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千人市政府下跪内幕调查 没有结果的结果(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5日 转载)
    
    
千人市政府下跪内幕调查 没有结果的结果

    (华商报) 由对村上账目不公开产生质疑,发展到对村委会“一把手”存在经济问题的怀疑,继而演变成千余村民跪请市长“出面答复”的轰动事件……
      辽宁省庄河市城关街道办海洋村(现为海洋社区,为行文方便,相关称谓本文仍沿用旧称)部分村民的举动,让原本只有在“青天戏”里才能见到的跪求场面,赫然出现在公众面前。
       针对庄河市领导未能及时接待群众上访一事,中共大连市委、市政府在事发后给予了严肃批评,并责令市长孙明辞职。日前,海洋村全部账目已被封存并交由大连市方面稽核,原村委会“一把手”刘庆连被停止职务,并被大连市纪委带走作进一步调查。
      “去了都好几趟了,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大家伙儿谁答应啊?都不走,后来就有人跪下了……”2010年4月28日下午,管殿贵盘坐在自家炕头上,蹙着眉头说。
      管殿贵老汉住在庄河市海洋村村西头,今年63岁。他再三声称自己那天没跪:“男的站在后面,跪的都是前面的家属(女的)——大老爷们谁跪呀、跪啥呀!”
      尽管事情过去了两个多星期,但一提起在庄河市市政府门口下跪的事,村民们依然有些困窘。在他们看来,多次“上访”也罢,跪请市长出面也罢,不过都是想弄清楚国家到底给村上拨了土地补偿款没有,拨了多少。可看上去简单的问题,要得到明确答复却并不容易。于是,“下跪”便最终成为了很多村民最原始、也是最无奈的一个举动。
      起因
      他们想知道:“到底我们有没有土地补偿款?”
      “我们村是发展得不错,这些年靠养蚬子,大家的生活也算富裕了。”管殿贵老人告诉记者,村里是全国知名养贝村,一年四季都有外地人来,很是红火。
      海洋村位于庄河市南郊,是一个以养殖捕捞业为主的渔村,全村1320户,5300多口人。近年来,由于滩涂贝类养殖业的良性发展,该村不仅成为远近闻名的贝类养殖村,而且还成了辽宁省的文明村、小康村,大连市的经济十强村。在大连,养蚬子的海洋村,颇具知名度。
      随着庄河市城市发展步伐的加快,海洋村在由村转社区的过程中,也因开山、填海等政府的一系列举措发生着巨大变化。去年年底,一些村民在从其他村子得知国家对征收的土地都给拨了土地补偿款后,便想知道海洋村的土地补偿款国家拨了没有?有多少?起初,这种想法都还只是村民们在私下里议论,直到今年3月下旬,见村委会一直没有动静,许多村民就坐不住了。“其他村子国家都给土地补偿款了,我们村就没动静,所以就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管殿贵告诉记者,开始村民们也是三三两两地去村委会询问,但得到的答复是没有土地补偿款后,大伙儿就纳闷:海洋村与其他村子一样,这两年也在修路、填海、开山,按说政府该给土地补偿款,怎么能没有呢?
      一次次询问、打听,又一次次面临同样的答复,尤其面对村委会领导日渐不耐烦的态度,一些村民怀疑是不是国家拨的土地补偿款被村上挪用了?这种怀疑很快在村民中蔓延,以至于4月上旬的一天,当三十多名村民去找村委会要求公开账目无果后,遂直接坐公交车去了庄河市市政府。去后政府工作人员告知“领导不在家”,他们就只好在门口待了整整一上午,后来城关街道办派了三个人做“安抚”工作,才都饿着肚子回家了。
      管殿贵说,他前前后后去了村委会、市政府有十多次,记得是4月7日,有数百名海洋村村民到村委会去问土地补偿款的事,但没有结果;他们又找到市政府,依然没有结果。到了8日,就有一千五六百名村民步行到庄河市政府门前要求政府给答复。
      参加了两天上访的村民雷海霞告诉记者,那天走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想着土地补偿款到底政府给没给去问一下就清楚了,结果去后政府工作人员说这件事还不了解,让都回去过两天给答复。开始大家没走,待到下午三四点钟饿得都没劲儿,才回去了。
      由于没得到明确答复,上千村民又于次日七八点钟来到市政府门口要答复。一位副市长出来告诉他们,星期三或者星期四会让村里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于是村民们就又回去了。随后的一天大家没有再来,到了那天下午,有村民听说村上已在原养鸡场开过会,定下来了土地补偿款的分配方案为每人分8000元,让晚上7时以后去领。得知这个消息,村民们更加疑惑——到底国家给拨了多少钱,村上不公布账目,谁知道应该是多少又领多少?“听说那天只有几个村民去领,第二天,大家又都聚集到市政府门口去问到底土地补偿款给拨了多少。这中间就有人打电话给上访的村民说补偿款涨到了9200(元),没过多久又涨到了 11000(元)。”管殿贵说,当时大家都没有动,随后就有人打电话告诉大家钱已涨到了三万八,还说已经有人在领了——“我们就回去了,想看看是谁在领钱,为啥领这个数?”
