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由吉风给张德江的信与李广庆与由吉风的联系函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6日 来稿)
    
    我有个问题需要一部分人给予鼎立支持,方能拿到一部分奖赏。北京市采纳我的方案方法,投资900亿增至2000亿元人民币,至今已有半年时间,北京市政府闭口不谈给我适当奖赏的话。因此我呼吁首都各界人士支持正大光明,支持大公无私,反对暗箱操作,反对小集团利益。国家应该实施有功必授禄;无功不奖赏的富民强国政策。倘如是国家必然强盛。现把我在人民网上的两篇呼吁奖赏我的文章发给您,如果您顶贴及呼吁您的朋友跟帖,都可以分到我得到奖金的一部分。希你联系有关网友跟帖支持,你联系网友跟帖支持,我都会记下网友上贴时间和IP或昵称,请把他们的邮箱发给我,以便核对是您帮助传的信息,给您分的一份奖金是不一样的。北京市奖赏我之后,我即时召开新闻发布会,通知首都各界及朋友参加分奖会议,到时将有首都数十家报纸广播电视记者光临采访现场报道。我是胡锦涛总书记的特别网友,是人民网强国社区的变法治国、是国际、两岸论坛的李广庆,我的文章早已传播国内外。想支持或反对我的网友请到我呼吁要求北京市政府奖赏的两篇文章跟帖。您转发给网友行善事,必有好报。
     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view=1&id=91346534&bid=1 (博讯 boxun.com)

    
    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view=1&id=91641481&bid=2
    
    李广庆
    
    
    2009/2/23 youjifeng
    
    
    
    题前语:中国是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大国,中华民族理应要为全人类的文明进步,和平发展事业作出尽可能大的贡献。所以,发展中华,和谐中华的首要作为应该是:
    
    为加速推进科学民主的制度建设而努力
    
    ——从战后斯大林同丘吉尔的一番对话说起
    
    (此文已被评为“和谐中华优秀征文”特等奖及“重大学术理论”金奖)
    
    
    
    “二战”之后,苏共总书记、苏维埃联盟主席斯大林同英国首相丘吉尔有过一番意味深长的对话。斯对丘说:二战中,你我都为打败希特勒法西斯立下赫赫战功,但你打赢了仗,战后的英国议会却罢免了你的首相之职。你看在我们苏联谁敢罢免我……。
    
    面对斯大林的狂妄与傲慢,丘吉尔坦然自若地回应说:我出生入死打仗,就是为了保护人民有罢免我的权力。不管别人对民主宪政的见解如何,我要始终不渝为维护基本人权而努力。他还说:人类社会发展至今日,还不能说有最好的政治制度,凡是不持偏见的人,都会确认民主宪政制度是迄今最不坏的制度。
    
    同是在“二战”之后,一名德国人对美国人说: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德国出了一个大独裁者——法西斯魔王希特勒,给全世界人民带来空前灾难,同时也使德国本土人民遭殃受罪。你们美国真幸运,没有出希特勒这样的“倒霉蛋”。不料,听罢此言的美国人微微一笑,不无幽默地说:请你们把这个“倒霉蛋”送给我们吧。希特勒在美国,或许也是一个好总统。
    
    好一个绝妙的答言。妙就妙在此话判别了两种制度的优与劣,同时阐述了一个颠簸不破的真理:良好的制度环境能使“魔鬼”变成“天使”;反之,“天使”亦可变成“魔鬼”。换句更通俗的话语:好制度不但能使好人做好事,也可以使坏人做好事,至少叫坏人不敢为所欲为地做坏事。秦始皇、希特勒、斯大林式的暴政只能是非科学、非民主、反法治、反人权的特有产物。
    
