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惊现疑似艾滋病感染群,国家疾控中心隐瞒回避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天心根据读者爆料,查阅了相关信息,感觉事关重大,综合编写以下报道:
    2009年12月2日《南方都市报》发表题为:“末路疯狂:‘阴性感染者’的深渊”的报道,其中披露,在中国出现疑似艾滋病,但检测HIV是阴性的患者。报道称,“有大量类似人群,他们在网上聚集,自称为‘阴性感染者’。但专家认为,他们只是‘恐艾’”,也就是说专家认为是心理因素造成身体疾病。
     (博讯 boxun.com)

    博讯记者查阅有关患者恐怖的病症,显然,简单结论为“心理恐惧”引发的疾病有些过于匆忙和不负责任,况且,它的高传染性,比艾滋病危害要大。
    例如:“我从北京回来以后,身体上的症状仍然存在的同时新的症状也不断出现,右半边身体已经开始黑枯,特别是右手先是发灰白,然后就发黑,并且身体始终有粘浆,无论怎么洗也是相当粘稠,整个身子都渐渐干枯,内脏也一样,能明显感到发硬,皮下也产生大量忽聚忽散的结节,经脉已经开始粘连,肌肉不断的跳,全身关节响的出奇,清晨全身关节酸涨。母亲的症状也相当严重,整个下半身已经干枯发黑,全身酸疼,咳嗽不止,通过几天的消炎挂水,疼痛也有所缓解,但症状仍然存在。”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下简称CDC)成立了“疑似艾滋病”课题研究组,10月30日,这个课题研究组始在全国招募60名“病人”分批进京,参加研究。
    
    但患者提出质疑:“在北京的检测我们至今感到不解,明明立项是以‘不明病毒感染’作为课题进行调查,最后59名患者到了北京,竟是在地坛医院检测了HIV和一些相关常规的体格检查,HIV的检测对我们这些患者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每一位患者通过不同的方式不知检测了多少次,难道国家CDC还怀疑地方CDC的检测手段与方法,即使国立医院的试剂也是国家统一规定的。如果是由于某些患者的一味恐艾,你们才迫于HIV检测,但从实际意义上来说,大多患者是缺乏医学常识的,难道你们也缺乏这最基本的常识吗?这样的检测除了浪费国家仅有的试剂资源,任何意义都不存在。 再说地坛医院对患者体格检查,大多患者体格检查表上明确写到并有相关科室医生署名,眼睛、鼻子;口腔、耳朵、皮肤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炎症,部分患者淋巴明显肿大,唯一能看到正常的是患者的神经及精神,最后地坛医院竟有宋美华、李兴旺两位医生如此大胆的整出了一个与检查结果截然相反的结论,北京地坛医院对59 例自疑“不明病毒感染”者临床体检报告,认为从躯体症状和神经症性症状两个角度进行评估,考虑主要为精神因素所致。地坛医院两位医生为何能如此大胆,欺骗患者,一定有它的幕后策划者,幕后操纵者就可想而知了。”
    
    最早披露此疾病的成都商报在2009年10月15日报道中披露:一群因“高危”性行为后患“病”的人。“他们最初怀疑自己感染了艾滋病,但反复检测结果却一再呈现阴性。然而,他们继而坚信自己感染了同一种未知病毒。求生的共同目的,使得这些不同情况的人,凝聚在一起。、、、、桂希恩教授是中国艾滋病防治专家指导组成员,他认为“恐艾症”人群,往往把自己的病症和艾滋病对号入座,“心理障碍,精神高度焦虑,都可以导致免疫功能低下,继而出现很多症状,引起免疫力低的疾病很多,不能说免疫力低就是艾滋病。” 专家们的“恐艾说”并没有使他们“脱恐”,他们仍在继续向更加权威的部门求助。7月1日,他们终于打通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的手机,他委托助手裴迎新女士负责调查此事。至今,裴迎新通过“真相群”收集一两百个病友的资料,整理转交给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7月23日,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组织召开了一次高规格会议,与会20多位专家均认为“会尽快拿出方案的”。目前,裴迎新的调查仍在继续,病友们在耐心等待着。而此前,很多人在QQ群上竟然号召病友们去输血、找小姐“高危”等,企图传染给更多的人,以便引起国家的重视。”
    
