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少年看守所内被打成植物人 官方拒公布录像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20日 转载)
    
    来源:市场星报
     (博讯 boxun.com)

      颍上少年王恩会因伙同他人多次持刀蒙面入室抢劫,于2010年8月16日被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2000元。法院的判决作出后,却无法执行。原来,8月13日,一直在颍上县看守所关押的王恩会突然出现重度昏迷,随即被送往医院抢救。后经法医鉴定,王恩会头部损伤致硬膜下血肿属重伤。经过颍上县及阜阳市两地医院救治后,于9月7日中午转院至省立医院南区重症监护室(ICU病房)治疗,目前仍处于昏迷之中......
      现状:16岁少年昏迷1个多月未醒
      9月18日下午,记者按照爆料者提供的信息,来到省立医院南区。住院部四楼的重症监护室(ICU病房)门前,见到了王恩会的父亲王守于。身穿一身工装的王守于表情颓废,见有记者来采访,显得非常吃惊。
      通过王守于提供的病历及法医鉴定,记者得知,王恩会头部损伤致硬膜下血肿,属重伤。8月13日送到颍上县医院时,院方的入院记录为:“患者于半小时前被人发现躺在铺板上昏迷不醒(具体原因不详)急呼“120”接送我院。”
      随后,记者经过ICU病房工作人员的同意,履行杀菌程序后,进入了1号病房。躺在病床上的王恩会仍处于昏迷状态,身上则密布不同的管线,其身边多台仪器正在工作。
      “孩子到现在为止,已昏迷一个多月未醒了。按照医生的讲法,这种现状应该算是植物人了”王守于向记者表示,“孩子一直高烧,医生也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经过:宣判前少年突然重度昏迷
      “8月13号晚上8点多钟,我接到我二哥的电话,说孩子出事了,在颍上县人民医院抢救。14号晚上大概7、8点钟左右,我和老婆赶回了颍上。” 说起自己孩子的事情,王守于接连叹气,“都怪孩子不听话,现在出了这样的事。”
      王守于告诉记者,他家住颍上县建颍乡王海村东郢队。2010年2月4日,颍上县公安局通知他,称其儿子王恩会因和另三人盗窃一只羊被抓获,涉嫌罪名为抢劫,已经羁押于颍上县看守所。因为家庭比较穷,王守于没有给未成年的儿子委托律师提供法律帮助和辩护。随后另两个同案被取保,但王守于和家属罗春芳以为偷一只羊关上几天就没事,让政府教育教育也好。就到上海打工去了。
      “本来以为没事的,谁知道会出这样大的事!在孩子判决下来前3天,孩子就重度昏迷了!”王守于拿出了儿子王恩会的判决书。判决书表明,王恩会由于伙同他人多次持刀蒙面入室抢劫,被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8月16日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2000元罚金。
      家属:警方承认孩子是被打的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守于表示,在见到孩子后,他们发现孩子身上有多处可疑伤痕,因此立即找人拍了照片。照片显示,王恩会身上伤痕明显。
      王守于介绍,8月14日,他们夫妇赶到颍上县人民医院,儿子王恩会已经做了头部手术,取出一块如手掌般大小的颅骨,脑出血量为50毫升左右。
      “到底谁打的呢?2010年7月28日,颍上县法院通知开庭,我和家人到场旁听。期间,孩子的二伯问孩子看守所打人不,孩子说打。”王守于告诉记者,“孩子的二伯欲给看守所打电话,孩子母亲罗春芳上前制止说别问了,问了回去小孩还要挨打。但是,王恩会的二伯还是很气愤地给看守所打了电话。”
      “我找看守所问情况,一开始他们说是天太热,孩子中暑后摔的。后来,县公安局的黄副局长告诉我,他看了监控录像,是5个人打的。”王守于告诉记者,“我要看监控录像,他们不让看。说是孩子在上厕所的时候,几个人在监控看不到的地方打的。”
      “到底是谁打的?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专家会诊说孩子随时有危险,医疗费用估计已经超过20万了,他们没让我们拿一分钱。”
      警方:绝不会让家属出一分钱
      昨日下午,记者先后拨通了颍上县看守所杨所长和了颍上县公安局黄副局长的电话。他们在电话中表示不便详说,但承诺所有的救治费用都是由政府出,不会让家属拿一分钱。
      记者:杨所长,你好,我是市场星报记者。想问一下,你们看守所有个叫王恩会的吧?
