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被打官夫人六年来身陷医患纠纷不断上访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2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对于南都昨日报道的“打错门”,武汉警方通过长江网作出回应,将事件定性为执勤时“行为粗暴”,1名民警被记大过调离公安机关,2名被记过处分。 (博讯 boxun.com)

    
     陈玉莲家属表示绝不同意这一处理,并称其丈夫黄仕明(湖北省政法委综治维稳办副主任)在警方向其征求意见时当场反对。
    
     警方:民警拉扯陈时行为粗暴
    
     昨晚刊登在长江网的这一新闻通稿称,武昌公安分局依据《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有关规定,对3名在执勤中行为粗暴的民警作出处理决定:对民警肖邦明给予记大过处分,并调离公安机关;对民警郑志强、蒲全鸿给予记过处分。
    
     6月23日上午9时10分,省妇幼保健院退休护师陈玉莲在省委南门越过警戒线时,被执勤武警战士拦住询问,并要求出示证件。此时,正在执勤的武昌区公安分局水果湖街派出所民警要求陈退至警戒线外,民警肖邦明、郑志强、蒲全鸿在拉扯中行为粗暴,致陈玉莲受到轻微伤害。随后,陈玉莲被送至医院检查治疗。当日,市、区公安机关负责人到医院看望慰问了陈玉莲并向其赔礼道歉。
    
     事发后,武汉市公安局高度重视,迅速成立调查专班,连夜对民警执勤中涉嫌违纪的问题认真调查。同时宣布,当事民警肖邦明、郑志强、蒲全鸿停止执行职务,接受调查处理。
    
     家属:这个处理很荒唐
    
     “对这个处理结果,我们坚决不同意。”对武汉警方作出的处理决定,昨晚南都记者连线被打者陈玉莲,其妹妹陈翠莲这样转达家属的看法。
    
     陈介绍,昨日公安部门曾到黄仕明单位,向其通报处理结果并征询意见,“我姐夫当时就表示坚决反对,认为这种处理是避重就轻,而且是袒护”。
    
     陈说:“从录像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打人过程,只有两名警察只动手没动脚,其余的是又动手又动脚,而处理结果只有一人调离,这显然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另外”,陈说,“它适用的规定‘风马牛不相及’,处理依据的是《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这是公安部的一个内部条令,条令适用范围是公安机关和它的工作对象之间的关系,比如说,公安机关羁押犯罪嫌疑人的时候,打了他们或者怎么样了,就适用这个条令来处理。但对陈玉莲的行为,属于殴打无辜的公民,并不是公安机关和工作对象的关系,而是和社会群众的关系,显然并不适用这个条令。”陈认为,按有关规定,警察殴打他人行为,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定性处理。
    
     陈还表示,对几名打人警察的处理,所依据的是《纪律条令》第20条,“说公安人员行为粗暴,所以这样处理。但这叫粗暴吗?这岂不是把殴打行为跟骂你两句、吼你一下、使用不文明用语归为同类了?如果这种行为叫作行为粗暴,那么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上打人伤人的要取消,刑法上的伤害罪也要取消了。”
    
     “这样的处理,是粉饰自己的错误行为,我们认为很荒唐。”陈翠莲最后说。
    
     陈玉莲本人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强烈要求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规定,对6·23违法乱纪者,尽快作出‘双开’处理。”
    
     家属强烈要求公开打人录像
    
     6月23日上午,当58岁、身形羸弱的陈玉莲站在省委南大门口时,为什么会突遭大院冲出的几名便衣殴打?昨日针对被打原因,家属又向记者曝出新的说法。
    
     陈玉莲妹妹陈翠莲说,当市、区公安部门领导到医院来探望时,家属曾向他们提问:打人是什么理由?“一位领导说,陈玉莲当时咬了他们,我们就说可以把录像调出来看,到底陈玉莲有没有咬人?后来他们又说陈玉莲态度傲慢,激怒了对方。”
    
     “对他们这样的解释,我们非常气愤。”陈翠莲说“为什么不公布录像?录像是最直接的证据。”
    
