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维权网:联合国审议中国酷刑一年后近况跟踪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07日 转载)
    联合国审议中国酷刑一年后近况跟踪:现状未有改善,局部有所恶化
    
     维权网对中国政府对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2008年11月审议中国政府报告后提出的改进建议所作答复中存在若干问题的评议 (博讯 boxun.com)

    
    
    
    序言
    
    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曾经根据委员会关于后续行动的程序要求中国提供资料,维权网现在就中国政府对要求所作答复中的一些问题提出本报告。[1]中国政府本来应该提供资料,说明在(2008年11月的)审查后一年内采取了哪些措施来执行禁止酷刑委员会就后续行动提出的建议(即第11、15、17和23段所载建议)。[2]但是中国政府2009年11月的答复不仅没有提出它在2009年采取了什么措施来执行这些建议,反而滥用后续行动程序来质疑禁止酷刑委员会的结论意见(第11-37),为自己辩解。[3]事实上,中国政府在2009年以来并没有采取任何切实步骤来执行关于后续行动的建议。相反,在2009年和2010年的前七个月可以看到,禁止酷刑委员会特别关注的许多问题和趋势仍然在持续发生,有些情况甚至更为恶化。
    
    由于维权网无法在这份简短报告中谈到中国政府在答复中提出的所有问题,我们只能以下列几个主题为重点进行评议:被拘留者缺乏法律保障,包括继续使用酷刑逼供,不断骚扰和施加暴力对待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和访民,以及中国政府始终拒绝对暴力镇压1989年民主运动进行全面和公正的调查。虽然维权网欢迎中国政府最近发布的规定,禁止在刑事诉讼中使用通过酷刑取得的陈述,但鉴于缺乏独立的司法机构以及中国政府在执行《刑事诉讼法》和《律师法》中保护公民权利的规定方面纪录不佳,维权网对于这些新法规与行政规章的有效执行并不抱乐观的期待。[4]
    
    被拘留者缺乏法律保障和使用酷刑逼供
    
    结论意见第11段所载的建议谈到中国“为防止在全国各地的酷刑和虐待行为应立即采取的步骤”,包括与律师见面的权利,以及“按照国际标准在限定的时间内见到法官”的权利。中国政府无视禁止酷刑委员会的建议,只是重申现行的法律规定,并质疑第11段提出的意见。
    
    在第11(a)段,禁止酷刑委员会“关切地”指出,政府“没有将被拘留者迅速送交法官,从而未经指控长期由警方拘留达37天,有些案件甚至时间更长。”“中国政府虽然对这一意见表示否认,但事实俱在。首先,许多犯罪嫌疑人被拘留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然后才送交法官。[5]正如维权网在2008年10月提交给禁止酷刑委员会的报告中指出的,刑事诉讼法第124、126、127和128条合起来,允许警方在逮捕嫌犯后拘留超过一年以上,才将案件送交检方(即检察机关),然后由检方审查案件后决定是否起诉。[6]其次,对于某些类型的案件刑事诉讼法授权可以在发出逮捕证之前拘留37天,虽然政府认为37天的期限只用于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有限情况,但没有提出支持的数据。事实上,警方经常对各类犯罪嫌疑人没有逮捕证就拘留37天,然后请检方批准逮捕。[7]不用说,中国政府并没有采取”有效措施“,以确保根据禁止酷刑委员会第11段建议,让所有被拘留的嫌疑人”按照国际标准在限定的时间内见到法官“。[8]
    
    在第11(c)段,禁止酷刑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被拘留者“与律师见面受到限制”。中国政府表示,“在依法检查律师的有关证件之后,”[9]会安排被拘留者与律师见面,但维权网收到关于许多案件的报告以及中国媒体和博客的许多文章都提到刑事辩护律师与被拘留者见面遇到困难,尽管最近修订了律师法,目的在改善律师与被拘留者见面的机会。[10]不过,这些新规定都没有有效地执行。[11]警方还是经常以“国家机密”为理由,阻止律师与他们的客户见面,或引用“内部”的规定和程序,以拖延、阻止或以其他方式限制律师与客户见面。此外,虽然修订后的律师法明确禁止监测或记录律师与客户见面(见第33条),但维权网继续记载下警察在场或使用视听设备进行监测的情况。[12]
    
