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武汉被拆迁户马秀云的弟弟马永刚在2007年8月被开发商指使的凶手杀害,警察以盗窃抢劫敷衍了事,为此马秀云上访。马秀云则遭受了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的噩梦。本报道视频是马秀云自己对案情详细的叙述,以及她被关法教班、精神病院的珍贵照片。
    
    
    
    
拆迁战争何时了?没有和平,哪有和谐,百姓人权哪里找?

一、被拆迁户马秀云的弟弟,马永刚如何被杀

    我叫马秀云今年41岁,出生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我,却包贘了战争的痛苦,它就是拆迁战争,它的到来无时无刻不在侵害着百姓的生命和财产。
    2007年8月瑞安拆迁公司进入梅家巷拆迁,请的是地痞、流氓、吸毒、无业人员,搞的是打、砸、抢、烧杀、向百姓家丢雷管,离梅家巷三米之遥的信访局成了百姓诉苦的家,有人听,无人管任其发展。百姓纷纷报警,回复“经调查不是拆迁公司所为”.难道是百姓自己在危害自己吗?
    2009年3月初建桥街书记叶平到莲花湖社区找社区书记刘宏斌谈话,当时我也在场,叶平让刘洪斌劝我要套经济适用房走了算了。刘洪斌也专程到梅家巷找我谈此事,我当时没同意。刘洪斌走时警告我说:“你住在这里会出现意想不到的事,还有更可怕的是”。
    2009年3月18日中午12时左右,我弟弟马永刚回家,看到一个人端着半盆水,里面有毛巾和一瓶舒蕾洗发水,从踢破的大门里钻出,此人男性25、6岁1。7米左右。我弟弟上去询问并打开大门,不料那人拿出弹簧刀子朝马永刚的胸、背、头刺去连刺十几刀,马永刚挣扎着走到汉阳大道上倒下,被送进五医院,经司法鉴定为重伤。我那天中午1点多钟回家,走在梅家巷的路口看见一群围观者,地下一大摊血,四只带血的乳胶手套丢在地上,一名围观者说:“那男的嘴巴被抢打了个大洞,牙齿都露出来了”。一辆警车停在路边几个警察坐在警车里,当时我还不知道是我弟弟遇害了,骑着电动车走进梅家巷,血延伸到我的家里,我家门口放着我家的脸盆里面有我爱人洗脸毛巾和一瓶舒蕾洗发水。大门被踢破了,里面的门被踢开了,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客厅的地下留下两个黄鹤楼烟头,烟灰弹在桌子上。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我,我拨打了110,边打边下楼。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一个警察走过来对我吼道:“你那莫大的声音喊,我们怎麽破案,不就是盗窃”。
    一骑摩托车的人对我说:你弟弟在五医院抢救,现在病人需要亲人的安慰,我去了五医院。护士提着一袋子血衣,手里拿着从我弟弟身上掏出来沾满血的四百多元现金和两千多元存折对我说:你弟弟浑身是伤,回生的希望很渺茫,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听了,当时昏了过去。
    我弟弟在抢救的第二天,一名警察在病房里对我弟弟大声地咆哮非要我弟弟说凶手是小偷。他的咆哮引来了,十几个病房的围观者,不少的围观者:“案没破只能说是个人”。我家没被盗,马永刚身上四百多元现金和两千多元存折也未遭抢劫。
    我多次到派出所询问,马永刚的案子是否有进展,主管这案子的是付警官和乌警官,他们总是说:很忙没时间管这个案子。我找到派出所所长,他对我大吼道“那天的记者是你请来的,你知道你怎麽对他们说”。我:“是拆迁公司杀了我弟弟”王所长:“你知道拆迁公司是谁,拆迁公司就是政府,政府就是拆迁公司”。难道说政府拆迁就可以杀人了吗?难道政府拆迁就不讲人权和物权法了吗?
    
