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敬请关注癌症村“村民代表”冯军能否胜诉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2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沧海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09年12月2日讯)沧海报道:河北省廊坊市大厂县夏垫镇二里半村村民冯军状告当地污染企业河北金铭冷轧板带公司一案先后于11月30日、12月2日第四次和第五次庭审。这场官司第一次庭审是在3月10日,时隔八个多月,污染厂方的强硬态度没有丝毫改变。12月2日,《参与》记者向冯军了解了一审最后的庭审情况。
    
    
     冯军介绍说,这几次庭审的主要内容是质证他为女儿看病花费留下的票据,被告律师对此声称没有关联性,即冯军女儿患病与金铭冷轧板带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因为该公司排污是达标的,前几次开庭时被告律师甚至辩称饮用砷可治疗癌症。据冯军了解,政府内部已测定在鲍邱河两岸和金铭公司厂房附近区域300米以内深度都属于高坤区,现在政府已要求当地老百姓饮用自来水公司的水,但自来水公司的水是否有保障无从知道。在11月30日开庭前,大厂县法院同冯军协商私了此案,冯军没有同意,他认为打这场官司不只是钱的事,他必须要为女儿和鲍邱河两岸的老百姓要个说法,同时他恳请社会公众和媒体关注此案。
    
    
    冯军联系电话:13292678701
    李健律师联系电话:13180362968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附:《民主与法制时报》、《凤凰周刊》2009年4月对冯军案的相关报道。
    
    
    
    
    
    
    廊坊鲍邱河污染之祸
    □本报记者 李继锋 发自 河北廊坊 发布时间:2009年04月07日 15:18
     一起普通的环境污染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引发民间长达两年的自觉调查。罹患癌症的村民数字在累加,多个“癌症村”渐渐浮出水面。
     是村民的无知,是职能部门的麻木,还是高污染企业上马的决策失误导致鲍邱河“黑水”横流?悲剧持续在两岸的村庄里上演。
     2009年4月1日下午6时许,43岁的河北省廊坊市大厂县人冯军,沿着鲍邱河往北,蹬了一个多小时的自行车才回到了家,坐在炕上喘口气。
     冯军给《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拿出6张“癌症村”癌症死亡人员名单,其中仅夏垫村近几年不完全的癌症死亡数据就达28人。
     上午调查走访了两个村庄,均吃了闭门羹。中午草草扒了两口冷饭,他又蹬上车子,沿着黑黝黝的鲍邱河,一路向南。
     自2007年6月,冯军的女儿冯亚楠被白血病夺走生命后,两年来他一直坚持不懈地进行着鲍邱河沿岸癌症村的相关数据调查。
     冯军开始搜寻各种证据,以期找到导致女儿患病的“元凶”。
     随着调查的深入,冯军发现了附近村庄有更多的家庭,像自己家一样,曾经或正在遭受着家庭成员罹患癌症的不幸。
     “无知,无助,无奈。”这是他两年来调查“癌症村”对当地村民的评价。“有条件的人搬离了村子;村子里的人害怕惹火烧身,不敢说出哪家人得了癌症;甚至还有人嘲笑别人家得了癌症。”当年曾当过3年武警,又做过镇里干部的燕赵汉子,此刻一脸的茫然与无助。
    一个人的“战争”
