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5)(图)
请看博讯热点:医药、医疗事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0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楼宏顺
    
     (编者注:以下为楼宏顺记录的妻子冯花在海口市人民医院脑神经外科的就医经历,《参与》将连续刊出。楼宏顺联系电话:13807689561 0898-66743772。相关视频链接:http://www.canyu.org/n20268c9.aspx)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5)
    
     图片说明:左边是瘫痪的冯花,右边是她幼小的孩子(因无人照看只好圈在围栏里)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5)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5)


    
    2010年2月8日
    这几天隔壁加41床位刚从ICU搬来一位喉管切开的病人;
    由于病情还未稳定,做一些失常的动作是常有的事情;
    可是病人的老婆和女儿由于不懂照顾病人,经常一天到晚大呼小叫得不停;
    请了医院的两公婆护工,也有一点不理解人,嗓门大大的,为钱卖命似的,不懂理解我老婆的处境;
    但未卜先知似的说出了实情,不管我怎么折腾,海南的主流媒体不可能在医院里接受我的采访;
    最糟糕的是加41号病人家乡的亲友比较热情,一天到晚三五成群的探亲队伍没完没了的说话声,谈笑声刺激我老婆的脑脊液引流;
    我明显看到老婆在受到外来因素刺激时,脑脊液引流不是按正常比较有规律的一分钟十多滴,受到惊吓时而是一秒钟一滴速度很快;
    这了这事院方有规定,病友家属探亲在多号病人的病房内不得超过一到两人,如果长时间聊天可以远离病房到外面聊天,不要影响其它的病人正常休息;
    为了这事我投诉了几天时间护士长都没有解决,后来加41号病人挑选了隔壁房间另外一个更好的床位搬走了;
    
    
    2010年2月9日
    今晚又是那个只要我老婆今晚不死就行的罗汉医生值班;
    引流瓶脑脊液满了,反映给值班医生,没有过来换瓶,走了几趟医生办公室,最后在副主任医生陈焕雄追问我有什么事情,另一个高宁医生的指示下才过来换引流瓶;
    罗汉医生不情况过来换是因为自从1月28日的手术过后,我曾在医生办公室听罗汉医生说:
    厦鹰主任有交待:以后我老婆的病由不了我做主,已经与我无关了,我的话医生可以不用听;
    说这话的原因难道是因为1月28日手术协议书和麻醉协议书不是我签的字,我做为病人家属就无权过问吗?
    
    
    
    2010年2月10日
    快要过年了,岳母带上我的孩子过来看望老婆,老婆傻傻的已经不认识自己的妈妈和儿子了;
    从1月24日晚上手脚抽筋不醒人事开始,到今天为止,老婆的手脚还一直处于僵硬状态,双脚一直没有动静;
    几个小时就要给病人翻身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因为病人已经呈无意识状态,就好象一只木偶,任凭摆布;
    1月24日抽筋过后,每天都要按摩双手和双脚,好不容易把筋按柔软了,不需要一秒钟,按摩的部位筋又抽紧起来;
    由于身体太弱了,睡觉过后就会冒虚汗,打湿了衣服、床单、枕巾;
    屁股由于经常性的接触到冒汗的衣服、床单,再加上长时间的尿路引流,漏尿出来也是常有的事,直接引起屁股后面的皮肤就不正常了;
    
    
    2010年2月11日
    早上头部拆线,脑积液由原来的深褐色刚开始转蛋黄;林鹏副主任医生过来口头提出要做CT扫描,准备拔引流管;
    蛋黄色脑脊液里还有血液沉淀,如果过早拔管,蛋黄里的血液沉淀堵塞脑室系统的毛细管壁,会造成新的脑积水;
    不管有什么结果,摆在我老婆面前的路都将会是凶多吉少,我虽然不是医生,但是我能想象脑室系统严重积血后这疾病的可怕;
    备注:我曾经提过问题给林鹏副主任医生:脑室系统积血后引起神经脉积血源头封堵有没有全部疏通的可能?
    事后林鹏副主任医生、包括陈晓东副主任医生解释过,脑室系统积血过后会结成块,覆盖脑室系统的细小神经脉,然后长出滋生物,堵住了就是堵住了;
    包括金虎副主任医生也曾经说过,不通了就是不通了;这一个是他们的专业;
    林鹏副主任医生还解释关于脑积水和脑室系统积血的问题:身体下面通是下面通,上面已经不通了,这是众多医生的说法吧,还是另有所指?
    难怪我老婆多次在生死边缘挣扎的时候,我打电话给李智勇医生,李智勇医生回答:厦鹰主任不是跟你说了,让我不要抢救了;
    实际上厦鹰主任没有跟我说过这一句话,跟李智勇医生说过应该才是对的;
    厦鹰主任在我们面前说一套,做一套,城府之深,实属医学奇才;
    后面的治疗我绝对相信:我老婆如果没有中医救治,死亡可以说是百分百的;
    厦鹰主任为什么一步步的实施错误的医疗方案把我老婆这么善良的人一步步的推向死亡,在嘴上却安慰我和岳父,你们放心,我老婆会好的,一切会好的;
    这背后的原因和真相又是什么呢?
    但是我希望有奇迹出现,不然我老婆会没得救;如果奇迹不出现,1月28日的抢救肯定是一个错误,只会增加病人的痛苦;在死亡路上脑袋再多挨几刀;
    