    作为政法委书记兼汉阳区分局局长李国汉把这个案子断定成“入室盗窃转化为抢劫”是在为拆迁开发商野蛮、暴力拆迁行为修桥铺路。
    
    1、 其案发生时间是中午12时左右,正是我和家人回家做饭休息的时间,作案人破门而入,不符合作案的主观动机。
    2、 凶手在马家吸两只烟并打扫个人卫生,从容地等待着马家人回家。不符合盗窃、抢劫的常理。
    3、 马家未遭到盗窃抢劫,受害人马永刚身上的四百多元现金和两千多元存折未遭抢劫,足以证实不是“入室盗窃转化为抢劫”的案件。
    4、 本案完全符合“故意杀人”,作案人携带凶器将马永刚杀成重伤的结果。其杀人的目的就是震慑被拆迁户,吓走其他的被拆迁户,达到非法拆迁的目的。
    5、 当地政府以土地经营城市招商引资,政府明知道瑞安拆迁公司是个“皮包公司”,却纵容、保护其犯罪事实。在拆迁当中发生的刑事和民事案件,政府应承担法侓责任。
二、 马秀云一家被赶出家门,马秀云走上进京维权上访的路

    2009年4月1日,我家的点表空开和电线被人拉走,我打电话问供电局,供电局说:“你家不欠费,我们没有向你们实施任何措施,拆迁的地方归拆迁公司管,你去找拆迁公司”我向建桥派出所和建桥街书记反映无人问津。这明摆着在驱赶我们。
    2009年5月我第二次到北京上访,带着中央各部门的回复函回到武汉,认为马永刚的案子就会有个水落石出,我家的事也有个圆满解决。可是得到的是,你搞到天边,这案子还是要回到武汉,归武汉的官员管,省信访局一楼的工作人员:谁重谁轻(建设和杀人比)。
    2009年7月24日,我又一次来到公安部,一位工作人员站在门口接过我的材料,一看口里喊着:现案、现案、她言下之意让门口的警察拦住我不让我进信访的门。我当时绝望了,为了得到中央的重视,7月26日那天我身穿状衣(武汉政府暴力暴利残杀百姓),来到天安门广场高呼喊冤。27日早晨我被押到建桥派出所,李国汉和十几个人跟我谈话,李国汉表示非常重视这个案子,分局派专班破这个案子。
    2009年8月汉阳分局刑侦打电话对我说:以前汉阳分局从没管过这案子,他让我通知马永刚到分局做笔录。我对他说事实是不会改变的,建桥街付警官已做了笔录。马永刚在医院里抢救时,被警察恐吓过,不敢区分局。这个电话证明,政法委书记兼分局局长李国汉在忽悠百姓,把百姓的生命当儿戏。
三、政法委书记为镇压上方的马秀云,给马秀云捏造了一个精神病鉴定书,强行的把马秀云押进了精神病院

