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2)(图)
请看博讯热点:医药、医疗事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0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楼宏顺
    
     (编者注:以下为楼宏顺记录的妻子冯花在海口市人民医院脑神经外科的就医经历,《参与》将连续刊出。楼宏顺联系电话:13807689561 0898-66743772。相关视频链接:http://www.canyu.org/n20268c9.aspx)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2)
     图一:冯花手术后背部引流脑部积血。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2)


     图二:冯花的病床就在医院过道上。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2)


     图三:住院压金发票。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2)


     图四:微创手术材料费用清单。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2)


     图五:2010年1月11日为冯花实施微创手术的医生和麻醉师名单。
    
    2010年1月11日(星期一)
    
    天亮八点钟过后,科室厦鹰主任找我谈话,钱准备怎么样了,是否确定做微创手术,我说总觉得微创介入手术不放心,厦鹰主任回复:我怎么这么难沟通,我岳父好说话,都表示赞成同意做微创介入手术了。
    
    早上九点钟左右,我看到一个大个子医生以为是院长,上前打招呼(后来得知是副主任金虎),询问何为动脉瘤,是不是会繁殖的才叫做瘤,得到告知是脑血管鼓泡了,受损了就为动脉瘤。
    
    医疗费筹备讨价还价,少一分都不行,必须凑足再缴六万才能手术,原来定好晚上六点手术,中午12点钟我回家取钱,下午二点半左右按常理是正常的上班时间,就听到李智勇打的电话,钱准备好了没,可以轮到我们手术了。
    
    当时我心里再一次纳闷:一个手术需要几个小时,昨天说前面有三个病号在排队了,按昨天的说法下午六点排到我们手术才算差不多。
    
    由于取钱没身份证耽误了一些时间,医师李智勇催得比较急,我还反问昨天前面三个人的手术都做完了,李智勇医生回答:前面的都手术完了,就等我们了,我回答:那就先把我老婆推入手术室吧,一会儿就赶到医院;
    一边在家里整理好钱准备上出租车去海口市人民医院的时候,不知是一种担心,还是一种预感,一直在考虑手术方案的问题,真的很想改做开颅手术,但是昨天跟医生的谈话我一直在关注岳父母的表现,我要是提出来也不能改变手术方案,做父母的当然希望自己的女儿生病了,宁可多花钱少受罪,这也是事后我岳父常提起的,我花钱多买好东西。
    
    2010年1月11日下午3:40分我在李智勇医生的指导下,续存了六万元现金,听李智勇医生自个说,我都不想管,是他们要我管的,过了12号我才知道李智勇是我们的管床医生。
    
    下午3:50分左右跟李智勇医生进入手术导入室迅速签了麻醉知情同意书,我老婆早就已经在手术室里面了,李医生说前面的三个手术都做得很成功,我在麻醉协议上签完字之后满心感慨,就好象送老婆上战场一样,我特意交待科室所有医生要认真帮忙救治病人,然后退出导入室在五楼走廊等候。
    
    手术进行到下午6:30分的时候,手术室医生传话我入手术室。
    
    科室厦鹰主任跟我第一句话就说你岳父在吗?
    
    我:回答岳父不在,只有我一个人。
    
    厦鹰主任:手术有遗憾,不完美,已经跟我老婆放了三个圈,要理想还要再多放一个圈,问我身上有没有带现金加1.1万人民币,帮我再多放一个我圈。
    
    我回答:没有事先通知身上可没有带这么多钱哦,手术一定要做好,反正我们有社保,自个也加不了多少钱,先做好手术再说吧。
    
    李智勇医生接话说材料都已经用完了,材料也要花钱买的,没有钱怎么做手术。
    
    那我接着说:当时不是说6万就可以做微创手术吗,钱不事先通知的确没有准备啊;
    
    李智勇医生回答:6万就能包好吗?
    