    2010年2月12日
    早上8:30分,脑脊液蛋黄中带些血迹,林鹏副主任医生再次要求夹闭脑脊液引流,为拔管做准备;
    我回答:脑积血还没有引流干净,为了这事我也问过厦鹰主任医生,厦鹰主任回答:那就再多放一、两天吧;
    林鹏副主任医生没说什么话就走了;
    上午10:00点钟左右别的病人都打针水,我们的针水迟迟不肯上来,逼得我连催2个电话给管床医生李智勇才勉强过来打点滴;
    凌晨3:00点钟,三楼手术室外楼梯口处传来两个三十来岁女人和几个三十多岁男人伤心的哭啼声,那是亲人对死者的哀鸣,是鸳鸯失伴、兄弟失足的悲剧在上演;
    
    2010年2月13日(星期日)
    早上8:30分曹教授特意匆忙过来告知我,林鹏副主任要求我们停止脑脊液引流,为什么不进行,不要把林副主任给害了,正常情况脑外引流管不能超过两个礼拜,否则有感染的可能,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快过年了,这两天谁来处理;
    我回答:脑脊液转蛋黄了,好象还有血液沉淀;
    (但我心里明白不可能像其它医生说的引流到转白色看引流瓶透明为止);
    曹教授回答: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引流不干净就夹闭,如果引发脑积水,病人就要再次开颅,再次忍受痛苦;
    自1月28日手术过后到今天为止算起来脑室积血引流已经到第17天了,超过了正常引流的期限,如果病人感染了那就是有生命危险;
    上午9:40分开始脑积液夹闭到晚上9:00点钟,老婆喊有轻微的头痛,嘴巴已经说不了话了;
    我打开引流阀,引脑积液25毫升后,人就清醒一些,马上就可以说话了;
    
    2010年2月14日(星期一)
    凌晨3:20分又出现人神志不清,脑压过高,眼睛看不见东西;放引流阀,人就清醒,稍微过一会,眼睛又能看见东西,引脑积液25毫升;
    早上7:30分,老婆又不清醒了,放引流水线阀一次,引脑积液25毫升;
    上午9:40分,CT结果出来,脑室系统积血消失,但有脑积水;
    不知一天早晚喂病人两次盐水有多大的辅助作用;
    延续了半个多月的身体冒虚汗,由原来的枕巾、衣服、床单最严重时经常性的湿透到像扭干的毛巾一样,从2月14日晚上开始逐渐减少;
    
    
    2010年2月15日(星期二)
    昨天晚上睡眠时间比较好,持续到上午8:00点钟,吃过早餐;
    9:00点钟,CT结果结果出来脑积水肿胀比2月14日多一些;
    9:40分厦鹰主任指挥和李智勇医生手术拔除了超长时间引流了19天的脑脊液引流管;
    拔出来后,我看到引流管插入颅内脑室十公分左右;
    插入脑室的脑室积血引流管的头部顶端清晰可见一至两公分的血液残留;
    拔管后,原先1月28日颅脑手术过后留活接,预备可以用来绑引流口伤口,却变成了死结;
    厦鹰主任交待:把床后背抬高3格差不多离身子30公分高度,然后进行纱包察看效果,如果伤口处有脑脊液渗出,须马上通报进行缝针处理,平卧状态须坚持到晚上8:00点钟以后,不得翻动和改变姿势;
    拔引流管后,老婆说伤口处有轻微的疼痛感,幸好后面没有出多大的问题;
    漫长十九天的日日夜夜守候,把脑积血沉淀从脑室平躺低处往管抬高处引流后,慢慢流向引流瓶;
    最后一次拔管前的准备,只是医生口头交待把引流管抬高于脑袋多少数据,就交给我自己操作了;
    从入院开始三次的脑积血引流数据如下:
    一、第一次微创介入手术与手术协议扯不上边的损坏(也可以称为活摘)脑干截面2.5厘米,应该出血了吧!引流到第二次脑出血;
    引流积血脑脊液三瓶;
    引流时间为1月15日至1月21日:历时7天
    二、第二次引流到第三次脑出血
    引流积血脑脊液300多毫升;
    引流时间为1月27日上午至1月28日下午:历时2天
    三、第三次引流积血脑脊液
    引流时间为1月28日至2月15日:历时19天;
    最后一次引流医院只提供一些简单的消炎针水,饮食营养方面我岳父还是提供了很多的帮助,基本上天天拖着带病的身体,从老家送鲜新鱼汤和肉沫稀饭过来补允营养,才有助于长时间脑积血引流成功,确实功不可没;
    