     3月10日上午9时许,历时半年多的漫长等待,冯军起诉河北大厂金铭精细冷轧板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铭公司)的案件,在河北省大厂回族自治县夏垫镇法庭审理。
     冯军将女儿的死归咎为,河北金铭冷轧板带公司排放的含砷、锰的污水污染了自家水井,并导致女儿得了白血病。
     2008年9月17日,冯军向县法院递交了诉状。在诉讼请求中,冯军要求金铭公司承担责任,并赔偿包括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各项费用共145万余元人民币。案件没有当庭宣判。
     1998年冯军承包了20亩鱼塘,并把家也搬到了鱼塘边。5年的苦心经营,他们家的日子逐渐滋润起来。
     “大女儿不但仁义,学习成绩也好。”冯军回忆,“我们忙的时候,大女儿可以替我打理鱼坑,帮我装卸。”
     2006年3月的一天,孩子的奶奶发现孩子的牙床都肿了,后来腮帮子也肿了。
     “3月18日,女儿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M5型,全家人如遭晴天霹雳。”次年6月19日夜里11点,冯军17岁的女儿冯亚楠被白血病夺走了生命。
     冯军为女儿治病,共花费医疗费50多万元,其中包括从金铭公司二期扩厂中获得的45万元征地赔偿费和当地爱心捐助及向亲戚借的5万余元。
     大夫诊断时分析孩子得病可能与环境污染有关,一句话提醒了冯军。
     冯军称,2000年,他的鱼塘旁矗立起一座叫金铭的轧钢厂。周围百姓原本平静的生活被噪声、污水、粉尘所打破。
     冯军首先想到的是自家的井水。位于鱼塘边的井水深40米,但村子里的集体井已经把150米深的淘汰,取而代之是300米的超深井。
     2006年3月27日,冯军从自家井底抽出井水样本,送往河北省水环境监测中心廊坊分中心监测。检测报告称:送检水样总砷超标2.95倍,总锰超标3.8倍。
     4月9日,冯军又带着小女儿到夏垫医院进行血化验。小女儿也出现了白细胞增高、血小板降低的症状。
     随后,冯军开始拿着这份检测报告向有关单位反映地下水被污染的情况。
     “当时环保局的领导说我自己送检的检测报告没有法律效力,于是我又向环保局申请对我家水井进行实地检测。”冯军说。
     大厂环保局始终未对冯军家的水井进行实地检测,而只是在2006年10月30日对金铭公司的总排口污染源进行了委托检测。
     这次检测结果称:金铭公司总排口废水所测“砷”、“锰”均符合《污水综合排放标准》。
     冯军表示怀疑,2006年12月4日,廊坊市环境保护监测站再次发出关于金铭公司水污染纠纷调查监测报告。监测结果表明,按照《污水综合排放标准》要求,金铭冷轧板所排废水中的PH值、氟化物、挥发性酚、锰、砷等各项监测值均符合标准,只有石油类超标2.9倍。
     同年12月13日,大厂县卫生防疫站按照《生活饮用水水质卫生规范》对冯军家井水抽样检测得出结果,水中锰和砷的含量分别超标8.2倍和1.4倍,氟化物超标2倍。
     就在这一天下午,冯军和当地卫生防疫站等4人到鱼坑旁自家水井取样,遭到金铭公司4名保安的殴打,这次意外让冯军住了20多天的医院。
     后来,此事由当地派出所出面协调,打人者拿出1万块钱了结。“我不能不答应他们,女儿还躺在病床上,等着我四处筹钱。”
     3个部门的4份检测报告,对“砷”、“锰”的检测结果并不一致。
     对于这个结果,冯军认为,金铭公司二期工厂启动,自己以前经营的池塘及房屋全被征为厂房扩建范围,在施工过程中,包括对其自家井水第一现场破坏。
     “金铭公司的污水不但渗透到周围的居民区里,而且顺着暗管流到了鲍邱河里,导致河水污染,并最终使沿河更多的人深受其害。”冯军坚持认为。
     “我的两个女儿得病,救回来一个,不能再让悲剧在其他家庭上演。”冯军称这是他执著查找真相的动力。
    鲍邱河之死