    在第11(d)段,禁止酷刑委员会表示关注,“继续依赖口供作为起诉的一种常见证据,从而为使用酷刑和虐待嫌疑人创造了条件。”事实上,2010年5月China Daily社论指出:“在取得在押嫌疑人口供方面,酷刑仍然在发挥作用。”[13]最近的两个令人不安的判决都涉及酷刑问题:6月对西藏环保人士噶玛桑珠判刑15年和7月以含糊的“国家机密”罪名将美国地质学家薛锋判刑8年。[14]官方媒体和博客今年春天突然大肆讨论赵作海在11年前的谋杀案中被错误判决,因为4月下旬所谓的“受害者”同乡突然在他们村出现。赵作海在5月初从监狱释放后说,他遭到警察拘留时被一再殴打、剥夺睡眠并受到死亡威胁,他对从未发生的谋杀案“招供”,是由于“警察的指使”。 [15]
    
    在看守所的非正常死亡或许是在后续行动期间和2010年中国最明显的问题。2009年2月发生一件众所周知的案件,云南省官员把一个被拘留者的死亡归咎于在“躲猫猫”时受伤致死。在此之后,中国媒体和网民不断揭露和评论在看守所的其他神秘死亡案件。[16]上述China Daily的社论指出,“死因不明的案件继续发生在”看守所,使得矛头指向“所谓的警察对犯罪嫌疑人的不人道行为。”[17]此外,维权网记载了在后续行动和2010年期间劳教所中可疑死亡的几起案件。[18]
    
    骚扰和暴力对待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和访民
    
    在后续行动期间,中国政府没有执行禁止酷刑委员会关于保护人权律师、辩护人和请愿者不受恐吓和虐待的建议。在2009年和2010年,人权律师的处境明显恶化。 2009年2月至5月期间,北京律师李柏光、程海、张凯和李春富,以及广西律师杨在新,在不同事件中遭到政府官员或身份不明但被认为与地方当局有关的人殴打。[19] 2009年7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而被取消律师资格的辽宁律师王永航在警察看守所遭到严重殴打。[20]维权网没有发现对这些殴打进行了任何调查或追究任何个人的责任。人权律师高智晟在2009年2月失踪,2010年3月突然现身,4月再次消失。高智晟早在2007年被警方绑架并遭到酷刑,在2009年失踪期间再次遭到酷刑,据信他很有可能再次遭受酷刑。[21]高目前下落不明。在2009年和2010年,地方司法机关已经撤销、取消或拒绝延长某些人权律师的执照,包括江天勇、唐吉田、刘巍等人。[22]上海人权律师郑恩宠仍然被非法软禁。
    
    官方和非官方的人员继续用酷刑、任意拘留和骚扰手段来对付人权捍卫者和访民。例如,2009年8月,四川省成都警方殴打著名活跃人士和艺术家艾未未,造成艾未未脑出血。艾是前往成都为人权捍卫者谭作人作证,谭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受审。[23] 2009年10月上旬,山东访民李淑莲被非法拘留死在黑监狱中。虽然官方宣布李淑莲是“上吊自杀”,她的家人和其他访民都认为,她是被殴打虐待而死。[24] 2010年7月,湖北省武汉市高级警官向一个地方官员的妻子陈玉莲道歉,因为她被六个便衣警察误认为是访民而遭到殴打,这实际上就是承认访民是警察虐待的对象。[25]
    
    1989年民主运动
    
    禁止酷刑委员会在其结论性意见中建议,中国政府“对1989年6月在北京镇压民主运动的事进行全面和公正的调查,”并“酌情道歉和赔偿,起诉应对过度使用武力、酷刑和其他虐待行为负责的人。”[26]中国政府对禁止酷刑委员会建议的答复表明,它坚决拒绝处理6月4日的事件:“对1989年春夏之交发生的那场政治风波,中国政府已经作出了结论。”对于大屠杀的公共讨论和纪念活动至今仍然是禁忌。2009年6月,至少有5名活跃人士因为筹办大屠杀20周年的纪念活动被送往劳教所。官员骚扰和/或暂时拘留了数十名人士,阻止他们举办或参加纪念活动。[27] 2010年6月,一些活动人士再次受到骚扰和拘留。[28]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之,中国政府完全无视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关于后续行动的建议。自从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08年底对中国进行审查以来,官方和非官方人员施加酷刑和虐待的情况仍然普遍存在,禁止酷刑委员会表示关切的一些领域不但没有改善,反而恶化。
    
