结图 人事变动为打黑留伏笔


    ▲彭长健(左)落马前向打黑局长王立军(右)汇报工作,两人表情耐人寻味。
    重庆打黑背后的官黑勾结图 人事变动为打黑留伏笔


    文强被执行逮捕。
    
    重庆打黑背后的官黑勾结图 人事变动为打黑留伏笔


    重庆扫黑现场会。
    
    两天前(周一),“红顶黑老大”黎强系列案件在重庆开审。作为客运市场“一方霸主”,黎强被看作是重庆痛下决心“打黑”的导火索之一。另一方面,其身负人大代表等多个官方身份的“红顶”背景,又昭示这些曾经显赫一方的势力背后,红黑纠结的黑金链条,是何等地触目惊心。
    
    在接下来的大审判中,“保护伞”文强等将陆续被推上被告席。如今,他们已成为重庆官场的反面教材,其官黑勾结历程亦几乎尽人皆知。打黑,成了薄熙来主政重庆后,为建设“平安重庆”的一大举措。
    
    而净化当地官场、全面清除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作为这场“刮骨疗毒”战役的另一面,正彰显了自薄熙来主政重庆以来,一直秉持的治吏决心。
    
    保护伞图谱
    
    文强被查,经营多年的“官黑勾结”堤坝被打开了缺口
    
    因为一则耗资10万元的“向打黑致敬”广告,重庆市长寿区渔民易大德一度成为人们瞩目的焦点。这幅几乎倾尽其家财的整版套红广告只有寥寥数语:“铲除黑恶势力,得民心,顺民意,向奋战在打黑除恶一线的人们致敬!”
    
    而这,也几乎代表了当下重庆大多数市民的心声。自6月份以来,在重庆这座西部重镇,“除恶打黑”已经成为从坊间到官方最大的运转主轴,一批批涉黑团伙的被捕,一队队腐败官员的落马,让乐见于各种“形式主义”的普通民众逐渐开始相信“这回是动真格的了”。
    
    在易大德的广告刊登3天之后,李义、张波、刘钟永、杨天庆、谢才萍五大“涉黑”团伙开审,标志着重庆“打黑除恶大审判”正式开始。而随着一轮轮审判的深入,清算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更将是高潮中的高潮。
    
    渔民易大德一家的“黑色”遭遇并非偶然,其背后牵出的“保护伞”,正是被喻为文强手下“四大金刚”之一的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原副总队长黄代强。那是去年7月底,易大德正与家人为三儿子庆生,突遭百余名黑恶分子砍杀。在那场惨烈的对抗中,易大德失去了最聪明的二儿子,最小的四儿子也精神失常,全家5人受伤。
    
    事发后当地警方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到达,且无一人被警方当场抓获。侦办此案的就是黄代强。
    
    据警方后来披露的信息,黄正是这些恶黑势力的后台。一句“正在调查”过后,易家的案件被黄代强丢到一边。多日苦等之后,易大德的三儿子跑到朝天门爬到一个30多层的楼房上跳楼。当时,现场来了很多各个区公安局的局长,协商未果,最后在楼顶上耗了 4个多小时,最终是“打黑局长”王立军赶到现场把他给背了下来。
    
    “三儿子当时是真想跳,在房顶上鼻涕眼泪掉了一脸盆那么多”,易大德说,王立军事后把长寿区的区长和他留下来专门谈了一次案子,还拍着他的肩膀说:“老人家,你和这么强的对手斗,太不容易了”。
    
    手下干将已是只手遮天,金字塔尖的文强更是可以呼风唤雨,“他就是天,就是法”(其弟媳谢才萍语),在其庇护下似乎可以为所欲为。9月26日,时任重庆市司法局局长的文强因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涉嫌受贿等职务犯罪被警方执行逮捕。实际上,在打击黑恶团伙之际,重庆政法队伍内部也掀起一场肃清“内鬼”的风暴,文强被批捕,正是这一风暴的最高潮。
     重庆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周波说,文强被“双规”充分证明了重庆市委、市政府打黑的决心是坚定的,不管背景有多深,关系有多复杂,经济实力有多大,只要侵害了人民的利益,都将一查到底,绝不手软。
    
    文强之前当了16年的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在1992年震惊全国的重庆警匪枪战、1994年中国第一盗案、2000年重庆抢劫运钞车案以及抓捕悍匪张君案中表现勇猛,他主办的多个要案也曾被公安部记一等功。
    