    十月革命之后,斯大林领导下的苏联共产党,把一九三四年联共第十七次代表大会的一千九百六十六名代表中的一千一百另八名代表扣上反革命的帽子而逮捕,并把这次大会选出的一百三十四名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中的九十八名(占全体委员的百分之七十)打成“人民公敌”而枪毙。更不可思议的是,从一九一七年十月第一届联共政治局成立到一九五三年斯大林亡故后,担任过政治局委员的共产党领导人有十九人先后逝世,其中只有六人是自然死亡,其余十三人中,九人被判死刑(包括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等人)二人自杀、二人被暗杀(基洛夫、托洛茨基)尤其值得深思的是,如此异乎寻常的大规模恐怖行动,竟然是在斯大林已宣布国内的剥削阶级已经消灭之后,借清除政治异己者托洛茨基的名义而进行的。而这种恐怖行动,事实证明并非专对已经失败的剥削阶级的余孽,而是施加在党和苏维埃国家的真正活动家身上。为了使这种残酷迫害合法化,斯大林居然发明了一个极其荒谬的理论:社会主义越是胜利,敌人就越是增多。斯大林想抓什么人就说这个人是“人民公敌”。斯大林控制下的内务部早就拟定名单,事先就判好刑,然后送斯大林批准执行就得了。
    
    上述这类骇人听闻的暴行,不能不使每个活着的共产党人想一想:当初出生入死闹革命到底是为了什么?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继续革命论”等等,到底又是什么东西?相信每个思维尚存、良知未泯的革命者,共产党人都会作出合于情理的正确答案。
    
    照理,在总结历史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历史的倒行逆施在短时间内是不应该重演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后,尤其是在一九五六年二月,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作“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之后,中国共产党要是能本着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理应不失时机地接受苏共的经验教训。但令人痛心之极的是,由于中共领袖毛泽东满脑袋皇权专制主义作崇,决意搞“马克思(实则是斯大林)加秦始皇”,致使苏共的悲惨剧,不但未能幸免,反而变本加厉地重演。当时有六亿人口的共和国,有数千万党员之众的中国共产党,明知毛泽东那样独断专行,那样摧残,迫害党内外持不同政见的同胞、同志是重蹈苏共复辙,是严重违背宪法、党章精神,是绝对不可宽容、迁就的罪错,却没有几个人敢坚持真理,维护正义,反而认为服从“伟大领袖”就是“顾全大局”、捍护“革命成果”、符合“党和劳动大众的利益”。殊不知,正是这荒谬绝伦的 “驯服工具论”为一切悲剧,所有倒行逆施的不断重演作了铺垫。
    
    试想,要是在一个民主法治健全的国度里,上述这一切能发生,能存在吗?
    
    纵观中国专制王朝兴亡史,从秦朝建立中央集权的专制王朝算起已历时二千多年,换了几十个朝代,出了三百多个皇帝,内忧外患不断,统治者内部的派争内耗永无穷期。阅遍“二十四史”,读尽“资治通鉴”只教会当权者太多的争权谋利之术,就是没有一个皇帝能真正解决“国泰民安”问题。说来道去,似乎只有一个唐太宗堪称为千古难得的“明君圣主”的典范。时至今日,“贞观之治”、“贞观长歌”之类的长篇连续剧久演不衰,那满朝文武齐声跪拜皇上的场景令人叹为观止,那山呼“万岁”、“万万岁”的呼唱声依然不绝于耳。殊不知,正是这愚不可及的崇拜圣主情结,使一个原本伟大的、睿智的民族沉沦于皇权专制主义的迷潭,至今不得自拔,难以觉醒。要不是出了一个敢冒死直谏的魏征丞相,要不是那“明君圣主”本人未到知天命之年就寿终正寝了,真不知被史家称颂备至的“贞观”业绩,要变成啥模样?
    
    其实,类似“贞观盛世”现象,在不同朝代,不同历史时期都可能出现或存在一阵子。就拿“贞观之治”来说,充其量也不过二十二年,真正被后世称道的只有十多年。那是因为“专制是腐败之根,腐败是动乱之源”的铁则是不可动摇的。从本质上说专制制度决定任何专制王朝都不可能长治久安,更不要说永葆“太平盛世”。即使是“贞观盛世”亦不例外。有个典型史实很能说明问题:北朝时的后赵国君石虎,在建国之初还嘲笑前朝的司马炎儿孙太不争气,咋能基业未稳,就自相残杀,闹出“八王之乱”来?殊不知曾几何时,石虎自家的儿孙们为争权夺位就演出骨肉相残的惨剧来,比司马炎的不肖儿孙还要惨酷。骨肉相残的结果,最终连石虎自己疼爱有加的三岁小孙孙的性命都保不住,可见无论是统治者内部的权争或历朝历代的农民革命战争是何其酷烈,何其血腥,何其不讲人道!
    