      结果回去后,才知是风传。
      镜头
      屡次得不到答复,村民在市政府门口集体“下跪”
      随后接连两天,海洋村约有上千村民来到市政府要“答复”。而伴随着海洋村村民的举动,碰巧当地龙王庙村的村民13日也因反映村干部经济问题在市政府门口寻求解决。一时间,市政府门前人头攒动、拥拥攘攘,几乎影响到了市政府的正常办公。
      据市民李先生说,当时市政府门前空地上站的都是人,女的在前面,都坐在台阶上,男的在四周,都站着,人非常多,后来就看见台阶上的和靠近台阶的村民跪下了很多。曾在场的海洋村村民刘淑娥告诉记者,上午9点多,副市长金晓黎曾出面劝村民,说:“你们都回去吧,别在这里晒太阳了,我们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但村民没答应,提出“国家土地补偿款是多少钱,说个数就走”,结果金副市长答复不上来,村民们就要求市长出来给一个明确答复,但市长一直没出来,随后便发生了轰动一时的村民下跪事件。
      “不知怎么的,见大伙儿跪下了,我也跪下了。当时有村民还质问金副市长,说‘你答复不上来,你来干什么?’”刘淑娥说,当时大家情绪有些激动,想着作为一个市长,不知道土地补偿款总数是不可能的,所以说话也有些冲。
      由于当天龙王庙村也来了很多村民,加上海洋村的村民,一时间市政府门前几乎全是人,同时也吸引了很多市民围观。而村民在市政府门口下跪市长未出面的照片经网络传出后,立即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中共大连市委、市政府得知此事后高度重视,立即对庄河市领导不能及时接待群众上访给予了严肃批评,并要求庄河市委、市政府认真对待,及时回应群众上访问题。4月24日,大连市市委、市政府依据《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的相关规定,责令庄河市市委副书记、市长孙明辞职。
      与此同时,国家土地督察沈阳局也迅速派出督察组赶往大连庄河市调查,要求妥善处理地方政府、村集体、村民三者利益,认真处理上访突发事件,对责任人实施问责。
      庄河市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王德阳告诉记者,发生“下跪”事件后,庄河市政府针对海洋村的情况,开展了大量工作。庄河市委、市政府不仅召开了专题会议,组织有关部门立即开展工作,还成立专题工作组进驻社区认真听取群众诉求,处理村民上访问题。而对于各项补偿费的拨付情况、资金的使用情况,庄河市土地储备中心和农发局也作了认真调查。同时,就群众反映的社区干部问题,庄河市纪委也立即成立了专门工作组予以调查核实。
      很快,4月20日晚,介绍土地补偿款收支情况的“致海洋社区广大居民的一封公开信”,便发到海洋村村民手中。记者从信中看到,庄河市政府基于城市规划和南城区发展需要,对海洋村(文件中为海洋社区)土地储备共1617.32亩,其征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等3881万元,用于集体经济组织的4205万元,地上附着物836万元,总计8922万元……
      而与此同时,庄河市农村经济发展局也将一份海洋村征地补偿费收支情况的文件发给了每位村民。
      按说,面对这份较为详细的土地补偿费的情况说明,疑问应该解开了,然而一些村民却因村上的账目没有公开,依然“不买账”。
      进展
      海洋村账册被封,原村委会“一把手”被大连市纪委带走调查