    听到我和李智勇医生这样说话,厦鹰主任接着说:那就这样子收工好了,再做下去也有危险,让我出去手术室;
    
    我马上再提要求:人命关天啊,让医生先做好手术钱好商量反正有报销,再加钱也加不了多少什么的话,这时有手术室的打下手医生又开始想喊我出手术室。
    
    我提出要看一下电脑界面显示手术影像前后对比的结果,可厦鹰主任快速的啪啪啪换界面,说反正我看了也是不懂的。
    
    厦鹰主任果断说要停止手术,收工好了,那就这样止好了,随后快速的有点强制的被喊话离开了导入室。整个谈话过后过程只有几分钟。
    
    从手术室里有一点强制性的被喊出来后,当时我心都凉了,把当时跟医生的对话打电话反馈给我岳父,我岳父听到这样的手术结果心里也凉了。
    
    得于我多年做装修经常会有一些师傅搞假工和偷工养料的经验:当时还顺便跟我岳父说了一句,我们不在手术室,真不知道这一些医生会怎么搞的,会不会偷手术材料都有可能。
    
    一种不祥的预感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在我老婆身上,刚打完电话没有多久,我老婆就从手术室里推出来了。
    
    下午七点钟我老婆被推回四号楼五层ICU重病病房,发现右大腿紧绷纱带,问过医生后才得知微创介入手术是从右大腿把手术材料从大动脉处介入引导脑部填充动脉损伤处。右腿用衣服绑在铁架床上,暂时不能解开,需制动一段时间,否则造成右腿动脉大出血。
    
    麻醉药效渐趋缓解后,老婆对右脚绑缚在床架上特别难受,多次要求让我帮忙解开绳子,前面肯定要按医生的医嘱办事,老婆对ICU的医疗仪器发出的声音特别难受,感觉头不舒服我肯定可以理解,我老婆的眼睛一直处于闭着的状态,不想睁开,刚做完手术不久可以理解。
    
    后半夜我就从ICU出来在外面的走廊里睡觉了。右边的床位临高县的老病号换成了一个海南文昌的中年壮男,整个人呈迷糊状态,事后得到他也是刚做完微创介入手术的,而且脑部长的瘤体非常大,长的瘤体就在脑部大动脉离脑干比较近地方,听说用介入预先预算的六个弹簧圈,手术时放了八个,愈后效果很不错,一点头痛感都没有,刚开始是一边手脚没力,后来我亲眼看见自个会走路后出院了。
    
    左边的病号王若天由原来还会歇斯底里的叫喊变成没什么动静了,护士过来用手拍打王若天的身体,前面还听见哼哼声,后面要用手扭捏王若天的身体,才见着王若天手指有轻微的颤动。
    
    2010年1月12日(星期二)
    
    早上十点接到管床医生李智通知,为了考虑给我们省点钱,决定让我们从ICU搬出来,我说ICU要多少钱一天,他回答最少要三仟一天吧,顺便说要交钱了,已经没药费了。
    
    上午11.00点钟左右老婆安放在+13号过道上治疗,神经外科科室所有的床位都被病人占用,集体病房、走廊、过道、楼梯口处都已经塞满病人,环境是相当的糟糕。
    
    关于医疗费不够的问题资询李智勇医生,当时不是说6万就够了吗?我们拿城镇医疗本先给他都没有用,城镇医保规定,药费可以报百分之五十,我们个人认为费用应该够了,病人的针水费应该还能续供得上来,李智勇没什么表态,让我先去开地方转院证明上来社保费才有效。
    
    在过道里实在太吵了,晚上医院已经开始对药量进行控制,深夜12时左右,护士交待我这已经是最后一瓶药了,要慢慢打,保持到天亮,要不就没有药配合一个脑营养针泵,一个脑高压泵的正常运作,老婆除了紧闭双眼就是喊着后脑勺疼痛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天。
    
    2010年1月13日(星期三)
    
    凌晨:老婆左右翻滚疼痛所至,有一针头线压断滑出,护士找一条短短的临时线代替,由于线太短,只要病人一转身就会把针头拔出来,我要求换线还不给换。护士顶嘴说:那你教我怎么做。看我老婆太痛苦了,火气上来把护士被给训示了一下,终于拿了一条好的加长线出来给换过了。
    