    (以上报告由维权网提交给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请见该委员会网站上公布的该报告英文原文: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at/docs/followup/ngos/CHRD_China41.pdf)
    
    ------------------------------------------------
    
    [1] 见禁止酷刑委员会网页, “Follow Up,” 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at/follow-procedure.htm.
    
    [2] 2008年12月12日发布的禁止酷刑委员会的结论意见。审议缔约国根据公约第19条提出的报告,禁止酷刑委员会的结论意见:中国, CAT/C/CHN/CO/4 [以下称为“结论意见”],中文本载于 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at/docs/co/CAT-C-CHN-CO4_ch.pdf 英文本载于 http://daccess-dds-ny.un.org/doc/UNDOC/GEN/G08/457/10/PDF/G0845710.pdf?OpenElement . 第44段载有关于后续行动的建议清单。后续行动清单的另一个稍微不同的提法(“后续行动提要”) 载于 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at/docs/China_COBs_extracts_for_follow_up.pdf.
    
    [3] 见“中国政府关于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结论性意见”的回应”(CAT/C/CHN/CO/4.Add.2),2009年12月9日 [下称“中国的后续答复” ,中文本载于 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at/docs/followup/CAT.C.CHN.CO.4.Add.2_ch.pdf; 英文本载于 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at/docs/followup/CAT.C.CHN.CO.4.Add2.pdf.
    
    [4] 新规定的英文译文载于 Dui Hua Human Rights Journal,“Rules Concerning Questions about Exclusion of Illegal Evidence in Handling Criminal Cases” (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安部和司法部发布,2010年7月1日生效,载于http://www.duihuahrjournal.org/2010/06/translation-chinas-new-rules-on_25.html.
    
    
    
    [5] 例如,见CHRD, “Sichuan Activist Liu Zhengyou on Hunger Strike to Protest Illegally Prolonged Detention,” China Human Rights Briefing June 1-7, 2010; CHRD, “Activist Quietly Sentenced to 2.5 Years in Prison after Long Delay,” January 6, 2009; CHRD, “Democratic Activist Tried for “Subverting State Power” in Changsha,” China Human Rights Briefing April 27- May 3, 2009 ( 本报告引述的所有文章载于http://chrdnet.org); Jerome A. Cohen, “Bail in China: A Crucial Human Right,”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September 3, 2009, 载于 http://www.cfr.org/publication/20140/bail_in_china.html; 熊秋红, Drawing Lessons from Bail and Reducing Pretrial Detention (借鉴保释制度与减少审前羁押)in Bail and Guaranteed Pending Trial(保释制度与取保候审),陈卫东编,( 2003) at 174-76.
    
    [6] CHRD, A Civil Society Report on China‟s Implement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by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for consideration during the 41st session of the 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 October 10, 2008, pp. 6-7, 载于禁止酷刑委员会网站 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at/cats41.htm (中国审查;提供给委员会的资料).
    
    [7] 见陈卫东, Report on the Investigation of Problems with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Criminal Procedure Law (刑事诉讼法问题调研报告) (2001), at 13.
    
    [8] 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2004年中国特派团的报告指出,一个值得关切的领域是“警察未经司法批准拘留犯罪嫌疑人的时间太长,”不符合国际法和标准。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INCLUDING THE QUESTIONS OF TORTURE AND DETENTION: Report of the Working Group on Arbitrary Detention: Addendum, Mission to China, E/CN.4/2005/6/Add.4, 29 December 2004, para.74; 也见 paras. 28-32.
    
    [9] 中国的后续行动, at 4, para.1(c ).
    
