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银行业人事改革矛盾重重 有40万员失业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30日 来稿)
     1999年开始,中国的金融业从工商银行开始大规模推出了鼓励员工“自谋职业”的政策,逐渐波及到农行、建行、中行。当时,各家专业银行都自上而下划定了指标,为了完成任务,一方面制定了针对各级管理层的奖励措施,一方面采取搞运动的方式大会小会做广泛的动员劝解(以上事实全国任何一个地区的当事者都可以提供充分的证据),正是处于对企业的信赖与忠诚,全国金融系统有40万员工被“自愿”席卷进这个浪潮,一个庞大的失业群体诞生了。
     从2001年期起,如梦初醒的这些人开始提出质疑,要求实事求是地重新评价人事改革政策。他们先是纷纷到原单位质问、到相关部门投诉,直到踏上进京上访的漫漫征程。2008年11月20号,包括工行、农行、建行、中行四大行的近2000名失业者第一次在国家信访局聚集,2009年2月23号、2009年5月11号、2009年10月26号、2010年4月19号、2010年7月19号,来自全国各省的银行下岗员工少则千人多则近万人齐聚北京,每次都迫使相关部门动用大量的警力,每次都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可以肯定,同类的群体活动还会蔓延和延续,这意味着一座积聚能量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火山在形成,这个群体一旦失控,给社会带来的消极后果将难以预料。
     从目前看,这些失业者提出的诉求是两个:1,纠正改革的失误偏差,恢复原先的员工身份。2,督促银行响应中央号召,关注民生,依法向这些弱势群体提供应有的生活保障及社会保险。同时大多数人都有一个共识:国企改革的善后事宜必须由国家出台政策,这个过程需要时间。从这个意义上说,第二个诉求比第一个诉求更迫切。 (博讯 boxun.com)

     但银行自始至终用推诿搪塞的冷漠、冒着决堤的危险宁堵不疏,甚至一度推崇暴力打压手段,拒绝寻求公平公正公开的对话平台,导致“金融领域信访问题”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社会悬案。
    
     目前亟待需要商榷议定的三个问题:
     一,自谋职业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这个问题构成了所有争议的焦点,对这个政策不外乎三个说法:
     第一个说法,认为这是正常的裁员,这代表了很多人的观点,然而银行裁员本身就是荒谬和错误的。《劳动法》第二十七条明文规定:“用人单位濒临破产,确需裁减人员的,可以裁员”。事实是当时这四家银行的发展形势如日中天、蒸蒸日上,并且正在筹备上市,根本就不具备裁员的条件,减员增效的举措完全缺乏法律和政策依据,银行也从未承认过他的行为是裁员。 
     第二个说法,是劳资双方经过协商解除了现有的劳动合同,然后劳方自行谋求新的职业,这是银行方面一口咬定的立场。其实这样的说辞根本经不起一个简单的质问:好端端的职业为什么心甘情愿地放弃、然后再去自谋新职业呢?毫无疑问,这个过程必然存在外力的引导与干预,或者说是误导和引诱,操纵者是谁呢?所有的当事者都可以提供大量的举证。所谓的“自谋职业”仅仅是银行虚构出来的空中楼阁而已!以至于“自谋职业”的说法连银行自己都觉得不妥,他炮制的所谓“协议解除劳动合同”的概念,已经成了典型的欲盖弥彰。
     第三个说法,买断工龄。买断工龄违法已经是国家铁板钉钉的认定,早在1998年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对买断工龄的概念就有一个权威的解释:“所谓‘买断工龄’,就是企业按职工工龄给一次性经济补偿后与职工解除劳动关系,并且不再给职工社会保险待遇”。这个定义与这些人的遭遇完全吻合。早在2005年,已经去世的国家信访局周占顺局长就曾明确指出,“有些金融系统没有考虑后果,擅自实行一次性买断工龄的做法,也引发一些矛盾和问题”(见人民网2005.10.7文章《正确处理新时期人民内部矛盾》),他的话对银行人事改革政策的实质给了个一针见血。
     种种事实都足以证明,这个21世纪初发生在中国金融业的人事改革,不是自谋职业,也不是什么协议解除劳动合同,实质上就是非法的买断工龄!正是这个灾难性的政策才导致了中国金融业40万劳动者成为改革旗号下无辜的牺牲品。虽然直到今天银行还在回避“买断”这个字眼儿、还不敢承认当初鼓动员工买断工龄的事实,但那些五花八门的错误手段,已经把一个错误的裁员政策变本加厉、赤裸裸的演变成了一出以买断工龄为实质的闹剧。
     遵循《劳动法》第三章第十八条的规定,这份“协解合同”应属无效合同,当事人有权利要求撤消。
     二, 双方面对着什么样的现实呢?
