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镇长博客:乡镇干部最怕什么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7日 转载)
    
    最怕要账
     (博讯 boxun.com)

      我之所以把接待、上访、要账等都归结为乡镇干部的“最怕”,虽不合乎逻辑,但都是有道理的,因为对乡镇干部来说,这些东西都让人挠头。
      在宣传部工作时,体会比较深的是乡镇的账难要得很,科长打电话上门不行,就换部长,有时部长也没面子,有些书籍费、报刊费、宣传费最后不得不不了了之。有一次我带一个科长到乡镇要党报党刊费,一个乡镇的党委书记把我拉到里间,一脸无奈的翘起屁股对我说,小弟我实在是没钱,要不你往我腚上踢两脚吧,让我哭笑不得,最后空手而归。
      据我所知,现在几乎每个乡镇都有欠账,有的资料说全国平均每个乡镇欠款600万元,虽不是确数,但至少说明了一种现象。我所工作的乡镇在全县全市算是最好的之一了,也有以前的工程款等上百万的欠账。人常说虱子多了不咬人,乡镇干部对欠账也是司空见惯了,欠帐是正常的,不欠账是不正常的。欠账总要还的,没钱怎么办,办法就是托、赖或者长流水,今年还1000明年还500(前一段时间报纸上曾刊载一个乡镇按协议90多年才可还清一个饭店的吃喝账)。有的干脆死猪不怕开水烫,要账的来了还振振有词,爱咋地咋地。黄宏、范伟的小品黄世仁和杨白劳的现代版真是太精彩了,现实生活中要账的大都要给欠账的请客送礼,就这样要过来要不过来还不一定。在我们这个欠发达地区,有一个共同的现象,每年的中秋节春节前后,为了躲要账的,乡镇书记镇长的手机不敢开,为了不耽误事就换个隐蔽的新号,还有的干脆办公室也不敢进,躲进深巷人不知。有时候和兄弟乡镇的同事在一起,如果他们接电话语焉不详,明明在东却说西,这些电话多数是要账的。因为我有同感,有时不得不说些骗人的话。在乡镇工作一年多,我所了解的是有的乡镇是真没钱,有的却是有钱不还,反正是以前的陈欠,能拖一天是一天。
      现在乡镇干部不怕欠账,更有胆大的也不怕乡镇欠账。去年我们县里有一个财政比较困难的乡镇为了摆阔,一分钱没花盖起了气派的办公楼,所有的钱都由建筑队垫付,签订的合同是10年还清。当时大家一致认为这个包工头胆子也太大了,早晚有他跳楼的一天。
      对于乡镇欠账的问题,我这样认为,在一个地方工作,勒紧腰带还一些陈欠是政绩,不给下一任干部和老百姓留下新的欠账也是政绩,干部离任审计也应该加上这一点。
    
    最怕上访
    
      最近农民忙三秋,县里镇里也轻松清静了许多。因为再顽固的上访群众也都是要种地保饭碗的,农民聪明得很,上访归上访,种地归种地,最起码是先种上庄稼才有上访的本钱。每年的麦收和三秋季节也就成了群众上访的淡季。
      这些年,群众上访成了一些领导的一块心病,害怕群众上访影响自己的前程。因此,对上访群众表现出不耐烦、惧怕等心态。对群众反映的问题,短时间解决不了的,就哄骗、压制,再不行,就索性撇开原则和法律作无原则让步,满足一些无理要求,以求息事宁人。在乡镇工作处理上访案件更是让人最挠头的一件事,领导整天讲守土有责,看好自家门,管好自家人,谁出了问题谁负责,轻者批评教育重者诫免,乡镇干部一提上访脑袋就大。这里面最怕的是越级上访和群体性上访,出现一起这样的上访事件,全年就玩完了,什么精神文明、社会治安等先进就沾不上边了。除了这两种,还有一个重复上访也让人头疼。去年我刚到乡镇工作,一个村里的群众因土地纠纷上访。这位老大爷真有韧劲,每天两次到镇政府来,来到就蹲在我办公室门口,弄得我看见他就头皮子麻。甭管怎样,最后我组织管区干部村干部把问题妥善解决了。因为我知道这样的群众蹲在我门口倒不要紧,要是他天天到县长那里报到问题就大了。
      分析起来,群众上访案件有这样几种类型:一是确有冤屈但处理起来有特别棘手的。这部分上访案件大都是积案,有的甚至是几年十几年,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有关部门又相互推诿,即使领导层层批复也很难处理。二是因突发事件临时上访的。有的仅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还有的是涉法案件。这样的问题如及时处理,一般不会出现遗留问题。三是无理顽固上访。在农村确有一部分人惟恐天下不乱,为达到个人目的,无理取闹,聚众闹事。这种案件有的是对村班子有意见,有的是宗族矛盾。现在这类上访群众抓住政府怕上访的弱点,有恃无恐,肆无忌惮,搞得县乡村鸡犬不宁,但是对这种人的打击政府又乏力。
      实际上既然上级领导经常说群众上访无小事,就应该直面这些问题,不应一味地压制,共产党的政府哪有怕群众的道理?有些问题,放在全局上看,也许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对于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局部来说,则是件大事,是非解决不可的头等大事。认真对待、善待上访,不仅仅是乡镇干部更应是上级领导干部的一种责任和素质。
    
