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杨狱友披露陈杨在劳教所的遭遇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7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员吕霞报道)2010年2月6日,本网信息员接到自称是陈杨狱友的小伙子的电话,他说自己昨天刚刚出来,陈杨让他带话出来向外界披露他在狱中的真实情况。
    
     陈杨狱友称重庆涪陵劳教所里称教官为“解放军”;他说现在陈杨的处境非常糟糕,经常被“特殊”照顾。 (博讯 boxun.com)

    
    笔者说:可以详细解释一下这个特殊照顾吗?
    
    陈杨狱友说:陈杨刚进来的时候,中队长把他支开单独给我们劳教人员一起开了个会,说他是个身份特殊的人,不要和他交流,也不要让他了解这里面的一些东西。
    
    这个“特殊照顾”还表现在:同样一件事情,别的狱友可以不用申报中队长,找班长(中队长在劳教人员中找的狱头)就能解决,而陈杨却要经过班长中队长和大队长的层层审批,能不能获得批准还是个问题,原因是他是一个“身份特殊”的人。
    
    笔者:听其他劳教人员说,只要是劳动表现好就会减少劳教期限,涪陵劳教所是不是也是这样执行的?
    
    陈杨狱友:其他被劳教人员可能有这样的机会但不多,而陈杨可以肯定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机会,陈杨的事情是重庆市公安局特殊安排的,表现好不会减天,表现不好还会延长劳教期限。
    
    笔者:可以详细的讲一下你们在狱中的情况吗?
    
    陈杨狱友:最初进来那个时候劳教所干的活是磨钻石,不但又脏又累,一天要做十几个小时的工,完不成的就挨打;并且吃的也很差,每天只吃白水煮萝卜,一点油水都没有;劳教所超市的东西很贵,甚至有时是外面的几倍。
    
    陈杨狱友认为,在里面不是改造被劳教人员的思想,而是在把我们这些人当作赚钱的工具,直到把你这个人的意志磨垮。
    
    正是因为在里面使用暴力,才使一些被劳教人员不满,然而被劳教人员向大队长提出一些诉求的时候,那些狱头和教官就会以你不服从教育为由,这样你就会被扣分,分扣了那么你就面临着加刑。
    
    陈杨针对以上问题多次提出抗议,被“解放军”认为他是个不安心改造、很喜欢“找茬”的人;所以,每次劳教所的检察部门来检查监狱的情况,他们就把陈杨叫的远远的不让与这些检察人员接触。
    
    这些事情陈杨一直坚持抗争,直到劳教所换了一个王姓的新所长才得到一些改善,现在劳教所做的工种是缠线圈,每天早上7点半上班12点下班,下午1点上班5点下班,陈杨希望外界能够继续关注呼吁劳教人员的生活环境问题。
    
    陈杨的狱友讲,从某种程度说,陈杨的到来使我们所处的这个班环境有所转变,因为他们怕陈杨监督揭发往外界披露监狱的黑暗。
    
    陈杨的身体很糟糕,得了几种病让他痛苦不堪,肾结石、胆囊炎、外加带状疱疹,当带状疱疹侵蚀脑神经他忍受不了那种疼痛时,就会用头往墙上撞、用拳头击打坚硬的墙壁,劳教所的医院是个很烂的医院,医生只是拿些无关痛痒的药让陈杨吃,根本医治不了陈杨的病,现在陈杨的手源于击打墙壁太用力受伤而无法上工。
    
    陈杨狱友最后表示:希望外界关注人权的有识之士,能够关注“共产党监狱”的黑暗,同时也希望朋友们能够关注陈杨的病情,呼吁涪陵劳教所里能够善待陈杨、或能够让他保外就医治疗多种疾病。
    
    据了解,陈杨提起的行政复议申请,到目前一直未果,他请求见一次律师也要经过层层的三审五批,事实上其他犯人非直系亲属是可以探视的,唯独陈杨这个受“特殊照顾”的人不能。快过年了,看着一个个出去的狱友,加上病痛的折磨得不到有效的医治,现在陈杨情绪非常低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