    早上八点过后,我打电话要求李智勇换床位,李智勇电话那端没好口气说:我老婆的病不算严重,没必要换,话音刚落快速的挂断电话。
    
    上午有一个护士拿着一个雾化器给我老婆吸痰,短短十分钟左右的操作过程中,刚冒点热气,气管连接处就爆出来,接连爆了五、六次,整个雾化效果一点都不好。
    
    凑巧:挨着过道处就在我老婆床位的房间里有一个需要音乐治疗的,经常要开着收音机用来唤醒病人,加上过道里的噪杂声。
    
    到了晚上9:30分我老婆后脑勺疼痛难耐,打了一支曲玛多止痛针,护士特别交待,疼痛能忍则忍止痛针打多对身体没好处。
    
    晚上十点钟我才明白了一个问题,ICU左邻王若天的弟弟还有也是做微创介入的右舍文昌病友家属来一天几个来回上厕所或倒垃圾从我老婆的病床前路过说没针水了,我一直纳闷,不是还挂着一个瓶子吗?活了一把年纪,不知者不怪,因为我以前很少生病,打吊针是什么概念都不是很明白,需要在葡萄糖水里注入药水才算针水,然后在针水旁挂一小牌子,上面标写药名,原来从十三号的凌晨开始早就打的是白开水了。回想起凌晨护士不肯换加长线,上午护士用的老旧雾化器,这跟当初医生的承诺微创手术六万元就够了相差甚远,真不知这费用是怎么计算的。
    
    好不容易又在糟糕的环境中度过了一天。我老婆整天闭着眼,她说看不见东西。手术过后感觉脾气比生病前更火爆了。还好我岳父就拿着城镇医疗本去我老婆以前工作的东方市社保局开转院证明,路程一百八十公里,还算比较顺利,开好证明后下午就回来了。
    
    2010年1月14日(星期四)
    
    早上等我岳父送医疗转院证明到海口市人民医院,要求管床医生李智勇给开药。李智勇医生回答:微创手术材料能不能报还不知道,如果不能报,还要补交钱,我说:手术前不是说好能报吗?李智勇回答:要是能报就是我厉害,微创材料能报2010年就算我们是第一个人。我反问李智勇医生,你们当初是怎么搞的,手术前说能报,手术后说不能报;质问李智勇医生你要给我老婆开药啊?病人已经停药整整快要一天半了,我老婆在病床上喊痛啊。李智勇回答:我们只管开药方,拿药是由秘书管的,让我自己去找科室行政秘书处问一下。找脑神经科室医院行政秘书处,她说做不了主,没有办法,我只好在秘书处打印出微创介入手术的医材名单去咨询医疗社保处。
    
    打印出微创介入的材料清单:费用为65446元。我对医材不太懂,但是开始关注医材数字,其中有一项数字我注意到了。
    
    其中有弹簧圈系统:4个×12182.10元/个=48728.40元
     微导丝:3条×2530.50元/个=7591.50元
     微导管:1根×5659.50元/根=5659.50元
    
    我虽然不懂医,一直到手术过后都不知道微创手术是怎么操作的,但是这一些数字值得我怀疑,上面的数字自认为应该用这样来解释:利用一根微导管,微导丝和弹簧圈数量应该是相配套的,利用微导丝把弹簧圈引导到颅内手术填补吧,那数量上都应该是三比三或者四比四才对。为什么会出现不对称的数字呢?
    
