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方周末:精神病人消逝在看守所(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11日 转载)
    
    
南方周末:精神病人消逝在看守所

    母亲李小玫的痛苦难以名状,儿子发病时她孤立无援,寻求帮助的结果却是永远地失去他。
    
     精神病人马可在发病期间刺伤前来解围的警察而被以涉嫌“故意杀人”羁押于看守所。83天后,警方称其病故。鉴定专家怀疑死者在看守所遭遇严重外伤,但北京丰台警方坚决否认,称对马的看护做到了“仁至义尽”。
    
     “那天我不报警,我儿子就不会死。”55岁的李小玫在客厅凝视着儿子马可的遗像,泪流满面。精神分裂症患者马可刺伤救助他的民警后,北京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将其羁押于丰台看守所。83天后,马可悄无声息地死亡。死因被公布为:急性胆囊炎、胰腺炎致多器官功能衰竭。
    
     丰台警方坚称对马可绝无殴打。李小玫费尽周折找到儿子的原始病历,来自最高检的著名法医王雪梅鉴定后高度怀疑马可在羁押期间遭受严重外伤。
    
     今年4月,北京市政法委和北京市检察院领导均批示要将此案彻查到底。目前北京市检察院二分院正在进行专案调查。
    
     马可之死再次更新了看守所非正常死亡的不堪记录。但这一次,作为精神病人之死,事件因而更显突出。
    
     “他一定是挨打了!”
    
     李小玫一家本来生活在西安,2002年李从西安交通大学退休,与马可之父离婚后回到北京。李小玫家有家族精神病史。1998年高考时,马可的精神分裂症状初现端倪。2008年奥运会过后,30岁的马可被北京市安定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
    
     马可犯病时会往电视机里倒水,剪断煤气管,砸东西。母亲李小玫在2009年初曾求助于住地石榴园派出所的片警丁鹏,丁鹏为了保证她的安全,建议其住到外面去。于是每次马可发病时,李小玫就到附近小旅社将就睡一晚。
    
     去年9月一天,马可精神分裂症再度发作,把窗帘扯下来要自杀。李小玫再次向派出所求助。两天后的晚上6点,民警黄红飞以及其他几名警察和保安,带着手铐和警棍来到李家,准备将马送到安定医院。此时,身高1.8米,体重将近190斤的马可正在客厅的沙发上穿裤子。黄红飞等人围过去,马可进了自己的房间。
    
     “叫他们出去!”马可在屋里喊。“有刀!”是黄红飞的声音。只见一个警察捂着头跑出来,李小玫看到有血流出。她再次跑石榴园派出所求助。等她跟所长、副所长赶过来时,发现小区里已经人山人海,警方已经将大半个小区戒严。
    
     据丰台公安分局外宣民警刘春江介绍,当时为了抓捕马可,出动了特警、刑警——“他手上有两把刀。”
    
     李小玫看到马可嗖嗖嗖地跑上了链家地产公司的二楼。“我儿子是精神分裂症!”李小玫大喊。这时,警察一拥而上,将马可抓住带进了车里。
    
     李小玫也被带进派出所做笔录,此时派出所几乎已经空了。
    
     晚上9点,还在派出所的她终于听到汽车的声音。从窗户探头往下看,看见一辆白色面包车的后门打开,儿子全身赤裸,被警察抬了下来。
    “他一定是挨打了!”李小玫脑子闪过一个念头。
    
     为什么收押精神病人
    
     第二天中午,李小玫向警方提交了安定医院的“马可患有精神分裂症”证明后,仍然收到了马可涉嫌故意杀人的刑拘通知书。李小玫签完字后问,“怎么是故意杀人呢?”
    
     李小玫担心生活起居全由她照顾的儿子,进入看守所后,会受其他在押人员的欺负。她更担心儿子伤了警察后,会被报复。于是她不断地给派出所打电话要求放人;半夜睡醒了梦见儿子了,拔脚就去了离她家只有五百米远的派出所;一次一次地给派出所所长刘玉海、副所长岳圆下跪:“我儿子有精神病,求你们放他出来治病。”
    
     根据刑法,精神病人造成危害如果处于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不负刑事责任;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属于限制责任能力人,应负刑事责任。看守所条例则明确规定,精神病人不能收押。
    
     警方为什么一定要关押马可?丰台公安分局外宣民警刘春江告诉本报记者,这个决定他们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一是先前不知道马可是“武疯子”,需要做鉴定;二是他伤了黄红飞的颈部,“刀刀致命。当时你不能放他,他连警察都敢砍,伤了别人怎么办?”
    