    不必讳言,我们这个一向以地大物博,历史悠久自耀的“文明故国”,从来还没有摆脱中世纪皇权专制主义的“囚笼”,真的还不明白“现代文明”为何物!尽管历代统治者也有人懂得“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有时迫于危机,不得不搞点“变法“,如“商鞅变法”、“王安石变法”、“康梁变法”等等,终会遭到顽固守旧势力——既得利益集团的极力反对而失败。由此可见,改革者单凭一腔热血勇气还是远远不够的。改革要成功非得讲究方略不可。而所有方略的最终目标只能是推进民主,实现宪政。要不然,历史悲剧的重演就无可避免。国家就永远走不出“兴勃亡忽”的怪圈。
    
    孟德斯鸠在其“论法的精神”一书中说“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有权力的人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线的地方才会休止”。正因为专制主义使当权者使用权力没有界线,才使这看似万能的制度终于变成万恶之源。就近而言,眼下最令贫弱百姓痛心疾首的是官场腐败导致的司法不公、社会不平、人际不和谐等等现象,问题发生在下面,根子却在制度。而制度的不治,责任在中央,在中央决策层。可叹的是,中共决策层,在“民主决策”这个关键上老是放不开手脚,迈不开步!
    
    近日,笔者将《中国农民调查》、《中国当代腐败官员问题启示录》、《当代冤假错案实录》等书重读了一遍。掩卷深思,最大的感喟是不受制约,不受监督的权力及其制度,体制,不但害了党,害了国家,害了百姓,也害了我们培育多年的党、政、法干部。从特定的意义上说就连罪该当死的成克杰、胡长清之流的腐败官员也是制度的牺牲品。说句更不留情面的话,是相沿承袭数千年的专制人治制度养育了自身的掘墓人——执政党内的极权份子,腐恶份子,那才是亡党亡国的真正死敌呀!
    
    从中世纪的封建专制主义,到现代的民主主义,无疑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大进步。解放生产力,繁荣市场经济,提高综合国力及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水平,固然是社会文明发达的重要标志,倘若在经济发达的同时,没有政治民主,人权保障并举,经济发达也失掉意义,当年希特勒第三帝国也能经济发达,但其“富国强军”最终给人类带来的是史所空前的灾难。对于正处于改革风口浪尖的中国来说,当前最重要,最急迫的还是坚持科学发展观,用尽可能稳妥的方略,将业已启动的政治体制改革推向纵深,以确保“求真务实,以人为本”的治国理念真正兑现。
    
    时至今日,应该毫无客气地道破:以往斯大林、毛泽东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其实就是以“阶级”、“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为内核的“原教旨马克思主义”。其反科学、反民主的实质是导致其彻底失败的根因。苏共的倒台及苏东社会主义国家的解体就是最生动的见证。至今,“左”派理论家把这一切归因为“资产阶级自由化”及“敌对阶级颠覆”之故,是根本站不住脚的。我们这一代人经历过无数苦难,终于彻底认清并见证了曾经统治了我们这个时代,给人类带来深重苦难的伪科学社会主义非科学,非民主,反法治,反人权的本质。
    
    回顾反思整个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性实践,最大的失误莫过于在暴力革命夺取政权之后,继续强调“阶级斗争”与“无产阶级专政”,压根儿忽视以人为本,搞科学民主的制度建设。正是这一致命的缺失,给了形形色色政治权谋家、野心家、投机份子以可乘之机,将千百万人民用鲜血,生命换来的革命成果,转化为搞个人迷信,个人独裁,以权谋私,损害民众的特权。平心静气地想想,这是何等深刻惨痛的历史教训呀!它应该让每个不失良知的共产党人大彻大悟:革命者在夺取政权之后,如不在科学民主的制度建设上作出划时代的贡献,就必然重演历史悲剧,那革命就失掉任何意义。所以说,凡是真正的革命家、政治家,他首先考虑的不是执政党及其领袖人物自身的得失利弊,而是与时俱进,与民同心,勇敢地担当起划时代的使命——为加速推进科学民主的制度建设竭尽心力,死而后己。只有这样的革命家,政治家,历史,人民才会永远崇敬他,怀念他。
    