    [10] 例如,见 “A Day in the Life of a Criminal Defense Lawyer,” Dui Hua Human Rights Journal, July 9, 2010, (翻译 刘晓源律师的博客,其中叙述他最近在四川为安排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客户见面遇到的困难); Shi Po, “The Plight of Criminal Defense Lawyers” (刑辩律师的困境), Southern Window (南风窗), July 7, 2010, 载于 http://www.nfcmag.com/articles/2177 (指出在大多数情况下律师必须首先取得调查机关同意才能与被拘留的客户见面).
    
    [11] 同上. 也见 “New Lawyers Law One Year On – ‘The Three Difficulties’ Still Have Not Been Resolved” (新律师法‟周岁‟三难‟仍未解决) 南方都市报, June 4, 2009, 载于 http://law.southcn.com/fzxw/content/2009-06/04/content_5217568_3.htm.
    
    [12] 也见“A Day in the Life of a Criminal Defense Lawyer.”
    
    [13] “Policing the Police,” China Daily, May 13, 2010, 载于 http://www.chinadaily.com.cn/opinion/2010-05/13/content_9843194.htm.
    
    [14] 例如,见 CHRD, “Tibetan Environmental Activist Karma Samdrup States in Court He Was Tortured to Extract Confession” (西藏环保人士噶玛桑珠在法庭上控诉酷刑), June 26, 2010, 载于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0/06/201006261316.shtml; 也见 Andrew Jacobs, “Tibetan Environmentalist Receives 15-Year Sentence,” New York Times, June 24, 2010; Jerome A. Cohen, “Justice Denied: A US Geologist‟s Conviction Reflects Deep Failures in Mainland‟s Legal System,”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July 21, 2010, 载于 http://www.usasialaw.org/?p=3851.
    
    [15] “Policing the Police,” China Daily, May 13, 2010; Peng Pu, “Former Police Deputy Held Over Wrongful 1999 Conviction,” Global Times, July 15, 2010; “Zhao Zuohai Case Provokes Responses on Legal Protections from Chinese Public, Government,” Dui Hua Human Rights Journal, June 2, 2010.
    
    [16] 例如,见 CHRD, “Deaths Highlight Continued Problems of Torture, Poor Oversight in Detention Facilities,” October 6, 2010; “Urgently Awaiting the End of Unnatural Deaths in Detention Centers" (非正常死亡,亟待遏), June 24, 2010, http://zjdaily.zjol.com.cn/html/2010-06/24/content_423806.htm?div=-1; an English translation is available at the Dui Hua Human Rights Journal, June 25, 2010.
    
    [17] “Policing the Police,” China Daily, May 13, 2010.
    
    [18] 例如,见 CHRD, “Deaths Highlight Continued Problem of Torture, Poor Oversight in Detention Facilities,” October 6, 2009; CHRD, “Man Dies in Re-education through Labor Camp, Allegedly Tortured,” China Human Rights Briefing May 4-10, 2010.
    
    [19] 例如,见, CHRD, “Beijing Lawyer Cheng Hai Assaulted by Officials for Representing Falun Going Practitioner,” April 14, 2009; CHRD, “Lawyers Face Revocation of their Licenses for Defending Human Rights,” May 25, 2009.
    
    [20] CHRD, “Debarred Lawyer Tortured and Arrested in Northeastern China ,” August 27, 2009.
    
    [21] CHRD, “Gao Zhisheng Revealed Details of Torture and Mistreatment in Newspaper Interview before Disappearance,” China Human Rights Briefing, June 8-14, 2010.
    
    [22] 例如,见, CHRD, “Lawyers Face Revocation of their Licenses for Defending Human Rights,” May 25, 2009; CHRD, “Licenses of 18 Rights Lawyers Still not Renewed a Month after Deadline,” July 2, 2009; CHRD, “Update: At Least Eight Human Rights Lawyers Remain Without Licenses,” China Human Rights Briefing January 14-18, 2010.
    
    [23] “Ai Weiwei Returns to Beijing from Munich (艾未未从慕尼黑回到北京)”, October 20, 2009, http://crd-net.org/Article/Class53/200910/20091020153009_17839.html; 见 “Lao Ma Ti Hua (老妈蹄花)”, 一部关于艾未未在成都的记录片,包括警察进行攻击的镜头,载于http://www.youtube.com/watch?v=MOFyq5M8ZKU。
    
    [24] CHRD, “Deaths Highlight Continued Problem of Torture, Poor Oversight in Detention Facilities,” October 6, 2009; CHRD, “Activists Blocked From Investigating Case of Death Following Mistreatment,” China Human Rights Briefing, October 5-9, 2009.
    