    
    2010年2月16日
    今晚我打了一份早餐一份肉粥,一份面条汤和一个馒头,原本打算老婆吃一份粥和吃一份汤;自己吃另一份加一个馒头;
    谁知老婆一边吃,一边还喊饿,把一碗面条,一碗粥,一个馒头都吃下去还喊饿;
    过半分钟没到,最后吃的稀饭吐了一半;
    一直以来我在关注的反常行为今天表现的特别突出;
    原来老婆吃饭的感觉神经功能失灵了,只知道自己饿,不知道自己吃饱;
    
    
    
    2010年2月17日
    今天听病人家属投诉,说有一老太太放在ICU病床,手脚捆绑可能受到惊吓,要求医生转出ICU到外面的普通病房;
    当天,由于过年了,有一部分病情较轻的病人保留床位回家过年,普通病房还是有一定数量的床位暂时是空的;
    我听管床医生李智勇说过ICU费用3000元起价,普通病房31元,过道17元,针水费另加千元每天起算;
    老太婆病号的管事医生说普通病房没床位了,不肯帮忙调度吧,老太婆病号还要继续享受高价位床位和忍受惊吓之苦;
    上午十一点左右吧,我咨询林鹏副主任医生,我老婆做脑积液分流术的可能性有多大?
    林鹏副主任医生和其他的医生都回答:应该是做分流的可能性比较大;
    其实我心里也认同了医生的说法,脑室系统积血这么久了,该堵的都堵了,不做分流术的可能性不存在了;
    今晚我老婆有些不舒服,可能是脑积水堵塞扩大了吧;
    我去主任办公室找厦鹰主任谈话,厦鹰主任要求我必须扶老婆站起来,想要治病,一定要听他的话,去家里拿一些衣服过来,要配合他的治疗;
    人扶着站起来,好利于脑脊液分流,脑室系统神经脉的压力大一些好贯通到腿部下去才能康复;
    我心里纳闷:问厦鹰主任脑室系统长时间的积血,神经脉源头堵住了,凭扶着撑起身体就能解决脑积水问题吗?
    顺便要求厦鹰主任配备一些必要的针水治疗;
    厦鹰主任回答:针水还不如吃几口饭好啊!
    备注:我又不好顶回去,那好多躺在医院里嘴里还能吃饭的病人来医院打针干嘛啦;
    再说老婆手脚没有力,甚至不会动,肌张力高得身体象木柴,自己都没有行为意识;
    没办法医生的话也要听吧,要不就落得个不配合治疗的理由!
    
    2010年2月18日
    由于受脑积水的影响,我老婆越来越神志不清了,吃饭也没有味口了,经常性的眼睛睁大大的;
    517病房有一病号不知得了什么病,也是动几次手术花了二十几万人民币,手术都失败了,患上脑积水,家属不愿意再动手术了,天天在打针,还是解决不了问题;
    我咨询过几个医生说:基本上后面还要做一次分流手术;
    在拔除引流管后我和岳父达成了共识,能拖就拖,尽量不想再做脑脊液分流术;
    今晚我给老婆穿好衣服、裤子,在裤裆处穿一个孔,穿过尿引流袋硬是扶着身子,双脚挂空立了一个小时,老婆背部立起来后就犹如一张弓,弯曲起来用力扳都扳不直;
    我明知道按厦鹰主任的要求,扶着站起来让脑压力打能脑室堵塞的神经脉于事无补,但还是做了,是一种希望的寄托吧;
    事后另一个值班医生跟我说:站不起来,勉强抱起来站没有用,只会折腾人;
    
    
    2010年2月19日
    
    今天早上发现我老婆受脑积水的影响身体越来越弱了,不想吃早餐,只想迷迷糊糊的睡觉,或者睡不着眼睛睁大大的;
    
    上午10:00点钟做CT,按厦鹰主任的要求必须要紧急做脑脊液腹腔分流手术,快速通知我岳父过来商量签字;
    
    岳父接到通知马上就从老家冒着寒风一个多小时就赶到海口市人民医院了,我岳父是一个老病号,为了我们的事情跑来回送饭菜加强营养,经常打吊针吃药是常有的事情;
    
    前两次手术从来没有谈过的手术风险取向,这一次林鹏副主任谈到了脑脊液分流术半个月之内有生命危险,比如感染,饮食排异等等;
    
    如果同意手术就签字,定在下午3:00点钟手术;
    
    我回答:如果不同意手术呢?后面会出现什么问题?
    