      杨所长:是的,是的。
      记者:王恩会在看守所昏迷不醒,现在还在抢救吧?
      杨所长:是的,是的。
      记者:王恩会怎么会突然昏迷到现在不醒?
      杨所长:这个……在电话里明确不了你的身份,还是以后再说吧,我还有事(随即挂断电话)。
      记者:黄局长你好。你们县看守所在押人员王恩会昏迷到现在,警方总共垫付了多少费用?
      黄副局长:警方垫付?所有的费用都是政府出的。一切都由政府来承担,需要多少钱就给多少钱,全力救治。不会让家属出一分钱。
      记者:那么王恩会到底是怎样昏迷的呢?有人说是被打的?
      黄副局长:在电话中我不清楚你的身份,不好告诉你。
      记者:我是市场星报记者,我可以把记者证的号码报给你,你可以先上网查询一下。
      黄副局长:我不需要你的记者证号。这个事情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政府负担所有的费用,不会让家属出钱。怎样昏迷的,这个事我不清楚你的身份,不便回答。但可以告诉你,这个事现在有专案组正在调查。就这样吧(随即挂断电话)。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钉子户上访被拘 看守所内被迫向拆迁者鞠躬
  • 山西男子看守所死亡,亲属质疑死因(图)
  • 辽宁访民刘纯宝被关押在丰台公安分局看守所数日
  • 上访维权神秘失踪李春梅被关押在河南新乡县看守所
  • 南方周末:精神病人消逝在看守所(图)
  • 云南昭通看守所在押人员死亡被认定为冠心病发作
  • 女子受审前在看守所身亡 家属被警方暴打(图)
  • 山西毒疫苗受害家长易文龙在看守所绝食绝水两天
  • 看守所超期关押9年,“福清纪委爆炸案”仍不决(图)
  • 湖南朱完良在看守所羁押期间不明原因死亡
  • 湖南绥宁看守所将浙江商人关致死
  • 看守所拒绝家属给刘贤斌送衣服与存钱
  • 云南省陆良看守所一在押犯关押不到10天死亡
  • 安徽合肥看守所出“突然死”警方接待死者家属如临大敌(图)
  • 李庄案看守所录音首次曝光
  • 视频:封西霞等谈丰台看守所虐待访民,登塔访民最长关一年
  • 长沙谢福林狱中被殴 山西李莉看守所遭酷刑(图)
  • 女富豪看守所内检举浙江多名官员
  • 上海维权人士段春芳看守所内身患重病(图)
  • 陕西神木看守所内的酷刑日志/刘虎(图)
  • 一个女博士生为在看守所死亡的弟弟呼吁
  • 看看:海淀看守所董永萍等人的恶行!!
  • 监狱看守所为何又现“摔倒死” 公理何存?/刘志权
  • “风暴眼”中的看守所为何雷打不动(图)
  • 滥用的权力是“看守所死亡事件系列”的凶手
  • 在押人员看守所“摔死”:被权力变身掩蔽的公众视觉
  •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 ‘摔跤死’来了!看守所的神话大片更新可真快!
  • “看守所疑云”掩盖了多少真相
  • 张鸣:不能让看守所里总出蹊跷
  • 张建平:祝维权人士吴华英在看守所中生日快乐
  • 真实感受在看守所的5个月
  • 真假胡斌案:杭州市看守所,你为何保持沉默?
  • 肖川:胡斌撞人后可能连看守所都进
  • 岂有文章倾社稷——看守所札记/荆楚
  • 张莲:救救被关押在商洛市看守所60岁高位截瘫残疾人
  • 21位律师,学者的改革看守所体制及审前羁押制度的建议书
  • 刘逸明: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 优秀教师博讯记者政文羁押于南京市看守所的《感谢信》
  • 武文建:看守所里能“躲猫猫”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