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军:刘晓波把入狱当成洗刷自己罪名的机会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6日 转载)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劉曉波走過的歧路和內心的掙扎(2)

     (博讯 boxun.com)

    明鏡記者黃舒心
    
    (陳軍先生目前居住在美國新澤西州。八九年被北京列入49人黑名單時是出租車司機,現為自由職業者)
    
    與劉曉波私交甚篤的陳軍,為好友獲獎感到非常欣喜。他認為,這份獎項是對中國幾代仁人志士為推進中國的民主自由,努力捍衛人類基本尊嚴和普世價值所付出艱辛代價的肯定,是集遇羅克、張志新、魏京生一直到八九民運及維權運動等以來的大成,“但劉曉波獲獎實至名歸,在過去20年,與其他曾各領風騷的的幾代民運人士相比,劉曉波的堅持、成就與個人付出的代價都不遜色。”
    
    劉曉波的自我批判與反省
    
    劉曉波因六‧四入了監獄,出獄後接受了官方四十多分鐘的採訪,將自己所目睹的天安門清場過程描述出來,卻因為“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人”的言論引發強烈抨擊的聲浪,陳軍指出,這件事在後來的報導中寫得很清楚,劉曉波本人非常後悔,劉曉波對陳軍表示,“將來只能用更多的坐牢來洗刷他自己。”
    
    除了受訪言論外,劉曉波的著作《末日倖存者的獨白》也是飽受抨擊的對像,陳軍認為,他從書中看到劉曉波淋漓盡致地剖析了自己,同時也剖析了學運當中不光彩的部分,換句話說,當劉曉波在做這種自我懺悔的舉動時,他不是在政治層面上討論八九學運,而是從倫理學和美學的角度對人性作探討,這有點像盧梭當年寫的懺悔錄,這時的曉波更像一個哲人的角色。“這點符合他性格中自戀的部分,喜歡文學和哲學的人都容易自戀,覺得自己能見人所未見。但曉波這部分確實是走過頭了,他把自我批評變成了某種自我欣賞,並將自我欣賞變成某種狂熱,這種狂熱導致書裡的不公平和極端,故後來被別人一致詬病。”
    
    隨後,劉曉波前往美國,陳軍在與劉曉波私下的談話中,很認真對他指出:“如果你持續抱著這種觀點,我們的朋友就沒辦法交下去。你在考慮問題時太不嚴肅、太隨意,太有自己的虛榮心,儘管你的虛榮心是以淋漓盡致自我剖析作為代價,但確是一種過度自戀。我認為劉曉波當時認認真真將這番話聽進去了。”
    
    其實不只陳軍,其他許多人也見到了劉曉波的轉變。從前許多人公開寫文章抨擊劉曉波,如鄭義和丁子霖等,但現在反過來給予支持。“劉曉波美國之行後回到中國,有很大的改變,從他後來10幾年的堅持可以看出,他認真為過去犯下的過失而努力,包括後來把勞教和入獄當成洗刷自己罪名的機會,而不看作是一種懲罰。劉曉波另外一個很大的優點,就是知錯就改,他從來不像中國的有些文人包括異議分子,認為別人批判了自己,就應該想辦法替自己辯護甚至對罵。這是一個十分難得的品格。”陳軍說。
    
    陳軍指出,劉曉波從此更加把其追求個人自由的生活信念放下,開始腳踏實地去與國內其他自由派知識份子、民運人士、維權人士認真展開對話,認真去經營和發展人際關係,並慢慢被大家接受。一開始對劉曉波非常不滿的“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與丈夫蔣培昆,也指出了劉曉波的轉變,被劉曉波的誠意打動。同時曉波非常勤奮地寫作,對一系列社會公共的議題發表了大量的評論文章,後來組織和推動《零八憲章》,都離不開他所作的努力和貢獻。
    