    记得1月11日做微创介入手术时,主治医生厦鹰主任亲口说手术有遗憾,不完美,是因为只放了三个圈,要理想应该多放一个,特意让补交1.1万人民币,这医疗清单上怎么有四个,而且算我四个医疗材料的费用。手术前明明告知我们家属说手术医材可以报销,现在又说不能报销,那不是出尔反尔欺骗病人。去找社保医疗报销处就在海口市人民医院的门诊部入口处,上午11:30分我去海口市医疗报销处咨询,结果上午上班的社保工作人员人员已经下班了,要等到下午2:30分才上班。
    
    趁中午有空打电话咨询一个当医生朋友:像我老婆这种病手术过后老是头痛,假如脑袋里有积血是不是应该手术时就应该做引流?(当医生)朋友回答:真不知道科室的医生为什么会这么操作?没有把脑积血给引流出来?下午2:20分就去市医院门诊部社保局排队咨询,咨询了好久;社保处工作人员回答:微创材料国家规定的书本上找遍了,除了四个弹簧圈没记录在内,其它的1.7万辅材可以报销。我回答:既然是同一个手术,怎么可能有一批医材可以报销,另一批医材不能报的道理。社保工作人员:我们按文件规定办事,能报的就给我们报,不能报的就不给报。我回答,同一批医材,既然有一部分能报销,那为什么另一部分却不能报销,不要看在钱多了就不给报销,医材钱多了,如果不报销,老百姓更加消费不起,这可是手术医生自个答应过我们能报销的,更何况自2010年起国家有新的医疗政策文件出台,所有的药品以前不支持报的,现在都可以按医疗百分比比例报销。
    
    这回社保工作人员打电话多次征求他们的领导意见:终于得到回复:辅材按百分之五十报,弹簧圈自费百分之十,其余按百分之五十报销。我算计一下:医材65446元,可以报销三万多一点,按医生自个承诺,快的一个礼拜出院,慢的两个礼拜出院,预缴的费用也应该差不多够治病了。
    
    拿到医疗社保工作人员报销说法去找四号楼五楼神经外科秘书:看秘书眼神闪烁,似乎有什么想法,一边跟我一起算计的确可以报三万元人民币左右,一边又接通一楼医疗社保局电话:你这一个医材到底能不能报销哦,你要想好哦!如果不给报那要你们自己出钱哦等等!
    
    下午4点钟左右,磨了好久嘴皮暂时性的总算争取到今天的医药针水,离12号晚上就基本上停药了,已经断药水错过40个小时,前面医生还不告知打的针水里有没有药水,一直拿着一个没药水的葡萄糖水在骗人。由于我老婆疼痛难忍,痛得眼睛睁不开,还看不见东西,用手撕扯自己的身体,背上抓出丝丝血痕,医疗针头被拔出来,手术上的针眼已被“白开水”冲刷久了吧开始化脓,脓水滴到了自己的手臂上看了,让我不忍自禁。
    
    睡梦中经常出幻觉、做恶梦,有几次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惊醒:用微弱的手抓住我大声叫喊:我是小龙,你是魔鬼。在我的解释下:我老婆承认又出幻觉了。观察前几天的表现,虽然眼睛睁不开,可我老婆的脾气变得相当暴躁,只要她命令说要吃水果,我在十来秒钟之内要快速剥好皮,经常稍有差错马上一巴掌就撑打过来,吃起水果起来,连果核也不理,只管拼命的把水果往嘴里塞。
    
    终于在秘书处计算好有钱用药了,而我却找不着管床医生李智勇,打电话好多次都不接,问值班医生说不管事,要找只有管床医生能解决问题,这一回刚好找到了巡房的科室行政主任厦鹰医生。我问:为什么手术过后不进行头部积血引流,让我老婆每天疼痛难忍,手术过后几天了,看我老婆现在眼睛都不能睹物看东西,曾经的许诺快的一个礼拜就可以出院根本看到到希望;我老婆手术过后变成斗鸡眼了,左眼斜视,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鹰主任回答,快的三个月,慢的六个月恢复眼珠归正常位。
    
    想着这几天一连串出现的问题:我对厦鹰主任说,以后我老婆就是医院的一张名片,我要回家去拿相机拍录整个事情发生的过程。说完就回家拿相机去了,几十分钟以后,就听到岳父打电话给我,医生说要在我老婆背部行腰带池引流脑积血手术,手术的知情同意书,已经帮我签字了!
    