     马可关押了26天后,北京市法医精神学鉴定中心做出鉴定结论,马可患有精神分裂症,在实施违法行为时,受精神病影响,辨认、控制能力削弱,系限制责任能力人,应负法律责任。“这个鉴定也证实了一点,抓马可从法条上来说是适用的。”刘春江说,丰台分局开了3次会议,论证法律适用问题。
    
     临死前同意取保候审
    
     在马可被关押在看守所的83天里,李小玫对儿子的身体状况、精神状况处于毫不知情状态。她聘请的好几任律师,都向丰台公安分局递交了取保候审申请,但从未得到答复。
    
     李小玫认为症结在于受伤民警黄红飞身上。她打听到黄住在天坛医院,买了几百元的东西去看他。在过道里,她和律师一起与黄谈了半个小时,表示愿意出10万元赔偿他。李小玫对黄说:“阿姨我内疚,你是来帮我的,我儿子把你伤了,我愿意认你做儿子。”李小玫说,当时黄的回答是,“我要你儿子的命。”
    
     第二天,黄就出院了,李小玫再也找不到他了。
    
     李小玫还托熟人找到警方的负责人,“钱都准备好了,但是也没办下取保。”
    
     李小玫的另一名律师告诉本报记者,他非常不能理解警方的行为。马可是典型的精神病人,完全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警方关押他意味着承担了监护人的责任,在看守所,连正常的人都很容易致病,何况一个精神病人?警方实际上承担着很大的风险。不知道为什么警方一定要抓住这个烫手的山芋不放。
    
     在马可被关押后的第80天,也就是2009年12月9日晚,丰台警方忽然通知李小玫取保候审批下来了,不过马可已经病危,身患急性胆囊炎、急性胰腺炎等8种疾病在北京市红十字急救中心重症监护室抢救。
    
     重症监护室4层是北京警方与急救中心合作设立的,专门治疗在押人员,警方内部称其为“北京市第二看守所”。
    
     据李小玫回忆,在急救中心一楼的警察办公室,一屋子的警察跟她谈,“你签字,你儿子就自由了。”李小玫认为警方是推卸责任,她要求将马可送到大医院,病情稳定后,才签字。警方不同意,双方谈判了3天。
    
     12月13日下午5点30分,医生宣布马可因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这是故意杀人哪!”李小玫呼天抢地。
    
     是否有暴力殴打
    
     警方认为马可是患病死的,而且整个执法过程符合程序,对马可的治疗看护“仁至义尽。”丰台公安分局刘春江告诉本报记者,警方对马可是很负责任的。马可患病后,送医院非常及时,并给予了马全方位的看护。
    
     李小玫无法接受,她认为警方羁押精神病人,坚决不同意取保等异常表现,暗含着猫腻。经过几个月孜孜不倦地寻找,今年4月,她在北京市电力医院找到了警方两次带着马可就诊的病历。至此,马可在看守所83天发生的故事清晰起来。
    
     马可被抓捕后的6小时,发生右肩脱位、肱骨骨折,被送往电力医院治疗。之后羁押于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一个多月后,马可腹痛呕吐,再次进入电力医院治疗,未见好转,于是送往北京市红十字急救中心抢救,一个多月后,马可死亡。
    
     李小玫因此怀疑马可在看守所遭到殴打,于是警察偷偷带他到医院治疗。暴力殴打是否存在?警方向本报记者解释称,骨折是抓捕马可时造成的,不排除他从楼梯上摔下来。丰台警方反复强调,绝对没有殴打马可。
    北京市红十字急救中心重症监护室原主任赵文福也向本报记者表示,“他母亲所说的事(指殴打)不存在。”
    
     但是李小玫发现在马可第二次就诊时,医生为他拍了一张胸腹的X光片(医学术语叫腹平片)。她从电力医院取回这张片子,请教一些外科医生,意外地得到了一个结果:数名医生都告诉她,片子显示左胸9、10、11肋骨靠近脊柱部位有骨折。
    