    “這種堅持,真得是少有人能做到,也因此曉波成了國內最重要和最有影響力的意見領袖。這不是做幾件勇敢的事,進過監獄就可以達到的成就。”陳軍說。
    
    “現在很多批評他的人,因為不了解劉曉波,都是用了一把‘政治正確’的尺子在衡量他。”陳軍強調,人是會改變的,不應該拿20年前或期間的某一件事來說今天的劉曉波,“如果是這樣的批評,未免太容易也太膚淺了。是人都會犯錯誤,關鍵是看他是否有自省的能力,是否有對自我有更高的追求。曉波絕對有很高的精神追求,這種追求還會在今後看到後續的影響力。”
    
    劉曉波獲獎精神層面意義大
    
    陳軍於1995年曾悄悄回到中國,直到被當局發現重新驅逐。這期間陳軍大部分時間都與劉曉波在一起,使陳軍對劉曉波有了更深的瞭解。陳軍回憶,那時劉曉波還很自由,他們討論最多都不是政治或社會的議題,而是類似於對朋爾霍爾,西蒙,薇依這類宗教思想家在道德層面的追求,或討論馬爾克斯或俄羅斯作家的作品。劉曉波常常會背頌一些詩人,像理爾克的名句,或感嘆加繆的“有為形而上學自殺的嗎?”這樣飄渺的問題。
    
    因為這段時間的交往,讓陳軍感到劉曉波的內心有著對終極價值的嚮往和追求,這種追求超越現實政治利益得失的考量。“我那時深知曉波是個心地極為善良的人,他雖然還可能會說錯話,做錯事,但他自我向善的努力和對理想追求的那種激情,讓我覺得他比一般的民運人士有更廣闊的視野和自由精神,因此也更有潛力去做成一番成就”陳軍說:“這就是為什麼曉波能扮演一個目前其他民運人士難以扮演的角色。”
    
    之後的劉曉波,繼續將大量時間花在寫作上,涉獵領域不只是政治、社會問題,還有他對人性、道德的關懷,也因此造就了他多重的身份:政論家、社會活動家、獨立知識份子、哲人、詩人、美學評論家。陳軍強調,這些身份對外界瞭解劉曉波來說很重要,否則大家就會以瞭解魏京生的標準去瞭解劉曉波,這會產生很大的偏差。
    
    如今,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陳軍認為,劉曉波作為一個海內外享有廣泛聲譽的異議份子,在有了諾貝爾獎的身份後,應該有能力推動中國朝一個更和平、更具建設性的方向前進,而不只是口頭上的革命派。陳軍指出,從劉曉波最後的聲辯中可看出,他已經從一個一般意義上的反叛者變成一個對社會發展有高度責任感的政治人物,把自己定位成了一個有建設性、理性的反對派。
    
    不過,劉曉波的獲獎,在精神層面上的影響力或許更大。“中國能否因為這個諾貝爾獎而加快民主化的進程,這還有待於時間來證明。社會的轉型,尤其中國這樣一個國家,它的每一個變化都需要其他各種政治因素的互動來配合。但在中國社會當下精神和道德普遍淪喪的情況下,曉波的得獎能為中國社會提供一個很好的精神楷模。”
    
    陳軍認為,在極權體制下,做一個勇敢的反叛者並不難,難的是如何看守自己的良心,捍衛個人的尊嚴、尤其在那些不為人知的時候,永遠以最大的善意去承受重負,包括來自同一陣營的的誤解和中傷,這需要內心很深的道德力量和精神追求。“我深信曉波在這方面是有自我期許和準備的。他如果能繼續他的堅持,繼續他多年的閱讀和寫作,他也會像哈維爾這樣的傑出人物一樣,對中國有更深遠和持久的影響力,這有可能比在具體環境中推進中國民主化來說更加重要,我有信心他能勝任這個角色。”(完)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专访陈军:为刘晓波过往争议做澄清
  • 广州一案两判受害警察陈军育向广东省高级法院申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