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云南临沧广播电台台长夫妇棒杀交警儿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9日 转载)
    
    来源:生活新报
     25岁的临沧交警张黎死了,结束他生命的是一根碗口粗、一米多长的木棒。让所有人震惊的是,将他杀害的,是他的亲生父母,一个身为临沧人民广播电台台长,一个为了照顾他提前从派出所退休----在过去的25年里,张黎一直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博讯 boxun.com)

    
    液化气 粗木棒 一串带血的脚印……
    
    在临沧市旗山小区54幢张晓宇的家里,1月5日3时30分许,儿子张黎正在熟睡。张黎一直都睡在六楼的卧室,当晚是个例外,他睡在了五楼。夜深人静时分,身为临沧人民广播电台台长的张晓宇和妻子温秀萍醒了,他们来到张黎的卧室外,在确认张黎睡熟后,打开了事先准备好的液化气罐。熟睡的张黎突然闻到刺鼻的气味,连忙起身并疯狂地敲门、窗,哪想房门早被反锁。张黎一阵慌乱,四处寻找逃生之道。3时52分,张黎报了警。
    
    听到孩子报警的电话,躲在门外的张晓宇夫妻拉开门,将事先准备好的粗木棒抬了出来----在门打开的瞬间,张黎隐约看到父亲的双眼。黑暗中,张晓宇借着窗外的灯光,将木棒狠狠地朝儿子的后脑击去,然后,在后脑位置,乱棍打了一次又一次……
    
    据到过现场的小区保安俸先维介绍,天亮后,他协助警方在张晓宇的家里看守现场。当时,整个客厅都是光脚的血脚印,从卧室到客厅,包括客厅窗户外以及通往六楼的楼梯,都能看到血迹。在现场,民警还发现了一把撬茶叶用的茶刀,在张黎的身上也有茶刀刺过的痕迹。
    
    在张黎不能动弹后,张晓宇夫妻继续用毛巾捂住儿子的鼻子和嘴巴。张黎25岁的心脏终于停止了跳动,父母亲还试图把儿子搬到窗台边,从窗户扔下,但张黎的尸体太沉重,两人只好放弃。在警方赶到时,张晓宇夫妇还制造了“儿子自杀”和“儿子欲杀父母,父母反击”的假象。然而,被警方分开审讯后,几分钟后温秀萍便承认了和丈夫合谋杀子的事实。目前,此案已定性为故意杀人,犯罪嫌疑人张晓宇和温秀萍已被警方收押。
    
    这一系列骇人听闻的举动震惊了整个小区。昨日,这个人去楼空的复式小楼外,只有一条白色的小狗守在门前。小区保安说,门前沾满血迹的脚踏垫还是物管前日帮忙打扫干净的。“以前,退休在家的温秀萍天天都会带着小狗上街买菜。”
    
    前日中午,张晓宇夫妇指认了现场。当日张黎的尸体火化之前,他们被带到火化场见儿子最后一面。张晓宇趴在儿子的尸体上,哭着说:“儿啊,你曾经扬言要杀人,与其你去杀别人,不如我们先把你杀了……”温秀萍则面无表情地看着丈夫:“哭什么哭!别把眼泪流到儿子身上。”他们没有要求保留儿子的骨灰,“撒在风中吧!”
    
     有礼貌的儿子
    
    “虽然平时发现张黎有些不正常,但他是个有礼貌的孩子,从来没有和同事红过脸,更没有吵架和过激行为,也没有暴力倾向。”徐科长说。
    
    2007年,23岁的张黎从云南民族大学毕业,临沧市交警支队正在招录警察,张黎参加了公务员考试,以总分第三、面试第一的优异成绩成为一名交警。当年年底,张黎和同批考入交警队的新警察一起,被分配到基层交警大队锻炼。
    
    2009 年7月前,得知张黎等人将被支队重新分配的消息,张晓宇立即带着一本集有张黎学生时代在各个媒体和刊物上发表的文章的本子到临沧市交警支队,极力推荐儿子的同时,他不忘告诉支队领导儿子是云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的优秀学生。在考虑到让民警发挥专业特长的前提下,张黎被分配到了支队宣传科。
    