    2009年9月14日我和几个深受其害的被拆迁户,到重庆路过宜昌,分局派专车堵截我们。9月25日我来到了北京海淀区索家坟,仇恨促使我走上了索家坟的天桥,我拉开了长达十米的横幅,上面写着“万恶的武汉政府暴力、暴利拆迁残杀百姓,公安成了邪恶黑社会的保护伞,是日本人的翻版”海淀分局以扰乱治安,拘留我十天。10月7日被押回武汉关在陶家岭看守所的法教班。12日公安给我一份信访答复书,内容是李国汉把这个案子断定为“入室盗窃转化为抢劫”下边写着如不服30日内复查。嘴里对我说“如不服到法院提出诉讼。同一天,汉阳区建桥派出所未经我和家人的知道,单方委托精神病院给我做了司法鉴定,这是不合法的。但是我14日走出法教班,分局没给我这份鉴定书。
    2009年12月26日是毛主席的诞辰日,我非常怀念毛主席,想儹仰毛主席的遗像,我身穿状衣来到毛主席的遗像前,(状衣上写着“万恶的武汉政府暴力暴利拆迁残杀百姓公安成了邪恶黑社会的保护伞。是日本人的翻版”)那时谁要贪污一万元,就会被抢坒,现在杀人是拆迁公司的家常便饭,凶手可以逍遥法外。受害者却遭到追杀、迫害。后被警察发现把我送进天安门派出所。中午武汉市汉阳区信访局驻京办的余局长带着上十个拆迁公司的人来到天安门派出所接我出去。当时我不愿走,拆迁公司杀了我弟弟,我要他们给我一说法。他们这帮人二话不说拽住我的两个胳膊拉出派出所的门,把我塞进了面包车里。27日晚上余局带领市拆迁公司和公安人员,十几个人,把我押上回武汉的火车。28日就把我关进陶家岭看守所里的法教班,在里面他们对我:“你知道什麽是息事宁人吗?你就是知道杀你弟弟的人是拆迁公司所为,又怎样你莫把?你去北京在多次又怎样?案子总归武汉公安管,破案是公安的权利,了不起分,们的意局多回复几次,经调查不是拆迁公司所为”。在就是威胁我思就是你在上访小孩搞丢了。”他们,我就对你小孩下手了。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一天刘个警察到我姐家,对我姐夫说:“我们给你妹妹做了司法鉴定,他有偏执型精神病”。我姐夫回答说:“你们有什么资格给他做鉴定,他有情人和家属”我大姐晚上下班回家知道这事,打我电话要汉阳分局局长李国汉的电话。李国汉在电话里得意地说:她老公现在就非常讨厌她,她老公说了以后你们想怎麽处置他就怎麽处置她。”这就是政法委书记兼分局局长李国汉他掌管汉阳区司法的一片天,乱用职权,目无国法。
    2010年1月15日我走出法教班,汉阳信访局把李国汉为我捏造地精神司法鉴定书给我丈夫,我丈夫拿着笔在这份鉴定书上边画边说:“捏造捏造全是捏造”。我拿着这份鉴定书,感到大祸临头,等待我的是精神病院。我又一次离乡背景来到北京,春节到来别人都合家团圆,我却一人流浪在北京街头,伴随我的是冰天雪地、饥寒交迫。但是我还是没逃过精神病院的灾难。
    2010年3月4日汉阳分局的魏教和建桥派出所的熊教带领十几个人,在没有任何法侓手续的情况下,擅闯民宅抢走了我的电脑和手机,把我丢进了黑监狱的东管头。5日晚上熊教带了四个nu警官,这四个怒警官对我拳拳向像,我喊救命,警察打人,熊教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后来四个怒警官把我拖上了一辆送往北京火车站的面包车。
    6日早上把我强行押回武汉,派出所长王怀亮、街道综治办主任段双元、莲花湖社区书记刘宏斌、信访员杨春之,还有几个我不认识的男人,他们都是彪形大汉。我丈夫带着孩子也来了,我丈夫拉住我的手提着我的包:“走跟我回家”在派出所所有的人都上来强行地拉开了我和我丈夫,不让我出派出所的门,非要把我送进精神病院。因我孩子在场我怕吓住我孩子了,他才8岁。我劝我丈夫算了,过了一会,我孩子说:爸爸我肚子饿了,”我丈夫出了派出所的门,他们看我丈夫走远了,几个彪形大汉把我推上了送往精神病院的车。到了精神病院医生问:你有病历吗?段双元抢着说:他有鉴定书。我:那是捏造的,我是自然人。护士说:你把你身份证号报给我,我八十八位身份证号报给了医生,她知道我是个正常人。但是接受我的人不是她,是院长和主任,她没权力不接收我。段双元和姓宋的男人为我签了字,段双元拿出一打钱往桌子上一丢,这一打钱足有一万元’.:这里陪你的人可多了,说完扬长而去。