    这几乎是一个在重庆警界被标榜为“偶像”级的人物。文强被查,经营多年的“官黑勾结”堤坝被打开了缺口,重庆官场的腐败洪流顷刻宣泄而下。
    
    9月4日,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在市委办公厅参加会议期间被市纪委的人当场带离会场予以“双规”,这是重庆打黑风暴中公安局落马的第二个厅级官员,据称其和黑恶势力头目陈明亮、马当等关系密切并充当保护伞。
    
    同时,被“双规”的还有重庆市北碚区副区长赵文锐、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的副检察长毛建平。此外,原刑警总队副总队长黄代强、治安总队原总队长陈涛、交通管理局局长陈洪刚、副局长赵利明、垫江县副县长、原公安局长徐强、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张弢等一批官员因涉黑相继被掀翻落马。
    
    此外,多个区县公安分局的局长、副局长因在本次打黑风暴中折戟。其中一些人也曾被冠以“英雄”“模范”等称号。因谢才萍案身陷囹圄的刑警甘勇,就曾被评为“渝北区十佳警察”,曾破获许多大案。
    
    另一方面,伴随着庭审的开始,重庆“黑社会保护伞”的具象也正在揭开神秘面纱。
    
    9月19日起,重庆市打黑除恶阶段性成果汇报展,在重庆市公安局机关大院内举行。其中,警方绘制的《重庆市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总架构图》引人关注。在这张以文强为“金字塔尖”的“保护伞”图谱中,文强居顶,下面分别是文强的“四大金刚”: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原副总队长黄代强、治安总队原总队长陈涛,公交分局原副局长赵利明,垫江县原副县长、原公安局长徐强。
    
    图谱的下方,被描绘成盘根错节的地下根络,几乎让人眼花缭乱:陈明亮团伙、龚刚模团伙、岳宁团伙、王小军团伙、王天伦团伙、谢才萍团伙……
    
    根据图谱解析,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张弢,为陈坤志黑恶团伙提供保护,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局长陈洪刚,主要为岳村等5个黑恶团伙提供保护,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也是为陈明亮、岳宁等黑恶团伙提供保护伞,北碚区副区长赵文锐、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的副检察长毛建平,则为北碚“黑老大”王兴强提供保护。
    
    肃官前传
    
    最为关键的一次“人事调动”,为以后的“打黑”留足伏笔
    
    2007年末,薄熙来从北京商务部部长位上调任重庆,成为重庆设立直辖市以来的第五任市委书记。
    
    新官上任三把火。薄熙来做的主要事情,是打击腐败。而被外界认为“烧了第一把火”的行动,却是肃官。事后看来,打黑除恶,主政者曾是多么用心良苦。
    
    2008年3月,重庆市委表决通过,决定对包括渝中、九龙坡、渝北等7区县主要领导干部作出调整。这是当年该市“两会”之后,对区县主要领导干部最大规模的一次调整。
    
    上述调整被外界解读为“换帅”,顷刻间在这个西部重镇引发官场大地震,一度令外界愕然。此后不久,观察者终于读懂了此中深意,仅仅一个月之后,包括重庆市规划局原局长蒋勇、原副局长梁晓琦,九龙坡区原区长黄云在内,7名县区级官员涉嫌贪污、受贿先后被“双规”。
    
    这些官员,均系牵涉收受房地产开发商等人贿赂而被查处。此次整肃“房地产窝案”,当时只被看作是整肃官场的一次峰点,怎知一年之后,随着打黑的深入,黑恶势力向房地产业渗透的问题,竟是“官黑勾结”重灾区。
     彼时,来渝未满半年,薄熙来尚处于对这个直辖市“进行熟悉”的阶段。当年5月,薄在调研重庆市学校工作时,发出了在全社会高唱红色经典歌曲的热潮。此举获得了重庆政界各机关的响应,市委宣传部不但编选了革命历史歌曲向市民推荐传唱,许多政府部门也组建了红歌合唱团。
    
    回头看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重庆开始了最为关键的一次“人事调动”,为以后的“打黑”留足伏笔。
    
    2008年6月25日,王立军被正式任命为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他是2008年重庆交流干部活动中引进的9名担任副厅以上领导职务的干部之一。原在此任上的文强,调往重庆市司法局任局长。
    