    等我拿到相机回到医院时,我老婆背部绵纱布贴着一条脊髓处外引流线;顶端处有一细塑料管。看到我老婆承受的痛苦,当晚到天亮了都没睡觉;
    
    2010年1月15日(星期五)
    
    今天一大早测试老婆的视力感觉恢复了一些,双眼同时看能很模糊,有重影,比如看人,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下面的就变成了小矮人。吃过早餐后,我们要求医生做CT片检测一下手术过后脑部恢复的情况。
    
    迎来了入院后的第一次例假,有视频为证,多次要求换床位都没结果,眼看着原来同在ICU病房后面的病人都转到了房间,可是我老婆一个大女人大小便、洗澡、例假都要在人来人往的走道里。紧接着突然性的我老婆说要大便,还是入院手术后的第一次排便,相当困难,好象控制不起来,必须在药房处临时领取了好多支“开塞露”才得以大便成功,而且耗费不少时间。
    
    下午2010年1月15日CT检查结果出来后,我看到CT上有一处地方破相漏光了,虽然不懂医,还是心生疑虑,找到管事副主任林鹏医生要求看CT片对比解晰病情,他帮我对了一下2010年1月10日入院时拍的CT片说血已经变少了一些,吸收了一部分,那我再次询问,第一次流血量的多少?
    
    林鹏副主任医生回答:流血后散了,不好计量了;
    
    我再次追问1月15日拍摄的CT胶片上有一处漏光破相之处怎么解释?
    
    林鹏副主任医生回答:那个漏光破相处先不要管就不吱声了;
    
    既然副主任医生都这么说,我也不好勉强再问下去;
    
    过一会儿,管床医生李智勇找到我商量微创材料的报销程序还没落实,让我自个去找行政秘书说明情况;
    
    秘书回复:微创手术医材要报销须病人家属去地方社保局局长开证明签字说能报销多少,院方才会给予报销,假如地方社保局不予支持,那海口市人民医院院方也不给予报销;
    
    我回复:1月14日下午我已经跟海口市人民医院门诊窗口处医疗社保人员已经说明白了,微创手术医材65446元里面自费百分之十,剩余报销百分之五十;
    
    秘书回复:让我去海口市人民医院一楼医疗社保窗口处开证明上来;
    
    海口市人民医院一楼医疗社保窗口处回复的跟秘书同一口径,说昨天她说的不算数,假如地方不支持报销,医院做不了主,还是让我们家属去我老婆以前工作的东方市当地社保局开证明上来,地方社会局支持报多少才给报多少这一说法;
    
    那我回答:地方社保局能大的过海口市医疗社保局吗?海口市医疗社保局没具体的说法,地方社保局敢乱开证明签字吗?几万元钱的证明没法可依能随便开吗?
    
    我被逼得无奈,没办法,只好找管床医生李智勇把微创介入报销材料单据写好,要求脑神经外科科室秘书处和海口市人民医院门诊窗口医疗社保局先在报销材料上签字盖章才能去地方社保局找说法;
    
    备注:李智勇医生开的报销凭据还在我的手上;
    
    结果海口市人民医院脑神经外科秘书和海口市人民医院一楼门诊医疗社保局窗口都不肯给我盖章;
    
    那我回复:这样的报销程序单据不明不白的,即使拿到当地社保局局长那里,他会签字吗?
    
    我只好先应付秘书,先开药,今天是礼拜五,要报销也要下个礼拜一才能去地方社保局签字;一边反问科室行政主任手术前的说法:微创手术材料可以报销这一说法;
    
    行政秘书回复:她做不了主,那就让我自个去找科室行政主任厦鹰;
    
    我找岳父说明情况,这一趟不用再去当地一百八十公里再去跑一个来回了,跑了也不起作用,人家地方社保局局长又不是傻瓜;
    
    今晚8:30分开始背部脑积血引流;腰带瓷顶端小塑料管接口处换上加长线外挂一空药瓶子。(未完待续)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视频:我和我的失忆老婆——海南冯花就医遭遇(图)
  •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1)(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