     据陈介绍,省委南大门上方共有5个方位架设有摄像头,可以同时摄下打人全过程。其中两处,一处就在站岗卫兵的正上方,另一处则在大门对面、一条马路之隔的桃山村小区。而5处录像中,卫兵上方的录像记录得最清晰。
    
     据家属介绍,事后他们曾调看过卫兵上方的那份录像视频,并提出想拷贝一份带走,但对方表示不能给。家属们又找到桃山村小区的那份录像保管方,但“他们说公安部门已经打过招呼了”,也不能给。为防止录像被事后动手脚,家属们将录像打人过程的时间段,做了详细的记录。
    
     “现在我们家属强烈要求公开打人录像,还原事情的本来面目!陈玉莲到底有没有咬过人,到底态度傲不傲慢,到底是几个人参与了殴打?录像公布后就会一清二楚!”
    
     “我们虽然提出过这个要求,但现在没有人愿意公布这个录像。”陈家属说,“公布一下又何妨?不是一直在说从严治警吗?现在这部录像,就是最好的教材,我们有丑不护丑,通过活生生的事例,对公安干警不是能起到很好的教育作用吗?而为什么却不敢将之公之于众?”
    
     陈玉莲家属考虑与黄厅断绝关系
    
     陈家宁肯让陈玉莲离婚,不拖累丈夫,也要“让全国老百姓都知道有这么一件事”
    
     “打错门”事件曝光后,昨日家属向记者透露,陈玉莲的丈夫黄仕明事后“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为此家人表示,“哪怕和他断绝关系,也要继续讨个说法”。(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据陈翠莲介绍,打人事件曝光后,市里领导曾找黄仕明谈过话。“回来就向家里发牢骚,他说,领导批评他了,要他注意纪律,认为我们做得很过火,叫我们不要再这么闹了。他说,他的压力很大,他也快疯了。”
    
     “对这件事的态度,我们家出现了分歧。”陈翠莲说,“家里就对他说,不行我们就划清界线,断绝关系,你当你的官,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们不连累你,实在不行你要离婚,我们也离。我们不能说因为你当官,我们一家老小就忍气吞声。”
    
     陈说,自从爱人被打后,黄仕明的压力一直就很大,“为这个事瘦得很厉害”。“他很难受,我们也看得见。他以前是个意气风发的人,文笔很好,做事非常卖力。但就因为他是个领导,上级对他有纪律要求,他就觉得我们不该把这件事情捅出去。”
    
     “在这之前”,陈翠莲说,“很多领导都找他说情,其中一个分局领导说,叫他发扬风格,高风亮节,那几名公安也不容易,叫你夫人算了。还有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说,如果处分了这几个人,他们把这身衣服脱了,他要是搞你你怎么办?太可怕了这个话,我们就觉得像是在威胁。这都是原话,我们当时都在场。”
    