    王立军尚在辽宁时便以“打黑”著称,网民甚至称之为“王青天”。一次接受某电视台采访时,他提到自己身上有20多处大小伤,最严重的一次昏迷了10多天,曾因为打黑,有人出500万买他的人头。
    
    一到重庆,王便小试牛刀。在2008年7月至9月间,警方开展了历年以来出拳最重的“夏季社会综合治安整治行动”。逮捕近万名涉案分子,破获刑事案件3万多起。这个时候,打击黑恶势力仍属储备阶段。
    
    不到一年后,今年3月26日下午,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发布公告,任命王立军为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重庆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刘光磊不再兼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这也正符合直辖市政法委书记不兼任公安局长的惯例,北京、上海等地近年已有类似举措。
    
    今年6月25日,打黑除恶行动正式宣布启动10天后,国务院、中央军委任命王立军兼任武警重庆市总队第一政委、第一书记。这一职位任命被外界认为是他全面接管重庆警界的开始。彼时,正值打黑除恶斗争抓捕犯罪嫌疑人的关键时期,只是由于媒体尚未公开报道,这一细节并不为人熟知。
    
    决策者刻意的韬光养晦,麻痹了猎物的警惕,没人嗅知“山雨欲来”的气息。当涉嫌违法犯罪分子几乎被塞满看守所的时候,在薄熙来的强力推动下,重庆政界围绕“解放思想,扩大开放”而展开的各种培训、调研活动也在如火如荼进行。
    
    其实在这个时候,有关文强“落马”的传闻从未中断。文强本人还曾对这些传闻公开进行调侃。在被“双规”前不久,在一些公开会议上,文强精神饱满,讲话声音洪亮,看不出丝毫政治生命走到尽头的迹象。
    
    袍哥遗风
    
    “你穿红来我穿红……你穿黑来我穿黑,咱们都是一个色”
    
    重庆因水而兴,江湖上“码头”文化盛行。而巴蜀地区的江湖传统,“袍哥”首当其冲。这一兴起于明末清初的民间秘密社团,进入近代以后,经历复杂而漫长的蜕变,逐渐演化为今日黑道社团。
    
    进入现代社会,昔日遗风并未散尽,“袍哥”们依然各有各的“码头”。我们把目光聚焦在重庆,自打黑以来,重庆市警方成立的打黑专案组有200个,涉黑案总人数高达1544名。同时,大量掌握公权力的公务员参与其中。这也正是袍哥黑道传统的另一面 ----―“你穿红来我穿红,大家服色一般同,你穿黑来我穿黑,咱们都是一个色。”
    
    这种情形,中国社科院研究所研究员陈红太称之为“官黑勾结”。在“人民网”做访谈时,他说,官黑勾结或者官匪勾结,比官官勾结和官商勾结的危害性更大。
    
    在每一个被打掉的涉黑团伙身上,总有如此雷同的情节,首轮审判中,谢才萍一案便给我们提供了现实的样本。尽管,这个唯一的“黑社会女老大”背靠文强这棵大树,却依然顺从了袍哥遗风官黑勾结的规则。
    
    谢被公诉方指控为涉嫌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检方的指控称,2008年谢才萍在“御井茶楼”开设赌场期间,买通了黄泥磅派出所副所长郭胜和甘勇等多名民警,让其为谢提供有效的保护。2008年5月-7月,谢才萍等人先后三次从赌场提取盈利18万元,由其手下龚湛杰送给郭胜、甘勇。
    
    郭胜、甘勇收钱后,分别再送给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分局及黄泥塝派出所10余名相关民警,请托其关照“御井茶楼”赌场。此外,郭胜、甘勇放纵谢才萍团伙实施开设赌场等活动。甘勇还多次向“御井茶楼”赌场通风报信帮助其逃避处罚。
     这是本轮涉黑庭审中唯一提及“官黑勾结”的案件。从情节上,似乎并无惊人之处,但若我们将时光轮转,9年之前,同是谢才萍,同是赌博案,却展现了这一情节的无限张力。
    
    审判期间,重庆市警方披露了另一条令人震惊消息,当年白云湖地下赌场的股东之一,即是“一姐”谢才萍。
    
    提及“白云湖案”,在重庆具有标杆意义,“黑帮”首次进入公众视野,即由此而始。2000年10月25日,重庆市警方在璧山县白云湖度假村的禁赌行动中,一名警察被拒捕者枪杀身亡。
    