     “这水舀起来,毛笔蘸上可以写字儿。”3月27日,冯军指着桥下汩汩黑水告诉记者。
     “2006年,开发商在金铭的排水沟上建起了两排二层的门面房,排水口改为地下。”冯军介绍道。
     鲍邱河是大厂县县域内一条主要河流。“鲍邱河现在就是一条死河。”南寺头村村民杨洪鑫说。
     “小时候,每到夏天我们都喜欢泡在鲍邱河里,10多年前,还能摸着鱼。”已从南寺头村搬到大厂县城的杨洪鑫说,“现在除了黑褐色的臭水,河里啥都没有了。”
     “但它本身也是一条排污河。”大厂县环保局局长常广利先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表述。而同时常广利亦认为,由于鲍邱河是一条跨流域的河流,因此,该河是一个大范围的污染,并不局限于大厂县夏垫镇,上游的三河市、通州、燕郊等地也向鲍邱河排污。
     直到2008年的5月,设计规模0.5万吨/日的大厂县污水处理厂才开始开工建设。
     2006年7月发表在《华北科技学院学报》的一篇名为《鲍邱河水质分析与评价》的文献认为:“鲍邱河上游水质为劣V类,下游受COD、氨氮和汞等的影响为重污染。”
     2006年3至6月,华北科技学院资源与环境工程系教授马登军曾带着学生对鲍邱河流域作过调研。
     “大厂县轧钢厂过于密集,是当年粗放的招商引资种下的苦果。”一位谙熟当地情况的退休干部介绍,“除规模较大的厂家,包括廊坊金华实业有限公司、大厂县宝生钢铁制品公司和鑫恒基冷轧带钢制管有限公司等等。”
     专家指出,一个严重缺水的区域,高水耗、高污染的项目太不符合县情。
     工业的污染,必将影响到以畜牧产业为主的大厂回族自治县特色经济,而鲍邱河沿岸的庄稼至今依然用“黑水”浇灌,也将影响农产品的质量。
     紧靠着河岸的夏垫村村民刘永波介绍说,“夏天晚上是污染最严重的时候,河水里的恶臭能弥漫到屋子里面,根本没法开门开窗。”
     距夏垫村南约5公里的后店村村民王广元介绍说:“2005年,鲍邱河污染最严重的时候,我当年养的40多只羊,在河坡上放养,陆续死了8只,不敢再养了,当年全处理掉了。”
     据公开的资料显示,砷化物的致癌作用已为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所肯定,具有潜伏期较长的远期效应。
     冯军搜集了一份夏垫村近10年来因癌症导致死亡的不完全名单,名单上有30人。“这尚不是一份完全名单。死者年龄大约在55至60岁之间。”冯军告诉记者,他认为,近10年来,夏垫村死于癌症的人数应在50人以上。
     而经过冯军调查,《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再核实的各类癌症死亡数据是62人。其中包括的村庄有:夏垫村、诸各庄、马坊、赵沟子。
    沉默的大多数
     “晚上8点,我出门儿到巷口买烟,走出不到一百米,三个人围上来,逼住我,其中一个人一拳打在我的左眼上,眼泪刷地下来了。”
     冯军回忆他2007年10月6日的遭遇,至今仍心有余悸。
     “我的头被衣服蒙着,被人塞进车里,一路狂奔,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去。几个人打累了,把我扔在了高速公路上,并警告我‘不要再瞎折腾’。”
     那天,冯军电话联系了一个当地人,该人士一直在做鲍邱河两岸癌症死亡数据统计,他们计划晚上会面。“对方称他有个癌症死亡统计名单,7个庄,100多人。”
     当冯军爬起来,鞋子还剩下一只。他沿着公路边儿,朝着有光的地方走。“我一身是血,出现在高速公路的收费站里,把他们给吓坏了。”冯军回忆,“一个年轻的收费员给了我10元钱,我到附近的一个小商店拨打了110,店主送给我一双鞋。”
     从此,冯军晚上不敢睡在家里,经常凑合在母亲家里。母亲院内有只烈犬,冯军感觉踏实些。
     3月31日中午,夏垫镇夏垫村。