    “在宣传科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张黎并没有像他父亲所说的那样发挥了太多的宣传才能,交给他的几项任务一直没有完成。”临沧市交警支队王副支队长说。考虑到张黎是刚从基层回来的民警,而且人也年轻,所以宣传科的徐科长并没有对他进行严厉批评,更没有给他太大的压力。
    
    2009 年末,徐科长发现张黎上班有些异常,“居然穿着制服、戴着口罩上班。”王副支队长出面对张黎的警容进行指正,张黎说:“我最近得了肺结核,怕传染给大家。”在宣传科的半年多时间里,张黎经常说自己连续几天不睡觉,这不禁引起了徐科长的注意,考虑到他戴口罩上班,且称自己得了肺结核等种种情况,王副支队长于2009年12月29日找到张黎的父亲张晓宇说明这些情况。对此,张晓宇解释:“孩子小,你们多担待。”“(当时)张晓宇没有说过孩子半句坏话。”王副支队长说。
    
    “虽然平时发现张黎有些不正常,基本的工作完成不了不说,坐在位置上也东摇西晃的,但他是个有礼貌的孩子,从来没有和同事红过脸,更没有吵架和过激行为,也没有暴力倾向。”徐科长说。
    
    和张黎同一办公室的李警官说,元旦期间他们还和张黎一家吃了新年饭,“没想到他就这么走了,而且还是被他父母亲手杀害的,这个消息我们真的无法接受。”
    
    和蔼的父亲
    
    大家都感到非常震惊:“他平时工作不含糊,从来没有见他发脾气、动怒,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太意外了!”
    
    张晓宇今年50岁,目前正在进行高级编辑评选的公示,并一直享受政府的特殊津贴。在过去的30年中,他一直奋斗在临沧的各个传媒领域。在一手组建临沧广播电台之前,他还在电视台、云南广播电视报工作过。2000年临沧人民广播电台组建伊始,他担任台长职务,对同事说,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将临沧广播电台建成云南西部中上游水平的广播站。在他的努力下,目前该广播电台的信号已经覆盖了临沧的各县城和公路沿线。
    
    但现在临沧人民广播电台台长办公室大门紧锁,窗户处亦遮着窗帘。副台长王永新和原台长助理、办公室主任唐杰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这是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办公室,设施简陋,办公桌上摆着一块树纹石头。墙上左右两边挂着两幅字,均为当地知名的书法家书写,其中一幅内容为“不见个性非好汉,不出精品不罢休”,并标注为“自勉句”。唐杰说,台长不写字,但喜欢字,还喜欢集邮和书法。
    
    张晓宇性格和蔼,即使下属工作做得不到位,他的批评也很容易让人接受。张晓宇在办公室很少谈论自己的家庭,至于他的儿子张黎,大家也只对他小的时候有印象,“那时候见到的张黎活泼可爱,大家都很喜欢他。”后来台长偶尔也叫同事去他家里坐坐,但张黎已考上大学了,所以大家对他的印象,基本停留在他小的时候。
     张晓宇夫妇将儿子杀死的消息在广电局传开后,大家都感到非常震惊:“他平时工作不含糊,从来没有见他发脾气、动怒,媳妇也是热心肠,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型,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太意外了!”目前,临沧人民广播电台的工作由副台长王永新全面负责,其正常播出未受影响。
    
    张晓春说,从小到大,兄妹几个都是顺顺利利地成长,并没有遇到什么挫折。但是张晓宇自尊心非常强。
    
    张晓宇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哥哥张晓春在临沧市人民医院信息科工作,姐姐目前定居在上海。昨天中午,在临沧市人民医院的家属楼,张晓春谈起弟弟一家的事情时一再表示,由于反差极大,弟弟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人。
    
    张晓春说,在临沧市他们家没什么亲戚。年轻时一家人生活在云县,从小到大,兄妹几个都是顺顺利利地成长,并没有遇到什么挫折。但是张晓宇自尊心非常强。年轻时,张晓宇和大哥一起当过知青,高中毕业后参加工作,后来在工作岗位上拿到本科文凭。他当上市广播电台的台长,那是自学成才的表现。张晓宇一直非常勤奋,没有不良嗜好,不抽烟不喝酒,临沧人喜欢打麻将和纸牌,但他一样都不会,“他不喜欢搞娱乐活动。”
    