    当年,警方以此打掉了以王渝男为首的黑帮组织。王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其团伙26名成员均被判刑。这是重庆成为直辖市以来,最大的一起涉黑案件。
    
    在这一案件中,牵出的官员有原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总队长李虹、市局办公室副主任兼研究室主任龙蜀渝、市局水警总队政经保科科长汪德泉及原市公共安全专家局治安总队秘书科副科长李德华等人。
    
    袍哥遗风,因此大白天下。而“官黑”勾结,自此也被重庆黑帮屡屡复制。据重庆检方最新披露的信息,“打黑”以来,已有18名处级以上的官员落马,其中包括8名厅级干部。这些倒掉的黑团伙“保护伞”中,以公检法系统的官员为主。
    
    “你穿红来我穿红,大家服色一般同”。一名常年对重庆政界保持关注的本地媒体人士称,正是在公权力的庇护下,昔日的王渝南、封曼,如今的谢才萍、黎强、岳村等团伙才逐渐坐大。
    
    “红与黑”的互渗
    
    “黑”暴力敛财,“红”提供庇护,权钱交易中“红顶黑老大”坐大
    
    作为西部重镇,长期以来,重庆一直是西南地区经济发展的先行者。自1997年设立直辖市以来,其G D P年均增长在10%以上。但快速发展的另一面,是其经济总量在全国而言仍然靠后,“大城市、大农村、大库区、大山区”的实现,“拼经济”依然是重庆主政者们工作的重中之重。
    
    后来发展成被指控为黑恶势力团伙头目的那些人,在进入21世纪后也在跟主政者们“接轨”。在已经受审的五大黑帮中,除了谢才萍以“文强弟媳”的身份开设赌场外,如“煤霸”刘钟永团伙,“米老鼠”李义团伙等人,均利用暴力等手段大肆敛财。
    
    而陆续受审的几大涉黑首领中,黎强、陈明亮、龚刚模、王天伦、岳村等人都是亿万富翁,陈坤志、马当、岳宁等人也是坐拥千万。在“拼经济”的时代,黑帮首领们率先通过各种非法手段,不但暴敛财富,也开始染指公权力,渗入当地官场。
    
    从目前重庆官方披露的各种材料显示,黑恶势力与公权力的媾和简单而有效:黑帮成员依靠暴力等非法手段敛财,而部分掌握公权力的人员为其行为提供庇护,双方进行“权”和“利”的输送,分享非法所得。
    
    这是重庆黑社会团伙势头上升期,在此期间,重庆黑社会中涌现越来越多的富翁。在重庆公交线路领域,黎强组建的“渝强实业”,通过不断扩张、垄断,最终使其成为“巴南第二富豪”。
    
    重庆检方对黎强团伙的起诉书称,黎强的暴力创业之道之所以能一路顺利得逞,其中有三个人作用重大:蒋洪,原重庆市巴南区公路运输管理所所长;肖庆隆,原重庆市沙坪坝区交通运输管理所所长;姜春艳,原重庆市政府信访办公室二处处长。
    
    2006年9月,重庆市交通执法总队在巴南区运营所没有查处的情况下,对渝强公司38辆非法运营车罚款190万元,但渝强公司只将该批车辆停止运营,至今不接受罚款。2007年7月,在蒋洪的帮助下,渝强公司最终获得32辆车的营运指标。
     在此之前的2004年12月24日,为得到蒋洪的帮助,黎强将渝强公司的一辆出租车以19.5万元的价格承包给蒋洪,而渝强公司同期租给其他出租车司机的最低承包价格为26万元。
    
    在蒋洪担任巴南区公路运输管理所所长期间,纵容渝强公司进行非法运营,获得非法收益共计248万元。
    
    2004年,在肖庆隆的介绍下,黎强准备收购由钢城公司文国禄经营管理的100辆特钢厂长安生活服务车,并许诺肖庆隆以干股共同经营。最终肖庆隆促成黎强的渝强公司与文国禄的钢城按比例合作经营特钢厂的70辆生活服务车。
    
    作为回报,2004年5月19日和11月1日,黎强先后将20万元和28万元存入肖庆隆账户。另外,在肖庆隆担任重庆市沙坪坝区交通运输管理所所长期间,纵容渝强公司两条线路共17辆车进行非法经营,获得非法收益249万元。
    