     一位姓左的村民最终答应带《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走访一家癌症死者家庭。但他称只能带到门口,且他骑着电动自行车前面带路,记者要保持距离从后面跟着。
     “不能让别人看见我在掺和这事儿,否则,你走了,人家来我这砸一通儿。”
     叩开大门,该家庭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在当地,得癌症的家庭会遭别人的笑话,侥幸控制病情的又不想声张。”冯军分析当地村民的心态,“最关键的是怕遭到报复。”
     “我什么也不怕了,反正都挨了两次了。”冯军称。
     “对于鲍邱河的事儿,村民最初不是没有意见,当初的反对也挺激烈,但最终都被‘胡萝卜加大棒’给搞下去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村民如是分析,“谁领头,闹得凶,上面给个差事或者企业给个职务。还‘不识时务’,一些‘不明身份的人’会来收拾你。”
     早在2001年9月,村民开始联名集体向相关部门反映当地企业任意排放污水,污染井水,毒死塘鱼,并且致庄稼减产、菜地碱化等情况。
     此后,政府对污染企业曾经进行过严厉整治,化肥厂、造纸厂被迫停产关闭,仅留下沿鲍邱河一带分布的钢铁企业,包括死灰复燃的、规模只有二三十人的小轧钢厂。
     “村中300米深的水井养活着夏垫村东街的几百口村民,这是我们村民前几年斗争的结果。”夏垫村一位居民讲,“另一家轧钢厂金华公司出资给村里打井,因为污染严重,80米深的老井水已经没人敢喝了。”
     前几年村里老井的水都变成红色,当地老百姓不停地告状,最终,金华公司为夏垫镇打了两口300米深的水井。
     2005年是村民跟污染企业斗争的转折点,这一次斗争被联合打压下去后,村民的维权从此走向式微。
     据当年的知情者介绍,2005年10月6日,金铭公司南侧生活区10名村民联名,反映金铭公司造成水污染和空气污染问题。
     “那一次,村民掌握的证据扎实,并有专人、专车沿着鲍邱河两岸村庄搜集癌症患者死亡数据,并准备联合下游天津宝坻的村民共同揭开鲍邱河流域污染的黑幕。”知情者介绍。
     “但带头上访的村民刘庆丰当晚8点即遭到一群‘来历不明的人’的报复,他经营的小商店被砸,刘受伤严重,最后不得不搬回老家。”
     记者辗转联系到了刘庆丰。他连声称:“我早就不掺和这事儿了。”
     刘庆丰被打后,搬回老家,还被人到家找了三回,直到服软。在这种压力下,大多数夏垫村的村民选择了缄默,一部分人早已习惯,有条件的人家选择离开。
    
    
    
    
    凤凰周刊:中国百处致癌危地(节选)2009年4月15日
    本文记录的是,在极度污染到发生癌变的环境里,完全无辜的人,约等于完全无助,和没有生还可能。
    这样的一段文字,任谁看了都会触目惊心!
    在距离天安门不过50公里的夏垫村,17岁少女冯亚楠死于白血病。而妹妹冯伟楠也被确认为白血病,父亲冯军正在为治疗费再次奔走,此时冯军口袋里只有几十块钱。亚楠姐妹只是众多污染受害者之一。
    沦为“癌症村”以来,村里一些富裕的村民搬去镇子或更靠近北京的燕郊。冯军说:“走不了的人,只能在这里等死。”
    女儿亚楠发病时,冯军就怀疑与井水受污染有关,便和妻子把井水装好送到河北省环境监测中心廊坊分中心检测。结果是:送检水样不符合国家规定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总砷超标近3倍,总锰超标近4倍。
    夏垫村东、西、北三面临河,正处于鲍邱河的包围之中,最多的时候村里居住有3000多人。2009年春天,这条河流乌黑,横七竖八躺着几根枯枝,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恶臭。河边没有一只活物,死一般寂静。10年前,这条河流还可以摸到鱼,村民们在码头上洗衣。但一切在2000年后变成了记忆。
