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共镇压微博六四言论(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5日 转载)
    
中共镇压微博六四言论

    (明报)  六四21周年前夕,内地及香港网民向「河蟹」宣战,接力在内地网络留言及张贴相片悼念天安门死难者,艺人杜汶泽、蓝奕邦等亦在新浪微博加入战团,但遭管理员过滤,杜汶泽坚持再登天安门广场的地图,以题为「删不了,忘不了」讽之。网民遂前仆后继创出谐音新词「五月三十五日」、「鹿死」、「瓶反」望突破审查,防守一方应接不暇,部分留言才能「偷生」。网民形容,1989年解放军镇压民主运动一幕,21年后在微博重现。
         去年六四20周年前夕,内地当局曾史无前例要求多个刊登敏感词的网站关闭,今年新浪及搜狐微博在内地兴起,遂成为网民表达意见的主要平台,但敏感词大多被审查过滤。
        内地及本港网民昨在网络发起「挑战河蟹」运动,号召群众围攻新浪微博,留言悼念六四死难者。为避过网络审查,网民竞相创造谐音词,编写影射六四的小故事。于是,6月4日会被称为5月35日,「六四」被写成「鹿死」。网民纷纷写道「五月三十五日,英雄的鲜血染红了旗帜。」、「瓶反鹿死是件,追够图城窄任」。
        开战初期,微博数分钟即删除了敏感词,网民纷纷收到管理员「深感抱歉」的短讯,艺人杜汶泽贴出天安门广场的悼念图片被删除后,他张贴两「蟹」相抗议,并留言说:「午安,我的国家。新浪的同志们,今天很忙,辛苦你们了!」昨晚举行演唱会的歌手蓝奕邦公开呼吁网民罢用微博一天的言论亦难逃过滤,他后来隐晦地留言,要求歌迷穿黑、白或灰衣服到场,以示悼念六四死者,但昨以短讯回覆记者指不会就事件回应。
        商台DJ陈强在微博发了一道信息「毋忘六五」,后发现被删除。陈再留言:「不要再剷我了,六月五日我有我的原因永远记住,六月五日我认识了伟大的祖国,我又不是写六月四日……六月六、六月七、六月八……都要剷吗?」结果再被删除。
        加入战团的网民愈来愈多,管理员疲于奔命,部分敏感词超过半小时才被过滤,有人更开始不避嫌直接留言「平反六四」,竟能留达2小时,网民笑言:「今天是河蟹全年最忙的一天,要加班工作好辛苦!」有人索性张贴解放军开枪射杀学生、香港六四烛光晚会等相片,刊登整日仍未被删去,网民嘲讽说:「睇寻晚微博管理员一定OT(加班)得好辛苦。」、「鹿死了、令人悲痛。」
        为免麻烦,微博后来索性不淮所有网民上载个人图像,有网民尝试把个人头像改为六四相片,网站竟出现对不起:「上传器今日放假」、「服务器繁忙」等字句。记者尝试刊出「平反六四,拒绝网络审查」字句,微博竟弹出「请等待审查」字句。
        有网民尝试用「民主」或「人权」作为微博帐号名称,但遭网站拒绝,称「含有非法字符,请修改」。网民于是改变战略,以韩文、日文、甚至俄罗斯文留言「平反六四」,但部分也被「河蟹」。有网民感叹微博镇压异见:「今晚的微博,当年的广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鹏六四日记出版, 卸责邓小平,频为自己辩护(图)
  • 李鹏六四日记出版始末 鲍朴出版,要给李鹏版税(图)
  • 蒋彦永为六四拍案而起 温家宝留弦外之音
  • 视频:南站访民喊口号,还唱“共产党好”六四被清空(图)
  • 中国异议人士在被监控中悼念六四
  • 李鹏六四日记力图撇清责任:邓小平拍板戒严
  • “六四”纪念日 维权人士刘安军家被国保包围
  • 新京报编辑阳淼因准备穿白衣纪念“六四”被抓
  • 安徽蚌埠国保六四传唤张林
  • 张先玲:“六四”难属万安公墓祭奠死难亡灵(图)
  • 北京公安局局长傅正华下令严查六四《天安门大屠杀》浮雕
  • 张先玲:“六四”难属万安公墓祭奠死难亡灵(图)
  • 六四进课堂 教师进班房:烟台大学教师张忠顺获刑3年
  • 六四快讯:最高检前示威,万名公务员天安门站岗(视频)(图)
  • 实拍:六四早晨的天安门广场戒备森严(图)
  • 四川多名异议人士绝食纪念“六四”21周年(图)
  • 快讯:北京NGO人士苏雨桐因纪念“六四”被抓
  • 视频:六四前夕,王耘云、白建勇等复转军官总政打横幅
  • 三楚志士纪念六四惨案廿一周年(图)
  •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冯正虎:毋忘六四,推进政改
  • 纪念“六四”21周年:我推荐《天安门对峙》/王军涛
  • 六四屠杀灾难深重/网而论道
  • 六四:散步纪念明天/陈惠娟 赵景洲 (图)
  • 六四21週年,提出反對民眾使用暴力二原則/張三一言
  • 杨恒均:纪念六四,向中国的知识分子致敬!
  • 望魂台——为“六四”死难者而作/吴嗣瑜
  • 勿忘“六四” 早日释放刘晓波/罗金龙
  • 六四给国人带来了什么/王学勤
  • 廖祖笙:“六四”与你息息相关
  • 王德邦:“六四”二十一年后谈是非
  • 刻在心灵的烙印——“六四”21周年随想/吴玉琴
  • 致纪念和不纪念六四的朋友们(图)
  • 严家伟:“六四”的恶果已“癌变”成绝症
  • 赵国莉:愿六四民主的英烈与中国访民同在!
  • 中国国民都应该站出来要求平反“六四”/张翠平
  • 老秦人:感怀“六四青年节”21周年
  • “六四”的枪声让所有的罪恶变得无法无天 /陈维健
  • 六四是一次暴力催眠/草蝦(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