    而黎强之所以屡屡利用下属人员群体信访的手段获得既得利益,则是离不开原重庆市政府信访办公室二处处长姜春艳的帮助。
    
    2000年7月,渝强公司在未办理正式营运手续的情况下,擅自投放15台依维柯客车到西彭至朝天门线路营运,与重庆公路运输总公司九公司正在营运的金杯车主发生拦车、堵路等群体性事件,为了取得车辆营运指标,黎强组织人到市信访办上访。同时公运九公司也到市信访办上访。姜春艳参与了现场处置和接访,其间黎强找到姜春艳要求帮忙,其后在信访办的协调下,黎强得到了该线路11个营运指标。
    
    此后,在2000年9月30日及2004年、2006年,黎强如法炮制,通过信访的手段,在姜春艳帮助下获得鱼沙线11个营运指标等其他既得利益。作为回报,2001年至2009年期间,黎强送给姜春艳1.3万元,并免费接纳姜春艳之子和其女友在自己开设的驾校学车。
    
    正是在这样的“互助”下,黎强顺理成章控制了100多条公交线路,并进入房地产业。随着财富的增长,他们更多地把目光投向政界,“红顶商人”成为新的利益诉求。
    
    他也成功了。被抓之前,黎强的官方身份是重庆市第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此外还有重庆工商联会长等半官方头衔。还在被捕前,早有内部人士给其透风,让其“避避风头”。但黎强自信可以摆得平,因而放松警惕。在被捕后,其手机仍不断收到让他“赶紧逃离”的短信,经重庆警方证实,其中就有公安机关内部人员。据称,其中一位竟是中央某厅局级干部。
    
    这看起来像极了港片《无间道》的桥段,却在蜀水之滨现实上演。久远的袍哥文化经漫长洗礼,它的江湖意气已经逐渐淡去,权钱交易成为唯一的主轴。
    
    在各种版本的解读中,文强被认为是重庆黑帮最大保护伞,我们不妨看看其下的资产:南坪一处住所中搜出价值3800万元的人民币、港币、美元、英镑以及金条,在一个鱼塘内挖出现金接近2000万;其拥有的文物古董包括佛头,象牙雕刻,两个清代瓷瓶,张大千的真迹画《黄山云泉》。这些古董、文物价值高昂,有些属于国宝,目前尚未对它们进行估价。
    
    如果把视线放得更远,上溯到重庆直辖后的十年间,我们不难发现,其实这样的事例并非首见,只是当它零散地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们惊叹于个案的极端,却忽略了江湖的广阔。
    
    60年前,通过剿匪及社会主义改造等运动,黑帮“袍哥”在巴渝地区销声匿迹。60年后,在“拼经济”的浪潮中,黑帮归来,江湖再次血雨腥风。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打黑升级 打黑支队一批警员涉黑(图)
  • 周永康批示重庆打黑行动 称之为“民心工程”
  • 重庆打黑列地方应对网络舆情榜榜首 (图)
  • 重庆打黑全程回顾:8厅级官员落马 2000人被抓(图)
  • 重庆打黑回顾:8厅级官员落马 2000人被抓(图)
  • 重庆打黑战果累累:“公安局大楼空空如也”
  • 重庆打黑似演戏 老大判处死刑仍面色自若(图)
  • 张清扬:重庆打黑第一案宣判:2死2死缓(图)
  • 重庆打黑市民高呼大快人心
  • 揭秘重庆打黑动因:不得已打黑,不走寻常路
  • 薄熙来首次讲述重庆打黑初衷:并非主动而为
  • 张清扬:重庆打黑全国铺开,公安部再次挂牌督办48起大案(图)
  • 重庆打黑内幕:“平安是福”的文强,招了
  • 张清扬:重庆打黑案被告庭上集体翻供(图)
  • 张清扬:重庆打黑案今日开审,嚣张局长文强认罪求饶(图)
  • 张清扬:重庆打黑案件12日启动开庭审理(图)
  • 重庆打黑知情人提供的触目惊心的内幕
  • 张清扬:重庆打黑又有斩获:两公安局长及十名法官落网
  • 中国首个私人保安公司在重庆打黑中覆灭
  • 纸片如雪花,飞向主席台:重庆打黑,请汪洋同志出来走两步
  • 重庆打黑 打贪 砸烂了公检法/孙维本
  • 重庆打黑为民除害还是以黑打黑/陈维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