     多数失业者的今天几乎都面临这样的状况:
     其一:由于“买断工龄”的这批员工长期在一线工作,业务技能和知识结构单一,年龄也偏大,在社会上属典型的“4050”弱势群体,重新工作困难重重。4月份新华社有一个报道:“银监会一直在督促银行解决协解人员的合理诉求,截至2009年6月,大约53%的银行协解人员实现了再就业,已为超过50%的协解人员解决了养老、失业保险等问题。”----- 这个信口雌黄的谎言已经在失业人员中引起公愤。
     其二:由于“买断工龄”政策的实施,很多人家庭破裂,厌世自杀等悲剧时常发生,几乎每个地区都存在暴病死亡的例子。被迫“买断工龄”的钱在低标准的开支下很快消耗殆尽,甚至无力承担越来越高的社保医保了,很多人很快走向贫困潦倒。这个事实仅仅到相关部门调阅一下他们的社会保险档案就一目了然,根本不用做什么摸底调查,即使做也是自欺欺人欺上瞒下。
     其三: 进京---被截回---再进京---再被截回,越来越多的人陷入了上访的怪圈,但越来越多的当事者相信:为银行贡献了几十年,一夜之间被突然打碎了饭碗,面对被伤害唯一能做的就是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当正常的法律程序无法维权时,上访就是解决问题的重要手段,每一次抗争都不是无效的。银行的截访目的不是要为中央分忧,而是堵塞上达中央的信息渠道。
     目前的种种现象,本来应该发生在破产企业,发生在濒临倒闭的企业,却偏偏发生在效益突飞猛进的国际级大银行身上,而且是号称世界上最赚钱的银行。随着时间的推移,银行必将面临越来越棘手的问题:这边反复声明与这些人无关,那边又一而再再而三地到北京截人;这边大量宣传自己的辉煌,那边又手忙脚乱地应对社会各界的质疑;这边千方百计摆脱地方的行政干预,那边又不得不强化与公安的“密切合作”。这种自相矛盾的尴尬局面,必然使银行业及其领导层的地位一次又一次被打上问号。
     一个本来应该在资本领域叱咤风云的企业不得不面对和承受跟自己不该沾边儿的社会矛盾,属于正常的现象吗?
     三, 如何理智地展望未来?
     (1)要站到历史的高度上看问题,才能奠定化解矛盾的思想基础。金融系统的当务之急就是树立起码的历史使命感与社会责任感,不能总是拿一个经不起法律推敲的“协解合同”来做挡箭牌。中国的历史经验证明,像当年的反右、像文革等等等等,都一一拨乱反正了,所谓的金融系统买断工龄不过就是一个经不起时间检验的错误政策而已,可能会成为一个历史的例外吗?
     (2)不要翻来覆去地拿国企改革做借口把责任推给国家,银行的人事改革跟国企的改革大局根本没有形成和谐的共振!用牺牲社会稳定做代价,诱发了当事者的愤怒和一次次无休止的上访,诱发了国内外有识之士包括很多地方政府的指责,也诱发了广大在职员工的困惑、不解甚至不安;给政府的民生问题造成额外负担、给银行内部的人力物力财力造成空前浪费,都足以促使银行反思自己了。回避只能使已经突出的矛盾更加激化和尖锐,今天的银行界应该积极地回应这些把青春与血汗都留给了银行的老员工,参考同是国企的中石油中石化,从民生入手,在国家法律、法规的框架内,公布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向全世界展现一个大国企业的风范,中国的银行界有责任有义务更有这个能力。
     (3)多年来,当事者一直有一个疑问:我们的遭遇中央知道么?今天有了肯定的答案:“(中信联发[2010]2号)《中央联席会议关于做好2010年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及群体性事件工作的意见》中明确要求:要着力解决金融领域信访问题”。2010年已经过半,既然中央已经明确做出了部署,金融界还羞羞答答等什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银行国庆关张三天 柜员机取款转账网购暂停
  • 建行副行长陈佐夫:中国银行业不存在垄断现象
  • 中国银行郧西支行的腐败内幕
  • 中国银行在赞比亚发行非洲首张人民币预付卡
  • 中国银行内黄牛公开倒汇 黄牛缘何如此猖獗
  • 去年中国银行在新疆地区投放新增贷款超百亿元
  • 中国银行董事长:国有银行不会再重蹈“大不良”老路
  • 中国银行董事长谈中行7大热点问题:不参与美国救市
  • 日企拖欠中国2700名工人工资 欠中国银行40亿日元
  • 冰山一角中国银行业贪官100强
  • 中国银行两名贪官在美被捕内幕曝光
  • 前中国银行官员在美国被定罪
  • 绵竹中国银行垮塌死难家属在废墟祭奠死者,警察武力驱散
  • 在纽约中国银行唐人街分行非常不愉快的开户经历
  • 不要欺人民太甚!——评中国银行业改革开放热点问题研讨会/张宏良
  • 中国银行已成为外资超级提款机/左大培
  • 专家解答为何中国银行拒收朝鲜解冻资金
  • 王宝森昔日情妇竟能再次迷倒中国银行副行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