     “但我们不会放弃,我们就是想让全国老百姓都知道有这么一件事,让全国人民都看一下,这件事究竟最后会如何处理,处理得公不公正。”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央军委门前的退役军人在上访(图)
  • 视频:访民痛斥邓江颂毛、丰台村民集体上访
  • 重庆籍农民工集体赴安徽省政府上访被暴打(图)
  • 全国各大银行下岗职工再次大上访遭北京警方冲击
  • 美国之音:广西库区移民上访告被克扣巨额补偿费
  • 贪污移民补偿款3亿,广西河池库区移民集体上访(视频)(图)
  • 广西河池市访民韦亚妮因上访被劳教折磨,愿以死伸冤(视频)(图)
  • 房产局长日记:拆迁户上访按“敌对势力办”
  • 最牛的上访者——86岁“志愿军”老战士王仪贤进京上访(图)
  • 上访村村长李小成因北京南站组织访民唱红歌被郑州方面关进学习班(图)
  • 国有大企业中国轻骑集团工人讨薪上访无果, 劳动仲裁委拒绝受理/王宁
  • 河南毒疫苗家长卢卫卫在卫生部上访被绑架
  • 安徽全省三十个县数百被辞退民师省府集体上访
  • 视频:七省民办教师到国家信访局集体上访
  • 开国少将之女到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上访(图)
  • 邓玉娇家乡:湖北巴东滥挖煤造成地陷,村民上访被判刑(图)
  • 最高法信访接待站新动向 访民冲破封锁在京上访(图)
  • 唐山门吉宝因厂方克扣工资上访近30年
  • 毒疫苗受害儿童家长杨玉奎:上访被打断肋骨(视频)(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7(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0日)(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四——我的第30封上访信/吴田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9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6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8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5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7日)(图)
  • 上访是死亡之路/武汉陈寿田、王春贞(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三——我的第29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4:“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4:老先生跪地祈祷(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3(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6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5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2(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1(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4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3日)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0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9:警察表支持(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2日) (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1日) (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8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0日)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7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9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6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8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5(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7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4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55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3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6日)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二——我的第28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2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5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1(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3日)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0(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9:北京游客同情(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日):实习的大陆留学生(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8(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四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7(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30日):大陆游客说“土匪”(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二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9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6(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我的第27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一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8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5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4(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7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6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九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3(图)
  • 一个退休教师的艰辛上访路(之四)——访民变为“罪犯”/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访民詹祥元(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八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5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2(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七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1(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4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3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六天/杨海涵(图)
  • 地方政府动用黑社会非法拘禁上访人员/山东新泰张宝学的自述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0(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6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五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2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9:加州来人支持,UN工作人员参观(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1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8(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四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7(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0日):感动地铁乘客(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三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9日):孩子强拆被打,给美国市长写信(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6(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二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8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一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7日)(图)
  • 上访人的心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4(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6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3(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九天/杨海涵(图)
  • 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5封上访信/吴田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5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八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2(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七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1(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六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3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0(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2日)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9(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五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8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1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四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0日)(图)
  • 河南沈丘县退役军人上访纪实:他们是维护稳定还是制造不稳定?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9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6(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4封上访信/吴田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8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7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4(图)
  • 声讨中国政府对上访户非法残忍执法/郑州李元福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6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3:受洗(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8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5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2(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4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7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1(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6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3日)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0(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9(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日)(图)
  • 黑龙江桦南县访民吴淑珍14年凄惨的上访路(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5天/杨海涵(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3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四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日)(图)