    2004年,河北大厂县环保局在一份报告里称:夏垫镇4个扎钢厂、杨广起2个造纸厂和燕郊的污水是污染鲍邱河的“主凶”。有村民曾从河里捞起一条死去的鲤鱼,扔给狗吃,狗当时就死了。用河水浇灌的庄稼几乎绝收。
    夏垫村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
    媒体报道过110个“癌症村”(不完全统计),分布于全国各地:江苏、浙江、江西、四川、河南、河北、湖北、湖南、陕西、山东、内蒙、云南、安徽、天津、重庆、广东、海南、台湾等省。其中以水污染、化工污染、废水污染、矿山废水污染等引发的癌症人数最多。在媒体报道过的众多村落中,现在的情况大多比媒体报道时更严重,其中近百个村落已成各种污染致癌危地,不再适合人类生存居住。
    这些“癌症村”多处于城市工业园区周边地带、河流下游、或者矿山附近,受到工业废水、废气、废渣、生活垃圾、以及重金属等多重复合性污染。其中,受到含有放射性物质和复合化学类废水污染的村子多发白血病;土地和井水遭受污染的村子多发肝癌、胃癌、食道癌等消化系统癌症;空气污染严重地区多发肺癌等呼吸系统癌症。发病者呈现年轻化趋向,最年轻的死者仅12岁。
    而因受环境污染引发癌症的患者,常常是上诉无门,巨额的治疗费要自己来负担,就如冯亚楠。2007年6月16日,冯亚楠的口鼻开始流血,她神情平和、从容,劝慰哭泣的父亲不要再为她而蒙受屈辱,并请求父亲代她向帮助过他们家的好心人当面说声“谢谢”。这是她与父亲的最后一次见面。
    父亲再次去北京求助的第三天夜里,冯亚楠走了。妹妹伟楠正在等待治疗。
    冯军拿着检测报告,开始向县里控告扎钢公司污染水井,导致两个女儿都患上白血病。这位父亲从此攀上了一级级延伸的绝望的梯子。他说:“我一定会输,但我不会放弃。”
    医学界认为:目前已知80%的癌症发病与环境有关,尤其是与环境中的化学物质密切相关。
    水是致命中枢。美国纽约史蒂文癌症中心研究员雷蒙对106名死于各种癌症的人的细胞研究发现:围绕在癌细胞的DNA周围的水与健康人细胞周围的水的结构是不同的。这就像围绕夏垫村的鲍邱河已不是普通的河流。
    2008年,卫生部和科技部联手完成的第三次中国居民死亡调查报告显示:癌症已成为中国农村居民最主要死因之一,其中与环境、生活方式有关的癌症上升幅度最为明显。在未来20年内,癌症死亡人数可能翻番。
    由于多数国人及地方政府对生态破坏、环境污染危害性的认识严重缺乏,许多地方的治污措施或形同虚设,或未全面奏效,各地癌症的爆发性增长尚未得到有效控制。
    2009年的全国政协会议上,部分政协委员再次呼吁,一直没有建立水质监测体系的农村水源污染严重,严重威胁农民身体健康和生活质量。
    先污染后治理的发展模式催生农村癌症危局,引起内地各方注意并开始行动。但政策时差和权力级差,使一批“癌症村”及居民或将被抛弃,近百个“癌症村”或被牺牲,数万因污染致癌病人无力获救治。更多的患者将在黑暗中死去。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敬请关注河北冯军能否为鲍邱河两岸百姓讨回公道
  • 17岁少女死于水污染 关注11月13日开庭的河北冯军案(图)
  • 河北大厂法院、廊坊中院大力"维稳"枉法裁决冯军承包土地案(图)
  • 河北大厂县法院:冯军案还要拖多久?鲍邱河还要被污染多久?
  • 鲍邱河两岸村庄成“癌症村” 冯军告河北大厂金铭冷轧板带公司案被搁置
  • 河北大厂县政府“危机公关” 迫《公益时报》停止冯军案报道
  • 河北廊坊冯军告河北大厂金铭冷轧厂案首次开庭
  • 上访维权人士冯军被绑架殴打致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