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桑杰嘉:我的碎片(二)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3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桑杰嘉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0年10月30日讯):我站在路边看着“喇嘛城市”川流不息的僧人,欣赏着这一大片,一大片的绛红色。他们的朴素、天真地微笑、以及刻苦学习和追求真理的精神------一股无法控制的自豪感与悲伤同时吞没了我,自豪是因为被中共打碎的西藏,竟然在这里如此完整地坚守着自己从来没有破碎的精神王国。我悲伤是因为,这块碎片如此的远离雪山,远离喜马拉雅山-----遥望着雪的天国----
    
    在眼眶里打转的那滴泪,如一个顽皮的小孩----太不听话。
    
    我转过头假装看路边那棵椰子和椰子树下飘动的经幡-----以此来哄我不听话的泪-----
    
    这时,有人在背后说:“啊绕,扎西得勒!”(喂!你好。)。我转头之前,先用手揉了揉眼睛---干脆把那个不听话的泪给揉碎了。然后,装着一副眼睛痒痒----转过头时看到一位僧人站在我面前,看上去很熟悉,但又记不起来。我一边向他打招呼,一边努力的在记忆深处搜寻他那熟悉的容颜----他还在笑咪咪的看着我。久久之后,他开口了。“多吉,你什么时候来的?”僧人问。我才恍然大悟,“扎西得勒!扎西得勒!”握手问好,激动不己。
    
    说到“多吉”这个名字,时光还要得倒流至1999年5月2日。那天下午,我在拉萨八廓街游荡时有个认识的人突然通知我马上出发,并说了集合的地点----某停车场停有一辆卡车,车厢用绿色帆布盖着,上那辆卡车,要小心!。
    
    我马上去了住处,两位朋友在房间聊天。我背起包并向朋友说:“我要去印度,你们保重!”,他们俩用非常怀疑的目光看着我说:“开什么玩笑?”,“真的要走,你们不要走出房间送我”我非常认真地说。这下他们有点相信的样子,我的表情似乎表露出了真相一样。然后,两个人忙着问“你准备好了么?”。“一切度准备好了,你们不要送我。”我说完,走出房间顺手把门给关上了。我头也不会的走开了------我们就这样破裂了。
    
    我远远的看到了那辆车后没有直接去,而是装出一幅那里散步的样子。东看看,西望望地绕一大圈,最后,接近了车。这时听到车里有人在说话,我走到车旁看了一下周围,没有可疑的人。迅速从车厢前面掀开帆布篷爬进了车厢,里面一片漆黑,只听到有人在小声说话。感觉有很多人在里面,我发现之前认识的朋友也在车里。不知过了多久卡车开始发动了,慢慢晃动了----又一块西藏的碎片开始踏上了流亡之路。
    
    整个晚上,在恐惧和摇晃中度过的。
    
    第二天,天快亮之时,突然叫我们下车了。一下车后发现,车停在路边,两边是很高的两座大山。当时通知我们用最快的速度爬到山上藏起来,下了车的大概有二十多人,大家一起往山上拼命的爬。我刚踏出十来步就开始晕了,腿实在迈不出去倒在那里。我知道这是高原反应,所以,迅速从包中取出生蒜吃了两三个,然后,拿出饼子吃。这时,我的朋友拉着我说快走---我对他说你先上去,我会慢慢来。我在吃饼子的时候,不远处也躺着一个人。我吃完饼子试着站起来的时候,觉得已经没有什么问题。我走过去对躺着的人问:“你怎么样?”,这时我才看到他是一个年轻的男生,我伸手去拉他站起来。然后,我们向山上慢慢爬。我们走到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时,其他人都在那里。走近这些人时才知道我们这次世纪末大逃亡的这块西藏的碎片是二十八块碎片组织的。
    
    走近他们时朋友跑过来帮忙,我们扶这位年轻人找到一个较平的地方让他坐下来休息。那位年轻人边说些感谢的话,边问我叫什么名字,我随口说了“多吉”。朋友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我知道朋友的眼神在说“你撒谎了”。我闪过了他的眼神,什么也没有说。从此,每个人都叫我“多吉”。而且,一路上叫我“多吉”------金刚。
    
    今天,一声“多吉”使我再次回到十前那次生死大逃亡的日日夜夜。
    
    从拉萨出发到尼泊尔的十八个昼夜,每一个逃亡的朋友都多吉,到了尼泊尔难民接待站后我开始用我的名字。然后,在流亡的十多年里,几乎不会有人叫我多吉了。
    
    十一年后,我为了拜读孟戈特难民定居点-----一块西藏碎片的容颜从印度北方去了印度南方,还有人叫多吉。让我的记忆再次激起层层波浪----
    
    因为,我和更噶---这位僧人自从十一年前经历了生死逃亡,在达兰萨拉拜见圣尊达赖喇嘛后,我在北方,他去了南方。我在达兰萨拉日夜守候着雪的王国----西藏的梦。他在坚守着永远无法摧毁的精神天堂。
    
    我们不管多吉、更噶,还是桑杰。我们在与西藏很遥远,很遥远的印度南部的椰子树下,在前辈们用生命创建的这块西藏碎片上紧紧握手、问候、鼓励、祝愿和祈祷着对方。回忆着南木拉措的湖边的炊烟,加拉雪山口喜悦以及再次的破碎-----
    
    小僧人清脆的读书声在耳边说:你们整夜没有睡觉----
    
    我们又开始继续了今天的工作,我去采访,他去上课---我们似乎没有一丝疲倦。因为,我们有彼此的问候、祝福和祈祷。
    
    德拉东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桑杰嘉:“统战”---中共愚蠢落后的对藏手段
  • 桑杰嘉:怪论奇谈加谎言的“益多”们
  • 桑杰嘉:中共--不折不扣的泼妇
  • 桑杰嘉:拉薩不是流動藏人的“家”
  • 凤凰网—海外CCTV编故事太离谱了/桑杰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