    最怕检查
    
      因为最近检查太多,应接不暇,就想说几句话。首先我在想检查什么时候都是个美差,然后说检查对被检查者是个灾难。乡镇干部怕检查第一是检查太多,第二是检查时都要装孙子,第三是还要破费。具体讲,我的总结有以下几点:
      一是命运掌控在别人手中,自己做不了主,检查组是爷。
      二是对所有的检查乡镇基本上都没有多好应付的办法,比较被动。
      三是乡镇干部平时也习惯当爷,但是来检查的对乡镇干部来说都是爷,脾气都很大,级别还不高,乡镇干部从心里受不了。
      四是要破费。现在乡镇农业税取消,除工商税之外没有进帐,招商引资成本又高,甭说给这些花钱,平时自己花钱都不舍得。
      五是检查组往往能捏住乡镇的软肋。特别是进步比较迫切、热衷于当官的乡镇干部的软肋,很好捏。
      总之一句话,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还是自己的问题。对于检查按我的特点我不怕,但大部分人都怕,作为镇长,我也只好怕但是不甘心看不惯。
    
     前几天,县里通知8、9、10日三天全市组织有关人员对乡镇进行一年一度的计划生育考核,全镇上下动员,严阵以待,如临大敌。计生办的同志每天早晨5点半点名,今天终于迎来了一行5人的检查组。早晨7点分管书记给我打电话,说是抽到了xx村,说没想到抽到这个270人的小村,说这个村有点小问题。我一听头有点大,这家伙可是一票否决,出了问题白忙活一年不说,一旦进了重点管理圈几年蹦跶不出来。等我赶到该村,检查组的人已经开始走访了,镇计生办的人员加上管区干部和镇领导共计40余人分布到这个小村的角角落落。令人担心的问题很快就查出来了,分管书记紧张得直转圈子。工作人员又是递烟又是倒茶又是剥香蕉,我也低声下气得陪着笑脸,可这几位爷就是不买账,一副公事公办相。最后缠到中午,没办法,只好破财免灾,皆大欢喜。
    
    (博讯23日稿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南耒阳磨形乡镇府庇护农科村支书事件越演越烈
  • 海南乡镇发文奖励拆迁得力村干部
  • 成都乡镇干部暴力拆迁强征强租土地(组图)(图)
  • 吉林梅河口市乡镇煤矿发生透水事故 17人被困
  • 河南两乡镇“双胞胎”政绩被处理(图)
  • 中国城市热与乡镇的消失
  • 固始县“公推乡镇长”采访札记:追求看得见的正义
  • 山东部分乡镇遭狂风袭击 通讯供电中断(图)
  • 乡镇政府「吃、拿、要」刁难,港资厂迁粤北任宰割
  • 遇特大暴雨 宣汉近70万人受灾13乡镇被淹(图)
  • 乡镇党委书记腐败、渎职是新疆75的第一肇事者/唐民华
  • 广东雷州乡镇政府负债3亿 镇长书记年关躲债(图)
  • 新疆近800乡镇党委副书记受训,灌输民族宗教政策
  • 山东郯城软禁乡镇政府工作人员
  • 乡镇干部自曝“截访”内幕:都是“一票否决”惹的祸?
  • 基层代表忆总理座谈会:中南海像乡镇机关大院(图)
  • “奇官”罗崇敏:中国最大规模乡镇长直选推动者(图)
  • 乡镇医院条件差的“软肋”不可忽视
  • 暴雨致使青川5乡镇成孤岛 1.6万人失去联系
  • 温总理:请您看看乡镇综合配套改革这块实验田/邓年兵
  • 一个乡镇校长的灰色收入
  • 乡镇政府是农民负担的直接根源/马宝成
  • 乡镇政府维护稳定的压力在逐步增加/陶然
  • 剃头挑子一头热,乡镇或村级干部要陪同群众上访
  • 李侃:乡镇干部驻村存在不少问题
  • 夏洪密:如何做好乡镇人大代表大工作
  • 从中南海大院看乡镇大院/李宏剑
  • 到乡镇府,却挨了一顿暴打
  • 土地流转权应配合乡镇民主改革/张志峰
  • 彭兴庭:对“乡镇长直选”不宜一巴掌拍死
  • 吕邦列:乡镇不实行民主政治,“新农村建设”只能是个美好的愿景——乡村治理系列之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