    [25] Zhao Lei, “Ruckus over beating of petitioner,” China Daily, July 21, 2010, http://www.chinadaily.com.cn/cndy/2010-07/21/content_11027777.htm.
    
    [26] 结论意见,第 21段.
    
    [27] CHRD, “Police Detain and Harass Activists on Eve of Tiananmen Anniversary,” June 4, 2009; CHRD, “Annual Report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Defenders in China (2009),” p. 19, April 26, 2010.
    
    [28] CHRD, “Tiananmen Anniversary Marked by Harassment, Detentions, and Official Silence,” June 3, 2010.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长沙谢福林狱中被殴 山西李莉看守所遭酷刑(图)
  • 石家庄李莉09年北京被捕,遭酷刑虐待(附起诉书)(图)
  • 北海被囚正义村官许坤受到酷刑虐待
  • 广西北海维权村长许坤传看守所内遭受酷刑
  • 吴雪伟:毛恒凤在劳教所内遭受酷刑,生命无保障
  • 西藏环保人士噶玛桑珠在法庭上控诉酷刑
  • 富士康锦衣卫酷刑 第一跳枉死(图)
  • 陕西看守所酷刑日志曝光 医生打聋其耳(图)
  • 当代中国城市建设中的十大“酷刑”
  • 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拘留期间被施酷刑
  • 成都“链子门”案庭审提前结束 部分当事人遭到酷刑
  • 阳光公益义工李金良被关押期间遭受酷刑
  • 看守所拒绝律师会见毛恒凤,家属疑毛恒凤遭受酷刑
  • RFA独家专访:居士全获释谈冤狱酷刑决意继续维权
  • 辽宁访民路秀娟在劳教所遭酷刑
  • 刘正有可能遭遇酷刑 律师已经介入
  • 中共酷刑折磨逼迫维吾尔人接受指控
  • 上海市民周静智在派出所受到酷刑(图)
  • 李淑莲死在山东龙口信访办续:李春华多次遭遇酷刑(视频)(图)
  • 陕西神木看守所内的酷刑日志/刘虎(图)
  • 重庆女访民诉说被抓、被关、酷刑的经历 (视频)
  • 近百武汉访民集体到省政府抗议“法教班”黑酷刑
  • 四川地震重灾区,裸体酷刑审讯上访人刘云秀
  • 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人民检察院公然挑战“国际禁止酷刑公约”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冤狱,酷刑,无处伸冤, 请求帮助
  • 不明不白错押12年 受尽酷刑生不如死
  • 酷刑成招换来14年牢狱
  • 加拿大人权何在阿富汗囚犯遭酷刑
  • 道德、良心與酷刑/陳文敏
  • 陈维健: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 黑夜已深 光明将近——酷刑吓不倒维权公民
  • 刘蔚:高智晟谈他受非人酷刑的公开信(附全文)让我难以平静(下)—唤醒国人之224
  • 杨建利:停止迫害 停止酷刑
  • 刘蔚:高智晟谈他受非人酷刑的公开信(附全文)让我难以平静(上)/唤醒国人之223
  • 刘路:酷刑是一种政府犯罪
  • 请胡锦涛查上海的的酷刑/薛小妹
  • 俞忠欢:杨佳受过酷刑吗?
  • 福建“死囚”狱中书——酷刑下奇冤(图)
  • 好一个没酷刑! 外交部=谎言部=表演部/小草民
  • 杨继绳:曝光毛年代性酷刑 为3600万饿殍立碑/曾慧燕
  • 中共處理酷刑事件比封建國君更有效率/古德明
  • 天理:郭飞雄遭受酷刑,俺心里在流血!
  • 倪玉兰:受迫害 惨遭酷刑命悬一线 危难中 法轮功救命永难忘
  • 刘路:酷刑下的自由灵魂—读高智晟律师的通话记录和他给胡佳的信有感
  • 充满虐待和酷刑的看守所——狱中纪事之二/陶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