    我进了这精神病院,就像进了十八层地狱,有的大哭、小叫、痴痴呆呆、形态各异有的行为让人感到恐怖害怕。我找到主任,告诉他我是个自然人和我的冤屈,他不但不同情,反而警告我说:你还是有精神病,告政府和公安就不对,如果你以后在上访,就把你管道法教班,再就是劳教你。3月8日那天日本记者找阮市长谈我的事。3月9日段双元到精神病院来他告诉阎安伟:他好大的能耐,他把日本记者都请来了,不知他怎麽把这事发布出去的。阎安伟听了,对我大吼道:搜;把他身上重新搜一边。护工又一次搜我的身,还有床上:床上也没搜到东西。.还有她的肚子里:是不是给你做个b超看看你肚子里有什么东西。我忍无可忍了:你作为一个医生你的医德到哪去了;你知道你的行为在犯法吗?
    3月9日那天,我的亲人和朋友找到了这里,他们警告阎安伟:她是个自然人不许你给他吃药,你如果给他吃了你可要小心心一点。他两天没给我吃药。
    我是回族,在里面的饮食我吃不来,加上那几天雨夹雪,饥饿寒冷,我快站不起来了,阎安伟听护士:她总不吃饭。阎安伟:你不吃饭就是在威胁我,你再不吃就把你捆起来往你口里塞。
    同一天他们给我抽了血,发现我血里没药,晚上给我下了一碗面。我吃了这碗面,第二天腿上肌肉疼痛、头昏脑胀。我问2月28日被送进去余福汉,她也说腿疼头不舒服和我的症状一样。其实他们给我吃的药我都吐了,而且还漱了口。在我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时候,里面的一位老人找我谈过话,他说:孩子我知道你是上访被送进来的,你有冤屈,但是进来没病也是有病,医生开药,护士就要你吃,你不吃护士就会要我们用绳捆你,你还不吃他们就给你打电针,这会让你的头半月都难受。我听了也就跟着这些精神病人一起吃药。吃完护士还要我把嘴巴张开看看,我把嘴张得大大的舌头伸的长长地药压在舌头底下。就是这碗面他们对我下了手。
    3月12日他们还没有放我出去,我对阎安伟:你什麽时间放我出去,你明知我是个正常人,还把我收进来,你应该把我退出去,你知道你在犯法吗?他听了又给我开了药,10点钟护工来喊我吃药,我正在问阎安伟:我什么时间才能出去,后来我再三请求,要她不要给我吃药,我上有老下有小都等我回家,我吃了这药会有什麽后果?他才对护工说:算了她不吃算了。晚上护工又来叫我吃药我再三请求阎安伟,才没让我吃药。这就是医生的权利。我的亲人和朋友,担心我在精神病院会有什麽不侧,他们知道我的亲人来找我,就把我关起来或捆在长椅子上,不让我和亲人、朋友见面。
    3月16日在我的亲人和朋友强烈要求下,下午三点多钟才把我放出来,在外面等待我是一辆警车,有警察、区政府的人和建桥街的段双元,他们有一次把我送进了法教班,一关就是二十四天。在法教班里国安里找过我,他们问我:你什么时间去的北京,跟谁去的,为什么要去北京?
    我回答:元月份去的,我自己一人去的,因为李国汉给我捏造的不合法的精神鉴定书去的。1、其委托物当事人和家属确定认可是不合法的;2;其鉴定无司法鉴定许可证不合法;3、无鉴定人的资质证明不合法;4、其检材由单方捏造、无当事人签字不合法。跟什么人接触,认识丁正荣、商丘和、李玉琴吗?我听得不耐烦了,我对他说:我谁都不认识,你作为国安人员,不去调查谁造成国家不安定,谁造成人民不安定,谁杀了我弟弟;谁造成了我今天的上访?你们国安是因为有了上访的人,才组成的国安吗?你们国安人员的任务就是调查上访人员的吗?你太无聊了,我口干了,我要喝水去了,我回到我住的四号房间,他们追过来让我签字。、、、、(视频有全部案情诉说)
    

相关图片

    马秀云2009年12月28日,关进法教班在里面拍的照片,马秀云关在3-5房间。法教班的铁门想柱子一样,时时刻刻都锁着,怕马秀云跑出去了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弟弟被开发商雇凶杀害,武汉马秀云上访被关黑监狱、精神病院(视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市汉阳区政府迫于压力释放马秀云
  • 湖北武汉马秀云、恩施王桂兰先后被押派出所
  • 武汉市汉阳访民马秀云被非法关押的真正原因
  • 武汉访民马秀云身陷黑监狱仍未被释
  • 武汉黑监狱关押马秀云案观察(图)
  • 访民马秀云何罪之有(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