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创古鸽悼谷歌大陆媒体暗捧谷歌恐遭整肃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30日 转载)
    来源:澳洲日报   
    
     中国大陆各大网站和媒体最近接到上级宣传部门的电话通知,在谷歌问题上,要和政府保持一致;与此同时,网络上出现了「古鸽」的故事──古鸽,是一种在中国境内濒临灭绝的鸽属鸟类,是一种「搜索隐禽」,而在「2010年3月23日之后,该鸟类大规模往中国南部沿海一个港口迁徙,从此在中国内地绝迹」、「不少动物爱好者于2010年3月23日晚上,前往位于北京鸟关村古鸽园悼念」。 (博讯 boxun.com)

    
      「古鸽起源于北美洲,据生物学家考证其祖先生活在相当于今天的美国加州圣克拉拉县的山景城附近。在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的一段时间,它曾经遍布世界各地……」,由文中不难发现,这是大陆网友借「古鸽」讽今,大写「搜索隐禽」(搜索引擎)的生态,其实是描述大陆的谷歌(Google)事件。
    
      这篇文章除了讽刺中共当局的网络审查,还提到广为人知的网络神兽「草泥马」──「古鸽这种鸟有一个相当重要的习性,印第安语称之为“don’t be evil”,翻译成中文就是『害怕河蟹』。遇到河蟹泛滥的环境,它没有像草泥马一样顽强地生存下来,而是举全族迁徙,这被全球各地的一些动物爱好者所鄙视,纷纷称其为生物界的耻辱。」
    
      谈到大陆网民对网络审查的不满,就不能不提「网络(网络)神兽──草泥马」。「草泥马」在2009年初以「神兽」之姿,第一次出现在网络,当时流传一个神话故事,讲的是草泥马以「卧草」为主食,但「卧草」却被「河蟹」侵噬,为了生存的草泥马群起反抗,与「河蟹」争取活命空间,最后草泥马大胜。
    
      这个「神话故事」还被改编成「草泥马之歌」,配上影音在网络流传;搞笑的是,上海还有媒体找来动物学者,正经八百地解读这个神话故事,动物学者说道,古代南美洲的确有草泥马这种动物,也就是现在的「羊驼」(可怜的羊驼,现在都以「草泥马」的别名出现在两岸三地了)。
    
      大陆网民看了又囧又好笑,于是揭开谜底──「草泥马」是「X你妈」的谐音,「河蟹」呢 是2008年开始,中共当局以「和谐」为名,进行的对网站大规模整肃,导致数十万网站被关。
    
      除了以「草泥马」、「古鸽」这种「神话」来讽刺当局,大陆网民最近也在twitter发起一个接龙游戏,即「2015年世界末日将到」借以宣泄情绪,有人写道:「2015年中共网络防火墙已倒,异见人士成为总统」、「联合国将GCD(共产党)定为『非物质世界文化遗产』」,还有人说,「中国政府隆重欢迎Google重返中国市场」。
    
      关于「古鸽」的其它「神话」:(撷取自网络)
    
    《外形特征》
    
      身披蓝、黄、红、绿四色羽毛,比家鸽体型稍大。鸣叫声和英文单词“googol"类似,美洲印第安人认为其叫声代表了「难以置信的数量」的意思,数学家经过严谨的考证计算,认为这个数量大概是10的100次方。
    
      虽然古鸽羽毛有四种颜色,但它主要集中在头部。其身体通体透白,在天上飞翔时,往往和云层融为一体,显得非常低调。动物学家认为,古鸽的这种体貌特征是进化赋予的,它的彩色头部有利于在族群生活和求偶中获得个性身份和独特吸引力,而其低调的白色有利于它成为大自然的观察家角色,有效排除各种生物的骚扰,专心收集信息,同时减少消耗和进化成本。所以,古鸽简单的外貌折射了它不简单的能力。这也是「搜索隐禽」这一名称的含义。
    
    《生活环境》
    
      但是古鸽由于具有十分抗拒和害怕河蟹的习性,它没能在中国大陆境内成功进化出当地语系化亚种。但是,这并不能全部解释古鸽为何在中国大陆已经繁殖出规模庞大的种群数量,却又最终发生大规模迁徙行为。部分动物爱好者表示质疑,如果说古鸽真的害怕河蟹,它当初为何又明知河蟹在中国的食物链属于顶端生物,却又偏要前来。唯一的解释是,在中国大陆日益增加的雅克蜥对古鸽来说是世界上其它地方难得的美味。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晚报》大胆载文纪念谷歌
  • 与谷歌亚太区公共总监聊退出风波/刘兴亮
  • 中共“真理部”发通知控制谷歌退信息
  • 大陆封网加剧:谷歌外,海外网站按关键词拦截(图)
  • 重庆晚报怀念“谷歌”: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 (图)
  • 北京一声令下 中国企业全面中止与谷歌合作
  • 谷歌被中共层层追杀在香港也举步维艰(图)
  • 北京尝试多种途径封锁谷歌
  • 谷歌效应美国在华公司酿出走潮
  • 大陆网络监控泄密:专人监控关于谷歌的文章(图)
  • 实拍:谷歌中国,人去楼空(视频)(图)
  • 维权精英谷歌集会警车集结,有点六四的味道(图)
  • 难舍中国庞大市场谷歌取巧撤华
  • 谷歌中国变谷歌香港突显大陆网络不自由
  • 谷歌中国公司宣布离开大陆,网友深情送别(图)
  • 北京对谷歌执行更严厉过滤
  • 痛恨极权 谷歌创始人布林主导摊牌:事情还没完(图)
  • 关于谷歌中国的最新声明,透露多名异议人士帐号被侵入
  • 美联社: 中共党民放鞭炮庆祝谷歌离开
  • 廖祖笙:中共搭台唱戏抹黑谷歌
  • 谷歌(Google)走了,兔死狐乐?/毛启盈
  • 朱红:致"谷歌"的布林
  • 伟哉!壮哉!全天下第一大义商谷歌/纽约新闻评论员
  • 敏感词的故事:谷歌,百度与韩寒
  • 谷歌退出中国大陆的最大影响
  • 谷歌,孤独的悲歌!/中国民工李蜀皖
  • 廖祖笙:逼走谷歌中共向全球认罪
  • 谷歌事件与大国崛起的代价/顾小鸣
  • 关于谷歌退出中国韩寒的说法令人深思
  • “谷歌”出走是党违法还是谷歌违法?/陈维健
  • 中国禁止在网上讨论谷歌事件/肖海鹰
  • 谷歌退出中国没有赢家,百度也输定了!/方兴东
  • 谷歌退至香港将反攻大陆/ 纽约新闻评论员
  • 唱支谷歌给党听!
  • 提议声援谷歌 抗议微软海外华人游行
  • 谷歌到WTO状告中国 意义重大 一定能赢/纽约新闻评论员
  • 郑永年:中国不能模糊谷歌事件的焦点
  • 中国不能模糊谷歌事件的焦点/郑永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