    要言之,任何朝代,任何领袖人物的变好变坏,不能简单地归结为某个人的是或非,功或过,而应该首先审察他所处时代制度的优或劣,好或坏。陈腐不堪的专制人治制度,不但是禁锢思想,堵塞言路,扼杀人才的桎梏,更是导致党内“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永无穷期的根源所在。打造和谐中华,实现全面小康,成功的关键就在于举国上下能否为加速推进科学民主的制度建设而努力。不然,哪怕再好、再动听的口号、宣言,也只能是形诸于口头、字面而已。
    
    
    
    魏 青 二OO九年一月三十一日于温州 通讯处:温州市瓯北镇双塔路聚丰商厦702室
    
    宅电: 0577-67361514 0577-67361514 手机:13588924010
    
    ------------------ 原始邮件 ------------------
    发件人: "fubai fan";
    发送时间: 2009年2月1日(星期天) 上午7:44
    收件人: "457582235"<[email protected]>;
    主题: 由吉风给张德江的信与李广庆与由吉风的联系函
    
    由吉风网友:
    
    您给张德江的留言(见抄件),我看到了。因此 ,给您写信,想交您这位朋友,下面自我介绍一点我与胡锦涛总书记的交往情况。
    
    网友 于 2009-01-17 19:53:35 就 张德江活动报道集 发表评论 [回复] IP:123.235.32.★
    张德江同志:您好!
    我是由吉风,还记得我吗!我们是在火车上认识的,当时我与你说的还有点印象吗?我的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手机:13758734911
    
    
     我的政论文章,常常被有中央和地方政府采纳。2008年中央采纳我的建议,在人民网强国社区有据可查的两项:
    
     李广庆:我提议网友们:向灾区的死难同胞,致哀三分钟。 ( 变法治国 2008-05-13 10:05:36 ) 26字 ( 0/130/0 )
    . 李广庆:请解放军多派直升机前往灾区救援! ( 变法治国 2008-05-13 09:48:45 ) 20字 ( 0/47/2 )
    
    2008年北京市政府采纳我的方案一项:
    
    . 李广庆:奥运后首都交通拥堵问题解决的永久方案 ( 变法治国 2008-09-21 20:00:36 ) 709字 ( 0/571/2 )
    
    北京市11月19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投资900亿元,实施我的建议(发展轨道交通)。
    
    胡锦涛总书记2008年6月20号去人民网视察,回答节目主持人三个问题中的第三个:小火龙网友问,给总书记发的帖子您看到了吗?胡锦涛总书记回答说:我们很关注。胡锦涛总书记在小火龙网友的帖子中给李广庆的回复有几个,其中有:我挥手,你前进!见附件。
    
    我的文章实话实说,因此有些官员不择手段走后门把我人民网文章全部隐匿多次,每次隐匿,我发现后给胡锦涛总书记发邮件,他给我恢复出来。如此这般8次之多,最后一次恢复后,我咒骂隐藏人的内容如下:
    
    
     李广庆:昨晚10点到今天上午9点这段时间,是人民网谁?又一次把变法治国的文章全部隐匿的?为何隐匿我帖子?恢复出来干什么?有本事你别叫出来! ( 变法治国 2008-08-17 17:03:29 ) 0字 ( 0/33/0 )
     李广庆:昨晚10点到今天上午9点这段时间,是人民网哪一个龟孙?又一次把变法治国的文章全部隐匿起来的?
    
    
    我的联系方式:
    办公电话 010-82667629 010-82667629
    手机13611078172
    办公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京大学太平洋大厦201室
    
    网友变法治国向您拜个晚年!祝您在新年万事吉祥,顺心如意!
    李广庆名字,也是人民网强国社区网友
    
    二零零九年正月初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