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国家统计局:出生人口男女比达119.45:100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5日 转载)
     近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9.45,比上一年下降了1.11个百分点。专家指出,尽管这是近年来出生人口性别比首次出现下滑,但我国出生性别结构失衡情势依然严峻,不可放松警惕。中国社会科学院日前发布的2010年《社会蓝皮书》指出,到2020年,中国处于婚龄的男性人数将比女性多出2400万,“隔代婚姻”、“姐弟婚姻”等错位婚姻现象将凸显。出生性别比偏高成为当前中国人口结构中最突出的一个问题。
    
     (博讯 boxun.com)

     自然情况下,出生人口性别比正常范围在103-107之间,即每出生100个女孩,相应出生103到107个男孩。由于男孩的死亡率高于女孩,到了婚育年龄,男女比例就趋于均等。
    
      除了战争年代外,全世界的出生人口性别比例都没有出现过大幅度的失衡。然而,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已经历了近30年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且持续上升的过程。
    
      1982年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08.47,出生性别结构开始失衡,之后,一直快速持续上升,2004年达到历史最高纪录121.20。使我国成为世界上出生性别结构失衡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地区也迅速蔓延。1982年只有18个省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2005年,除西藏外的所有省份均偏高。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忧虑地说,出生性别比持续偏高不仅会产生“婚姻挤压”现象,还会危及我国人口生态安全。适龄男性,尤其是农村经济欠发达地区男性择偶困难,影响婚姻和家庭稳定,引发买卖婚姻等问题。盈余男性没有配偶和子嗣,与人口老龄化问题交织,会增加养老的复杂性和艰巨性。未来的社会阶层结构、消费结构、组织结构等将更为男性所主导,两性间不和谐问题日益突出。
    
    
    出生人口性别比长期持续偏高,不单纯是严峻的人口问题,更是重大的社会问题。党中央、国务院对此高度重视,把“综合治理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问题”列为新时期统筹解决人口问题的5大任务之一,采取一系列政策措施,积极推动综合治理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问题。
    
      翟振武认为,近年来政府严肃查处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非医学需要的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即“两非”)的行为,在全国开展婚育新风进万家活动、关爱女孩行动和农村部分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等活动,改善女孩生存环境,促进性别平等,取得显著成效,但是还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需要研究解决。
    
      一是打击“两非”取证难。尽管使用B超等手段进行胎儿性别鉴定已被明令禁止,但是在一些私人诊所和地方医疗机构,“只要是男婴,医生不用说话笑一笑,孕妇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如何认定医学需要和非医学需要终止妊娠,在技术上也有一定的难度。
    
      二是计划生育利益导向政策的激励作用被普惠性的惠民政策弱化。近几年,国家高度关注民生问题,出台了取消农业税、义务教育免费和教育补助资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和城市基本医疗保险等普惠性的惠民政策,实行计划生育的群众看到一些因超生致贫的家庭反而能够享受低保、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孩子上学资助等好处,从普惠政策中获得更多收益,心理不平衡,滋生多生孩子的念头。
    
    《人民日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藏因旱饮水困难人口超过6万人
  • 我国流动人口已达2.11亿 超过六成是80后 (图)
  • 温总理失业人口有2亿的数字从何而来/秦全耀
  • “二胎”试验挑战中国人口政策
  • 中国人口应先控后减到5亿 有助人均国力强大
  • 2020年南京人口将达1060万
  • 流动人口没有投票权?选举法遭炮轰
  • 胡锦涛抓主持人口误:我还没有发言呢!(图)
  • 中国西南五省干旱受灾人口超2600万
  • 广州户籍人口出生率下降 性别比仍超正常
  • 安徽也見民工荒 中國人口紅利漸失
  •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城市人口严重超载
  • 中国大城市流动人口迅速增加
  • 京沪穗深人口严重超载
  • 针对流动人口,北京小武基派出所成立
  • 农村人口现状真实调查!
  • 中国中产阶层约为总人口23%
  • 中国23%人口跨入"中产阶层"每年增长1个百分点
  • 上海人口普查:港澳台和外籍人员首次纳入
  • 世界日报:大陆流动人口 反映社会难题
  • 孙志刚案再拷户籍制度 流动人口国民待遇悬空
  • 政府再作蘖:中国流动人口子女被摒之教育门外
  • 丧尽天良者的“事迹”是如何被表扬的?“河南省上蔡县人口大县革掉土葬陋习 ”
  • 人大代表提议将人口降至5亿?
  • 广东省人口计生委主任张枫风头很劲了/褚朝新
  • 人口自由流动是法制社会重要权利/胡星斗
  • 社科院学部委员:人口政策,三种选择
  • 中国需要缩减人口和推进公平/缪纭
  • 人口增长大幅下降危及我人口安全 拖累经济发展
  • 北大教授:印度国力定将超中国 人口增长是关键
  • H1N1甲流:内地10221例,香港19370例,为何与人口不成比例?/陶达士
  • 大学生叫板人大校长纪宝成“人口论” 专家关注(图)
  • 加华裔人口壮大引思考:如何避免重蹈被排斥覆辙?
  • 胡荣华:人口与自然、环境的可持续协调发展
  • 翟振武:人口多、人均资源相对不足是我国的基本国情
  • 李斌:须全面认识人口与资源、环境的关系
  • 郑志国:人均需要和人口数量双重推动会导致资源耗竭
  • 张晓理:“人口红利”光环背后蕴含着民族悲剧
  • 何干强:苦力人口大国有什么好
  • 田雪原:提高人口素质 转变经济增长方式
  • 邓行舟:优生优育 提高人口素质
  • 真实的谎言-“7%的耕地养活22%的人口”/殷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