      “为什么我们找了这么多次村委会、市政府都没有答复,现在一下子就公开了?”海洋村村民王富刚认为,在村上账目未公开前,公布的土地补偿款数字,多少让人觉得有些不踏实。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1999年刘庆连当村委会主任时,村里是一个乱摊子。虽然刘给村子做了不少好事、实事,但近年来本该公开的诸如土地补偿款等账目没公开,难免让人怀疑。这次大家要弄清楚土地补偿款的数额,实际上也是要了解村子的账目情况,看看到底这两年村子的账是怎么一回事——“钱不能糊里糊涂地领,账目公开了,大家心里的结也就解了。”“村里挖山填海也有两年多了,可补偿款有没有,有多少,谁知道?村上搞集资多少年了,现在是个啥情况,谁清楚?”村民王大刚(化名)说,刘庆连当了11年的海洋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而且是村办企业的董事长,即便大家对村里的账目有疑问却丝毫没有办法,因为村里事都是刘说了算。“以前,他组织大家集资,我家集资了16万元,除了头一年有6000元的分红,后来再就没分过,根本不清楚他是咋经营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记者,自己的本金虽然近些年慢慢被这个顶、那个顶,只剩下了3万元,但直到现在这个钱也还没拿回来。
      不过,尽管村民对村上的账目未公开颇为不满,但说起刘庆连其人,还是赞扬声颇多。“他带领大家养蚬子,很不错,确实给村子出了力”、“人没念几天书,比较精明能干,在当村支书的那几年,的确跟老百姓是一致的。”
      由于“村账未公开”的疙瘩没完全解开,“下跪”事件后尽管当地各级政府部门做了大量工作,却依然有部分海洋村村民抱着怀疑的态度。
      针对这一情况,庄河市政府停止了村干部刘庆连的职务,并由大连市纪委带走作进一步调查。而村上的全部账册,也被大连市有关部门封存,进行审计和调查。“其实,查一查也就清楚了。”当记者就“刘庆连被带走是否与其涉及土地补偿款等经济问题有关”进行采访时,庄河市市委一位官员表示,在大连方面调查结果出来前,尚无法作任何回答。
      思考
      从“越级上访”到“下跪”,是谁让简单问题变复杂了
      下跪事件发生后,大连市召开全市领导干部会议就事件作了通报,并责令孙明辞去中共庄河市委副书记、庄河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数天过后,4月28日,辽宁省庄河市第五届人大常委会召开第十五次会议,决定接受孙明辞去庄河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同时任命骆东升为庄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代市长。“骆东升原是大连市的教育局局长,很有能力。”庄河市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王德阳说,骆市长到庄河时,已经辞职的孙明市长还去欢迎他并且发了言,但发言具体内容还不清楚。
      在王德阳眼里,孙明是位非常好的市长,是为庄河发展做了很多努力,有很多贡献的好领导。尽管如此,他也认为,群众要求市领导出来答复,“无论怎么说,(领导)都该出来见一见。”
      据了解,在海洋村多次上访期间,孙明市长基本上都在市政府办公。至于为何没有出来面见村民,由于本报记者一直未能找到他,至今不得而知。
      尽管坊间对庄河群众“跪请”市长出面而市长不露面表示气愤,但依然有人对孙市长的被迫辞职表示同情。甚至对于村民不选择正常上访渠道而采用“下跪” 的方式来获得问题解决的做法提出异议。“村委会不答复,还有街道办;街道办不管,还有区政府、检察院,为什么动不动就去找市政府呢?”当地一名公务人员表示,现在网络很发达,且政府也有公众参与的平台,不去选择合理合法的方式来提出诉求,却以“下跪”这种行为来获得问题的解决,显然不妥。
      可是,记者了解到,海洋村村民最初的解决办法也是找最基层的村委会组织,多次找寻没有结果后,才直接找的市政府。那村民们到底找没找村委会的上级管理机关——庄河市城关街道办呢?街道办到底知不知道村民已多次找村委会想了解土地补偿款这件事呢?当街道办得知了村民到市政府讨“答复”后,街道办又作了哪些工作呢?