    在临沧市广电局分给张晓宇的房子里,现在还住着他77岁的老母亲。因为老房子在二楼,老母亲住着方便,所以她没有和张晓宇一起搬到旗山小区住。张晓宇很孝顺,总在工作之余去看望母亲。现在,张晓宇的事情,谁也不敢让老人知道。“我们担心她问我们,但纸总是包不火的。”
    
    张晓春上次见到弟弟还是在元旦前。那次,张晓宇带着儿子张黎和未来的儿媳妇来到他家,征询大哥的意见,问这个未来的儿媳妇怎么样。“我和他的意见是一样的,只要张黎喜欢,我们就不会反对。”
    
    前日,张晓春和妻子在看守所见到弟弟,“和上次见面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见面后,张晓春的妻子忍不住骂。张晓宇一句话也不说。见到哥哥时,张晓宇也没有为自己的行为做过多的解释,“他把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情绪很低落,虽然还认得我是谁,但看得出他精神上肯定出了问题,他总是说要去陪儿子!这真是人间悲剧。”
    
    隐瞒不住的病情
    
    张黎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事情,外人无一知晓。张黎的父母向所有外人隐瞒了儿子的病情,“担心影响孩子的前程。”张晓春说。
    
    张晓春说:“张黎长得又高又白又壮,从小就表现得非常优秀。”1984年出生的张黎,小学和初中一直担任班长或者团支书,而且在全国性的作文大赛中获过奖。但是10年前,张黎的精神状况突然出了问题,“后来我们想,这可能和他受了批评有关系。”但无论是求学还是工作,他的表现一直都非常优秀。
    
    2004年,张黎考上云南民族大学,后入党,曾被学校选为文化交流大使到台湾交流。大学期间,他靠在各种报刊上发表作品,总共拿到了7千多元的稿费。
    
    而为了给孩子治病,张晓宇和家人四处求医,甚至向一些江湖郎中求助。不久前,张晓宇还向上海的姐姐寄送了儿子的病情资料,希望上海精神病院能将儿子的病彻底根治。但后来姐姐告诉他,孩子的病可以治好,但风险非常大,且成功率不高,一家人觉得不可取,于是放弃了。
    
    2003 年,张黎考入云南省民族大学。为了帮助儿子学习,张晓宇的妻子从临沧市临翔区某派出所退休,专程到民族大学附近租了房子照顾儿子。张黎考入临沧市交警支队宣传科后,被安排到永德县锻炼一年,在那里他认识了一名小学教师,即后来的女朋友。每次张黎回家,张晓宇总会和妻子开着车,将儿子一直送到250公里以外的永德县城。
    
    张黎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事情,除了家族里最直系的亲属外,外人无一知晓。“送张黎去医院,一般都是他妈妈一个人。”张黎的父母向所有外人隐瞒了儿子的病情,“担心影响孩子的前程。”张晓春说,10年来,为了这个孩子,弟弟和弟媳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金钱。
    
    张黎每天都要吃药,但药物并没有控制住他的病情,“好的时候就是一个正常人,以前张黎还只是胡言乱语,后来就动不动骂人,骂过我,也骂过他的爸爸妈妈,但没有见他打人。”张晓春说,张黎的女朋友还不知道张黎患病的事情,但是儿子一旦成家立业,这个捂了10年的秘密就再也无法掩饰。
    
    张晓春说,弟弟张晓宇曾对他和母亲说,自己活在世界上,心很累。张晓宇之所以做出如此荒唐的举动,可能和其长期承受的巨大压力有关。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政协委员授意下属"棒杀"总监续:九人获刑
  • 安徽阜阳政协常委私设公堂棒杀总监 警棍被打断
  • 安徽阜阳政协常委私设公堂棒杀总监 警棍被打断
  • 投诉:强占耕地 黑社会棒杀村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