    北京大学免疫学系王月丹博士在博文中写道:从目前报道中,提到的患者自述并非全是幻想出来的症状,他们的症状可以归结为,口腔溃疡,皮疹,盗汗、咽喉炎、鼻炎、消化不良、容易疲劳等症状。这些症状都很符合单纯疱疹病毒(HSV)感染的表现。由于HSV感染能够反复发作,而且HSV能潜伏在神经细胞中,所以有时候能以被检测出来HSA的感染。值得注意的是,HSV感染传染性远远强于HIV的传染性,所有这些“怪病”患者就诊被否定HIV感染后,在医生的建议下,一些患者立即与配偶发生了不安全的性接触,这往往导致HSV的传染,使配偶患病。
    
    王月丹博士最担心的是患者感染的是一种类似于艾滋病的新病毒。王月丹博士称,我也希望裴迎新女士能想像国CDC 一样,总结出这种新的疾病的规律,发现出新的病毒种类,解决人民的健康问题,消除人们的心理压力。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学校艾滋病防治教育目标难实现
  • 高耀洁:艾滋病患儿和孤儿(三)(图)
  • “被旅游”的河南艾滋病工作者朱龙伟恢复自由(图)
  • 关于艾滋病工作者朱龙伟失去自由的声明
  • 高耀洁:艾滋病患儿和孤儿(二)(图)
  • 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患者等待免费治疗还要等多久?
  • 高耀洁:艾滋病患儿和孤儿(图)
  • 郑州市卫生局副局长表示同情理解艾滋病患 承诺十日内给答复
  • 郑州卫生局人员与艾滋病患者发生冲突
  • 艾滋病感染者田喜被当地政府的七、八个人看守着(图)
  • 中国艾滋病性传播现状调查:民工已成高危群体
  • 中国老人、学生艾滋病感染上升
  • 河南艾滋病疫情再引关注
  • 湖北80多人在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
  • 湖北大冶1家医院80余人因输血而感染上艾滋病
  • 田喜中南海展示标语受阻 艾滋病人政策无落
  • 高耀洁:2000年后输血感染艾滋病的病例(三)
  • 高耀洁:2000年后输血感染艾滋病的病例(二)
  • 中国防艾滋病第一人高耀洁专访全文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专家称中国管制互联网对艾滋病防治教育不利
  • 连鹏:全球艾滋病危机已经结束了吗?
  • 专家希望中国加强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
  • 后SARS时代中国大陆艾滋病议题/张明新
  • 副处以上咋成艾滋病高危人群/程江河
  • 赵高峰:艾滋病孤儿心里没有阳光家园
  • 艾滋病特效药会在中国率先问世/严少雄
  • 把农村和街镇纳入防治艾滋病的一个重要新领域
  • 应加大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经费投入/武圣奇
  • 艾滋病女人卖淫到底该怨谁?/刘君
  • 刘逸明: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 潘一丁:麦道夫现象和艾滋病
  • 中国人需要怎样去遏制艾滋病
  • 缅怀一些人----为中国青年艾滋病网络三周年而作/ 常坤
  • 妙觉慈智: 至诚恳请主席和总理菩萨慈悲特赦无辜服刑的商丘艾滋病人的一封公开信
  • 中国人必须接受艾滋病检查:不要把同胞当敌人/萧义
  • 大家一起来反对可怕的《口岸艾滋病防治管理办法》
  • 都是艾滋病惹的祸/过关
  • 从商丘350名艾滋病患者上访所想到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