      对此,街道办主任宫兴奎解释,他是最近才调来城关街道办上班的,以前村民是否到街道办来反映过土地补偿款的情况,他并不清楚。由于此事还在调查,在调查结果出来前,他不便说什么。
      采访中,有人提到海洋村村民直接找市政府,是因为村子离市政府比较近。可事实上,海洋村与市政府直线距离至少超过了3公里。这就说明村民们选择找市政府“讨答复”,不会是因为近,而是想“简单问题,简单解决”。因为从最基层的组织无法获得答复之后,要逐级上访求解,对村民而言无论精力和时间都耗费不起,且越级上访还要获得一级级有关部门的签字、同意,这对于只希望问清楚土地征地款国家拨了多少、要求村账目公开的这种简单问题的村民而言,就有些太过繁难了。
      于是,村民便选择了直接找市政府。可是他们没想到,看上去很容易解答的问题,要得到一个明确答复,却也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即便到了如今,究竟是谁让问题复杂了的这样一个简单问题,村民们也还弄不清楚。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央巡视组到广西 百名访民下跪求见未果
  • 湖北300余名民师集体下跪无人理睬
  • 网民热议千人下跪事件,辽宁庄河当局狼狈不堪(图)
  • 辽宁庄河市长因“千人上访下跪”被责令辞职(图)
  • 南平下跪喊冤妇女被拘留(图)
  • 庄河市百姓的悲凉:大批群众政府前下跪举报无人理(图)
  • 辽宁庄河千名群众市政府前下跪反映腐败遭拒(图)
  • 大连庄河千人下跪政府门前 求见市长未果(图)
  • 南平妇女向官员下跪喊冤续:警方取消拘留处罚
  • 福建妇女向市委书记下跪喊冤被拘9天(图)
  • 跪下!被困矿工家属下跪请求抽水救人(图)
  • 公交总队副队长向文强下跪表忠心
  • 湖南武冈常务副市长身亡 遗孀重庆下跪喊冤 (图)
  • 湖北民师集体下跪抗议政府非法抓捕
  • 上海炒房处长被判无期 当庭下跪(图)
  • 因向国旗下跪夫妇双双被劳教(图)
  • 河北唐山刘凤芹为揭露腐败在天安门广场下跪35次被非法劳教/刘玉红
  • 公共安全专家副局长替子泄私愤逼大学生下跪
  • 下跪请愿遭殴打关押 投资受骗港商留京请愿
  • 以共和国的名义胡温应该向李淑莲菩萨下跪
  • 赤壁移民天安门下跪:冤民在呻吟
  • 成都:一面“歌德”一面下跪
  • 绵竹太极机械工人在寒风凄雨中向四川省政府官员下跪
  • 逼警察下跪,这个女人不寻常/李月明
  • 下跪市长:法律面前岂能搞“一国两制”
  • 让服务小姐下跪狂撕万元人民币 何人能如此猖狂?
  • “下跪副市长”采访记:披露惊天大案背后的艰辛(图)
  • 下跪求见不如举手罢免/姜维平
  • 刘逸明:下跪,不该提倡和仿效的维权陋习
  • 百姓下跪,中国式弹劾?
  • “集体下跪”不应成“市长接待”的理由
  • 武文建:从高氏兄弟“老毛开枪、下跪”作品说起
  • 业主下跪 刘淇应还礼/李进
  • 廉租房主向北京市领导下跪闹剧/孟嗣贵
  • 析下跪事件频现的本质/张建
  • 邢克家:拉萨屠城20年了,胡锦涛何时向西藏人民下跪?
  • 下跪与流泪,灾难面前中共官员们的娴熟演技(图)
  • 六旬夫妇用酒瓶击退3名持刀劫匪 其中一名下跪(图)
  • 下跪,有时真的很美:写在德国亿万富豪自杀之后
  • 简光洲:奶站老板下跪能否救赎三鹿的罪恶
  • 从汉武帝给东方朔下跪说起
  • 温州官员应到施粥摊前下跪
  • 书记下跪:仅仅只是官权短暂失效后的惶恐行为/张建
  • 澳门日报 绵竹市委书记为何下跪?
  • 集体下跪:丧失血性的非公民姿态
  • 站起来,老弟!——也谈“下跪的自由”/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