    办公室副主任医生陈晓东劝我们:做手术利大于憋;
    
    接着我再问副主任医生林鹏和李智勇医生:如果不做脑分流术,病人受脑积水影响,呈植物人状态,长时间持续下去,医院会怎么处理这一件事情?
    
    李智勇医生回答:如果家属放弃手术,病人就在医院慢慢变消瘦下去等死;
    
    接着岳父被厦鹰主任喊去谈话:说脑脊液腹腔分流这是一个小手术,出现问题可能性很少,又是老一套的什么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话语;
    
    岳父在懊悔,也是很不情愿做脑脊液分流手术,责怪第一次手术没做好,给副主任陈焕雄医生误导了,什么微创介入手术百分百成功,复发率百分之二,早知道第一次做开颅就没事了等等;
    
    管床医生李智勇在安慰,如果是他自己家的家属生这一种病,也肯定会做微创介入手术;
    
    我听到厦鹰主任又在介绍脑脊液分流术手术成功率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心情不好,接着搭话:不要再说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了,医院这么多植物人摆放在那里我也瞧见了,我老婆的病症一天天表现出来,脑室系统积血这么久了,摆放在医院的植物病人可能就是我老婆的榜样了;
    
    当初1月21日求医生做手术不肯做,现在人坏完了,再做手术已经晚了;
    
    李智勇医生和厦鹰主任听我说这样的话生气的吼起来:不做手术就马上搬出院,生气起来就走了;
    
    12点过后,剩下林鹏副主任医生还在办公室,我跟岳父商量了一下,说出了我的想法,病情已经发展到这一种程度了,不做手术病人会更惨,脑积水肿胀久了,会挤压脑部结构,杀死脑细胞,果断的找林鹏副主任医生要求签字做脑脊液腹腔终生分流手术;
    
    下午3:00点钟护士过来加41号床理发头发,通知我们,老婆预定下午4点钟手术;
    
    手术开始前,我要求林鹏副主任医生换掉以前老婆操作过的手术医生;
    
    林鹏副主任医生说,如果不是安排到他主管我老婆的病,他也懒得去做手术,再说,做手术,他也是打下手的;
    
    我无话可说,还是由厦鹰主任、管床医生李智勇,林鹏副主任医生参与脑脊液腹腔流术;
    
    下行5:00点钟左右第三次脑手术开始了;
    
    我和岳父在手术室外等候,岳父提起我的孩子从12号发高烧连续四天一直到15号,体温高达39度,接着后面连续咳嗽,整天哭个不停;
    
    岳母为了照顾我的孩子,手臂多年前难得康复的旧伤复发,血压高达200多,好多次都是手里抱着孩子,整个人昏昏的,如果高血压摔倒,过度劳累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岳父冒着寒风来到医院得了严重的感冒,趁我老婆手术时跑出去买感冒药去了,今晚要留宿在医院,没力回家了;
    
    真是一人得病,全家遭殃还真不假;
    
    下午6:25分,我看见厦鹰主任从手术室出来在换衣服,对我说了一句,手术做好了,瞧那眼神有些可怕,该不会又对我老婆的身体做了什么手脚了吧?
    
    下午6:40分左右,老婆第三次推出了手术室;
    
    晚上十点钟左右我去ICU,等老婆麻醉药性过去后,如果翻转身体侧身,不用枕头脖子是挂空的,发现老婆脖子僵硬,头皮处划了十字交叉线,是医生用来做手术的分界线吧;
    
    备注:第一次手术以前,1月10日在导入室做脑部造影的时候管床医生李智勇口口声声介绍说:要是2009年10月厦鹰主任医生没有从上海华山医院过来海口市人民医院当主任,我们还做不了微创手术,著名的小品演员赵本山也是跟我老婆一样的病,就是在上海华山医院治疗成功的,如今能够做风险小的微创手术是我们的幸运;
    
    事后我也问过副主任陈焕雄医生关于微创介入手术治疗动脉瘤的问题;
    
    陈焕雄医生解释,其实微创手术成功率才百分之三十,靠手术过后血浆填堵痊愈伤口,如果手术过程中材料放多了装不下,又要拿出来;
    
    微创手术在海口市医院早就开创好多年了,只是厦鹰主任医术更高超,才把海口市人民医院的微创介入手术发扬光大;
    
    虽然我听出了副主任陈焕雄医生可能有难隐之处,不知是话里有话,还是人在医院,身不由己呢?
    
    我咨询过曹教授:是不是微创介入手术不适合做脑动脉瘤;
    
    曹教授回答:微创手术人家早就使用了;
    
    原先511房加41号病人脑干附近长瘤,是曹教授主刀,做微创介入手术,恢复比较成功安全出院了(未完待续)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4)(图)
  •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3)(图)
  •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2)(图)
  • 视频:我和我的失忆老婆——海南冯花就医遭遇(图)
  •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1)(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