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潇湘晨报》回顾辛亥 专辑被腰斩编辑调职(图)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03日 转载)
    湖南长沙的《潇湘晨报》,因本周刊载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特别报道,标题为“天朝垮台前,利益集团已经丢尽了它的脸”,怀疑触动了当局敏感神经,负责该专辑的两位编辑,其中一位被调职。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潇湘晨报》回顾辛亥 专辑被腰斩编辑调职
    
    
    图片:标题中显示的“利益集团”惹人联想。(乔龙制作)
    
    《潇湘晨报》回顾辛亥 专辑被腰斩编辑调职


    
    
    图片:《潇湘晨报》刚出两期辛亥革命特刊即被腰斩,图为封面。(网络截图/记者乔龙)
    
    明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潇湘晨报》计划刊出五十期的系列报道,第二期在刊出之后本周就遭停刊。据称,该报道的标题触动了当局。长沙的一位资深编辑周三告诉本台:“是天朝垮台前,利益集团丢尽了他的脸。这个利益集团取这几个字有影射的嫌疑,这个肯定是很明显的。其实这个写历史也无所谓,国内也一直没有说写历史有什么不对。主要是讲清朝晚期腐败了,利益集团势力很大,最后导致他完全垮台了。他这个东西写的是历史事实。”
    
    负责策划的副总编辑龚晓跃在卷首语《所谓天下大势》中写道,历史背后有既定逻辑起作用,满清统治者选择封闭,而“人民要电报以利信息,人民要办报以彰思想”,历史就是“翻墙者对抗修墙者”,“修墙者的心魔之墙高到一尺,翻墙者的攀越之道必然暴涨一丈”。
    
    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被其他网站转载的文章标题已经做了修改,“天朝垮台前”被改为“清王朝垮台前”,而“利益集团”则被冠以“爱新觉罗”。对于有传闻指该报总编辑刘剑和副总编辑龚晓跃被调职,本台致电该报核实。
    
    职员否认:“没有这回事,没有,都没有,他们都还是在以前那个。。。。。。,以前做什么,现在还是做什么”。
    记者:在网上看到的两个标题,怎么不一样?
    职员:我不太记得了,因为我这里也没有30号的报纸了。
    
    当地的编辑告诉记者,总编辑还在,但副总编辑龚晓跃已经调离:“(总编辑)现在还没有,可能过一段时间或者弄个别的什么职位也是可能的。我问了我们那儿的记者,他昨天问过了说总编没有撤职,但是这个副总编可能去做杂志了。”
    
    据报,30多岁的龚晓跃是湖南人,曾在《南方都市报》评论版任职,后任《南方体育》总编辑,2005年8月30日《南方体育》停刊。
    
    他11月1日晚在其微博上记录,“我只是觉得悲伤”。事件在学者及网民之间议论纷纷,绝大部分认为是当局过于敏感及“对号入座”,湖北网络作家刘逸明说:“发生这样的事情正说明中共当局现在觉得自己和满清晚年比较相似,所以他们会对这个文章很忌讳,觉得这是在以古讽今在讽刺自己。”
    
    近年来,北京和广州的报纸因发表令当局不悦的文章,被整肃的情况较多,刘逸明说:“发生在湖南比较少,以前好像还没有出现过湖南的媒体被整肃的事情,这应该是第一次。”
    
    中国社科院哲学所前研究员张博树博士说,当局不愿人们用自己的角度看待历史:“他就觉得好像是在影射谁。其实他们这个做法太愚蠢了,这个中国今天所面对的情况和一百年前辛亥革命的情况,的确有些地方是可以做些比较。负责任的媒体工作者和负责任的公民和负责任的官员,大家都可以做这个比较。”
    
    研究中国宪政的张博树说,辛亥革命前夕,晚清王朝危机四伏,与今天也有几分相似:“当时他也的确是拒绝来自体制内外的一些改革的呼声。当时的皇帝光绪也曾经确实想去推进变法,但是被朝廷里面的保守派势力所断送了。尽管慈禧太后的时候,她也提出要推行新政和进行预备立宪,当然这是在体制内外的压力之下所做出的一种表示,但是的确晚清王朝的内部各种各样的矛盾积累得太多了,最后发生了1911年的辛亥革命。”
    
    对比当前局势,张博树认为,在一党专权的体制下:“内部实际上是有很多矛盾的,有很多甚至是可以称之为危机的东西。我想我们的领导者大概他们也是清楚的,那些负责媒体控制的宣传部门,他们肯定也是清楚的,如果他要是觉得他自己现在真的很好,他干嘛要做这种对号入座呢?干嘛非要把人家的主编让人家下课呢?说明他自己意识到今天的一些问题和一百年前的问题的确是有相似的地方,所以他自己有一种恐惧感。”他希望政府放开讨论,让人们去研究一百年前和今天,做一些比较。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