     蹊跷的是,北京市电力医院的病历和X线CR检查报告丝毫未提及骨折。骨折是否真的存在?该医院调出马可两次就诊拍摄的X光片对本报记者解释,马可被抓当天,未出现左侧肋骨骨折;第二次就诊时的X光片上,记者指着李小玫所怀疑的骨折部位,X光技师表示“肺部纹理有阴影,骨折不确切”。
    
     2010年6月2日,本报记者持X片咨询一家三甲医院的外科医生,该医生表示,片子确实显示9、11肋骨靠近脊柱部位有骨折迹象,第十肋骨不明显,还需要结合病历和CT报告综合判断。
    
     那么是否属于医院漏诊?北京市电力医院的一名医生解释说,医生为他拍X光片是为了看腹痛,即使医生没从片子上看出骨折,也不能说是医生的责任。
    
     最高检法医王雪梅看过李小玫提供的部分病历后向本报记者表示,她注意到,2009年11月2日,马可在北京市红十字急救中心曾有一张CR检查报告,显示“腰2左侧横突骨折,双侧胸腔少量积液”。根据人体生理构造,腰椎这个部位骨折造成胸腔积液的可能性极小,而与这个部位相邻的胸廓左侧下端的9、10、11肋骨靠近脊柱侧部位的骨折,则很易形成胸腔积液。李小玫手中那张片子恰好证实了这一点。腹平片是为了看腹腔脏器是否有问题,但是也能照到胸部,假如胸廓下端肋骨骨折,也可显示出来。所以,即使医生未在病历和报告单上提及左肋骨折,她也高度怀疑,马可在羁押期间遭受了一次严重的外力创伤,同时伤及腰椎和左肋。马可因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外伤是重要的诱因。她建议办案机关请影像学专家对片子进行鉴定。
    
     就在本报记者获取骨折证据后的第二天,北京市检察院专案组已经调取了北京市电力医院马可的病历、X光片、CT报告等相关材料,和李小玫手中的病历、X光片等做了比对,并接受了李小玫不做尸检的意见。这些证据是否会被检察院认定,本报将继续关注事件进程。
    
     来源 南方周末 (博讯记者:文昕)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精神卫生法酝酿25年难产 特殊精神病人住院难
  • 辽宁鞍钢:逼迫精神病人上访
  • 温州1名精神病人从医院出逃 传曾扬言到校杀人(图)
  • 1亿精神病人有“被精神病”之嫌 为随便“抓人”埋下伏笔
  • 无锡滨湖区政府非法逼迁炸死警察,精神病人成替罪羊?(图)
  • 抓精神病人顶罪的公安局长被免职 被害人不予国家赔偿(图)
  • 河南公安抓精神病人充抵杀人犯 官方认定作假
  • 河南一公安局抓精神病人抵杀人犯续
  • 河南尉氏被曝抓精神病人充杀人犯 警方否认
  • 看守所诡异的死法泛滥,做个“精神病人”还是不错的
  • 精神病人初一误闯高速公路隧道 湖南交警伸援手
  • K472列车一疑似精神病人挟持旅客 铁警妥善处置
  • 雷州疑似精神病人杀人 3死4伤 社会反映平静
  • 王万星:关注中国精神病人问题
  • 重庆精神病人“发疯” 警方送医途中“被自杀”(图)
  • 政府辟谣:东明起义首战告捷系精神病人挖路
  • 中国一亿精神病人,专家建议:精神卫生立法可学加拿大
  • 解救被“中邪“专家强迫的“精神病人”
  • 三百名人士公开反驳 称上访者并非精神病人
  • 孤儿有了保障,精神病人怎么办/杨支柱
  • 抓精神病人当凶手应追究刑责
  • “精神病人”谋划上访集会是个黑色幽默
  • 王万星:只有关心精神病人个人应有的权利才是最根本的问题
  • 龚玉环:官员和上访者究竟谁是“精神病人”?
  • 2008,雷锋与精神病人不可不说的故事/林云海
  • 上海又一“奥运精神病人”黄浦区访民孙红筝急切求救(图)
  • 王万星欢迎武汉市立法保护精神病人权利
  • 两个公安部长、两个走私犯和两个“精神病人”/李鹏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