  • 浙江省温岭市非法关押上访人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8(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31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7(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3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30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2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6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2封上访信/吴田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9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5(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1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8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4(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7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3(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19天/杨海涵(图)
  • 胡锦涛总书记救救我悲惨的上访人/游茂明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6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2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18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七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5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1(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0(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4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六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3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五天/杨海涵(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8:美国歌唱家支持(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四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1日)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7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6(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0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二天/杨海涵(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1封上访信/吴田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9日)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5(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一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8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4(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7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九天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3
  • 吉林梅河口千亩水稻田“被招商” 白副市长警告村民不许上访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6日):武汉枪击拆迁户,皮特给美国总统写信(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2(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八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5日):美国律师关注(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七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1(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4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0(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六天(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3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9(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天(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0封上访信/吴田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2日)(图)
  • 杨海涵:“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天(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8(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7(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1 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0 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6(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9日)(图)
  • 我为母亲马永田在联合国上访(第一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5(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8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3(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7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2(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9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1 (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8)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7)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6(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8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4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3)(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二(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九(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8:上海老乡合影留念(图)
  • 哈尔滨警察围打上访群众实况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8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七(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六(图)
  • 陈庭秀:六十年冤深似海 半世纪上访飘零之三:上访不归路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5:学生签名声援(图)
  •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的困扰!/上海访民尹慧敏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4:游客说“太可怕了”(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德国游客捐款支持(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各地来电支持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更多人关注(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7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九:白宫前传奇的女士(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八:出征华盛顿(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七:警卫赞许、中学生要传单(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六:两位美国学生前来声援(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五:"参加"中领馆推介世博会(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四:美国学生可能来声援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6封上访信/吴田丽
  • 河南省十大上访户之首刘炳同声讨中国残酷人权(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三:《世界日报》记者采访(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遇到西装笔挺的警察(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一:今天初战告捷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三)/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5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二)/ 上海市浦东新区詹祥元(图)
  • 还我公道/哈尔滨市上访受害人刘占利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4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上访纪实/杜阳明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3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2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1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上海老访民孙玉兰16年上访维权未果
  • 温总理您跟网民交流,不包括上访人吗?/吴田丽
  •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0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一位教授遗孀从上访到疯人院之路(图)
  • 论中共书记胡锦涛批示研究解决上访问题/上海访民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一)——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拆迁户童国菁进京上访被拘留,群众声援(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9封上访信/吴田丽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被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
  • 上海:拆迁是抢劫,抢迁是掠夺,上访是维权!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8封上访信/吴田丽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遭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7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六封上访信/吴田丽
  • 依法上访被绑架,驻京办里被关押/张洁
  • 进京上访136次的郑州访民蔡爱民的一封遗嘱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五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丈夫罗泽科遭遇车祸交警私放肇事者,植物人也到中南海上访?(图)
  • 交警事故后放走肇事司机,伤者妻子周安风上访多次被拘禁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四封上访信/吴田丽
  • 河南省十大上访户之首---刘炳同的控诉书
  • 我不想上访/河南省富源集团负责人汪洋妹妹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第二封上访信/吴田丽.
  • 老人上访控诉刘忠敏、高金芳、吴爱国
  • 进京上访136次的郑州访民蔡爱民致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的一封信
  • 麦当劳餐厅成了56岁的母亲躲避黑夜和寒流的地方(上访苦旅九)
  • 给总理的信不翼而飞?(09年-上访苦旅之七)
  • 医生栖身在急症水泥地上过夜(09年-上访苦旅之六)
  • 56岁的母亲在21世纪成了黑人、黑户(09年-上访苦旅之五)/无锡陈雪华
  • 没有身份证就无法上访了(09年-上访苦旅之四)
  • 张晓明参军9天被殴打致死,母亲上访遭残酷迫害
  • 山东嘉祥上访妇女被扒掉裤子羞辱10小时/马奉举
  • 村民在京上访,家中房屋被偷拆(图)
  • 十五年全家心酸上访路/吉林省辽源王元
  • 茶香阁:北京市军转干部集体上访原国家人事部!
  • 上海访民张贵兰上访反映信(图)
  • 广东访民吴光周坚决抗议用黑社会手法迫害依法正常上访!
  • 四川地震重灾区,裸体酷刑审讯上访人刘云秀
  • 一名天津检察官被逼上访 看司法腐败
  • 上访冤民 行政复议申请书 公示(图)
  •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李元福带着骨灰盒找党中央上访
  • 《孩子,今天我去远行动……》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上访者都是“敌对势力”吗?
  • 请大家不要去上访了,更不要越级上访
  • 刘占利:上访人的心声
  • 上访维权如此艰难谁之过?/王学勤
  • 警惕把劳教当成打压上访的工具(图)
  • 刘占利 :关于上访案件的处理方案
  • 张秀岩: 支持上海世博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
  • 关于成立“中国公民上访案件调查委员会”的建议/朱菊如
  • 农民因上访获罪案折射权力有恃无恐症
  • 廖祖笙:可悲“出国上访将成新途径”
  • 王子峤:权力机关擅长兵法令上访成悲剧
  • 潘洪其:上访群众为何能“敲诈”政府
  • 第五十七族——上访族
  • 党校是个关上访人的好地方/乔志峰
  • 市长被责令辞职 上访群众情绪稳定(图)
  • 朱永杰:法官上访,中国的法治每一步都流淌着鲜血
  • 上访者寻找“带头大哥”让人震惊/杨耕身
  • 文强庭审亲历:记者当上访户/黎勇(图)
  • 上海市民将为世博会放1000万个上访气球/纽约新闻评论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