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的外逃警示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15日 转载)
    人民网古洋斋/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早在2002年已外逃到澳大利亚,传闻却一直捂着未得到官方证实。强国论坛[今日关注] 昨日(2010-01-12)才于公开报道。该报道的题目是《惊人!近30年我国外逃官员达4000人 人均卷走1亿元》。高严就是这4000人中的一员。
    
     高严,1995年6月任云南省委书记。他就任省委书记不久,就与云南省电视台的一位美女主持人倒在了双人床上,该女人就成了他包养的情妇。 (博讯 boxun.com)

    
    1997年8月,55岁的高严被任命为电力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兼国家电力公司党组书记(正部级)。次年,担任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正部级)。
    
    高严在云南包养了该主持人几年,确实鱼水情深。猛然调到了北京,大有魂不守舍的感觉,朝思暮想、心迷神慌,根本无法做到气定神闲、坐班理事。为了逃避监督,高严在上海设立“行宫”,与该女记者共享奢华。1999年至2001年,高严多次去上海“治病”,为追求享受和私自活动方便,他要求下属公司为其在高级宾馆包租房间,每天食宿费高达1万元,共花费84 万余元。2001年起,高严还在上海占用下属公司花费300多万元装修的一栋占地558平方米、价值650万元的高级别墅,并由该公司承担管理费用。同时,他自己拿出赃款293万元人民币在上海购买了一套豪华住房,为两人同居营造安乐窝。
    
    身为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的高严,就这样以养病为由,长期居住在上海的“行宫”里,经常在床上拥着女记者,用电话遥控着国家电力公司的日常工作。高严的贴身秘书叫黄雨,高常常是“高屋建瓴”地向黄雨提几条重要的提示,然后就由黄雨向国家电力公司的党组班子下达工作任务。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种怪现象:电力公司的副总经理、党组成员们,要想亲自向高严汇报工作,见一面,比见皇上都困难,只能通过秘书才能接听他的电话。以秘书遥控领导班子成员的做法,引起了其他领导的不满。同时,高严的儿子高新元开始频频向电力系统的工程项目插手。高严在明里暗里支持儿子捞工程,然后一转手就换成哗哗的票子。在高严的支持和纵容下,l998年至2002年,仅4年的时间,高新元在国家电力系统为他人承揽的项目造价高达近3亿元人民币,涉及6个企业。仅此一项,高新元就收受请托方所送人民币共计1080万元、美元5万。此外,高严还很有“亲情”,对亲属非常“照顾”。在他的“关心”下,他的七姑八姨统统杀向“钱场”。高严的弟弟、妹妹、女婿、舅舅、表弟和一些朋友,共在国家电力系统承揽了18个工程项目,总计涉及金额5亿多元。于是有关高严任人唯亲、以权谋私的举报材料,不断汇聚到有关部门。……
    
    从高严以上腐化堕落与腐败敛财的路径来看,根本算不上是“偷偷摸摸、隐蔽复杂”,而是“胆大妄为、有持无恐”。他不但是正省部级高官,还曾是8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14、15届中央委员。而这4000名外逃官员中,很多都是有权的“一把手”。这就又一次暴露出权力过度集中的弊端:在用人上,该使用什么样的人,提拔什么样的人,重用什么样的人,由“一把手”说了算;在决策工作上,一项工作该不该干,怎么干,干到什么程度,由“一把手”说了算;在批建项目上,该不该批,批给谁,批多少经费,还是由“一把手”说了算。这正如英国阿克顿爵士的一句名言所说:“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武汉市2002年以来,因贪污贿赂受处分的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中,“一把手”占了44%也是明证。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落马”后曾说过,“组织的管理和监督对我而言,如同是牛栏关猫,进出自由。”原山东省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也曾说过,“官做到我这一级,就没人能管了。”
    
    篱笆不牢,4000只“硕鼠”外逃,卷走了4000多亿,的确令人愤怒和惊叹!但最重要的还在于能不能有效的控制贪腐行为的产生,有效的解决 “失监”、“漏监”、“弱监”、“难监”的问题,否则,还不知道后面还有多少“潜伏”的贪官,要卷走多少人民的血汗钱哩。 (博讯记者:于明)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纪委等17部门联手防范贪官外逃
  • 30年4000官员外逃 外逃贪官人均卷走亿元
  • 贪官外逃人均卷走亿元 黑帮提供一条龙服务
  • 近30年中国外逃官员达4000人 人均卷走1亿元 (图)
  • 反腐新举:监察部与多部门联合 严防违法公职人员外逃
  • 美中司法合作打击中国外逃贪官
  • 中国4000贪官外逃 携走资金500亿美元
  • 北京查处42名银行行长集体外逃案
  • 北京成立09专案组:查处42名行长集体外逃案
  • 昆明巨贪讲述12载境外逃亡:挥霍一空后因吸毒入狱
  • 赖昌星外逃十年或被遣返 “酷刑风险”已近消除 (图)
  • 妙觉慈智从被关押处跳窗外逃,刘沙沙仍被关押(图)
  • 交行穗行长违规放贷90亿,靠中共高层子女外逃
  • 被传“核泄漏” 杞县居民集体外逃 都是掩盖造成的
  • 中国贪官外逃新花样:调虎离山 暗渡陈仓
  • “捞了就跑,跑了就了”:新华网披露中国贪官外逃新动向(图)
  • 继徐俊平后再有四名中共军情人员外逃
  • 中共贪官外逃透析:案值较大官员都移民国家
  • “外逃富豪”仰融回应三大质疑
  • 福建莆田市民呼吁西班牙政府:不能给外逃贪官提供方便
  • 橫眉:华南虎、冯成虎、外逃贪官以及其它
  • 梅新育:謹防資本借「悍馬」外逃
  • 海外被判重刑难阻贪官外逃
  • 贪官外逃和财产公开
  • 解析贪官外逃:国内利益集团暗中相助
  • “裸身做官”和“官员外逃”的制度反思
  • 评贪官外逃:人渣,走到天涯海角也永远是人渣!
  • 贪官外逃为什么屡屡得逞?
  • 从陈良宇的25本护照想到还有多少官员准备外逃?/陈则义
  • 黄风: 外逃贪官不是移民,是被驱逐的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