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桑杰嘉:我的碎片(三)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02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桑杰嘉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0年11月2日讯):我在孟戈特难民定居点这块碎片上沉醉了数日后,开始恢复工作状态。
    
    这几年来,我除了在办公室上班外,我基本上沉浸在第一代流亡藏人的悲惨经历中而无法自拔,而且,越陷越深。因为,我认识了两个疯狂的华人学者,我们试着在进行一项没有多少人注意和感兴趣的历史挖掘工作。把每一滴泪,每一滴血和一个个远离我们的灵魂重新组合,为历史重新命名、定格和宣布真相-----最终揭露中共的谎言以及犯下的种种罪恶。
    
    又是一个筋疲力尽,拖着腿回房间的傍晚。
    
    远远看到我房间前站着一位僧人,“喇嘛城市”的特点是你无法不见僧人。所以,我没有太注意。走近时才发现是诺布,白胖的身体在绛红色的袈裟里显得更加的庄严,而且焕光散发。除了流亡岁月和研习佛法的足迹----额头那条很深的皱纹显得更深了些外,他依然很帅。我们握手问候后,请他进房间。我们相互介绍着各自所熟悉的情况,还有回忆了初中三年的美好且非常艰苦的生活。
    
    诺布是我初中的同班同学,他是我们县四沟地区的学生所以住校。我家离学校很近所以是走读生。初中时期诺布是我们班三十多名学生中个子最小的,不过他的藏文非常好,是我们班的尖子。而且,他擅长歌舞、朗诵诗歌等。也很调皮,喜欢和我们班的女生们打打闹闹------
    
    在学校时,我们之间没有特别的故事,我们共同的爱好是----吹牛,所以,也有很多时间在一起。但是,我们之间总是有着某种缘,初中毕业的那一年,有一天早晨我去上学,母亲驾马车送我去车站。我们离县城比较远,当时,也没有出租车之类的,只能由家人驾马车送。天还没有大亮,我们走到半路时,看到前面有个人背着大包步行,母亲就让那个人上了马车。上了马车才知道是诺布,我问他去那里。他说去塔尔寺。我就没有多问,但是,母亲一直在追问去塔尔寺干么?最后他才说:“出家当僧人”。当时,我有点惊讶外没有多想。到了车站后,我们就分手了。
    
    我流亡印度不久,我初中同学央吉也流亡到了达兰萨拉,在初中时她是我们班大姐大。不仅个头高,而且,性格很像男孩。她通常和我们班那些大男孩玩,有时会“欺负”我们这些小男孩。说实在的我当时怕她三分。央吉谈到诺布的印度南方哲蚌寺。
    
    有一年冬天,我下班匆匆回家的路上碰到了诺布。我们谈了很多,更多的是回忆我们当初的学习,追踪同学们后来的生活等等。当然,我们彼此的祝福和鼓励是最不可少的主题------因为,我们是远离西藏的小碎片。
    
    之后,我们隔几年就会见到一两次面。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2006年,我去佛教圣地菩提迦雅朝圣时,我们再次相遇,那次的朝圣之旅中,诺布基本上我们三十多人的导游和翻译。他的印度语非常好,和我比较他的简直是地地道道的印度人。那次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面。
    
    最近,我到哲蚌寺时,他正好参加“格鲁大考”。这对于一个学习佛教的西藏僧人来说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当僧人在三大寺某寺院学习完所有的课程之后,将会参加三大寺统一的考试,而且,这个考试要连续五年,五年考试都通过后才可以拿到“格西拉仁巴学位”。这个考试非常难,不仅有辩论还有笔试。今年印度三大寺上万僧人中参加格鲁大考的只有五百多人,在印度南方孟戈特难民定居点甘丹北寺举行。所以,我就没有打扰他。
    
    今天,他的考试结束了。回来后知道我在这里就马上过来找我。
    
    孟戈特的服务行业条件相对于达兰萨拉确实比较差,“市中心”----第三营地有几家餐馆就算最好的。只有几样很简单的菜----当然不缺大块大块的牛肉。
    
    如今的诺布已经不再是小个子了,个头超过我,而且,白胖白胖的。用我朋友的话来说是:庄严、焕光散发、标准的智者相。
    
    诺布在他的僧舍用韭菜做馍馍---包子招待我们。他和朋友们早已把馍馍做好了,然后在一次又一次地煎。我和朋友疯狂的吃,因为,这是在孟戈特最美的一餐。
    
    因为,我的朋友是地道的汉人。当然,有很多问题要问。就像之前我的一个西方朋友来到哲蚌寺就想不通的说:“三千多青壮年生活在这里,没有一个女人。而且,也看不出他们性压抑的样子。反而,个个脸上表现出快乐和天真,真的奇怪!”。我的朋友也有诸如此类问题。她问“现代社会如此发达,如手机、电脑、网络、汽车等等。你们为什么还会出家?”几位僧人相互看了看后,诺布答说:“我们的追求不是生活,而是解脱。所以,我们出家的。”朋友听了还是有一点无法理解的样子。当然,僧人们还在很热情地招待着我们,室内的笑声和外面的读书声融合在一起,回荡在西藏的碎片----孟戈特难民定居点上空----
    
    时间如流,访问马上就结束了。我们要返回达兰萨拉了,诺布和朋友们争着要送我们去浩丽火车站。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这块碎片----孟戈特难民定居点。上车前我默默地祈祷这里的一切平安,幸福!也心底了说了一声:“我还会回来看你的----西藏的碎片”。为了留住美好的记忆我一路狂拍着录像,希望拍下这块碎片上的每一个人和每个家庭,甚至每一根草----热爱西藏,也热爱每一块西藏的碎片。更何况,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和每一个根树木上都有我们前辈们的生命和希望-----
    
    火车从印度平原的南部向北方缓缓驶去------我的心越来越沉重,如同离开西藏一样。无法放下那里的一切,特别是前辈们的每一个血和泪的脚印。此时此刻,我只能默默地祈祷,如同祈祷西藏、祈祷父母兄弟一样祈祷孟戈特和那里的兄弟姐妹们---扎西德勒!
    
    2010年10月31日达兰萨拉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桑杰嘉:我的碎片(二)
  • 桑杰嘉:“统战”---中共愚蠢落后的对藏手段
  • 桑杰嘉:怪论奇谈加谎言的“益多”们
  • 桑杰嘉:中共--不折不扣的泼妇
  • 桑杰嘉:拉薩不是流動藏人的“家”
  • 凤凰网—海外CCTV编故事太离谱了/桑杰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